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恩斷義絕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恩斷義絕

第二百一十章恩斷義絕

諸葛文想笑卻不敢笑,大踏步走出幾步,恭謹的行了一禮,道:"既然前輩這麼說了,晚輩們自然遵從.晚輩謹請前輩何時有閑暇的時候,可來諸葛家族指點教益,諸葛家族上下,必然銘感前輩大恩大德."

白衣人淡淡點頭:"唔."【..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諸葛**出一副吞吞吐吐的樣子,道:"還請前輩賜下名號,晚輩等畢竟是小輩,回去對家里,也有個交代.還請前輩海涵,莫要計較晚輩的無禮."

諸葛文一言一行,都是展現出教科書一般經典的優雅和恭敬.

聲音柔和,說話入情入理,每一句話,都是字斟字酌,卻又似乎是發自心底的真誠.

白衣人點點頭:"你們走吧.我的名號,卻不能告訴你們."

諸葛文一怔,道:"是."

又行了一禮,道:"既然如此,晚輩隨時恭候前輩駕臨諸葛家,屆時,必大開中門,合家歡迎!"

白衣人淡淡道:"去吧."

諸葛文道:"是."

不再猶豫,竟然就這麼弓著身,倒退著走了八步,這才直起腰來,轉身揮手道:"我們走!"

一聲令下,眾人立即魚貫而行,頭也不回.對于正越走越近的魏無顏,宛若沒有看到.大家心里都清楚,白衣人推平整座山,就是要救這個人出來.

誰敢多說一句話?

走出百丈,諸葛文仰天長嘯一聲,原本埋伏在山後的幾個人流星般過來,幾個人說了幾句話,就一起走了.

在一邊的楚陽隱隱聽到有人說道:"就這麼走了?"

然後就沒說話,想必是被諸葛文狠狠瞪了一眼.

夜弑雨一路雄赳赳氣昂昂走出數百丈,轉過個山腳,才終于腰一下子軟了下來,又扭起了屁股.

一邊扭屁股,一邊頭上冒冷汗,但卻一句話也不敢抱怨.他知道,雖然已經走出來很遠,但此刻說話,那人肯定是還能聽得到的.

諸葛文這才笑了起來:"夜兄,滋味如何?"

"哼!"夜弑雨扭過頭去.氣鼓鼓的不理,這貨,又在給我挖坑跳.

諸葛文哈哈大笑.

半晌後,有些心有余悸的道:"遇到了如此高手,能夠留下我們的性命走出來,就已經是天大的幸冇運!"

回頭看了看,有些古怪的說道:"可是我聽著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呢?蘭若云那些人至今未見,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也沒見他們去哪里了……"

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跌足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夜弑雨詫異道:"你又在發什麼瘋?"

諸葛文抽著冷氣,臉色煞白:"我終于想起來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原來是她.哎,看來蘭若云那些人,現在已經是死的一個也不剩了."

"這話怎麼說?"夜弑雨好奇地問道.【..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你還記得麼?我用天地神聽的時候正好聽到蘭若云在調戲女子麼?"諸葛文神色怪異.

"是啊冇……你是說?"夜弑雨也頓時想到了什麼,不由張大了嘴巴.

"你也猜到了?不錯,那被他調戲的女子……就是剛才跟我們說話的人,聲音是一樣一樣的."諸葛文苦笑一聲.

"草!"夜弑雨忍不住爆出來一句:"就是蘭若云要跟人家在床上,在水上,在樹上……玩打架的那個?"

諸葛文白了白眼:"就是她!蘭若云真是有眼力,找了這麼一個人調戲,居然還要跟人家玩妖精打架……"

"草!"這一次是三十余人一起張口震驚的怒罵:"那蘭若云恁的有種!"

罵完了,眾人才醒過神來,面面相覷.

蘭若云死了,那老怪定然是要發怒的.

而蘭若云的死,乃是跟自己這些人組隊的時候死的……

這事兒……

"我們趕緊回家!將這件事稟報家族!"夜弑雨斷然道.

"好!"諸葛文臉色沉重.

兩人對望一眼,均看到對方臉色沉重,不由的都是心頭打鼓,對即將來臨的暴風雨,有了幾分心理准備.

…………

紫邪情抓著洪無量站在那里.

魏無顏艱難的一步步走進.

楚陽帶著楚樂兒急忙現身:"魏兄,你沒事吧?"

魏無顏眼如死灰的看了看他,慘笑一聲:"我能有什麼事?"

紫邪情在一邊,淡淡的道:"魏無顏,當日我在你面前指責你師父,是我的不對.當時,是我說錯了,還希望你不要怪罪."

對便是對,錯就是錯.

