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該當何罪?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該當何罪?

第一百九十九章該當何罪?

那位韓叔祖臉色大變,看著紫邪情的目光,頓時就變的敵意與戒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蘭家算是什麼東西?

這句話在九重天,可說是禁忌!很少有人敢這麼說,縱然是同屬于九大家族的其他幾大家族的強者,也沒有人敢這麼說話.

這句話,幾乎從未從這大陸上出現過.

但今日終于出現了.

帶著無限的輕蔑,帶著無限的鄙夷,從一個絕色冇女子的口中,清清淡淡的吐了出來.

這句話出來,蘭若云面如死灰!

這個女人既然如此不將蘭家放在眼中,那麼,今日自己落在她的手中,豈不是必死無疑?

韓叔祖艱難的道:"閣下究竟是什麼人,與我們蘭家有舊麼?"

紫邪情淡淡的搖頭:"無!"

韓叔祖強笑一聲:"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低頭不見抬頭見;俗話說,兩座山不可能重逢,但兩個人總會遇見的,以閣下如此修為,當有無盡的胸懷氣度.何必如此介意後生晚輩一點點小小誤會?閣下抬抬手,此事也就過去了.我蘭家永感大德!大家做朋友,豈不比做敵人強麼?"

紫邪情呵呵一笑:"若是今日我沒有這般修為,這誤會還是誤會麼?"

韓叔祖頓時說不出話來.

若是沒有這樣的修為?

若是沒有這樣的修為恐怕你早已經被七少弄到床上去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了……那里還存在什麼誤會?

但這句話當然是不能說出來的.

話說到這一步,實在已經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

韓叔祖長吸了一口氣,目光凜冽起來,道:"既然如此,就請閣下放開七少,你我公平一戰!江湖規矩,勝者為王,為所欲為!如何?"

他胸膛一挺,一股戰意狂潮一般噴湧.

心中卻是甚是無奈,對方修為高不可測;自己也只能用這樣的手段,來先讓七少脫險,但自己卻要陷入危境……還不知道對方同意與否.

紫邪情嘿嘿一笑:"你想先讓他逃走?"

話未說完,突然一聲厲斥:"大膽!"

卻是說話時,金四已經繞到她的身後,本來距離就不是很遠,突然出手襲擊!與他的兄弟一模一樣的紫金刀,這一刻發出兩丈余長的燦爛刀芒,飛射紫邪情!

這一刀,盡顯金四的聖級之力!

就連發出這一刀來的金四,也是在心底認為:這一刀,實實在在是自己在這樣的巨大壓力下,才能jī發出來的巔峰的一刀!

不管是境界,威力,刀式,刀勢,都是渾然天成,無懈可擊!

這一刀斬出去的時候,金四甚至從自己心中隱約的聽到了大道地召喚,風雷的聲音!

弟弟就在自己面前慘死,而自己想要為弟弟報仇,卻又面對這一個不可測的敵人在橫加阻撓,無限的悲憤與惱怒,化作了戰力,化作了戰意,化作了一刀!

這一刀,竟然似乎要突破金四本身刀道的瓶頸!

金冇四很有把握,自己能夠劈出飽含聖級感悟的這一刀,乃是一個契機.只要有了這一刀,自己潛心修煉,不超過一年,就能夠再進一品!

這是名符其實的刀聖的刀法!

刀芒離體化游龍,

一刀沖霄破九重;

此為尊聖天人力,

生死陰陽握手中.

這一刀出去,敵人必然陰陽兩隔,生死操縱在自己手中!雖然斬殺這樣的一個大美人有些可惜,但……箭在弦上,卻已經是不得不發.

韓叔祖心中大喜.

金四這一刀,強大巧妙,恰到好處!

就算是至尊修為,也不能對這一刀無動于衷,但只要對方做出反應,自己就能立即從她手上將七少搶回來!

但是,下一刻發生的事情,卻讓這位韓叔祖心中的幻象如同泡沫一般幻滅,通體都冰涼了起來!

只見紫邪情臉色冰冷,並不回頭,一只欺雪賽霜的左手卻猛地往後抓了回去.

手勢甚至看起來很輕柔.

整個空中,似乎突然暗了一暗!

大地蒼穹,似乎也在這一刻顫了一顫.【..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嬌柔的手掌與刀芒對在一起.

手掌潔白,嬌小,如一朵蘭花盛開.

刀如閃電,威猛霸道,刀芒金黃,散發著不可一世的殺氣,帶著聖級感悟,浩蕩而來.

一快一慢,一大一小,一個似乎是蒼天崩裂,一個似乎是春水柔波.

但金五遠遠勝過了閃電雷霆的一刀,竟然被她用白嫩的手掌一把抓住!

一把抓住了那燦爛的刀芒!

那有型無質的刀芒,竟然被她像是抓住了一條蛇一般,從中間抓住,挺在了半空.

