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凌寒舞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凌寒舞

第二百二十三章凌寒舞

楚陽一頭黑線.

哥哥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外號?

紈绔克星還好聽些,後面的色鬼殺手卻是怎麼一回事?我到底是色鬼啊"還是色鬼的殺手?

站住一看,只見後面白衣如雪,居然似乎是撲面而來了一陣冷冽的寒氣.【..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百十個人無聲無息的走來,白衣如雪,長劍如銀.

楚陽瞳孔一縮.

這些人不用說話,只是這麼一看,就頓時感覺到身上那一股凌然的寒氣!而且,每一個,都是高手!

最低的,都是君級高手!

聖級高手不在少數.

而隊伍正中間走著的幾個人,看起來年輕,卻是每走一步,都像是整個蒼天大地都跟著他們一起移動一般!

這是融身為太虛的境界!

至尊!

而當先的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冰雪美麗.

男人的臉上,似乎帶著莫名的憂愁,而女人的臉上,也似乎是永遠不會笑一般,只是一看,就帶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

而這女子,楚陽竟然是認識的.

凌家!

凌寒雪!

看來,這些人,是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之一的凌家的人.

紫邪情也在看著這幾個人,看著那當先而行的男子,贊歎的傳音道:"這個男子,應該是不到五十歲,沒想到,居然已經是聖級七品修為!雖然有強行借助藥物提升的痕跡,不過,以這般年歲,能有這般修為,卻也是非常的難能可貴!可說是一位蓋世奇才!"

楚陽一怔:"有這麼高?"

"我絕不會看錯."紫邪情淡淡道:"這個女子,也只有二十八九歲!卻已經是聖級一品!資質根骨,與那男的相比,毫不遜色.不過很可惜她練的,竟然是封心絕情!這種功夫,修煉起來比任何功夫進境都要快,但一旦動情,就是萬劫不複!如此年華,貌美如花的女子,怎麼練了這等功夫?"

楚陽心中一震.

記得當初在亡命湖的時候,凌寒雪那種淡淡然,對什麼都不放在心上的姿態還有,曾經有那麼一刻眼中也曾經有過極致的傷痛.

"若不是心如死灰,誰會封心絕情?"楚陽感歎的道.

紫邪情喃喃道:"說的不錯,若不是心如死灰,再也沒有希望,誰會封心絕情?"說著,不由問自己:我算是封心絕情了麼?

說話間那些人已經來到了近前.

當先哪個風神如玉的中年人笑道:"這位,想必就是一路殺戮替天行道的楚公子?"

一側的凌寒雪冰寒的目光射在楚陽臉上,稍稍有些驚異的說道:"是你!"

她在中三天亡命湖,曾經見過楚陽.沒想到在這里又見到了.

"我正是姓楚."楚陽微笑答應:"凌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凌寒雪淡淡道:"我記得,你叫楚陽.你不是在中三天麼?怎麼到了上三天?那一天大戰之後,九重天就封閉了……你如何上來的?冇冇"

她聲音里雖然是在詢問,但給人的感覺,卻是依然冷若冰霜不近人情.

楚陽雖然知道她的脾氣,但依然心里有些不痛快,道:"凌姑娘想必是記錯了那次大戰之後,半月以上上三天才封閉的."

凌寒雪哦了一聲,道;"那麼你想必是在這半個月內進入的,我有些想當然了."

她這句話依然是冷冰冰的,但卻是在道歉.

他旁邊的那白衣中年人苦笑一聲:"楚公子莫要見怪,我這個侄女兒就是這樣子,哎,就算是對著他爹和我說話,也是這樣冷冰冰的,我們都無可奈何."

凌寒雪有些微怒:"二叔!"

楚陽算是看明白了,這位凌大小冇姐,就算是發怒的時候,居然也是冷冰冰的,而且現在說話的對象,居然還是他的二叔!

看來真的是天性使然……

突然心中一動,想起來當時蕭七與夜無波戰斗的時候說過的一段話.【..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當時蕭七說道:"難道我說的錯了不成?你妹妹夜初晨,本是與當時你們夜家的附庸家族孟氏家族大公子孟歌吟情投意合,你們卻為了與凌家聯盟,強行拆散兩人!想要你妹妹嫁給凌氏家族二公子凌寒舞……"

二公子!

二叔!

那時候的二公子,豈不就是現在的上一輩了?

楚陽心念電閃,清晰的記起來,當時蕭七還說道:夜初晨甯死不從,孟歌吟情深一往,凌寒舞不失為男人,主動退出!

難道這個男人,就是凌寒舞?

楚陽試探著問道:"前輩無須客氣,晚輩正是楚陽,敢問前輩如何稱呼?"

白衣中年人淡淡笑著,他雖然在笑,但眉宇之間的一縷輕愁卻是始終揮不去一般.他從容的道:"我叫凌寒舞,是雪兒的二叔.

楚陽終于證實了自己心中所猜.

真的是這個人!

