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白衣人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怪白衣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奇怪白衣人

在他身前四五丈的地方,一個白衣人靜靜站立.連帶怒容!

楚陽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可真是奇了,烏鴉群里飛出來一只天鵝,黑血叢林之中,竟然也有穿白衣的.

不得不說,這衣服在黑血叢林這一片陰暗里面,顯得格外的白,甚至有些耀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第二個念頭才想起:他與我的距離只有五丈!怎麼出現的?

縱然在黑血叢林之中神念被屏蔽,但也絕不應該對方到了自己身旁五丈自己還沒有發現!

第三個年頭就有些怪異:這個人,是男的女的?多大年紀?

他就站在楚陽身前五丈,但整個人卻像是籠罩在一層云里霧里,朦朦朧朧宛若虛幻,根本看不清他的臉,無從判斷他是男是女.

總而言之,這個人似乎身上並沒有什麼明顯的男性特征,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女性特征.就連聲音,也近乎中性.

至于年齡,則是更加的看不出來了.

然後楚陽才想起對方的問話:這株朱果樹,是對方刻意留著的??

這下子可就有些糟糕了……

這時,魏無顏也帶著楚樂兒過來,一眼看到那白衣人,不由皺了皺眉頭.

若是兩人猜測屬實,這個人怎麼還敢出來阻攔?又想:這混蛋掘了人家的專門保留的朱果,而且是整個兒的拔走了,實在難怪人家氣憤……

"念在你初犯,我也不為己甚.你將朱果樹好好地栽回原處,再給我磕三個響頭,自己留下點什麼,我便既往不咎;放你過去."白衣人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頓時打消了楚陽心中'這個白衣就是這黑血叢林的霸主’這個念頭.

"栽回原處不是問題,磕三個響頭也不是問題."楚陽嘿嘿怪笑:"那,自己留點什麼,那是什麼?"

白衣人似乎皺了皺眉頭,八風不動的道:"隨便留下一只手一只腳,也就可以了."

"這個更加容易."楚陽笑容可掬,哈哈的道:"不過,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一課朱果樹是你的呢?只要你證明了,我就給你磕三個響頭,削一條胳膊下來."

白衣人微怒:"這顆朱果樹,在如此顯眼的位置,數千年無人敢動,難道還不能證明麼?"

"差得遠了!"楚陽搖搖頭:"你說朱果樹是你的,你叫它一聲它能答應麼?你能叫的答應,我就立馬將它栽回去,並且為你磕三個響頭,削一條胳膊下來."

楚陽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他早就看了出來,這朱果樹,絕不是面前這人的.因為,他雖然故作怒意,但,他提到朱果樹的時候,卻沒有半點心疼!

這樣的天地奇寶,既然被他保存了數千年,如今被自己粗暴拿走,怎麼會如此冷靜?換做任何人都早已暴怒!

但白衣人卻沒有.甚至,在自己說話之前,他連看一眼那個樹坑也沒有.

白衣人聽了楚陽的話,緩緩轉頭,看冇著面前那個只剩下沉默的樹坑,看著里面幾條樹根還在往外滲著汁液,一股怒意從他身上發了出來.

現在只有樹根了,朱果樹已經被你收了起來.

就算我能叫的它答應,它也要在這里吧?再說了……就這麼一棵鳥樹,誰能將它叫的答應?

白衣人緩緩轉頭,看著楚陽:"好計策!"

楚陽嘿嘿一笑:"彼此彼此."

"可你在我面前玩弄口舌,卻是找錯了人!"

刷的一聲,白衣人已經到了他的頭頂,這一掠,奇快無比,白衣飄揚而起,在漆黑的天空中展開,就像一只沖霄而起的蒼天白鶴!

刷的一聲,風聲颯然,一巴掌就拍下來.

楚陽早已做好准備,雙臂上架!

砰地一聲,楚陽連連後退,只覺得手臂欲折,一陣難言的刺痛.

那白衣人在空中一個大翻身,竟然不往後退,反而往上騰起,一手負在身後,另一只手刷的一聲又劈落一掌!

動作瀟灑如意,竟然讓人看起來賞心悅目,優美至極.

楚陽後退之勢未竭,對方的進攻就已經到了!動作之快,簡直駭人聽聞.【..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心中卻是一陣安穩;這人的修為,最多也就是皇級,七八品的樣子,因為單論修為的話,似乎差不了多遠.

對方固然第一招不會用全力,而自己卻也還有劍技沒有出手!

見對方毫不放松的前來,楚劍主眼中露出冷笑,長劍無聲無息的出鞘,閃著幽冷的寒光迎了上去.

劍尖向上,若是白衣人這一掌拍下來,恐怕還沒有打到楚陽,就被長劍將手掌穿了糖葫蘆.

楚陽才不會去管什麼'你不用兵器我也不用’那樣的說法,顧忌什麼身冇份……反正我也沒啥身冇份,就算有身冇份,也要先保住命才能夠啊……

所以楚劍主在對方赤手空拳的情況下,就亮了長劍.

