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仇不共戴天!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仇不共戴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此仇不共戴天!

在這樣的心態下,兩人的彼此處境也是同樣的危險,打到現在,每個人身上都是又添了十幾道新的傷痕,深可見骨!

但兩人絲毫不敢松懈,依然是一邊嘲笑一邊戰斗,對方不死,戰斗決不罷休!【..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但看這樣子發展下去,兩人就只有同歸于盡這一條路……

"這樣子可不行!"楚陽看著這形勢不對,皺起了眉頭:"他倆不能死啊,死了這矛盾怎麼起來?"

"這有什麼不行?他倆都死了,只要屬下還活著,回去一個稟告,兩家不就是立即漫天戰火?這比兩個人都活著強吧?若是不死人,不死主要人物,怎麼算得上大仇?"劍靈有些不解.

"不然!"楚陽沉重的道:"所謂主辱臣死!若是主死臣還在……會如何?我敢打賭!若是夜無波與蕭七同歸于盡,這現在正在戰斗的幾個人絕對會立即罷手,然後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歸隱山林,因為他們就算將消息帶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劍靈凝眉沉吟:"這話,也有些道理."

"不是有道理,而是事實!主子還在,奴才們自然拼命搏殺!但若是主子不在了,拼命給誰看?為誰拼命?尤其是……拼命到最後還是一死!不是拼死,就是被老主子殺死……誰會回去送死?"

楚陽道:"所以他們兩個人,可以重傷,卻絕不能死!"

劍靈眨眨眼,道:"若是那種不可恢複的重傷,那就更妙了……"

楚陽精神一震,罵道:"丫的,你比我還損……好吧,這事兒就交給你了……"

劍靈愕然.

楚陽補充道:"那幾個人可以死!"

劍靈持續愕然.

場中,雙方已經打紅了眼,腦海中除了殺死對方這個念頭,再也沒有了別的.

云山云海兩人渾身浴血,並肩高呼酣戰!夜無波的三名護衛高手更加咬牙切齒,拼命進攻!連趴在自己兄弟背上的山羊胡子牛老大,居然也在提聚力量放暗器……

雙方已經是不共戴天而且是互相鄙視!

蕭家的人覺得這幾個夜家人實在是太卑鄙,太不講理了.

夜家的人覺著蕭家的人實在是太無恥,太不要臉了,敢做居然不敢當……

戰況已經進入白熱化!

就在這時,云山一柄劍刺出,本意本是照顧兄弟空門,哪想到居然莫名其妙的偏了一偏,對面一劍如風,閃電般從這個一瞬即逝的空門中刺入了云海的小肚子!

云海大聲慘叫,身子一別,竟然用肉掌將刺入自己肚子的劍別住,手中劍狠狠紮入了那人的胸膛!

兩柄劍附著的勁氣同時在對方體內爆炸開!

一個胸膛炸裂,一個小腹炸開了一個臉盆大的血窟窿!兩人卻各不後退,縱然如此,依然彼此鎖著,用除了吃奶的力氣互相摧殘!

只聽見啪啪啪爆豆一般的聲響,兩人身上的骨頭紛紛被對方擰的碎裂,都是抓住那里擰哪里,用盡全身的力量,咬牙切齒互相瞪著眼,最後終于兩人的眸子同時凝結,化作兩攤爛泥倒在一起.

兩個人的脊椎肋骨肩骨都是已經被對方捏得粉碎……

"云海……"云山嘶聲大叫!

剛才那一劍莫名其妙的偏了一偏,導致了兄弟的身亡,但他身前的那位背著一個人的君座也是同樣的,身體莫名其妙的趔趄了一下.

云山那本是已經偏離了方向的一劍,竟然無巧不巧的從這人的左胸刺了進去,一劍如串糖葫蘆,將牛老四和背上的牛老大兩個人同時刺穿!

瘋狂的劍氣和玄功修為在這兩人體內爆發,一聲慘叫,山羊胡子牛老大被強烈的勁氣猛然爆炸炸的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居然已經是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

云山瘋狂拔劍,瘋狂劈落,血肉紛飛!

對方僅剩的一人長聲怒吼,拼命撲來!

云山一聲獰笑,不閃不避,就以自己的胸膛迎上對方的大刀.在厚背大刀劈開自己胸膛的同時,一劍刺穿了對方的咽喉……

蕭七與夜無波同時摧心摧肝的悲憤大叫!

兩個人都沒想到,剛才還好好的打生打死,就只是這麼眨眨眼的時間里,兩個人合共六名屬下居然死了三對!

兩人悲憤至極!【..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能夠跟著兩人到處跑的,那一個不是想出了多少年的鐵杆老兄弟?千山萬水身經百戰,不知道並肩闖過了多少風雨!

今日一下子全部葬送在這里,縱然兩人再是冷血,也是心中劇烈疼痛,被刺激得發狂了!

"蕭七!我夜無波與你不共戴天!"

"夜無波!我蕭七從此與你勢不兩立!"

"這斑斑血債,你蕭家死絕了也不會罷休!"

"哈哈哈……你夜家祖墳都填上也不能消我心頭之恨!"

"再戰!"

"殺!"

