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在何方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在何方

第一百五十八章心在何方

夜惘然與蕭震心中打鼓.

風尊者的這位弟子國色天香,不要說是血氣方剛的少年,就算是兩人也不由得覺得驚豔.若是被家族之中紈绔子弟看到,什麼歪念頭或者是口花花調戲兩句,那可是絕對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若是因為這種事就要家族老祖宗親自去謝罪……【..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一來,這……這也忒冤了些……二來,估計老祖宗謝罪回來,整個家族都要掉一層皮.尤其是那位惹禍的……應該從此變成了整個家族上上下下數十輩祖宗的出氣筒了……

這輩子甭想有半點翻身,而且……死都死不了.

"我們兩人回去之後,一定嚴令家族,杜絕這種情況出現!"兩人一頭冷汗.同時想到了一件事情:若是某位膽大包天者乃是自己的直系後人……

再想到老祖宗嚴苛的家法,頓時就是激靈靈的寒顫不已.

"嗯."風雨柔靜靜的點點頭,道:"這段時間,我們帶著徒弟在東南玩玩……你們兩家不要鬧得這麼大,多好的風景,都被你們破壞了,那我們就沒得看了."

"是,是.不打了,不打了."兩人連連點頭,額頭上冷汗涔涔.

"就比如這黑松林……哎,以後怎麼游玩?"風雨柔秀眉微微蹙起,道:"我這人喜歡風景,山川靈秀,大地雄奇,水流清澈,花草蔥蔥……若是沒了游興,我不高興還在其次,也就這麼罷了,可是他……要是不高興的話,那你們兩大家族可就有點兒難受."

兩人連連點頭.

心道,其實月聆雪不高興還在其次,因為他不高興也就是一個人;但是你不高興卻是更恐怖,因為你若是不高興,月聆雪會比他自己不高興還要不高興,那就是你倆一起不高興,那才真的慘了……

風雨柔皺皺眉:"都走吧,這里的味道,也忒難聞了些."轉頭道;"倩倩,跟我走."

白衣飄飄,就這麼靜靜的飛了起來,凌波仙子一般飛了出去.

身後,烏倩倩一身黑衣,也跟了上去,兩道窈窕身影,轉眼間消失了.

兩位至尊同時松了口氣,幾乎坐在了地上.

"真懸."夜惘然道.

"是呀,真懸."蕭震抹了一把汗.

"幸虧來的是風雨柔……不是月聆雪."夜惘然心有余悸:"風雨柔出了名的脾氣好,溫柔."

"不過她這個徒弟可不溫柔,一身的殺氣,雖然修為這麼低,但卻自然的帶著一種上位者的氣勢,頤指氣使,有一種看空天下的味道,若是成長起來,必然是另一個月聆雪.甚至更強……月聆雪與風雨柔合力教導弟子……我的天,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蕭震歎了口氣.

兩人同時歎息.

然後突然醒過神來,夜惘然一個箭步跳了出去,怒道:"蕭震!你我今天的仇,來日必然與你清算!"

蕭震喝道:"夜惘然,今日便看在冇風尊者面子上,放過了你!"

說著,兩人都是有些訕訕然.

隨即都是重重哼了一聲,一個往東,一個向西,分道揚鑣.

夜家與蕭家算是暫時打不起來了,而蕭家與黃家因為這段時間風雨柔和月聆雪就在東南,也是只能暫息干戈.

但在這里打不起來,並不代表在別的地方也打不起來.山不轉水轉,人,終究是會到處走的.

風雨柔的突然出現,將楚陽籌備了好久,才掀起了的風云一手熄滅!

表面上看來,風雨柔這一出手,楚陽長期以來所有的策劃頓時成了無用功.

但這誰能說得清楚,這對于楚陽來說,究竟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明槍轉成了暗箭,明火變成了暗焰,埋在了地下……一旦有風云吹動,便可再次燎原.

無論如何,今日死去的人,都已經不可能複活!

那麼,仇恨的種子,終究是種下了.

而且,正如劍靈先前所言:就算你現在搞起來了九重天無可挽回的大亂,那麼,以你現在的實力,又能做什麼呢?

…………

另一邊,風雨柔帶著烏倩倩,在山林間漫步而行,烏倩倩跟在她的身後,目光中,有些振奮,有些茫然.

跟著這樣強大的師父,當然是一片坦途.但自己的未來,卻注定了責任重大!

但她又同時對自己的前途,有些茫然.

越是跟著強大地師父,責任越重.因為,師門榮譽,就在拜師的那一刻,與自己的血脈融在了一體.

烏倩倩可以敗,可以死;但,月聆雪和風雨柔的徒弟不能敗,不能死!

強大起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必須要強大起來,才能維護師門榮譽.只有強大起來,才能真正的幫助到……楚陽!

楚陽!