"狡猾的小子!"白衣人冷哼了一聲,下劈的手掌一側,已經變成了抓,五指如鉗,狠狠抓向劍身.

楚陽嘿嘿一聲冷笑,長劍旋風一般旋轉,射冇出萬道劍芒.

"咦!"

白衣人詫異的哼了一聲,一個倒翻退了回去.

他在空中無處借力,就像是踩著空氣一般,將自己急劇下落的身體又拉了回去,或者說是'彈’了回去!

楚陽心中一凜:這人絕不是皇座,最少也是君座,一兩品!

"只以為你是二品劍帝,沒有想到你原來是三品."白衣人冷了看著楚陽,淡淡的道.

剛才楚陽的一道劍芒蓮花斬,正是劍帝三品的招牌手段.

楚陽還未來得及說話,白衣人就又撲了上來.

這一來,頓時如同狂風暴雨同時落下.

楚陽頓時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心念一動,展開柔水劍意.劍勢徐徐張開,頓時如同靜水流深,氤氳流動.看起來慢,卻帶著排山倒海之勢.

白衣人冷哼了一聲:"這劍術,果然古怪!"

白衣飄揚,竟然順著楚陽的劍意,順著楚陽的劍氣,展開攻擊!

楚陽嚇出一身冷汗.

自己的柔水劍意,對這個人的影響微乎其微,而自己,還是處在危險之極的境地之中!

他全心全意的施展柔水劍意,全力的應付對方如同水銀瀉地一般的攻擊,慢慢的,就進入了心無旁騖的狀態,對周遭一切,都是不聞不問.

眼中所見,耳中所聽,神識所感,都是對方無孔不入的攻擊……

一側的魏無顏忍不住一聲輕呼,實在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接著又揉了揉;一雙眼珠子幾乎砸在了地上.

楚陽竟然在這次戰斗中,再一次的進入了'道境’!

那玄之又玄,普通高手一生之中也未必能有幾次的至高戰斗境界!

刹那間,魏無顏只感覺自己是在做夢,身子居然搖晃了兩下,楚樂兒好心的急忙扶住他:"魏前輩,你咋了?"

我咋了?魏無顏心中滿是苦澀.

我能說我是被你大哥這怪胎完全震驚的心神失守了麼?

魏無顏沒有感覺到的是,在楚陽進入'道境’的那一刻,那個白衣人眼中突然猛的爆出一團七彩的光芒,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就又隱去.

隨即,他的攻擊就更加的猛烈了起來.

楚陽始終被他壓著打,兩人翻來覆去戰斗著,白衣人先是在戰斗中占據著九成的攻勢,然後似乎是被楚陽搏回去一成,變成冇了八成攻勢.

隨即,戰斗場面又變成了五五分成,各有攻守.但這種情況更只是持續了更短的時間,就變成了四六.

楚陽四,白衣人**六形勢戰斗一番之後,白衣人攻勢再強,楚陽的形勢再次急轉直下,被白衣人又占據了七成攻勢!

到了這一層次,似乎完全的定格了.從這開始,白衣人竟然是始終都是占據了七成的攻勢;楚陽只有三成的攻勢.

甚至,連觀戰的魏無顏也只看出來楚陽現在很危險,但卻不致命.而且,還一直沉寂在道境之中,絕不會有性命之憂.所以既不著急,也不舍得打攪.

這可是道境中啊!

魏無顏不知道,這三七分成的攻勢,實在是楚陽的柔水劍意最能夠發揮威力,卻又最不易傷到對方的范圍!

柔水劍意,其寓意本就是以守為主.攻勢既然只占了三成,那麼理所當然的,守勢就是七成.

在這樣的基礎上,柔水劍意一方面守得滴水不漏,一方面卻又是進攻的綿綿密密.

而且,這種狀態沉浸進了道境,只要戰斗不結束,就會一直沉浸在里面.因為楚陽看起來雖然狼狽,岌岌可危,但其實卻是穩若大山,而且,心中充滿了戰斗的jī情和快樂!

甚至,還有時間去揣摩在這道境之中,自己對于剛才劍勢的領悟.等到下一次重新使出來的時候,情形就又是不同.

白衣人一襲白衣如同一片白云一般穿來蕩去,不管楚陽如何提升,始終奈何他不得,始終精准的保持著七成攻勢,雷打不動!

楚陽始終是以三品劍帝的修為在進攻,兩人的戰斗,竟然是就這麼細水長流的進行了下去.

在外人看來,這樣的戰斗似乎很平常,也沒什麼出奇之處.

但,唯有白衣人自己一個人知道;自己這樣做的用意,難度在哪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讓楚陽全力以赴進入道境,然後保持三七之勢,讓邊上那家伙不至于著急的沖上來打攪……

實在是方方面面都要顧及到,才能營造出現在的局勢!這其中的難度,實在是比取勝這場戰斗更要大出千倍萬倍!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這一次是真的發大財了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這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