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

第二百一十一章真相

洪無量坐在那里,看著魏無顏頭也不回的遠去,張了張嘴,想要說句什麼,但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與紫邪情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楚陽若有所思,看著魏無顏離去的方向,眼神有些複雜.

他在問自己,若是自己處在魏無顏的位置,今天,自己殺不殺?想了好久,也在殺與不殺之間衡量了好久,終究還是決定:不殺!

今天不殺!

今天殺,是忘恩負義,明天殺,才是討個公道!人,畢竟是有感情的,從好到壞,也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

今天這件事,對于魏無顏來說,太突兀了!

紫邪情臉上滿是殺機.

"讓他走吧."楚陽淡淡的道:"不要殺他.現在魏無顏一生之中,也就只剩下以後親手殺死洪無量這個目標了.若是你現在殺了洪無量,魏無顏也活不下去了."

紫邪情咬牙道:"太便宜了這老狗!"

又恨恨的道:"魏無顏為何居然會放過他?簡直是……簡直是混蛋!"

楚陽默然良久,道:"魏無顏的心思,我明白.洪無量始終對他有大恩!魏無顏現在不殺他,放他一條生路,等于將他賜予的,又全部還給了他.以後動手,才是名正言順心安理得的報仇!"

紫邪情冷笑一聲:"你們人類的感情,當真是令人不解之至!"

楚陽豁然轉頭:"你們人類?"

紫邪情目光一閃,淡淡的道:"我是說,你們這些人類!"

楚陽哈哈一笑:"我們這些人類……你說的話很奇怪."

心中卻是想到:你們人類?你們這些人類?難道這個……紫邪情,竟然不是人類?

"雖然讓他走,卻也不能就放他這樣走!"楚陽轉過頭,看著洪無量,突然大步走了過去.

洪無量驚慌地問:"你……你要做什麼?"

楚陽揚手一個耳光拍上去,啪的一聲,又響又重:"沒被人打過耳光吧?"反手又是一掌:"自私自利到豬狗不如的東西!"

伸出腳來,一腳踢到在地:"你只需要留著一條命就夠了!"

狠狠一腳往他胯間碾了下去,楚陽冷冷道:"這一腳,就替你老婆踢得!那個可憐的女人,被你坑害了一輩子!"

洪無量聲音慘烈的慘叫起來,渾身抽搐,眼神翻白.

他被封住了修為,此刻就如一個普通人一般,楚陽這一腳下去,將他的胯間踩得稀爛!而且是帶了九劫劍的力量;縱然至尊修為有再生的力量,卻也是對此無能為力了.

"你好……毒!"洪無量慘叫著,狠狠的看著楚陽.

"與你相比,我自愧不如!"楚陽冷冷一笑,將腳抬起來:"好好保重吧,在魏無顏找到你之前,千萬不要死了."

洪無量臉扭曲著,怨毒的看著他.

"再看我,我把你眼珠子挖了塞你**里你信不信?"楚陽冷冷問.

洪無量急忙冇閉上了眼睛,極度的羞辱感,讓他的臉上眼角的肌肉都顫抖了起來.

"讓他滾吧!"楚陽抬腳,歎息一聲:"真不解氣!"

"滾!"紫邪情狠狠一腳踢在洪無量身上,在將他身上的禁制解開的同時,也震斷了他全身數十根骨頭.

楚陽嘴角一抽:這女人比我凶殘多了……

洪無量直飛出數十丈,才摔在山石上,艱難的爬了起來,忍受著全身斷骨之痛,回頭看了一眼,就踉踉蹌蹌的往前走去.

"這樣的人,為何要收魏無顏為弟子,還對他悉心栽培?"楚陽納悶的看著洪無量遠去,有些不解的問道.

紫邪情詫異地看著他:"你看不出來?"

楚陽愕然:"什麼?"

紫邪情淡淡道:"你看不出來,你身體里面的那家伙是肯定看得出來的."【..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揉著鼻子苦笑:"還請指教."

紫邪情道:"魏無顏體冇內有很少量的紫焰血脈.我原本很詫異,為何紫焰血脈會這麼少還能看得出來;現在終于明白了.想必是被洪無量抽走了."

"紫焰血脈?"楚陽在腦海中搜了一圈,終于明白:"原來是那種能夠與寒冰真氣相輔相成效果加倍的紫焰血脈!"

"不錯,這也就是洪無量最拿手的是寒冰真氣,但魏無顏作為他唯一的弟子,卻始終沒有學到的原因之所在."紫邪情淡淡的道.

"真是王八蛋!"楚陽怒罵一聲,恨不得追上去再揍他一頓.

紫焰血脈,乃是一種特殊血脈.

乃是修煉陰寒屬性功夫的最佳鼎爐!每隔一段時間,抽取一些紫焰血脈融進自己經脈,陰寒屬性功夫可以得到中和,從而絕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

而洪無量收魏無顏為弟子,便是為此.