刀芒長有兩丈,她抓住的,乃是接近上方的三分之一處!

這個地方,乃是最為用力最為有力的所在!竟然被她用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舉在了半空中.

一丈半以外的金四,保持著兩手舉刀的姿勢,站在那里,竟然不能動彈.

對方抓住的是刀芒,不是自己的刀的實體.但自己的刀,卻像是遇到了空氣中無形的強大的阻礙,劈不下去,收不回來,凝固在空中!

此刻,紫邪情依然沒有回身,甚至沒有轉動肩膀,右手依然是扣在蘭若云頭蓋骨上,眼神依然往前平視,淡淡的看著韓叔祖,但只是一只左手,卻已經完全的粉碎了,抓住了,控制了,……刀聖的一刀!

金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都是什麼!

勢若雷霆的一刀,居然被這樣抓住?

但接下來,他就感到了不妙,大吼一聲,元力狂潮一般湧出,就要將刀拋棄,自己撤退,逃命.

但他卻突然發現,從丹田中湧出來的真氣,湧進自己的刀身里面,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無影無蹤,沒有半點反應.

他想扔刀,但這一刻,這把刀身上卻多了一股無形的吸力,將他的手掌牢牢地黏在上面,竟然扔不掉.

非但扔不掉,隨著元力的湧出,自己的身體居然也是一動也不能動了.

金四大駭!

對方……這女子,究竟是什麼修為?竟然能夠這樣就控制了自己?

正在想著,紫邪情的左手五根手指動了起來,小指彈出,那金黃冇色的刀芒就是猛地一震,金四大叫一聲,只覺得胸口如同被大鐵錘重重一擊,心口一陣劇痛,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無名指接著一彈,金黃冇色的刀芒嗡嗡震顫.

金四的手掌終于脫離了刀柄,因為在這一刻,一股無可比擬的大力,從刀身上猛然傳來,兩只手如同觸電一般,刹那間松開刀柄.

無人使用的刀,依然保持者狂猛下劈的姿勢,停留在空中.

但金四的身體,已經跌跌撞撞的往前沖過來.

竟然似乎是自主行動一般,一連七八步,轉了半個圈"繞’到了紫邪情身體的正前方,才停住.

臉上已經是一臉的恐懼之色,目光絕望,身體速速顫抖.

紫邪情淡淡道:"跪下!"

金四膝蓋一軟,噗地一聲,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便在這時,紫邪情左手輕輕合攏,一握.

啪的一聲,金黃冇色的刀芒在空中被她捏碎,消散無蹤.

同樣停留在空中的紫金刀,也同時碎裂,化為漫天金粉,飄飄而落.

紫邪情緩緩收回手掌,目光抬起,看著韓叔祖,淡淡問道:"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韓叔祖身體僵尸一般的站著,瞠目結舌的看冇著就在剛才一瞬間之內發生的事情,只覺得渾身冰涼!

一股熱血,幾乎沖上了腦門,差點把他自己沖暈過去.

這一刻,這位韓叔祖當真是一股涼氣從頭上下來,經過了頸椎脊椎,一直涼到了**.

這樣的修為,這樣的神仙一般的手段,自己是萬萬做不到的.

不僅自己做不到,自己認識的所有人之中……貌似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得到!

而自己剛才……居然約了這女人……單打獨斗?公平一戰?江湖規矩?

我我……我是發了什麼瘋了啊……

此刻聽到紫邪情的問話,如釋重負,連聲道:"沒什麼沒說什麼……"

心道,你沒聽清楚?太好了……

紫邪情微微一笑,如春花綻放,但這一刻,看到這個美麗的笑容的人,心中再也沒有了什麼下流的想法,甚至,強行的將自己的眼睛轉到了一邊,不敢看.

紫邪情目光掃射一圈,看著剩余的呆若木雞的七個人,淡淡的命令道:"你們七個人,都過來.在我面前三丈處,站成一排.速度些,莫要磨蹭."

七個人早已經嚇破了膽子,此刻哪里還敢違拗?一個個乖乖的站了過來;站在了跪在地上的金四的屁股後面.

七位高手,此刻當真是比小學生還要聽話.

紫邪情看著他們,平靜的微笑道:"我不是你們九重天的執冇法者;你們知道麼?"

眾人一起點頭.

紫邪情淡淡道:"雖然我不是執冇法者,可我也喜歡審判.尤其是喜歡……審判惡人!你們明白麼?"

眾人又是一起點頭.

紫邪情指著跪在地上的金四,淡淡的道:"這個人竟然偷襲我,呵呵,以你們說,他……該當何罪?"

眾人瞠目結舌,吶吶不敢言語.

韓叔祖站在一邊,心如油煎,無盡的屈辱感,湧上心頭.【..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蘭家算什麼東西?     下篇:正文 第二百章 誰讓你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