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若能幸福安好,誰願顛沛流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若能幸福安好,誰願顛沛流離...

第一百二十三章若能幸福安好,誰願顛沛流離

"明白了."南宮逝風小心翼翼的接過半截匕冇首,仔細地包起來,揣進懷里.神色間絲毫沒有被脅迫的難受,反而充滿了振奮.

"南宮逝風,你不覺得別扭?"楚陽問道:"你先被我點了隱穴,然後又服用了我的毒藥,不管哪一樣發作,都是死無全尸!再被我誘冇惑,許以重利讓你去替我辦事,你不覺得很憋屈?"【..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南宮逝風鮮血淋漓的臉上竟然露出一抹笑容,道:"不別扭!一點兒也不別扭."

他這句話並未露出阿諛的神色,口氣鄭重認真,竟然像是發自真心.

"為何?"楚陽有些興趣了.他是真的想要了解一下,這個剛剛被自己收複的家伙是一種什麼心態.

這決定了以後的發展.

畢竟,楚陽現在是實在是無人可用,這才抓了這五個人頂數,但凡有別的原則,他也不願意用這樣聲名狼藉的人物.

這五個人是一直跟著自己還是事後看情況舍棄,在楚陽心里就現在來說,還是偏向于舍棄的.

"脅迫……其實我們在這九重天,有有那一天不是在被脅迫?"南宮逝風笑得有些悲涼:"一直以來,在我們年幼的時候,被生計脅迫.我們兄弟五人,曾經有足足四年的時間,每一天,都吃不飽!有時候三天才討到一個饅頭,五個人分了吃……"

他的神色悲涼:"前輩,您以為我們兄弟這樣子,是天生的麼?我們固然長得不俊,可我們畢竟還有些人樣子,但那幾年,我們沒有辦法,找不到吃的,萬般無奈之下,為了不被餓死,就吃鬼臉蘑菇."

"鬼臉蘑菇那東西雖然有毒,但卻吃不死人.吃了多了之後,人的臉就會變得比鬼臉更恐怖……而且,頭發稀疏,直至絕跡.幸虧我們只吃了一個半月,就幸冇運的遇到了一只從山崖上摔下來的野豬……但那一個月,卻已經讓我們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後來,得到了一番機遇,有了本事,不用再為了吃飯脅迫,但卻被實力脅迫,為了提升實力,不斷的練功;再然後,為了臉面脅迫……我們變得難看了,卻更在意這張臉面.所以我們要出人頭地,不被人看不起……但這九重天,我們兄弟五人,就因為容貌丑陋,居然沒有一個大世家一個大勢力肯收容我們."

"所以我們就做了血酬!"

"做了血酬,能賺到紫晶,既能吃飯,也能修煉.但卻要交任務,我們那時候只有不到皇座的修為,如何搶得過別人?既然來到血酬堂的懸賞,那有什麼簡單任務?豈是我們那等修為能接的?"

"所以我們只好找機會,趁著別人兩敗俱傷,然後突然沖出去撿便宜……"

"久而久之,就這麼一路也混了下來."

"別人看不起我們,我們也看不起別人;大勢力看不起我們,我們更看不起大勢力冇!"

"我們惹不起,但我們躲得起."

"我們一路走來,飽受冷眼,嘗盡了人情冷暖!"

"就連我妻子……呵呵,其實不是,那一次,是我救了一個經商的垂死老人,護送他回家,算是偶爾發善心,其實也不是,因為那老人說,只要我護送他回家,他願意將他珍藏的紫晶送給我……我護送他回家,一路上盡心照料,唯恐他死掉.結果老人覺得我可靠,便說將他女兒許配給我."

"送他回到家之後,他果然沒有食言.在最後的時間里,宴請賓朋,宣布了我與他女兒的婚事,為我們定親."

"我容顏丑陋,此生本已經沒有家室之念,但那一次,卻是實實在在的動了心."

南宮逝風已經陷入了回憶,嘴角帶著苦澀的笑:"那是我最幸福最安樂的日子.那時候我甚至想,只要這家人不嫌棄我,我就放棄江湖闖蕩,帶著四個弟弟在這里住下來,繼續老人的家業去經商,此生再也不沾染什麼江湖是非,就當自己是一個普通人.只要我妻子肯接受我,那我就全心全意的對她好……一輩子."

"老人回到家過了半個月,就去世了.我以人子之禮為其安葬,養老送終."

"然後我才知道,我那未婚妻子,心中早有他人.而且兩人情投意合山盟海誓……當她向我說明白的時候,曾經說過,若是我不願意放棄,就給她的情人一半家產,讓他衣食無憂,而她自己願意遵守承諾,一輩子服侍我,為我做一個賢妻良母.若我願意放過她,願意以全部家產相送,她只要與情人厮守終生!"

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卻搖落了幾顆淚珠.

"那你是怎麼做的?"楚陽問道.

