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色令智昏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色令智昏

第一百九十四章色令智昏

紫邪情背著楚樂兒,與楚陽一路疾馳,兩人的速度何等的快捷,只是不長時間,就已經來到了這被魏無顏命名為'小青山,的山腳下.

楚陽釋放出神念一個感應,不由得吃了一驚.【..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在這小青山周圍,最少有三四十位高手在滿山的搜索,不過看樣子,還沒有找到魏無顏的師父洪無量.

若是找到了,恐怕這些人也早就收兵了.

"魏無顏去了西南方向,他的動作很小心."紫邪情皺眉聽了一下,道:"看來,他的師父,就是被他安置在西南方."

楚陽點點頭:"既然是隱居,不讓人知道,那麼,就算是在山里,也不會蓋什麼房屋……那樣太惹眼.所以魏無顏與他師父住的,定然是非常隱秘的山洞."

"我們過去."紫邪情笑了笑:"雖然我對他這樣的師父很是看不順眼,不過你既然要幫他,我也只好幫你."

楚陽打了個響指:"認識了這麼久,你這句話最讓我舒服."

紫邪情皺了皺眉,面含深意的看了看他,道:"三次."

楚陽泰然道:"三枚."

紫邪情說的是楚陽已經欠了她三次虐待,目前緊要關頭暫且記下.而楚陽不慌不忙,反正我都是要提升實力的;你來虐待我?正好為我提升,而且我還可以從你那里賺靈藥,嗯,一次一枚,三枚.

"走吧."紫邪情說道.

"好."楚陽精神一震:"咱們悄悄的過去."

"悄悄的過去?"紫邪情詫異地看著他:"為什麼要悄悄的過去?光明正大的打過去!就這些人,真不夠我一口氣吹的……"

楚陽滿頭瀑布汗.

是不夠您一口氣吹的,可您卻不會出手,唯一出手的只有我這位苦力……

"有我在,不用怕!"

紫邪情拍拍胸口,自信滿滿.

楚陽苦著臉,跟著這位大姐大雄赳赳氣昂昂的大踏步走了出去.

剛走出十來步,就聽見一個人說道:"是誰?"

楚陽大搖大擺的道:"是我!"

一個黑衣中年人在一棵樹前現身,狐疑的看著楚陽:"你是誰?"

楚陽哈哈一笑:"我就是我."

黑衣中年人臉色陰沉了下來,目光中露出嘲笑殘忍:"你就是你?你算什麼人?!"

楚陽扭了扭脖子,嘻嘻笑道:"若是你沒有看錯的話,我算男人."

黑衣中年人臉色一變,暴怒道:"混賬!"

在一邊的楚樂兒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三句問話三句答話,簡直啼笑皆非.這人的問話中規中矩,楚陽的回答卻純粹的是神來之筆.

黑衣中年人順著笑聲一看,一眼看到了跟楚樂兒站在一起的紫邪情.

紫邪情白衣如雪,秀發如云,就這麼站在那里,卻似乎是站在了天上月光里.這片平凡的地方,被她站在這里,卻陡然間充滿了仙氣一般,讓人感到,這里根本不是人間,而冇應該是瓊樓玉宇,高天樓閣.

沒有任何人可以描繪她的美麗,沒有任何人可以具體描述她的面貌,總而言之,就是天上的仙女,突然謫落人間.【..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她靜靜地站著,臉色冷淡冷漠,自然而然的充滿了一種高不可攀的氣質,高高在上,無與倫比,聖潔高貴,天下無雙!

那黑衣中年人本是滿臉怒色,突然間卻頓時變了.

臉上怒容猶在,但卻僵住了,眼神中,露出迷醉的神色.不自覺的死死盯著紫邪情,嘴巴張大,嘴角竟然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口水.

楚陽心中歎氣,媽的,老冇子早知道會這樣!

這個家伙在怎麼說也是個君級六品的人物,最少也有上百歲的人了,看到美女居然這幅表情……

可見紫邪情誘冇惑力之大,簡直無法想像.

察覺黑衣中年人很不禮貌的看著自己,紫邪情臉上眉毛不悅的一皺.

只是這麼一皺眉,卻讓人清清楚楚的察覺到:你這麼看我,我很不樂意.……這樣的意思.

這黑衣中年人突然驚醒"啊,了一聲,突然就有些手足無措,臉上居然紅了起來,兩只手這里抓抓,那里捏捏,居然表現出一副純情少年突然見到了夢中情人那般模樣來.

楚陽縱然是心中郁悶無限,此刻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好笑.

哥們你不知道吧,你眼中這位夢中情人,她的年紀足足可以做你的十八輩祖宗的祖***十八輩祖宗的祖***祖奶奶了……

"這位姑娘貴姓?"這位黑衣中年人憋了半天,居然局促的問出來了這麼一句話.

