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一十章 當頭棒喝!  
   
第三百一十章 當頭棒喝!

第三百一十章 當頭棒喝!



楚陽重重的哼了一聲:"該看的不看,不該看的瞎看!徒然給自己樹立仇家!別的家族都多少邀請過你們兩個,為何凌家就沒有?因為你們在她眼中,已經是可有可無!進一步則殺,退一步無關緊要!"

四個人都是慚愧不已的低下了頭.

紀墨頭上汗滴滴掉下來,卻一聲也不敢吭.因為他腰間多了一只手,腰間肌肉已經被擰成了麻花,身後,呼延傲波臉色沉著,在仔細的聽著楚陽講話,似乎那只手,並不是她的.

"還有,諸葛家族的那位公子來到這里,從頭到尾一句話沒,低調的讓人不敢相信.但,你見其他的八大家族,不管是囂張的厲拔天,還是跋扈的陳非塵,變態的夜弑雨,出塵之姿的葉夢色,可敢對諸葛家公子挑釁一句?甚至,連客套,也沒有過.為何?"

"難道世家子弟在遠離上三天的中三天見面,居然就不打招呼麼?縱然是血海深仇,見了面也應該有所表示吧?"

"這足以證明,他們顧忌這個人!"

"而這個人的低調,恰巧給了他們保全臉面的機會."

"那麼,諸葛家這位連姓名也沒透露的公子,又是一個什麼角色?"

楚陽一口氣到這里,包括莫天機,臉色也已經變了.

因為這其中很多事,就連他,也是根本沒有想到,根本沒有注意到.

"身為上三天九大家族之中出類拔萃的公子哥,豈能不對自己進行偽裝?想想你們自己,在中三天家族中尚且爭得面耳赤你死我活,上三天就沒有?"

"莫天機你與莫天云爭斗,平常將自己裝的跟聖人一般;而傲邪云你,在你的那幾位兄弟面前,想必也不是現在的樣子,羅克敵現在剛剛解除危機,危機之前呢?紀墨你真的天生這麼懶散麼?"

"連你們都能裝!而且是為了這麼一個連九大家族的分舵都比不上的家族.為何你們就不考慮,九大家族的公子就不能?難道傳承一萬年下來傳承了一群**?可能麼?!"

"為何你們就只看到了跋扈囂張變態可笑……而沒有看到內在?"楚陽越越氣:"就憑你們現在的狀態心態,帶你們去上三天.去找死嗎?!"

楚陽越越氣,到後來已經是接近破口大罵.

眾兄弟首次見到楚陽發這麼大的脾氣,不由的一個個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莫天機皺著眉頭,慢慢的沉思著:兄弟們或有不足,但絕不是楚陽的這麼不堪.甚至,楚陽有一些加重,加大某一種劣勢,然後借題發揮,指桑罵槐,將一份不足,渲染到了十分,而且將所有人都囊括其中……

他是何用意?

"厲拔天!一出場就是驕橫跋扈,似乎誰也不放在眼中.但一見到凌寒雪立即軟了半截.為何?他是想要明他欺軟怕硬?還是想向眾人證明他自己是個好色之徒?"

"告訴你們,你們不管怎麼想他,但一進入這兩個范圍,那麼,只要與他對陣,就是必死無疑!"

"陳非塵,目無余子!看上去狂妄上了天,但所有人招攬獨行,都只是:榮華富貴.但陳非塵最後開口,的卻是:若君肯往,便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生死不棄,願對蒼天大地立誓!"

楚陽輕輕笑了笑:"一位上三天的九大世家的公子,對一位中三天的人,許出這麼重的承諾!若不是獨行,若是換做另外的人,是什麼反應?士為知己者死!"

"如此求賢若渴,如此目光銳利!他能是表面上露出來的浮誇狂妄的人?"

"九大家族其他幾個家族只是對獨行有希望,認為他成就不凡!但陳非塵卻是肯定認定了獨行一定會攀上巔峰,所以才會如此!這一點,你們有沒有想得到?"

眾人紛紛低頭.

一臉沉重.

陳非塵找顧獨行當然是避開了眾人,秘密的進行.但顧獨行怎麼會瞞著楚陽?

現在楚陽這麼一,大家心中頓時凜然.

"不要怪我的發火,將來我們終歸是要沖上上三天的.這些人,有很多會是我們的敵人."楚陽沉重道:"一個判斷失誤,就是生死之憂!"

"若是今天不,再過幾天,等你們心中形成了定式,那時候就算再,也已經晚了.因為你的第一印象,已經在你心中留下影子!但那影子,卻是致敗之因."

眾人默默點頭.

各自覺得自己已經是汗流浹背!心中怦怦亂跳,剛剛有了一些的酒意,竟然已經不翼而飛,人人心中都是一片清明.

莫天機沉思著,緩緩點頭.

楚陽的這番話,大有道理.也的確是必需的.

但莫天機看重的,想到的,卻是楚陽在這番話之中表現出來的觀察入微,對人心的洞徹,對人性的了解,對陰謀的研究,對未來的計劃,對為人處世的深刻思考!

