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游街示眾!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游街示眾!

第二百一十七章游街示眾!

"血流成河了?"孫成才無意識的念叨一句,突然怔怔的落下淚來:"你們還要怎麼樣才能坑死我?"

突然暴怒起來:"血流成河了……還有挽回的余地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那武士滿臉是汗:"到底咋辦,家主您拿個主意,只要您一聲令下,弟兄們就是死也要將少爺救出來!"

咋辦?

我還能咋辦?老冇子現在除了上吊,是涼拌都拌不成了啊.

孫成才白眼一翻,大哭一聲:"娘啊……"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周亞德眉頭一皺,急忙問還在一邊的胖掌櫃:"其他幾家,你沒去送信?怎麼會突然間打起來了?那幾家都是豬不成?對方乃是寒總執冇法的特使,那幾家莫非是要與整個執冇法者作對?哪里來的這麼潑天的膽子?"

胖掌櫃哭喪著臉道:"我一聽見不好,就來這里了,那里還有時間去哪幾家送信……想必他們並不知道自己面對的乃是寒總執冇法的特使……只想著救兒子了吧……"

"完了."周亞德一聲長歎.

他恨恨的道:"這些井底之蛙,天天窩在這里過舒服日子,久而久之,那里還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就這麼一點點痔瘡一般的實力,隨便一只手就能捏死他們的人太多了……居然自高自大到如此地步,毀滅,也是自找."

失魂落魄的又歎一口氣;"只可惜你們這幫子混蛋,連老冇子也連累了!"

孫家的幾位老祖宗滿頭霧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這麼嚴重麼?"

周亞德已經是發怒的心思也沒有了,失魂落魄的將這件事解釋一遍,還沒解釋完,幾位老祖宗就驚震了!

呆若木雞的站在了這里,三個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咱們孫家,居然出了如此人才!

你平時強搶民女,大家睜只眼閉只眼縱容也就罷了,反正本地也沒有可以與我們孫家相抗衡的,當然不會出什麼事,搶了也就搶了.

但這種關鍵時刻,你總應該老實一下啊,現在可是萬藥大典期間,何等重要?一旦出了事,不要說你惹到了誰,諸葛家族一旦震怒,孫家就要即刻灰飛煙滅!

居然還在這等時候出去鬼混.

出去鬼混也就罷了,你別惹麻煩啊.就算你惹麻煩,也別惹大冇麻煩啊……現在可倒好,直接惹了一個萬劫不複的超級大冇麻煩回來!

不僅拿著寒總執冇法的身冇份玉牌誇好詩,居然還要搶人家的女人?想一想這件事,就覺得頭頂上有天雷陣陣在轟隆隆的響.

這……這得多麼腦殘才能做出來這等事情啊?

這不僅是大冇麻煩,而是是大笑話啊!

三個老頭兒也是面面相覷的沒了主意.

"快去看看啊!"其中一人大叫一聲:"能挽回一些是一些吧……要不然,孫家真的完蛋了……"

三個人終于回過神來,毛急火燎的竄了出去.而孫冇成才也終于醒悟,與周亞德兩人同時火燒屁股一般奔了出去.

親娘啊,自己這邊死幾個人不要緊,寒總執冇法的特使可別出問題啊.誰不知道寒總執冇法是九重天第一的鐵面無情啊……

兩人一邊跑一邊心中祈禱,越想越覺得不可能,一邊跑一邊淚流滿面起來.

作孽啊……

大廳中,胖掌櫃撓了撓頭,我靠,貌似沒我啥事兒了?奶奶地,老冇子拼了老命來報信,居然也不給個賞錢……

撓一撓胖胖的腦袋,舉步往外走去,得,我也去看看熱鬧吧……反正沒我啥事兒.【..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以後說不定我的這客棧生意會很火:到時候大家一問:到底是誰在哪個客棧說的寒總執冇法的身冇份玉牌是好詩啊?這樣的強人實在需要瞻仰膜拜的說……那個地方也是名勝古跡啊.于是乎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來住一住,雖然名聲不大好聽但總歸是發財了不是……

…………

此刻,外面已經打得驚天動地!

楚陽一路牽著幾位公子從客棧之中走出來,頓時引起了轟動!這幾個紈绔惡少,在這北風鎮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有幾個人沒有受過這幾個紈绔的欺凌?有多少人因為他們家破人亡?尤其是家中有女兒的,但凡女兒有點兒姿色,就恨不得將女兒藏在地窖里,一旦被發現,那就是鐵定的逃不了厄運……

無數的好人家的女兒,就被這些人糟蹋了,稍有反抗,就是家破人亡!

當地的青年們一個個的更是恨得咬牙切齒:百分之三四十的小伙子娶了老婆之後就戴上了綠帽子,這是何等恥辱?

就算是普通人,又有誰能淡然處之?雖然孫家勢大,稍有反抗就是毒打報複,甚至死于非命.表面上不敢如何.

但內地里那一個人不是對這幾個天殺的混蛋恨之入骨?