楚陽滿肚子郁悶,仍想捧腹大笑……您都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難道還想泡妞不成?

紫邪情沒有說話,只是妙目看了看楚陽.

黑衣中年人頓時醒悟,轉過頭來看著楚陽,目中殘忍之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事羨慕嫉妒恨,然後就是滿臉都紫漲了起來,活像是跟楚陽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

"兀那小混蛋!"黑衣中年人暴怒的叫道:"小王八蛋!你居然有這麼美……你居然……你居然敢耍弄老夫?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也不管你是哪一家的,惹了老夫,算你命歹!"

楚陽狂暈了一下.

他豈能聽不出來,這混蛋真正想說的是:你居然有這麼美的老婆,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是話到嘴邊卻又改了口……

就算我有這麼美的老婆,也不干你鳥事吧?

楚陽有趣的看著這個**熏心的老頭:"你想如何?"

這才突然發現,這個黑衣中年人的衣領袖口,都繡著一朵栩栩如生的蘭花.

蘭家的人?

楚陽頓時一怔:不是執冇法者刑堂嗎?怎麼會是蘭家的人?

黑衣中年人已經氣咻咻的怒道:"我想如何?哼!你若是現在乖乖的跪下,給爺爺我磕三個響頭,再讓你的……再讓你的……"

他連說了兩句,突然面紅耳赤的說道:"再讓你的女人來為大爺賠不是,大爺就饒你一條小命."

說到後來,不僅壯著膽子說出了真冇實意圖,居然還將自稱'老夫,改成了自稱'大爺"想必這位君座也是猛然想起來"老夫,是不能與'佳人,匹配的"大爺,就差不多了……

楚陽有些發愁的看著他,就算你再被美色迷了眼睛,也不會看不出站在你面前的也是一位不低于你的君級高手吧?居然說出這麼腦殘的話來……

"小子,你願意還是不願意聽從老……大爺的裁決?"黑衣中年人一邊怒喝,一邊偷偷地一眼又一眼的瞟著紫邪情,看這樣子,哪里還管面前是君座還是至尊,早已經是心猿意馬了……

楚陽歎了口氣:"我不願意."

"你願意?那就好……啥?你說你不願意?"黑衣中年人暴怒起來:"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家伙!"

竟然氣勢洶洶的就大踏步沖了過來.

居然就想動手了.

楚陽郁悶的一歎,右手一抬.

鏘的一聲,楚陽的劍還未出手,那黑衣中年人腰間劍鞘突然猛地震動了一下,一柄閃亮的長劍,刷的自動出鞘半尺,臨風而立,寒光閃爍!

黑衣中年人一聲驚呼:"劍帝?!"

突然停下腳步,又感覺不對勁,這才仔細打量楚陽,臉色終于黑了下來:"劍中帝君?"

"你清醒了?"楚陽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黑衣中年人冇退後兩步,臉色有些矛盾.他心里清楚,劍中帝君可不是自己能敵的,哪怕對方只是一品的劍中帝君,以自己的實力,恐怕也收拾不下來!

但若是召集幫手到來,這個絕世的大美人兒……可就沒自己的份兒了.尤其是七少爺那色中餓鬼……

他有些不舍不甘心的又看了看紫邪情,懊喪的歎了口氣,突然仰天長嘯,聲音帶出幾個奇怪的音節,嫋嫋劃上長空.

終究還是小命重要了一些.

嘯聲剛出不久,一片風聲颯然傳來,四面八方過來了十幾個人,一個聲音沉穩中帶著陰森:"出了什麼事?"

然後就是突然'呃,的一聲,似乎呆住了.

隨即相同的聲音又發出不少,顯然,這些人在見到紫邪情的這一刻,都被她的美色所震懾!

楚陽注目看去,只見左邊三人,右面三人,身後三人,身前兩人,加上原本的那黑衣中年人,正好十二個人.

其中六位君級,還有四個人看不出深淺,想必是聖級;一個錦衣長袍的年輕公子,手搖折扇,長身而立,風神如玉,風度翩翩.

在這位年輕公子的旁邊,有一個三十余歲的中年人,隨便一站,已經是淵渟岳峙高山峻嶺一般不可動搖.

這些人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每個人的衣領袖口上,都有一朵刺繡的栩栩如生的蘭花.

眾人都看著紫邪情,目不轉睛.

那年輕公子自從到來,一雙桃花一般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在紫邪情的身上,越看越是目光火熱.突然一聲大笑:"古牧,你這一次可是給少爺我立了大功了,哈哈哈……等少爺這次回去,重重有賞!"

先前那黑衣中年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多謝少爺."

那少年那里還顧得上理他,已經急不可待的向著紫邪情走過去:"這位姑娘,在下蘭若云,乃是蘭家的人,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他眼中只有這超脫人間的美色,居然連眼角也沒有看到楚陽!【..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堅持與道歉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紅顏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