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風的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把風的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把風的人

對于這句話,楚陽大為贊歎,道:"不錯!紈绔們作惡,自己能有什麼本事?不過是他們的家族為其撐腰而已.沒有了家族勢力,這些人會活的比狗還不如!每個紈绔的好色,起初也只是好色而已,但因為家族一次次的縱容,下人們一個個的拍馬屁……慢慢的就是理所應當.若是說惡人的身後居然站著一群深明大義的長輩,誰這麼說,我便啐他一臉的唾沫!"【..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凌寒舞擊節贊歎:"說的太好了!所以要殺紈绔,就要連窩端!從根子上除掉!誰是紈绔的保護傘,就殺誰!"

楚陽哈哈大笑,覺得這幾句話簡直是說得痛快淋漓,道:"不過,前輩那十年,是為什麼呢?"

凌寒舞嘿嘿一笑,帶著濃濃的自嘲之意,道:"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說給你聽聽也無妨."

兩人隨著隊伍往前走,凌寒舞命令分出來一匹白馬給了楚陽,兩人並騎,一路交談.

另一邊,紫邪情與凌寒雪也在交談.

紫邪情和楚樂兒兩人,則是與凌寒雪在一起"

不得不說,紫邪情乃是冷若冰霜,高不可攀;凌寒雪更加直接就是一座冰山.兩個人走在一起,招惹了太多的眼球,卻也'凍,傷了不少人.

忒冷了.

這兩個人的交談,更加是冷淡的嚇人.不管是表情,眼神,臉色,都是冰凍三尺.內容雖然是平常,口氣冰冷的能將人凍僵了.

"姑娘貴姓?"凌寒雪冷冷的道.

"紫."紫邪情淡淡的道.

"嗯,一路辛苦?"凌寒雪.

"還可."紫邪情.

"惡少不少?你動手了?"凌寒雪.

"你說呢?"紫邪情冷淡反問.

"我看不出你的修為."凌寒雪.

"一般."紫邪情.

這兩個人問話的冰冰冷冷,答話的冷冷淡淡;卻是樂此不疲.似乎是找到了對手,又似乎是互相較上了勁一般:看誰先能將誰的冷漠驅除!

于是乎兩人就這麼一路交談.

很少見到兩位冰山美女談話的人本來很好奇的湊近了,想要聽聽,結果聽到之後,紛紛打個寒顫,避之不及.

這樣冷淡的話,讓聽到的人為之渾身發涼,感覺到了隆冬臘月的徹骨冰寒.干脆躲了開去;就算是一路上充當保護神的四位至尊高手,也不著痕跡的離得遠了一些.

兩個女變態!

眾人心中暗罵.

而在隊伍最前面的兩個人,此刻卻是滔滔不絕.兩個人有太多的共同話題.

"我為何不是外人?"楚陽有些詫異.貌似咱倆今天只是第一次見面吧?怎麼就不是外人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凌寒舞淡淡的笑著,道;"孟歌吟回到上三天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來找的我."

楚陽精神一震:"我師父?他老人家現在在哪里?"

"哼!"凌寒舞狠狠道:"小兔崽子!你師父若是冇不跟我說,有你這麼個徒弟,你以為萍水相逢,我就請你喝酒?我凌寒舞的酒,是這麼容易喝的麼?"

楚陽大汗,苦笑道:"是晚輩冒昧了;晚輩以為咱倆一見鍾情."

"一見鍾情?!"凌寒舞幾乎從馬上掉了下來,一雙眼睛瞪得牛眼一般:"你小子真跟你師父說的一樣,表面上看起來憨hou老實的,其實內心里鬼精鬼精的,讓人哭笑不得!不……你師傅也說錯了,你小子表面上也不憨hou老實!"

楚陽哭笑不得:"可是見過的人都說我忠hou老實,純潔無暇,一臉的敦hou,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十足的福相……"

"打住!"凌寒舞渾身冷汗直冒:"我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你到底是楚陽還是談曇?"

楚陽終于確定,凌寒舞真的見過自己的師父孟超然,要不然,不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知道自己是孟超然的弟子,根本毫不為難,但連談曇也知道,那可就是真的錯不了了.

"我師父現在在哪里?"楚陽急切地問道.

"被我宰了!"凌寒舞翻了翻白眼.

楚陽臉色沉了下去.

"還真當真?"凌寒舞哼哼一聲:"信不信我替你師傅打你屁股?"

楚陽淡淡的道:"我不喜歡開玩笑,尤其是開我師父的玩笑."

兩人四言相對,都是不眨一眨.

凌寒舞終于歎了口氣:"好吧,算我怕你們師徒,不拿你師父開玩笑就是!"看到楚陽如今的堅決,他就像看到了孟歌吟站在自己面前,一如當年的倔強,一如當年的不屈.

楚陽展顏一笑,道:"每個人的一生之中,總有幾個不能被侵犯,不能被嘲諷,誓死也要維護的人!而這些人,通常被稱做這個人的底線,俗話說,龍有逆鱗,觸之則怒,便是這個道理."