兩人兩柄長劍同時出擊,都是咬牙切齒,幾乎在同一時間,夜無波長劍脫手,兩手一揚,黑乎乎的鋪天蓋地的暗器黃蜂群一般縱橫飛來.

蕭七卻是強行提氣,劍光一轉,光柱璀璨奪目,凌空而起!

顯然,兩個人也准備要拼命了!

就在這時,打紅了眼殺瘋了心的兩人誰也沒有注意到,有兩把細細小小的短劍悄然融進了夜無波的暗器大潮!

隨著兩人之間的碰撞,那兩柄短劍居然詭異的改變了方向,其中一柄將刺往蕭七心髒的一柄飛刀截落,另一柄短劍卻像是從夜無波手中冒出來一般,恰到好處的將蕭七刺向夜無波咽喉的一劍擊偏!

兩人同時大叫出聲!

夜無波漫天花雨一般的暗器,有二十幾枚消失在蕭七的身體里,而蕭七的劍,一劍刺入了夜無波的左肩,砰地一聲勁氣爆炸!

夜無波一條左手臂帶著血雨紛飛,離體而走!

夜無波長聲慘叫,臉孔扭曲,踉蹌的退出幾步,歪歪斜斜的坐在地上,斷臂之處,血如噴泉飛濺,渾身都痙攣了起來.

咬著牙一邊狂叫一邊右手在斷臂周圍精准的點了幾下,血流頓時減緩,隨即掏出傷藥整瓶的灑在傷口上,然後又掏出別的藥一股腦兒塞進嘴里,口中一邊嗚嗚痛叫一邊咀嚼,一邊瘋狂咒罵!

另一邊,蕭七從空中打著旋轉落下,渾身就象是一個血囊被刺了幾十個洞,都在往外噴血!

一頭栽倒在地上,翻了幾個滾,哇哇哇接連噴出三口鮮血,想要站起來,但站起來一半卻又夢的摔倒下去,隨即就兩手抱住右腳猛地淒慘的叫了起來:其中一枚暗器,好死不死的正好切斷了他的右腳腳筋!

隨即,蕭七就做出來與夜無波一樣的動作:止血,敷藥,吃藥……咒罵!

現在,兩個人都沒有了半點力氣,除了咒罵,什麼都做不了.兩人相距不到二十丈,換做以往,以兩人的修為,恐怕一式身法還未展開,就到了彼此身邊!

但在現在,讓兩人用盡全力,恐怕半個時辰也到不了!

然後,似乎約好了一般,兩人都是同時閉口!相隔二十丈,火光映照下,兩人狠狠地對望!眼中,全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火光閃閃爍爍,照的兩人臉上明明暗暗!

兩人的臉上都是血汙,肌肉痙攣扭曲,咬牙格格作響,一片猙獰可怖!

就像是兩個直欲吞噬天下的惡魔厲鬼,在互相狠狠的瞪視!

卻是誰也不說話,誰也不開口!

一片靜默,唯有大火沖天,燒的噼噼啪啪直響.

良久,兩人同時一動.

又同時頹然坐倒.

又過了一段時間,蕭七將已經坑坑窩窩的劍插進鞘里,另一邊的夜無波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然後兩個人就像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一般:都是用劍鞘支撐著身體當做拐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蕭七一言不發,目光悲傷而留戀的看了看火場,看了看云山云海兩個人的尸體,眼角落下一滴淚珠,然後他轉過身,向東行去.

夜無波也作出同樣的動作,久久的凝視著四位屬下慘不忍睹的尸體,眼中的鬼火,如在瘋狂燃燒.

然後他轉過身,向西行去.

兩個人的腳步都是踉踉蹌蹌,一步三晃,身形即將沒入昏暗夜色的一刹那,不約而同的同時轉頭.

四道目光,隔著近百丈狠狠對視!

這一刻,這四道目光之中的仇恨和怨毒,幾乎凝成實質!

彼此都沒有說話,但彼此都知道,這,已經是解不開的深仇!今日之仇恨,唯有鮮血才能洗刷!

這時候,再說什麼原因,已經不重要!

兩個人對望一眼之後,同時轉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再不回頭!

火場之中,一片寂靜.

良久之後,一條黑影靜靜的出現,站在火場之中.

"真……慘烈……"楚陽吸了一口氣.

"的確是慘烈!"劍靈舒了一口氣.

"這一戰,就可以看得出來,蕭家與夜家的底蘊是如何雄厚了."楚陽臉色有些沉重,道:"蕭七和夜無波,在各自的家族,都不算是核心人物!"

"兩個人都是倒數第二代的人物,一個只能排行第七,一個只能排行第十三!"

"但這兩人的強悍,卻是有目共睹!"楚陽深深地道:"不知道這些家族之中的核心子弟,究竟會如何?"

劍靈淡淡的一笑,道:"不管核心子弟如何,只要你一步一步地走,都是遲早會碰上他們的."

"回去吧."楚陽心情沉重地一笑.

他的心情沉重,並非是因為即將面對的這些龐大勢力,而是因為,在蕭七和夜無波的罵戰之中,蕭七說出來的那一個名字!

夜初晨!【..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拼命誰怕誰?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法洗刷的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