不由心中一震:這個人,就是師父的情敵啊;就是因為這個人的緣故,師父舉家被殺,自己一個人流落下三天.

但,這件事,這個凌寒舞也是無辜的,因為他完全不知情夜家的打算,而曰在最後也主動退出,成全罌蜀然和夜初晨,可算得上是大丈夫.姚炸

楚陽心中頓時有些複雜.

笑道:"原來是凌二爺."說著突然一怔,道:"哦……有些不對……"

凌寒舞呵呵一笑:"我這個侄女這個名字,是她師父給改了,于是變得怪異了,聽起來,似乎與我們一個輩分一般,不過…女兒家麼,也無傷大雅.其實我這侄女原本的名字,叫做凌玉若,也沒按輩分取名字,哈哈……"

楚陽釋然道:"原來如此."

凌寒雪冷冷道:"二叔,您與人談話,最好不要把我帶上."

凌寒舞不以為忤呵呵一笑:"小雪乖,二叔這不只是說說麼……"

凌寒雪皺皺眉,走到了一邊.

凌寒舞哈哈大笑,道:"楚公子也是前去參加萬藥大典的麼?我們不妨一路同行."

楚陽道:"如此,真的多謝了.我們人少,這一路上麻煩事兒當真不少."

凌寒舞笑道:"不過,你這一路,可也是殺的大快人心!你知道麼,自從你殺到第九個紈绔公子開始我就吩咐注意你的動靜,之後你每殺一個,就有飛鷹傳書給我."

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把紙條,沾著唾沫數了數,哈哈大笑:"好家伙!你這一路上,足足殺了七十多個!而且還不包括昨天殺的這五六個!"

楚陽微笑道:"劍在手,便當誅盡天下惡人!"

"好!"凌寒舞大喝一聲喃喃的將這一句話,又重複了兩遍:"劍在手,便當誅盡天下惡人!劍在手便當誅盡天下惡人!"

突然大喝一聲:"拿酒來!只為了這一句話,我便要為你痛飲三杯!你我素不相識,但你有這句話,你能說出這句話,我就喜歡!我就順眼!"

隊伍本已停下一個白衣人捧著酒囊,拿著兩個酒碗,放在托盤里端了過來.

"我親自來!"凌寒舞制止了那人的倒酒,親手捧起酒囊嘩啦啦倒了兩杯烈酒,端起其中一碗:"楚陽!來,干了這杯酒!"

楚陽發自心底的微笑了起來:"好!"

也不矯情,端起大碗,一飲而盡!

凌寒舞眼睛灼灼的看著他,大笑一聲:"好!爽快!再來!"

兩人端著酒碗,連干三碗!

對望一眼,同時大笑冇:冇"痛快!"

凌寒舞道:"你殺這些人,殺得好!殺的更是手段妙!!我喜歡!"

楚陽苦笑,摸著鼻子,看了看紫邪情.心道,原來這家伙,對這種手段居然如此推崇.

"你們這一代,還有一個這樣的人,只要是見到了欺男霸女的人,那就必然是殺之而後快,那個人,也是年輕一輩我最欣賞的一個人,就是護花公子葉夢色."凌寒舞說道.

楚陽哦了一聲,心道,這一點我倒是完全可以猜得出來.

凌寒舞端著酒碗,帶著一點回憶的神色,以一種不堪回首的口氣,唷然說道:"在我年輕的時候,也曾與你們一般,單人獨劍,闖蕩江湖,專殺惡少!連續十年,我殺了整整一千三百個!一千三百個個欺男霸女的紈绔!不包括他們的手下……"

楚陽心中算了算,道:"那你最少殺了一萬人!一萬惡徒!"

凌寒舞搖搖頭:"不對,有很多家族,都被我連根誅滅;那十年,最少殺了三萬人.那時候,我只要聽說了,就主動找上門去殺,稍有不從,就全家殺了!"

他苦笑一聲:"那十年,我被稱作'冷血屠夫,;有時候一天來回奔波一千里,連屠三家!直到最後家族派人出來將我捉回去,我才沒有繼續殺下去."

楚陽哈哈一笑,試探道:"那時候前輩可是受了什麼刺冇jī?"

凌寒舞眼睛一瞪,似乎要發怒,隨即就苦澀的笑了起來:"我凌寒舞受的刺冇jī,天下皆知!你又何必試探?不錯,當時我便是為了夜家小冇姐,夜初晨!"

楚陽心中重重只跳.【..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說完了那句話,凌寒舞就怔怔的出神,臉上的神色,懷念中帶著惘然和苦澀,搖搖頭,道:"情深一往,又有何用?天下人嘲笑,也有何用?女人的心不在你身上,縱然你權勢再大,也搶不來!所以,強迫女人的人,最是該殺!連祖宗一起殺才叫痛快!讓他們自己看著自己斷子絕孫的後悔,才叫真正懲治!才叫大快人心!"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錯了就要付出代價!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