如今居然見到有人將他們穿了糖葫蘆一般的拴成一串在游街,頓時就是群情鼎沸,人心大快!

同時心中也在擔心,不知道這個人,能不能頂得住孫家的報複?

大家紛紛跟著看熱鬧,人群越來越多.大家都想看到這幾個壞蛋得到報應,哪怕不是親手報仇,只是看著,也是心胸一暢!

蒼天有眼!終于將這幾個壞蛋都抓了起來.

但願這一次,真的能夠除惡務盡!我們已經被這幾個混蛋,欺壓已久了啊.

楚陽用手牽著這一大隊,大踏步走了出來,走不多遠,就是狠狠的一帶;于是後面就是一片跟頭連天.幾位紈绔大少們一臉的絕望灰敗,渾身鮮血淋漓,看著楚陽的神色,絕望之中帶著深深的怨毒……

隨著走路,渾身的肌肉在一陣一陣痛苦的痙攣著.

可能這幾個人一輩子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被狗一樣的拴著游街!

楚陽在他們身上,每個人都還插了一塊木牌,上面用醒目的鮮紅粗粗的寫著各自的名字,高高豎起,顯眼之極.這塊木牌,就插在了背脊的肉里面,正好被骨縫卡住,血肉淋漓,走一步,就是一陣鑽心的疼痛,這種疼痛是如此的清晰,偏偏只讓人的神智無比的清醒的承受,卻不會讓人暈過去.

萬一摔倒一次,那種痛簡直就是死過去一次一般——很清醒的死過去!

這幾位向來是嬌生慣養飛揚跋扈,連練功也不怎麼練,如何承受過這般痛苦?一路走,一路鮮血滴滴答答,一路慘叫不絕.到後來,幾乎連呻冇吟也沒了力量.

楚陽走到哪里,那里就自動的分出一條路來,看這條路的方向,正是直通通的通往孫家.沿途兩邊,所有人看著楚陽牽狗一般的拉著這一串人,一路鮮血淋漓,情形如此的殘酷血腥,但竟然沒有一個人露出害怕的眼神.

每個人的眼神,都是快意!那是一種久經欺壓一旦揚眉吐氣的快意;雖然沒有人說話,但那股振奮,卻像是炎熱的夏天里極度的悶熱之後,突然下起了暴雨那種痛快淋漓!

每個人看著楚陽的眼神,都是很狂熱!其中有無數人,眼神之中更是充滿了感jī.不管你為了什麼,只要你殺了這幾個混蛋,你就是我們的恩人!

很多人在心里盤算著,只要這幾個混蛋一死,立即為恩人豎起長生牌位!

北風鎮最寬闊的一條路,居然在刹那間就是人滿為患.

衣袂冇掠空的聲音迅速的響起,幾道人影如飛而來,當先一人,身穿黑衣,胸前繡著'執冇法’二字.

最先趕來的,果然是執冇法者.

那人在空中就已經大喝道:"是何方來的朋友?有話好說.在下乃是當地執冇法堂……"

他話還沒有說完,楚陽頭一抬,厲電一般的眼光一閃,其中凶煞之意,油然而出!那幾個執冇法者身在半空,接觸到了這樣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就是心中一寒,下面的話居然沒有說出來.

楚陽一聲不吭,就是一揚手.

一道光芒緩緩飛了過去.

那人一伸手接在手里,卻覺得觸手溫軟,低頭一看,頓時大吃一驚,急忙落了下來:"不知道是東南總執冇法大人特使到來,在下有失遠迎."

在此處一個小小的執冇法堂,與寒瀟然的身冇份如何能相比?

楚陽拿著寒瀟然的身冇份玉牌,地位就是與寒瀟然等同!執掌東南數萬里河山,這正南雖然不屬于寒瀟然管轄,但總執冇法的地位,卻足足能將他們壓死!

縱然不屬于寒瀟然直接下屬,但寒瀟然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讓這個執冇法分堂灰飛煙滅!這些人豈敢怠慢?

楚陽淡淡,冷厲的道:"一邊候著,給我做個見證!"

那人道:"是."接著又道:"尊座,這幾個人不知如何得罪了尊座?卑職……"

"如何得罪了我,你們不知道?"楚陽冷淡地看著他:"再說一遍不知道我聽聽!"

那人連上的汗涔涔的冒了出來:"卑職不敢."

他們既然第一時間趕來,那麼事發的時候,他們肯定就在附近,如何能不知道?

楚陽冷笑一聲,充滿了譏諷,道:"我不需要你們來主持公道,這個公道,你們也主持不了!不需要你們說話!帶著眼睛耳朵就行,不需要嘴巴.若是你們敢泄露我的身冇份,與我身後這幾個,同罪處置!"

他眼睛一瞪:"等我將這件事情處理完了,再找你們算賬!聽明白了沒有?"【..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是!"那位執冇法者滿頭大汗的答應,在楚陽的凶狠氣勢之下,他只覺得自己如同赤身裸冇體的身處隆冬荒原,渾身冰涼,下冇身前後俱急,險些就要同時噴薄而出.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這下真完蛋了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現在你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