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章 誰讓你笑了?  
   
正文 第二百章 誰讓你笑了?

第二百章誰讓你笑了?

韓叔祖滿心的苦澀與無奈.【..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對方在自己的面前,審判自己的人,還要自己的屬下們主動地審判,指明罪行,宣判罪名……這已經是極致的侮辱!

而且是很明顯的,存心的帶著無限侮辱的性質,故意的這樣做!

但,自己卻毫無辦法.

對方的修為,遠遠比自己高得多,面對如此通天徹地的恐怖修為,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縱然是羞辱,也只有承受.

眾人面面相覷著.

該當何罪?這該怎麼說法?

紫邪情的臉色一寒,緩緩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仗著權勢欺凌弱女子!今日,便為這九重天,開一個警示!"

她臉色冷淡,道:"這個人,叫金四;平時無惡不作,縱容惡少,欺凌弱女,欺男霸女,罪惡滔天!我宣布,處之以極刑!"

地上跪著的金四拼命地仰起頭,嘶啞的說道:"你……你憑什麼就這麼定我的罪?!你……你也不是執冇法者……"

他被紫邪情抓過來,渾身如同木偶一般被控制,跪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身上就如是同時壓上了十座大山,連動一動手指都不可能.

此刻一聽為自己定罪,頓時拼命掙紮起來,居然抬起了頭.

他知道,紫邪情這是要拿自己先開刀,罪證確鑿,就真的會'處以極刑’了,生死關頭,如何不掙紮求存?

"你既不是執冇法者,也不是九重天的主宰,更不是我們蘭家的家主刑堂!你要殺我可以,為何還要在我死前先加罪名?你說我無惡不作,你有什麼憑證?"

金四厲聲嘶吼.

紫邪情威嚴地看著他:"我不是執冇法者,也不是九重天的主宰,更不是蘭家家主;這一切,你說的都對!但唯一你不知道的是……當你不如我的時候,我在你面前,就是主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性命,我說了算!"

"至于殺你之前先為你按上罪名,這是因為,我願意!"

"至于你無惡不作的憑證……哈哈……"紫邪情哈哈一笑:"我為你定了罪名,就算沒有,也是有!我說的話,就是憑證!"

"你……你這是草菅人命!你……"金四大聲吼叫.

"你這些年為你的主子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殺人我不管,你殺一千一萬人,跟我毫無關系.但你的主子卻是個色鬼……你拆散恩愛夫妻,就不行!"

紫邪情冷冷道:"下到陰曹地府,要牢牢的記住,我雖然不是這九重天的主宰,但在這九重天,我!就是天!"

金四呻冇吟道:"你這是霸權……你這是強橫……你這是蠻不講理……你不講道理……"

紫邪情冷笑:"講道理?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們女人講過道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金四頓時無言.

圍觀眾人也都齊齊的雷了一下.這句話,真是太彪悍了……

就連遠處的楚陽,也是汗毛突然豎了起來.一時冇間百感交集:天啊,今天終于聽到有一個女人說實話了……

眾人一片無語中,紫邪情道:"你們幾個,現在開始揭發金四的罪行,那一個說的最完整,我就酌情處理."

眾人面面相覷.

那位'韓叔祖’忍不住上前說道:"閣下,雖說金四冒犯了你,但你如此做法,未免過分了些吧?大家都是江湖同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何苦如此折辱我們?"

見他終于開口求情,所有人臉上都是露出來振奮和希望.紛紛看向他,目光中滿是哀求與信賴.

紫邪情轉頭看著他,露出一個怪異的笑,緩緩道:"你以為,你是一品至尊修為,打不過我,總能逃得走,所以你有恃無恐,是也不是?你以為,作為一品至尊,無論在什麼地方說話,不管面對著誰,都要給你幾分面子,是也不是?你以為,我是女人,女人心腸總是軟的,你只需要好言央求,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我就能網開一面,是也不是?"

韓叔祖愣住.

這幾句話,實在是說到了他心里.

他的確是這麼想的.或者七少等人今天已經是必死無疑,但自己憑著至尊神念,卻絕對可保無虞.之所以現在還留在這里,就是想要再盡一份努力,爭取能多帶幾個人回去,就多帶幾個回去.

當然,將七少從這女子手下救出來,那就更完美了.

這人再強,也是個女人,女人總是心軟的.未必就真的下了殺手.只要好言相勸,態度誠懇,未必沒有希望.

更何況他心里還存著另外的一絲僥幸想法:萬一真的救出人來,那麼還可以從現在開始與對方攀上關系……說不定就會成為家族的強大助力!

有多少人曾經為敵後來為友?這種事情可是屢見不鮮啊.自己以至尊身冇份如此央求,這個女人但凡懂事一些,也就給個台階就下了吧……

正在想著,沒想到對方一連串的將自己心中的想法絲毫不錯的都說了出來.