莫天機心中微笑:能與楚陽今生為友,真是一大幸事.若是他能度過這一次危機,那麼將來與他一起縱橫上三天,自己的智計與他的心計手段,將會配合的天衣無縫,珠聯璧合,大有可為.

想到這里,莫天機突然一怔,想到了一件事:莫非,楚陽自己也感覺到了這一次的危機?現在……在刻意的當頭棒喝?

交代後事?

想到'當頭棒喝,交代後事’這幾個字;莫天機突然醒悟過來.

楚陽剛才的話,尤其到了最後,分明是用了一種震撼人心的功法.起作用,應該正是:當頭棒喝!

楚陽故意的先與大家喝酒,等大家都有了酒意,才慢慢的吸引住大家的注意力,不知不覺的,當頭棒喝.

讓大家從酒意之中猛然嚇醒,驚醒!

這樣一來,人人都是汗流浹背,酒意全消.莫天機偷眼一看眾人,只見大家都是冷汗涔涔,羅克敵的棉衣,居然也已經濕透,露出了一片濕漉漉的痕跡.

莫天機暗暗點頭,這種時刻,正是一個人思維最靈活,最清醒,也是最容易產生不可磨滅的記憶的時候!

既然如此,楚陽接下來要的話,必然會是至關重要的!

那麼,自己只要考慮他接下來的話,才能知道他究竟想的是什麼.

莫天機低垂著眼簾,臉色悠緩平和平靜,但卻是打起了十萬分的精神,豎直了耳朵,准備分析楚陽接下來的話.

甚至,他已經暗暗的運起了'掌控天下’神功,以自身氣機,融進了虛渺的天機運行.便如是在冥冥中,睜開了一雙凝視的眼睛,在看著楚陽;分析楚陽的心境與天機運行的契合.

他突然有一種感覺:或者,楚陽這一次交代後事一般的分析謀劃,才是天兵閣真正邁出的征服九重天的,第一步!

果然.

楚陽銳利的眼睛看著眾兄弟,一個一個看過去,道:"九大世家的公子,剛才招攬我們,除了對獨行,對我們其他人都是敷衍一般的招攬!"

"這也明,他們根本沒將我們看在眼中.而事實上,他們現在也的確比我們要強!之所以比我們強,那是因為……他們自幼,就被家族灌輸了今生的至高目標!從開始修煉,就一直向著那個目標不懈的前進!"

"他們的目標,無比的明確!"

楚陽到這里,莫天機豁然洞開,恍然大悟!他一直覺得,九大世家的公子比起自己這些兄弟多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底氣!但卻不是那種上位者的倨傲!

莫天機一直在想,卻沒有想明白這份底氣到底來自何方.但楚陽這麼一,他就立即明白:目標!

有了明確目標的人生,與沒有目標的人生,是根本不一樣的!

試問,你知道努力,知道上進,甚至肯拼命.但你卻不知道自己將來究竟要做什麼!這樣的努力,等于無用功!修為越高之後,就會發現與同級的人的差距越來越大!

這也就是同樣是聖級一品高手,但有的聖級一品高手卻能夠秒殺另外一位.

其最大差距,就在這里!

有目標,是幸福而充滿動力的!沒有目標的人生,是充滿了悲哀和迷惘的.這,怎麼能一樣?

楚陽凝重的道:"而我們之中,只有三個人,已經確定了人生目標!就是獨行,天機,和我!"

"至于你們,還沒有!"

"紀墨!我問你,你修煉,你努力,你拼命,是為什麼?將來,你要做什麼?你最終要做到的是什麼事?你的人生終點,在哪里?"

楚陽一疊連聲的發問.

紀墨仔細地想著,突然間深深的低下頭,額頭上黃豆一般大的汗珠,一滴滴涔涔落了下來.滴進面前酒碗,竟然叮咚有聲!

"傲邪云,你呢?"楚陽冷銳的目光利劍一般看向傲邪云.

"我……我……"傲邪云張口結舌,一向能善辯的他,這一刻,竟然啞口無.良久,也是低下了頭.

楚陽的目光轉向羅克敵.

羅克敵鵪鶉一般縮成了一團,目光閃躲.

楚陽目光看向謝丹瓊.

謝丹瓊早已經將腦袋低了下去.

在此之前,大家都認為自己是有目標的,而且目標明確.但此刻,如此細化的問下來,卻發現,自己的目標……太籠統,太虛泛,根本沒有實質.

而且,以往的目標,無非就是掌握家族,成為家主.

但,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這點目標,與上三天九大世家的公子們一比,直接不堪一提!

自己畢生努力的目標,就是別人一句話就可以覆滅的東西嗎?

"所以他們除了對顧獨行和莫天機是真心的招攬之外,對你們幾個,根本就是敷衍.甚至,巴不得你們不答應.換句話就是:他們看不起你們!你們,也根本不在他們眼中!"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論英雄!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要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