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卑鄙小人!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卑鄙小人!

第二百零八章卑鄙小人!

洪無量清癯的面容有些扭曲了起來,看著弟子痛苦的樣子,他終于別過了頭去.但隨即就猛地轉回來:"無顏,很好,為了一個女人,你就要與為師翻臉?而且是在這種生死時刻?!"

魏無顏咬牙道:"只是一個女人?只是一個女人?那是我老婆!我的孩子!!在你口中,就僅僅是一個女人而已?"【..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洪無量冷冷道:"魏無顏,當年你走投無路,是我收你為徒,悉心栽培,將一身震撼江湖的絕學,傾囊相授,我可曾要求過什麼回報?"

"我將你,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調教到今天的修為,讓你威震天下,讓你揚名立萬!我可曾要求過什麼回報?"

"我當年走遍天下,為你尋訪靈藥,洗筋易髓,奠定根基;風霜雪露,萬里迢迢,我可曾要求過什麼回報?"

"我受了傷,需要紫晶來治病;而你也堪稱孝順,我老懷大慰,認為沒有認錯人.可是你呢?!"

說著說著,洪無量越說越覺得自己付出了不少,突然理直氣壯起來:"你是怎麼做的?你娶了老婆,居然就將為師拋在腦後,紫晶有好幾次險些就斷頓!而你,只顧著自己幸福快活,將我一個人,拋舍在這窮山僻壤,荒山野嶺之中!若是再讓他們存活下去,我豈不就讓他們活活害死了?"

洪無量恨恨道:"我不殺他們,難道就等著我自己傷發而死?"

魏無顏怔怔的看著自己師父,這一刻,覺得這個人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面目可憎!

他喃喃的道:"師父,你知道麼,在孩子滿月的那一天,我對娥兒說,等孩子周歲了,就將他們娘兒倆送到這里,讓您再教導一個徒孫……我們全家,與你在一起,伺候你,讓您安享晚年……有娥兒在這里,我也放心,我就在外面去打拼,去賺取紫晶,偶爾回來,我們全家團聚……"

魏無顏淚如雨下:"我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我們老少三代,相聚一堂其樂融融的樣子,我甚至看到了您老人家慈愛的護著調皮的孩子,不讓我責打他……"

"我一切都想到了……娥兒也答應了,以後,這里就是我們的根,我們的家,他們娘兒倆在您身邊,我放心;您也不至于孤獨寂寞……"

"那時候孩子剛滿月,我和娥兒心疼孩子受不了山洞之苦,就暫且留在外面……只等周歲.我一直沒有跟您說,就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沒想到,沒想到……這份驚喜卻變成了晴天霹靂……哈哈哈……我好後悔……我好後悔……"

魏無顏涕淚縱橫,心痛的幾乎肝腸寸斷.

洪無量猛地張大了嘴,一下子倒退三步:"你……你說的……可真?"

魏無顏終于爆發一般的大吼:"我一生都沒有騙過你,我現在騙你做什麼?你知道麼?娥兒在被你殺死之後,死不瞑目!你可知道,她的眼中到死都沒有來得及生起忿恨,有的只有不敢置信!只有不可思議!"

"她為什麼不敢相信?因為她根本想不到你會殺她!她做夢也想不到,殺死她的人,竟然會是她丈夫一生最尊敬,最想孝順,想盡了法子也要孝順的師父!"

"你就那麼殘忍的殺了她!你還是人麼?!你還是人麼?"魏無顏大吼!

洪無量無力的退後兩步,頹然道:"是這樣的麼?……"

魏無顏慘笑起來,喃喃自語:"滑稽滑稽真滑稽……哈哈哈……這個人世間,果然滑稽的要命!哈哈哈……"

他一邊瘋狂的笑,口中一邊噴出鮮血.身受重傷,再加上心情如沸,神智迷亂,激出了心血,但他卻全然不顧,任由那代表著真元的鮮血,一滴滴的從口中噴出來.

魏無顏笑了半天,終于無力地跪倒在地,用額頭抵著地面,嚎啕大哭,時哭時笑,宛若已經瘋狂.

"娥兒,小展……我的愛妻,我的兒子!殺你們的仇人,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哈哈哈……"【..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可笑不可笑?你們覺得可笑不可笑?"魏無顏用額頭狠狠砸著地面,悲痛的一顆心都要碎裂:"我一邊在你們墓前信誓旦旦的說要替你們報仇,轉個身,卻又來在殺死你們的仇人面前,噓寒問暖,恪盡孝道.一面又去出生入死的為殺死你們的仇人去賺紫晶……"

"你們就在下面這麼看著我,看著我蠢,看著我傻瓜一樣,被人指使的轉來轉去,無數次的九死一生……"

"你們在下面有沒有感到悲哀?有沒有感到無奈?有沒有感到憤怒?"