因為紫焰血脈,修為越高了,血脈jī發得越多,效果越好!

這也是洪無量著數百年里修為進步得這麼快的重要原因.這也是洪無量悉心呵護魏無顏,全力教導他,讓他修為突飛猛進的原因之所在.

"人……真的會有這麼惡毒!"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如此說來,魏無顏這一生,可也真是悲劇到家了.

自始至終,活在一個陰暗的環境里,活在一個陰謀中,先是被當做鼎爐修煉邪功,然後又被人當成收集紫晶的工具,後來更加是被這樣的人殺了妻子,殺了兒子……

而最悲劇的是……這麼一千多年里,魏無顏一直活在對對方的感jī之中!!

這是何等的悲哀!

兩人齊聲歎息.

背起楚樂兒,紫邪情在前領路,三人一路尋跡而去.

一路血跡斑斑,魏無顏走的這一路,竟然沒有止血.就這麼淋淋漓漓的延伸往遠方.

出去了數十里路,又拐了一個彎.

一直蔓延到一座山上,才看到了魏無顏的身影.

這個悲劇的人,正雕像一般的站在一座墳前.

愛妻娥兒,愛子小展之墓.

一塊墓碑,孤孤零零淒涼的站立.

魏無顏長久的站立者,也不知道他已經站了多久.他一句話都沒說,眼神執著深情的看著這塊墓碑.

帶著內疚,帶著無地自容.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魏無顏大步上前,一把將墓碑抱在了懷里,用自己的臉輕輕磨蹭著.

一如當年,他出任務回來的時候,將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一起攬入懷中.

淚水,順著墓碑流落.

小小的墳頭上,野草隨風搖曳,輕輕抖動.似乎是自己回家了,孩子掙紮著要往自己懷中撲來,卻被妻子溫柔的抱住,溫柔地看著自己.

"娥兒,我好傻."魏無顏抱著墓碑,他解開自己衣服,將墓碑貼在自己***的胸膛上,雖然是面對一塊冰涼的墓碑,卻是無限的愛憐.

似乎是在用自己的胸膛,溫暖妻子冰涼的身體.

"我找到仇人了……是他.是我師傅……是洪無量……"魏無顏痛苦的道:"娥兒……小展,我是如此的無用,我是如此的純苯,你們死在他手里,可我還依然為他賣命賣了六百多年……這六百年,你們看著我為他賣命,你們是否感覺到悲哀?無奈?"

"我沒有面目來見你們,卻又想你們."

"現在才知道,我這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就是擁有你的那三年."

"我好悔,我好恨啊……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們啊好冇想你們啊……"

魏無顏抱著墓碑,突然放聲大哭!

這樣的一個男人,他嘶啞的痛哭著,無聲的嘶吼著,抱著冰涼的墓碑,卻像是抱著自己在這人世間唯一的溫暖……

秋風簌簌的刮了起來,刹那間漫山遍野的飄起了蘆花一樣的東西,漫空飛舞,搖曳飄零.

似乎是那在地下的愛妻,正在溫柔的撫慰著自己的男人.

魏無顏瘋狂的嚎哭,絲毫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他仰天厲吼:"蒼天啊!你為何要如此對我們?為何要如此對我們全家啊!!"

風聲淒厲,如泣如訴.

良久,魏無顏終于停了下來,將自己的臉貼在墓碑上,輕聲的呢喃著,說著什麼……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

魏無顏終于站起.

他拔出了無顏劍,細心地看著劍身,臉上露出淒楚的苦笑:"無顏劍,無顏見啊……我無顏見你們啊……"

他噗的跪倒:"讓我與你們團聚吧!求你!"

無顏劍猛地閃亮.

"快出手!"楚陽大喝一聲.

紫邪情揚手一拍,一截枯枝閃電般jī冇射,將魏無顏的無顏劍擊偏了.

劃過肩膀,劃出一道深深的血槽.

魏無顏平靜的轉頭,淡淡的搖頭:"沒用的,你阻得了我今天,阻不了我明天的."

楚陽飛身趕來,怒道:"你不想報仇了?"

魏無顏苦笑:"報仇……我今天沒有殺他,就不想殺他了.他畢竟是我師傅,對我也曾經恩重如山,情深似海……"

"恩重如山,情深似海?"楚陽冷笑:"你知道他為什麼收你為徒麼?"

"什麼?"魏無顏皺眉.

"他是不是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從你身上放一碗血?"紫邪情問道.

魏無顏道:"不錯,那是為了驅寒……你怎麼知道?"【..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呵呵……你身負紫焰血脈,他收你為徒,就是為了不斷的喝你的血,將你當成鼎爐……恩重如山?"紫邪情道:"他才不舍得讓你死呢……就算你負了傷流了血,他都要心痛至極的."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恩斷義絕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路往正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