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我姓魏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我姓魏

第一百三十章我姓魏

在楚陽快要走出平沙嶺的時候,原本晴朗的天氣,就在這麼突然的時間里,突然間陰云密布!

四面八方的烏云便如是風馳電掣,疲于奔命一般的彙聚而來,彙聚在楚家的上空.

空中烏云越來越hou,慢慢的旋轉,越壓越低.【..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空中云彩,突然出現了一個漩渦,漩渦越來越急,逐漸的竟然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獨眼!隨著一聲震天的霹靂突然響起,一道彎彎曲曲的粗大閃電,突然猛地楔進了楚家!

轟的一聲響,大地猛烈的震了震.

然後空中閃電便像是銀蛇亂舞,瘋狂一般的不住的劈了下來.

楚陽站在馬背上,極目而望,納悶道:"出了什麼事?"

劍靈沉穩的一笑:"楚笑心突破至尊了!"

……

楚家,那充滿了茅草的小院,那低矮的茅草房之中.

楚笑心背負雙手,靜靜地矗立在畫像前面,眼神深情而專注.

閃電霹靂而下!

楚笑心看著畫像上嫣然輕笑溫溫柔柔的女子,臉色苦澀,痛苦,閉上了眼睛,輕輕道:"對不起……我不能在那時去找你了……"

閃電轟然而下,將陰云籠罩的整個天地照射的一片白熾的通明.

茅草屋上方屋頂,突然間不翼而飛!

那一道閃電,就正正的劈在了楚笑心的頭頂!

楚笑心閉目而立,一顆淚珠從眼中沁出.

閃電劈下,他卻是安然無恙.只是神色間,越來越是痛苦.那是心里的痛苦和矛盾.

閃電一道一道的瘋狂落下,落在他的頭頂,然後消散.他始終背著手佇立著,一動不動.承受著這天地之威的洗禮.

他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畫像;閃電銀蛇狂舞之中,畫像微微而動,上面的人兒衣袂飄飛,似乎在隨風而動,明眸皓齒,兩眼深情,似乎在與他說話.

楚笑心喉中痛苦的呻冇吟一聲,道:"你還好麼?"

畫像飄了起來,眼神溫柔.

"你不好麼?"楚笑心心痛的問道.

畫像眼神溫柔,臉色溫柔,輕輕飄起,似乎在否認.

閃電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在他頭頂炸響.

突然間狂風起,暴雨刷刷落下.

楚笑心與畫像為中心的三尺之內,卻是一滴雨滴也沒有能夠落下來.

"你怪我麼?"楚笑心繼續問道.

畫像似乎在沉思,然後一陣風來,飄飄飛起,里面的人衣袂飄揚而起,眼神似乎變得多情溫柔繾綣……

楚笑心長聲歎息:"這些年,我好想你."

他突然縱聲長嘯,仰起頭來,滿頭長發根根直豎而起,雙臂張開,面對滿天雷電天地之威,摧心斷腸的厲聲喝道:"我-好-想-你-啊!!!"

聲音中悲苦無奈思念深情絕望,化作了長空中扶搖直上的轟轟雷震!

一連串幾十道驚雷閃電,連珠串一般在他頭頂泄落!砸下!

整片大地,在劇烈的顫抖著……

…………冇

平沙嶺分界處.

楚陽站在高坡上,舉目遙望.

那一聲摧斷心腸的大喝遙遙傳來,楚陽肅然而立,默默的在心中說道:"老祖宗……苦了你……"

劍靈也在感受著這其中的意境,深深的說道:"你聽出來了麼?"

楚陽道:"什麼?"

劍靈歎了口氣,道:"有情道的痛苦,你聽出來了麼?"

楚陽凝目看著那雷電交加的方向,沉沉的道:"痛苦因為曾經太幸福!只要這一生之中,有過那樣的刻骨銘心的幸福,那麼,縱然現在是痛苦,也是幸福."

劍靈沉默了下去.

雷電停止,空中烏云迅速的消散,向著四面八方星流云散,轉瞬之間,又是陽光普照,山河靚麗.

楚陽翻身上馬,喝道:"駕!"

駿馬揚蹄,長嘶一聲,絕塵而去.

馬車車廂內,身材嬌弱的楚樂兒靠在綿軟的被褥中,兩眼紅紅的,一雙嫩白的小手,緊緊地抓住一側的扶手,手指骨節,攥得有些發白.

這一去,跟著自己的大哥,走進未知的生命旅程!小姑娘心中,現在滿是離愁,還有些惶惑,也有些振奮.

只不知道,這一路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麼呢?

平沙嶺執冇法堂,沙心亮與秦寶善站在高處,仰首眺望.

"小兄弟已經出發了."沙心亮聲音有些沙啞的道.

"小兄弟這樣的人,本就不應該拘束在這平沙嶺."秦寶善背負雙手,道:"他的天地,應該是九重天!"

沙心亮呵呵一笑.

"終有一日,我們會與小兄弟,在這江湖中再相見!"秦寶善肯定的道:"我有這種感覺."

沙心亮喟然道:"不錯,總執冇法大人為我們提升了實力,總不會讓我們窩在這里的."