"這豈不是最大的悲哀?你們死在他手里,他殺了我的愛妻,殺了我的獨子!扼殺了我的幸福,斷絕了我的希望,讓我魏家斷子絕孫!可我在這之後居然出生入死的為他效勞了六百多年?"

"我的愛妻,死不瞑目!我的孩子,被他捏成了肉醬!你們看到了麼?你們看到了麼?那一灘鮮紅的肉醬,誰敢認出來那是我的孩子?那竟然是我魏無顏的孩子!那竟然是被我魏無顏的師父親手殺死!!"

"而我,而我……居然就這麼的這麼的……過了六百多年!!"

"我還是人麼?我還是人麼?"魏無顏驀然猛地抬起頭,形容恐怖,仰天厲吼,他的額頭上,已經是一片鮮血淋漓,兩個眼角,竟然也已經掙裂了,鮮血不斷的流.

夜安然三人看著洪無量的目光,都有些鄙夷.

大家都不算什麼好人,但為了這個就要殺了弟子的老婆孩子,斷絕他一切雜念好讓他為自己賣命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更何況,這一切還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打個比方說,你一天只需要一塊紫晶就行了,你卻非要兩塊.逼著自己徒弟去九死一生出生入死的去賺,你坐享其成……

卻居然還要嫌徒弟的老婆兒子礙事了……

這算哪門子道理?

…………

此刻,在山洞外,紫邪情也正在一句一句的將山洞之中發生的事情說給楚陽聽.她的修為強大,這麼遠的距離,想要竊聽這邊的動靜,卻是不費吹灰之力.

楚陽義憤填膺,目瞪口呆:"竟然是這樣子?"

紫邪情冷哼一聲:"我早說過,魏無顏的師父自私透頂,不是什麼好人;你卻偏偏不信!"

楚陽苦笑道:"我也有師父……我知道師父多麼神聖,我平生最尊敬的人,就是我師父.所以我對魏無顏對他師父的忠心,完全能夠理解.而且,完全能夠體諒."

"萬萬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會有這種師父."

楚陽歎了一口氣,想起了孟超然.

他無限的相信,若是自己與師父真的到了魏無顏的師父這等地步,恐怕師父早已經橫劍自刎,也不願意活著拖累自己和談曇.

孟超然,就是這樣的人.

但這位魏無顏的師父,卻又是另一個極端!

"這個人世間,最可怕的事情,莫過于自私和貪婪!"紫邪情淡淡的道:"在沒有危及生死的時候,任何一個壞人,都可以看起來像是聖人.但一旦到了關鍵時刻,本性畢露的時候,才會讓人大吃一驚!"

"魏無顏的師父洪無量,就是這種人."紫邪情道,突然靜了一下,道:"不對!原來當年他的師娘,本是人家浪一郎的愛人,卻被洪無量強暴,無奈之下才委身于他……還有這等事!"

楚陽太陽穴的青筋也幾乎鼓了出來:"無恥小人!"

"的確是無恥小人!"紫邪情點點頭:"我要出手了,魏無顏現在的處境很不妙!"

楚陽道:"好!"

在眼前這樣的場面下,他出手反而為紫邪情增加累贅,還不如隱藏在一邊,只管等待.

就在紫邪情即將現身的那一刻,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對面的整座山崖突然間四分五裂,整個的塌了下來,煙霧之中,四道人影追風掣電一般沖上了半空!

……

就在剛才,山洞中的局勢,也近乎于爆炸一般.

夜安然冷笑著,說道:"小子,你真的還以為你師父是什麼好人不成?難為你對他如此忠心耿耿!不過這家伙向來善于偽裝,當年的浪一郎,也與你一樣,被他騙的鞍前馬後為他賣命;出生入死闖江湖……哈哈哈……"

魏無顏喃喃的道:"是麼?"

夜安然道:"你知道為何浪一郎與他如此不共戴天麼?哈哈哈……"

洪無量怒喝:"住口!"

夜安然曬道:"我為何要住口,你做了事,難道還不許別人說?哼哼,當年,浪一郎救了一個女子,兩人傾心相戀,你師父見那女子美貌,竟然用卑鄙手段**了人家,人家不得不從他……浪一郎傷心遠走,自此消失得無影無蹤."

"胡說!你胡說!"洪無量憤怒的怒吼起來.

"我胡說?你自己說,你老婆怎麼死的?"夜安然冷笑:"還不是被你虐待打死的?你嫉妒,你憤怒你老婆忘不了浪一郎,竟然下了毒手……浪一郎萬里奔喪,卻被你拒之門外……浪一郎暗中查看了尸體,才知道原因,這才與你大打出手……洪無量,你自己說,我說的是不是事實?"【..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夜安然冷笑:"我胡說?九大家族之中,每一家都有至尊人物記錄,你這件事,九大家族都有記載!嘿嘿……洪無量,你這卑鄙小人!"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這是人話嗎?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我來處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