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蘭家算什麼東西?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蘭家算什麼東西?

第一百九十八章蘭家算什麼東西?

韓叔祖若是毫不猶豫的親自出手,還能夠救下金五一條命,但他卻命令金四出手.

從發出命令,道金四聽到命令,然後執行,總歸是需要時間的!【..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換做一般的戰斗,這點兒時間根本無關大局.

但在楚陽劍下,這一點點時間,卻已經足夠致命!

因為劍光也在此刻已經彙成怒海!整個大海已經沸騰!而金五,就在這劍光大海,劍氣狂潮之中苟延殘喘.

就在金四大吼一聲跳出來的時候,也聽到了他的弟弟一生之中最後的一聲慘叫.

"啊~~~我不甘心……"

楚陽長劍如風,挑開紫金刀,劍尖一閃,金五的一只眼珠飛了出來,又一閃,另一只眼睛流出黑水,隨即長劍一引,所有劍氣瞬間向著中間聚攏,狂劈而下!

隨即就見到劍光浪潮之中,血光不斷地飛起,一片片的血肉導學面一樣的飛上半空,一塊塊骨頭片,淋漓的飛濺出去……

楚陽收劍後退,氣喘籲籲,臉上已經是蒼白無血色.

但他雖然已經後退,場中的劍光怒潮卻沒有消失,而且還是在jī烈的橫斬直劈!金四怒吼著沖進去,大刀瘋狂的劈開劍氣,沖進去的時候,不由得發出一聲震天慘叫:"弟弟!!!"

劍光怒潮散去,只見金四站在那里,抱著自己的弟弟仰天怒吼,仰天悲嘯!

而在他們兄弟二人的頭頂上,無數的血肉,便像是下了一陣鮮血的雨,飄飄散散的落下來.落在他們的身上,臉上.

金四仰天慘嚎,聲音淒厲,眼中淚水滾滾而下.

然後,他一只手提著兄弟的尸骨,大踏步向著楚陽逼過去,怒吼道:"小子"你殺了我兄弟!你竟然敢殺了我兄弟!你竟然敢……啊啊啊!我要殺了你!撕碎了你……"

他這麼一走,手臂擺動,眾人才發現金五的樣子,不由的都是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只見在他手中的金五,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半點兒皮肉.甚至,連內髒也已經被掏空了.他提著自己的兄弟的尸骨行走,右手竟然是握在了骷髏的脊椎上面!

渾身,只留下白骨,甚至,連一點點血絲都沒有掛在身上.

整個人就像是已經在土里埋了數百年的死人骷髏,一點皮肉都沒有了,干乾淨淨的.

楚陽臉色蒼白,冷冷道:"殺了你兄弟,又如何?若是你想死,我還會成全你!"

金四仰天大吼,雙目盡赤:"你過來!小雜種!讓我殺了你!"

便在這時,一個聲音輕輕的道:"楚陽,你不能再戰了.再戰,就會傷身體了.這幾個人,留給我吧."

楚陽回頭一笑,道:"好."

說話的,正是紫邪情.

楚陽連戰兩場,體力早已透支.此刻如何還能再戰?這一點,紫邪情知道,楚陽知道,甚至對方剩下的十個人,每一個人都知道!

也看得出來,此刻冇這位少年的劍中帝君,已經是強弩之末!

紫邪情白裙飄飄,一閃就站到了楚陽面前.

擋住了楚陽.

楚陽微微一笑,毫不擔心的轉身,大步走向楚樂兒的位置,坐沒坐樣的一屁股坐下來,大口大口喘氣.

楚樂兒心疼的給他捶肩膀,撫胸口順氣.

"大哥,我覺得不大對勁啊."楚樂兒細細的說道:"這位紫姐姐分明很強大,但卻什麼事都要你站在前面,替她當擋箭牌,這事兒嗎,讓我心里很不舒服啊."

楚陽笑了起來,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小丫頭,這事兒你也看得出來?"

頓了頓,道:"你不是知道麼,他要我在戰斗中進入道境,收取道境之力."【..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不對."楚樂兒大搖其頭,將楚陽的手只從自己小鼻子上搖了下來:"我覺得沒有這麼簡單額."

"自然是不會這麼簡單的."楚陽微笑道:"不過,這件事情總體來說對我有利.因為我要在她的督促下,達到我自己的目的,實現我人生的目標.所以,現在她是有些來曆不明,而且也的確是用我來做擋箭牌……但……有一點你沒有想過,以她的實力,根本就不須要任何擋箭牌的!"

楚樂兒一想,頓時也明白.

其實這件事只是拐一個彎的問題;你只看到眼前,似乎只看到了楚陽在為了別人打生打死,什麼事情,都在為別人出頭.所以覺得不平衡.

但轉回來一想,以紫邪情的實力,難道還需要任何人為她出頭麼?還需要什麼護花使者麼?那是根本不需要的!不要說幾個紈绔公子,色狼惡棍,就算是巔峰至尊來了,又能如何呢?

以現在的紫邪情來說,就算是甯天涯和布留情要為她出頭,恐怕她也是不稀罕的.