南宮逝風嘶啞的笑了一聲,說是在笑,卻像是在哭嚎:"我南宮逝風長得丑!我認!因為我長得丑沒有女人願意看我一眼,我認!我為了生計我卑鄙無恥下流!我認!我為了弟弟為了活下去可以跪在別人面前舔鞋子,我認!可我還沒有下作到逼迫我喜歡的女人做她不喜歡的事情的地步,尤其是,那是一個女人的終生幸福!"

"所以我走了,孑然一身離開了那個小鎮.我什麼都沒有要,什麼都留給了他們."

"別人說我老婆跟人家跑了,我認!"【..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南宮逝風嘿嘿一笑:"像我這樣的人,找什麼老婆呀?那不是笑話麼?"他的聲音蒼涼,笑容淒涼.

楚陽歎了口氣:"就這麼走了?"

"就這麼走了."南宮逝風嘿嘿笑著:"這麼多年,我就算經過那里,也是遠遠的繞開,哪怕多走幾千里,我也避開那個地方.沒有去過一次!"

"為何?為何不回去看看?去看看她過得好不好?"楚陽皺著眉,眼中閃著光.

"不!為何要回去?"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她若是過得不好,我又能怎樣?是幸災樂禍還是搶了她走?她若是過得好?我又能怎樣?覺得更難受更失落麼?"

南宮逝風努力地往上皺著眉頭,往上挑著眉毛,讓自己的眼睛睜大,控制即將流出眼眶的淚:"我也是一個很俗的男人,雖然我比其他的男人都丑,可是男人的心性,我都有.我想過看到她過得不好,看到她的後悔,希望我回去時她抱住我的腿說後悔了,然後我再狠狠一腳踢開她瀟灑而去.也想過看到她過得好我會嫉妒的發狂,說不定將他倆都殺了……但我終究只是想一想,不敢去."

楚陽歎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沒有說什麼.

在這一刻,他心里突然決定了將南宮逝風留下.

這是一個小人,一個卑鄙小人,一個貪生怕死欺軟怕硬的卑鄙小人!但楚陽卻被他最後一段話打動了.

很坦白的一個真小人!

感受著楚陽手上的溫度,南宮逝風能夠感覺到對方這一次拍肩之中蘊含的溫暖與理解,竟然忍不住有些哽咽起來.

"剛才前輩說脅迫,別扭不別扭,小人並不覺得是脅迫.因為每天都是這麼過……但這一次為前輩做事,卻是我們唯一一次為大人物辦事!這也是我們的一個最好的機會."

南宮逝風抬著頭,坦率的看著楚陽:"我知道前輩現在只是想要利用我們,但我們卻非常想將這一次的事情辦好.我們飄零了一輩子,冇真的想要找一個依靠.在這九重天,沒有勢力罩著,就像沒娘的孩子,日子……太苦."

他抽了抽鼻子,自嘲的笑道:"此生若是能夠光明正大的混到飯吃,誰願意去做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此生若是能幸福安穩,誰又願意顛沛流離……"

楚陽呵呵一笑,鄭重道:"只要你能將這件事做好,以後對我忠心耿耿,那我便給你一個光明正大幸福安穩!甚至,將你們兄弟體冇內的鬼臉蘑菇之毒,也一並給去掉!"

南宮逝風大喜!

看著南宮逝風五個人千恩萬謝的離去,楚陽捧著手中的黑玉盒子,有些悵然了良久.

南宮逝風,金劍堂.

在所有人的口中都是十惡不赦,但……卻也有這樣的苦衷.

南宮逝風雖然並沒有再說什麼,但楚陽也看得出來,這家伙貪生怕死,恐怕也是為了自己的四個弟弟吧?

另外四人雖然長相凶惡,卻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都沒什麼心機.

若是少了老大照料,恐怕在這九重天世界里,也活不了多長時間.

南宮逝風眼中的死灰,楚陽並不是看不出來.一個男人,頭上被刻字,被畫了代表著絕對恥辱的東西,而且男人最重要的東西又被閹割了.

名聲不好,長相太丑,一生只動了一次情,卻還成全了別人.

這是真正的生無可戀……

若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已經沒有勇氣活下去.但南宮逝風不僅要撐著活下去,而且還要帶著四個弟弟一起奮斗.雖然手段卑鄙,但……以他們的條件,正如他們所說:光明正大的活兒,誰用我們呀?

但能幸福安穩,誰願顛沛流離?

既然你們想要一個重生一般的活法,那我便成全你們一次!楚陽心中暗暗的說道.

楚陽手握九葉一枝花,如飛趕回!

等他回到紫晶回春堂的時候,發現黃家幾個人都是臉色沉重,一向不著調的黃霞柳,也是眉頭緊皺.

"怎麼了?"

楚陽問了一句.

"打起來了!"黃霞柳歎了口氣.【..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嗯?蕭家與你們黃家打起來了?"楚陽一驚:"這麼快?死了多少人了死的人重要不?"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明白了麼?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紫云丹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