縱然現在已經證實了她當時說的話,證實了洪無量的的確確就是一個卑鄙小人,但她依然為當時的說話向魏無顏道歉.

魏無顏苦笑一聲:"我現在根本不覺得你錯了,只恨我自己蠢!"

他怔怔的仰起頭,出神了一會,又低下頭,看著地上的洪無量,道:"紫姑娘,我想跟他說會兒話."

"好."紫邪情抬起腳,一指點在洪無量身上.洪無量渾身一顫,眼中閃出極致的痛苦和悲憤.

紫邪情封住了他的丹田經脈.

"你們不必回避."魏無顏輕聲道:"我也需要有個見證."

"好."紫邪情與楚陽同時答應.

魏無顏轉頭看著洪無量,眼中恨意滔天,但淚水卻忍不住簌簌而下,渾身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師父……"魏無顏顫抖著嘴唇:"為什麼?真的只是那樣子麼?"

洪無量眼光複雜的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內疚,閉著嘴不說話.

"你說話啊!"魏無顏低吼一聲.

洪無量不答.

魏無顏在他面前坐了下來,似乎是說給他聽,似乎是說給自己聽,似乎是說給天地聽,神情淒迷,目光惘然.

"我魏無顏年幼時拜師傅為師,那時候師父強大無比,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孩童,師傅看上了我的資質,征求了家里同意,收我為徒,從此悉心栽培."

"我一步步的走來,一步步的在師傅教導下,從什麼都不是,一步步成為武者,武師,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君,武聖……"

"師父對我的爭氣一向很欣慰.每一次進步,師傅都會獎勵我.每一次在外面曆練,若是吃了虧,師傅必然為我出頭.到了後來,我的家人一個個老去,一個個離我而去;我身邊,只剩下了師父……那時候,師傅就是我全部的依靠,是我全部的希望,是我心中最偉大的人."

"那一年,我武皇六級,由于我潛心武道,一直沒有家室之念,師父也很著急,經常催我,說他想要抱徒孫了……還到處為我托媒……"

"但就在那一年,師父受了重傷回來.是惡毒的紫晶手!我本來被師父說動了,想要找個女人過日子,但見到師父那樣子,我必須照顧師傅,又把那心思壓了下來,從此後闖蕩江湖,九死一生里接任務,血雨腥風中賺紫晶.直到我遇到娥兒……"

魏無顏說到這里,悵然的仰起臉,眼神深情的看向虛空.

但他終究沒有再將這一段說下去,只是一個勁的咽唾沫,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呼吸,漸漸地又變得如同扯動了破風箱,呼呼有聲.

"師父,你不說話,是不是默認了?是不是你已經無法辯駁?"

魏無顏低低的問道.

他不等洪無量的回答,就繼續說了下去:"是吧,娥兒是被你殺的,我兒子小展也是你殺的…冇…"

"你對我恩重如山,但你對我仇深似海!"

魏無顏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我叫魏無顏,果然是有原因的!因為我本就無顏了;我無顏面對我的妻子;因為他被你殺了.我無顏面對我的孩子,因為他因我而死.我無顏面對祖宗,因為我已經絕後;我無顏面對蒼天,因為我認賊作父;我也無顏面對師傅你,因為我必然將殺師滅祖!將你終結在我手上!"

"我魏無顏愧對妻子,不仁;愧對孩兒,不慈;愧對父母,不肖,愧對祖宗,不孝;愧對師父,不義!"

"果然無顏!"

魏無顏站了起來,問楚陽道:"有水嗎?我洗一把臉."

用手張著楚陽水囊的水,細細的洗了洗臉,整理了一下頭發,又問道:"還有衣服麼?我換一換."

楚陽默然良久,終于還是拿出來一套衣服.

他不知道魏無顏要做什麼.

但卻感覺到,這一刻,魏無顏已經死了,心死了.

魏無顏接過衣服,穿在身上,上下看了看自己,點點頭.

然後他便將洪無量扶坐了起來,讓他端端正正的靠在一塊石頭上.【..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然後魏無顏退後三步,整理了一下衣衫,轉身面對洪無量,用一種非常虔誠的神色,跪了下去,肅穆的磕頭,連磕了九個響頭!

"師父,我最後叫你一聲師父.九個響頭之後,你我恩斷義絕!你成全了我,也毀滅了我,可你不該殺我的妻子兒子!"

"你對我恩重如山,今天對你下手,我不屑為之!也不願為之!我要先去祭奠我的亡妻愛子,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今日之後,魏無顏與你洪無量不共戴天!"

魏無顏站起身來,眼神冷酷,幽幽的閃著寒光:"洪無量,老賊!下次見你,我必親手取你狗命!為我妻兒報仇!"

說過這句話,他就毅然轉身,大踏步離去.

再也沒有回頭!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我來處置他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