正如楚陽所說,現在楚陽為她出頭,不是她在利用楚陽,而是實實在在的是楚陽在利用她!

利用這一場一場的惡戰,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利用這一場一場的戰斗,來凝實自己的神魂!

利用這無休無止的戰斗,來讓自己的修為一步一步沖上更接近自己目標的位置!

因為楚陽的目標,乃是不用九劫劍,凝實九重天!保全自己的兄弟.

這樣的目標,若是沒有強大的壓力在後面鞭策,只是靠楚陽自己的努力,恐怕就算是一萬年,也未必能夠達到!

但有了紫邪情,卻大不一樣.

因為紫邪情永遠會鞭策他,給他找不同的對手來戰斗,然後在戰斗之中提升!就算沒有了敵人,紫邪情還要與他對打,這無形之中,就讓楚陽的修為增長比原來自己修煉提升了百倍之多.

而且最牛逼的是……一旦遇到了強大的自己不能抗衡的敵人那種時候,紫邪情絕不會看著自己死去.

因為自己一旦死了,她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人能夠像自己這般不斷地提供給她道境的力量.

所以這又等于是一個超級保鏢!

楚陽有些奇怪,無限的好處擺在面前,腫麼樂兒這小丫頭卻單單只看到了自己被人利用……

此刻,看著面前亭亭玉立的紫邪情,場中的金四已經愣住了.

不僅他愣住了,連蘭若云等人也都愣住了.

這個嬌滴滴的美人……竟然出戰了?

就這麼小胳膊嫩腿的,吹口氣都能倒了,能有什麼戰斗力?

唯有站在蘭若云身邊的那位韓叔祖,此刻卻是一臉的懷疑與凝重:這女子是怎麼到那少年身前來的?怎麼連我也沒有看清?剛才分明沒眨眼啊……

難道這個嬌怯怯的女子,居然是一位絕世高手?

韓叔祖皺著眉頭,心中暗暗的思忖著.卻沒主意身邊的蘭若云在見到紫邪情出來的那一刻,早就色迷迷的湊了上去.

這位韓叔祖本想阻攔,但突然想起:若真是絕世高手,怎麼會剛才被七少調戲卻沒有發作?

于是就放棄了阻攔的心思.

"哈哈哈……美人兒,你不會是開玩笑吧?"蘭若云一搖三擺的走了過來,滿臉都是淫穢的笑意,涎著臉道:"不如你跟我打如何?讓他們都走,我們倆單獨的打?你想怎麼打,我就陪你怎麼打……想在床上打?還是在這里打?或者往水中打?實在不行去樹上打?哈哈哈……怎麼樣?"

紫邪情眸子里一片清冷之色,驀然沒有半點表情的看著蘭若云,突然微微冇一笑:"就憑你?你家萬年前的老祖宗都不敢跟我這麼說話,你們蘭家可真是大了膽了."

突然一伸手,潔白如花的玉手剛剛在空中出現,便如一瓣空谷幽蘭驀然盛開,芬芳馥郁.

看著這只小手,蘭若云頓時心猿意馬,淫笑道:"小手兒真白,不知道軟不軟……"伸手就要來摸.

便在這時,空中頓時響起了'嗚~~’一聲怪響!

剛剛伸手的蘭若云,隔著紫邪情足足有兩丈,卻一下子被吸了過去一般,足不沾地的飛了過去.

紫邪情一只柔如水,嫩如春蔥的小手,這一刻,卻似乎變成了奪命的利爪,鐵鉗一般的扣在了蘭若云的腦門兒上.

"跪下!"紫邪情臉色冷淡,輕輕地說道.微微一用力,蘭若云身不由己的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就像一段朽壞了的木樁子.

這個變故,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韓叔祖飛身而來,看著紫邪情的目光,居然有些震駭,說道:"這位姑娘,我家少爺年輕,不懂事,得罪了你,還請你看在蘭家的面子上,饒過他這一次."

頓了頓,道:"只要姑娘肯放手,我們立即離去,絕不敢再糾纏!"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紫邪情只是這麼毫無煙火之氣的伸手一吸,就將兩丈之外的蘭若云吸到了手中,韓叔祖就頓時知道,這個女人的勢力,恐怕絕不在自己之下!

忍不住心中一片苦澀.

自己的直覺果然沒有錯,果然是惹上了大冇麻煩.只看這出手一抓,就知道這事兒難搞了.唯一的希望,也就是蘭家這九大世家的名頭能不能鎮住對方了.

七少就在人家手下,只要想殺他,一捏就是.自己絕對來不及救援……再說,就說正面戰斗,面對這個女人,自己也是毫無把握……

正處在紫邪情收下,直挺挺跪著的蘭若云更加不敢置信,一臉的震驚嫁不可思議.

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滿腦子想著搶回家去**的這個絕世大美人兒,居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如此恐怖的大魔頭.

這,這實在是……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蘭若云想要哭.

紫邪情笑了:"蘭家?"

韓叔祖點頭:"正是."【..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紫邪情溫柔地笑了起來:"蘭家,你居然用蘭家來壓我……呵呵呵,可是,蘭家算是什麼東西?!"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九天雷,化我狂濤!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該當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