"底線的人……"凌寒舞輕聲道:"你們心中都有這樣的人……那你最不能被侮辱的是誰?"

楚陽傲然道:"我師父,我父母,我兄弟,我女人!"

他淡淡一笑,眼中露出鋒銳的堅決;"誰敢觸犯,必死無疑!"

"真多……"凌寒舞苦笑一聲:"我心中不能被觸犯的人除了家人之外,就只有一個!但那個人,還是不屬于我的……我在提到她的時候,只能用她來形容,不能用……我的,這兩個字!"

楚陽默然.知道他說的就是夜初晨,但對此,楚陽不想接上任何話.因為那是自己師父心愛的人!

楚陽心中有些好奇.那個夜初晨……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人?竟然讓這樣的兩個男人為她發瘋發狂.

孟超然淡然自若,就算九重天塌陷,也未必能讓他動容.

而凌寒舞身為九大主宰世家的二公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地位何等尊崇?也為夜初晨如此神魂顛倒!

"當年,我與你師父,還有初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吧,我和你師父同齡,初晨比我們兩個都小;那時候,凌家和夜家關系很好,而且有姻親,我的姑姑,就是夜家家主的夫人.我經常過去玩,過去了,一呆就是好幾個月."

"大家慢慢的長大,我也喜歡上了初晨.當有一天,家里跟我說,想要給我定親的時候,我毫不猶豫的報出來初晨的名字.才知道,是夜家主動提的這件事."

"我欣喜若狂的去了夜家,找到初晨,告訴她這件事.卻見她消瘦了很多,她告訴我,她喜歡的不是我,是孟歌吟……"

"當時我真想要殺了孟歌吟……但是初晨苦苦哀求,求我放過他們,呵呵……我凌寒舞也是心高氣傲的人,怎麼能接受一個不喜歡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

"我對夜初晨情深一往,此事天下皆知.但,她與孟歌吟情投意合,對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就算強行得到了她,又有何用?所以我放棄!哈哈……"

凌寒舞大笑一聲,聲音中,卻是充滿了蒼涼.

接著一聲苦笑,道:"但,在我那一次放棄之後,才知道傷痛難忍;才知道什麼是相思摧斷腸!我無意識的漂泊江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然後我聽說,夜家為了這件事勃然大怒,夜家主逼迫女兒答應,但初晨甯死不從,以死相抗.為此居然自殺了一次……于是我就往回趕,我要告訴夜家,是我自己放棄的冇,與他們毫無關系……"

"但我到的時候,已經晚了.夜家為了截斷初晨的念想,竟然出動大軍,圍剿孟家!初晨跪在我面前,求我去救救孟歌吟."

"于是我就去了.但以我一個人的力量,又能救得了誰?去的時候孟家人已經死光了,只有孟歌吟還活著,但刀也馬上就落到了他的脖子上,我搬出凌家身冇份,強行將孟歌吟帶走,但孟歌吟身上,還是被他們使了毒手,下了暗算."

"我護送孟歌吟逃走,臨走前,讓他們兩人見了一面.我把風……"

說到這里,凌寒舞苦笑起來:"我最心愛的女子與情郎見面,我這個深愛她的人,就在外面把風!把風!哈哈……"

楚陽低低歎息.

這種感覺,恐怕才是最讓人生不如死吧?凌寒舞以凌家二公子之尊,卻為了成全自己愛的人,如此煞費苦心,可說是難得之極.

"孟歌吟連夜逃走,不知所蹤,初晨以淚洗面,肝腸寸斷;當時,我就想殺了夜家那個老糊塗!若不是他逼迫,何至于此?"

"我要是殺逼迫初晨的人,就要殺她爹,殺了她爹,她會傷心難過,所以我不能殺;所以我去殺別人!專門殺那些強迫女子的人!每殺一個人,心里就在想著,我又殺了夜家那老混蛋一次!于是越殺越起勁!"

"就那麼殺了十年!"

"而兩家的關系,也因為這件事,而變得尷尬."

凌寒舞苦笑一聲:"我拼命的練功,拼命用各種手段提升,拼命地……想要忘記她,但卻終究不能做到!"

"我懂."楚陽深深地道.

"你師父現在改了名字是叫孟超然吧?"凌寒舞嘿嘿一笑:"他一到上三天,就找到了我,直截了當的說了六個字:我要見夜初晨!"

"呃,呃……"楚陽想不到自己的師父這麼直接彪悍,當著情敵的面,居然就這麼直截了當.

"你知道他第二句話是說什麼麼?"凌寒舞咬牙切齒.

"什麼?"楚陽問道.

"他第二句話就是:你以你的名義將她約出來,然後你把風."凌寒舞目中噴火:"當時我真想一巴掌將這小子活活的拍死……這麼混賬的話,他也能說得出來,還說得這麼理所當然!活像是老冇子欠他的……"【..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凌寒舞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