忍不住老臉一紅,笑道:"縱然老朽真的這麼想,似乎也無可hou非……呵呵,姑娘雅人,就高抬貴手,放過他們吧.老朽可以保證,我家公子回去之後,絕對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高抬貴手?放過他們?"紫邪情皺著眉頭,喃喃的說道.

"正是,還請姑娘大人大量,饒過這一遭."韓叔祖見似乎有希望,不由得更是起勁了.

紫邪情皺著眉,看著他,似乎在沉思可行性.

韓叔祖心中一喜.

"好."紫邪情說道:"那我就高抬貴手一次."

"多謝……啊~"韓叔祖樂呵呵的.

紫邪情突然揚起巴掌,啪的一聲,狠狠地打在韓叔祖正笑得春光燦爛的臉上,皺眉說道:"誰讓你笑了?"

這一記耳光,當真是清清脆脆,響徹全場!

這一記耳光,也真是突如其來,更加是毫不講理!

所有人都怔住了.

剛才還說得好好的,似乎事情大有轉圜的余地.但轉眼間,韓叔祖就挨了這麼響亮的一巴掌!

大家如同見到了天雷陣陣,被雷的頭暈目眩.

這也行?

韓叔祖的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紅了起來,然後慢慢腫了起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紫邪情,嘴唇哆嗦,目光悲憤,還帶著不可思議,手指頭顫抖著:"你……你……"

實在是想不到!做夢也想不到這種事情會出現.這事情的奇峰突起突如其來,讓他這位一品至尊,竟然也來不及閃避!

紫邪情皺起眉……

下一刻……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韓叔祖的臉上,紫邪情皺眉道:"你手指頭指什麼?誰讓你指了?"

這一巴掌,依然是清脆響亮,而且是反著抽的,韓叔祖竟然依然是沒有閃開.

正所謂,正著抽了反著抽,打了左臉打右臉!

其他人真真正正被天雷擊頂了!這一刻,一個個就像是嚇傻了的鴨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恐懼,絕望,居然還帶著迷惘……

我冇日啊,這是咋回事?

這一輩子,誰見過至尊挨耳光子?而且是正著抽了反著抽,來回的煽啊.就見到這位一品至尊的臉'啪’的一聲,往左邊扭過去,然後又是'啪’的一聲,又給打正了……

真他娘是開了眼了.

能見到至尊被打耳光,奶奶地……今天就冇算是死了,也值了.不枉來這人世間走一遭啊……

韓叔祖的兩邊臉,頓時變成了猴子屁股,又如同時變成了豬腮幫子,又紅又腫,幾乎透明.

下一刻,韓叔祖就直接氣瘋了!作為一代至尊,兩千余年的生命里,幾曾承受過如此侮辱?什麼時候居然被人打過耳光?

就算當年學藝的時候,我師父都沒這麼打過我!

狂怒之下,韓叔祖的理智瞬間本怒火沖擊崩潰,砰地一聲,頭上的頭發直接豎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罵道:"賤婢!你居然敢打我!?"

紫邪情奇怪地看著他:"怎麼還居然敢?我不是已經打了麼?你沒感覺?嗯?你居然敢罵我?"

韓叔祖咬牙切齒,如欲吃人,狠狠看著她,怒火沖天萬丈起:"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再打我一次?你敢再打我一次?"

一邊說,一邊一步步逼近,凶神惡煞,氣焰滔天.

他挺著臉,擰著脖子,目光凶狠而悲憤猙獰.

眼見著家伙居然又將一張老臉湊了過來,紫邪情這一次是絲毫也沒有猶豫,揚起手,"啪啪啪……"

一連十幾個耳光子,清脆響亮的甩了上去.一邊打一邊道:"這一次出來黑血叢林可真是見識了,這個世界居然真的有這麼犯賤的人.挨了打之後居然還湊上來非要我再打一次,既然你如此渴望,索性我就打個痛快!"

而且紫邪情一邊打,一邊問:"滿足了沒?還要不?"……

啪啪啪的聲音不斷響起,所有人頓時全部雷翻.

這他娘算是怎麼一回事?

韓至尊怎麼不還手?

正在這麼想著,就聽見一聲錐心泣血的大吼:"啊啊啊~~~賤婢,我要殺了你!啊~~啊~~~啊~~"

他大吼著,聲音卻有些奇怪.【..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原來是在一邊大吼一邊挨揍,到最後的一聲大吼的時候,卻是被打耳光打的聲音顫抖,一聲'啊’,居然被生生打出來好幾個不同的節奏,聽起來竟然是抑揚頓挫起伏不平……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該當何罪?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殺人便是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