一想起這個名字,烏倩倩心中就是一陣絞痛,她下意識地捏了捏自己身上穿的黑袍的袍腳.

那里,表面看起來,一片平滑,但用手一摸,卻有輕輕微微的凸起.

烏倩倩知道那里是什麼.

楚陽,倩倩喜歡你!

這是自己為楚陽做的袍子;楚陽走了以後,楚閻王的袍子,都是烏倩倩親手為自己所做,每次做一件袍子,她都忍不住,下意識的就用自己的秀發為針線,在那個位置,繡上相同的那幾個字.

唯有穿著這樣的黑袍,她才能感覺到,自己與楚陽,還有聯系.楚陽,還在自己身邊.正如一年前,補天閣初創,楚陽與自己,就隔著一張桌子,相對而坐.

不管是為人處世,還是陰謀算計,不管是小局布置,還是天下大勢;不管是人心觀測,還是政治剖析,不管是山川河流,還是九重天闕……

楚陽每一樣,都與自己細說,解釋.

他似乎是不經意的再說,自己也似乎是不經意的在聽.

但她知道他是用心在說,他也知道她是用心在聽.

烏倩倩心中輕輕歎息一聲,似乎面前又浮現起那一雙銳利冷靜的眸子.楚陽的眼睛,有時候很溫柔,若秋水,有時候很冷酷,若兀鷹,有時候很銳利,如刀劍,有時候很痛苦,若深潭,有時候很激烈,如怒濤,有時候很茫然,很空洞……

就是那一雙眸子,經常在不經意的時候,從里面折射冇出千般情緒,萬種神采;將烏倩倩慢慢的纏繞,包圍,終至沉浸在里面,再也走不出來.

芳心淪陷!

楚陽走了,自己接掌了楚閻王的位子,每處理一件事情,也就更加覺得楚陽的出色:他已經打好了基礎,自己做還是有些地方不妥當,瞻前顧後……那麼,當時他處理同樣的事情,是冒著多大的壓力?是用什麼樣的魄力?需要耗費多少的心智……

走到上三天,才知道楚陽當初的博學.

所有一切,他都已經說得清清楚楚,包括現在九大主宰世家的情勢形勢,當時他都曾經開玩笑的提起過.

"一山尚難容二虎,更何況九大主宰沒有主尊?九大世家互相勾心斗角,那是絕對的肯定的."

九重天高手如云,窮極雙目視聽,沒有盡頭.

楚陽當時也說過.

"誰知道這世上究竟有多大,究竟有什麼樣的高手?什麼樣的高手才能夠獨尊天下?這都是一團迷霧,不到一定的地步,永遠都不會知道以上的層次."

"下三天王級就是天;可是中三天又如何?真正彙聚所有精英的上三天,又如冇何?所謂傳說中的君級聖級,又能如何?至尊,何如?至尊之上,焉知就無人也?天無盡頭,那麼,道,豈能有盡頭?既然無盡頭,那麼終極乃是什麼呢?"

烏倩倩想著當初楚陽說的話,隱隱的竟然有些癡了.

楚陽,你懂得真多.

楚陽,倩倩好想你.

楚陽,你在哪里?

烏倩倩或者根本沒有想到,就在她和風雨柔踏進黑松林的那一刻,楚陽的一襲黑衣,也正是無聲無息的出了黑松林.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正是與楚陽……擦肩而過.

她此去,乃是去往楚陽來的方向,或者會偏.

但楚陽此去,卻正是烏倩倩一路行走而來的這一路,絕無偏差!

兩人的路線完全重合,但方向,卻是南轅北轍.

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對于有情人來說,更不能不說,這是一種悲哀.

風雨柔靜靜的在前面行走,她是一個溫柔婉約的女子,感覺到自己的徒弟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她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心中微微歎了一口氣.

這個弟子,天資之佳,超出了自己的預料;智慧之佳,也超出了月聆雪的期望;毅力與心性,更是超出了兩人的預期.練功速度之快,也更加讓兩人大喜過望,直可說是九重天數萬年來絕無僅有的奇才!

而且,她身體冇內,那似乎是上天賦予的玄陰真氣,更是意外之喜,狂喜.

只可惜,這個弟子一顆心,卻不在自己的胸膛里.已經牢牢的系在一個她不願意說出名字的青年男子身上.

越是這樣的女子,一旦動情,就是終身.

越是這樣的女子,越是癡情不悔;越是癡情不悔,也就越容易是悲劇……

以風雨柔的精神力量,她不用回頭,不用眼睛看,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現在烏倩倩眼睛里面的,那深深的思念與哀愁.

你的心,在何處飄零?

風雨柔微微歎口氣.

"倩倩."

"師父,弟子在."【..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又想起他了?"

"……是."

"他到底是誰?"

"……師父恕罪,弟子……不能說."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風雨柔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對他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