兩人相視一笑,心中都在思忖:下一次與總執冇法相見,與小兄弟相見,將會是什麼情景呢?

…………

馬車疾馳而過,在山路上拖出長長的煙塵.

楚陽身子安靜地騎在馬上,一動不動,背脊挺得筆直,整個身體,就像一柄豎立在馬上的利劍.

他一身黑衣,劍眉星目,黑發在腦後飄起,臉色琠w的冷酷不動,眼神專注而警惕.馬車在快速的前進已經三個時辰.

楚陽兵不吭聲,似乎能用這種姿勢,這種速度,一直一路挺出千萬里!

已經是日上正中.

前面,一片黑壓壓的顏色.

楚陽眼神凝重,用手搭了個涼棚,看過去.【..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似乎那一邊的山上的松樹,顏色比較暗,比較黑.也比這一邊要濃密的多.

"這里應該就是黑松山脈.過了這片連綿三百里的山脈,便是黑松林了."楚陽神情沉重地看著眼前這座山.

"黑松林,就是到了蕭家和黃家的戰場!"楚陽眉頭緊皺著:"以我現在的實力,還帶著樂兒,想要穿過這片戰場,無異于癡人說夢.但我卻一定要過去."

"可以不走這條路的,但不走這條路,路程就遠了三天.再者,我也想要看看,蕭家與黃家夜家,打成了什麼樣子."

楚陽搖頭自嘲的一笑.

馬車徐徐前進,在一片樹蔭下停下,楚陽翻身下馬,將楚樂兒抱了出來,放在地上:"乖,等著,大哥開始做飯吃,保險讓你吃得滿嘴流油."

楚樂兒神情有些委頓,道:"可是餓死我了."拍拍小肚子,眨眨眼笑道:"大哥,你的手藝如何?"

"九重天最頂級的大廚,就是大哥我了."楚陽一邊手腳利落的用幾塊石頭支起來鍋架,兩手一張,天地間的靈氣逐漸的彙聚,慢慢的形成霧氣,最後化作一滴滴清亮的水,進入了鐵鍋.

這卻是那一天他看到楚笑心用這種方法化水沏茶,偷師學來的.

自然,速度比起楚笑心,簡直差了千萬倍.

不過,楚樂兒現在的身體狀況,卻需要用這種水來提起精神,養好身體,然後才能用一點生機泉水.

火焰在鍋底燃冇燒起來;在煮著開水的同時,楚陽迅速的閃身出去,不過片刻,手上已經抓了兩只肥肥的野兔回來,利索的收拾了一番,剝皮去骨,在一邊架起來一個架子,穿上野兔,熟練地抹上各種材料,燒烤起來.

鍋中水燒開的時候,架上的野兔也烤的嫩黃嫩黃的,誘人的香味,緩緩彌散出來,肥腴的野兔在火架上滋啦滋啦的響,一滴冇滴烤出來的油滴進火中,啪啪的響,卻更加的香了.

楚樂兒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有些貪婪的看著野兔,伸出小舌頭不住的舔著嘴唇,顯然,這丫頭饞了.

"好香."楚樂兒說道.

然後他就發現,在自己說話的同時,有一個人,也同時的說出來了這句話.

楚陽一驚,抬頭一看,只見在十丈之外陰影處,一個黑衣人靜靜地站著,皺著鼻子,朝著野兔的方向猛嗅,嗤嗤有聲.

這個人隔著並不遠,但楚陽居然沒有發現.雖然是忙著烤肉,有些精神分散,但以楚陽的精神力,居然沒有發現此人何時到來,這人的強大,已經是可想而知.

楚陽站了起來,溫文的笑了笑:"這位兄台,想必還沒有吃飯,若是在下有幸,可否請兄台共進一餐?"

那人看著他,有些有趣的笑了起來,聲音清朗,道:"但不知吃這一頓飯,需要什麼價錢?"

楚陽輕輕一笑:"想必兄台看得出來,在下雖然不算很富裕,卻也不是很缺錢."

"小兄弟倒是爽快."黑衣人哈哈一笑,抬腳走了過來.

這個人三四十歲的樣子,身材頎長,有些瘦削,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是常年不見陽光所致,兩眼目光溫潤,絲毫看不出身上具有修為,手中隨便的拎著一截破破爛爛的劍鞘,一襲黑衣,邊角上已經有了磨損的毛邊,顯然已經穿了很久,卻很乾淨.

這人的臉龐卻很平凡,平凡到扔進人群里面就會認不出來一樣.

但楚陽讓劍靈仔細觀察,卻確定了:這個人沒有任何易容.本來面目,就是這個樣子.

"小兄弟貴姓大名?"這人很是自來熟的跟楚陽打招呼,隨手將一塊木柴塞進火中,看著楚樂兒笑了笑:"小姑娘長得真俊."

楚樂兒臉一紅,躲在楚陽身邊.

"我姓楚."楚陽道:"敢問兄弟貴姓?"【..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那人呵呵一笑:"我姓魏.你可以叫我魏大哥."他眉頭舒展的看著火架上的野兔,有些饞涎欲滴的樣子:"真的好香."

楚陽心中閃了閃:姓魏?高手?是誰?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離去!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萬事不欠人?非讓你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