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世家本質!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世家本質!

第二百三十六章世家本質!

凌寒舞看著楚陽出去,目光中帶著贊賞與凝重.

這個少年,絕不簡單.一開始引他過來,只不過是因為,是自己老友的弟子,也是自己情敵的傳人.【..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所以,凌寒舞想要看看,這少年是什麼樣子.二者,便是因為,這個少年的所作所為,著實是讓他喜歡,尤其是以美色引紈绔殺之;更是讓人心中一暢!

你不是喜歡美人麼?我就讓你因為美人而死!

對于色狼來說,這無疑是一種最讓人解氣的死法!

但接觸之後才發現,這個少年的恐怖程度,還遠遠的在自己估計之上.但直至今日,才發現,自己仍然是遠遠的低估了他!

可怕的人!

他沉默了許久,才道:"霜兒,你喜歡那個女人?"

那少年低下了頭.並不說話.

凌寒舞道:"所以你想殺了楚陽?"

那少年依然不說話.

凌寒舞並不理他,自顧自的道:"而且,你已經有了安排?即將動手?"

那少年微微抬頭,還是一言不發.

凌寒舞淡淡道:"我不干涉你,我也不阻止你.少年人,總要吃些苦頭.哪怕這些苦頭,是自己的生命!你可以按你所想的去做,不過,成了是他命不濟;死了是你命不濟."

"凌氏家族,與此事無關."

凌寒舞站了起來,徑自回房.

一位至尊高手考慮了一下,跟著他出來了:"二爺,這樣豈不是讓霜少去送死?對方深不可測,而且有了防備,而且今日,等于是警告了我們,一旦霜少下手,他們也絕對不會留情的."

凌寒舞冷冷道:"你說的不錯,對方已經給出了警告,這次的警告,就是給我們面子.要不然,人家可以直接動手!我和他師父的情分,對于他來說,能殺而不殺,該殺而不殺,一次就足夠還清了!所以,在這次警告之後,若是霜兒動手,必死無疑!"

"但正如楚陽所說,所有覬覦美色而且想搶奪殺人的人,死了,也不必埋怨!我們凌家有這樣的人,我凌寒舞深以為恥!只恨不能親自動手,他若自己找死,再好不過!"

凌寒舞冷酷的說完,扭頭進房.

只留下一句:"任何人若是想要與他幫忙,死了,與凌家概無關系!哪怕供奉大人怪罪,也只怪罪我好了.若有人因為這種事報複,先踏過我凌寒舞的尸體!"

這位至尊愣愣不語.

低歎了一口氣,喃喃道:"少年人血氣方剛,霜少豈能不動心?雖然要殺楚陽,未免過分,不過,二爺的脾氣,也實在應該改一改了……對自己家人,難道也與對待外面的那些色狼一般麼?"

……

房冇中,楚陽一邊走進來,一邊身上冒出霧氣,片刻之間,衣衫已經是干乾淨淨,清清爽爽,淡然在桌邊坐下,道:"你想親自動手?"

紫邪情冷冷道:"那個家伙,是什麼大供奉的干孫子冇,繼承香火所用……嘿嘿,居然要先用藥,抓住樂兒,以此威脅你,然後派人偷襲,干掉你,霸占我!這計策,真正狠毒.想不到這家伙一句話沒說,卻是焉毒焉毒的."

那家伙叫杜寒霜,乃是凌氏家族現在的大供奉杜莫愁的干孫子;這次出來,乃是純為長見識而來.

杜莫愁為了武道,終生未娶,臨到老來,卻是感覺香煙難繼,于是就收了一個干孫子,改為杜姓.

實際上,各大家族之中,這樣做的人實在很不少.

杜寒霜看上了紫邪情美色,這幾天以來,更是魂牽夢縈,猶豫掙紮了好幾天之後,終于決定下手.召集心腹,在自己房冇中密謀.

但紫邪情何等修為?他的密謀,就算紫邪情在數十里外,也能聽得清清楚楚,更何況是在眼皮子底下?雖然有聖級的屏蔽,但這樣的屏蔽,對與紫邪情來說,絕對的等于沒有!

楚陽有趣的一笑:"原來如此.凌寒舞現在心中想必很懊喪!他最恨的,就是紈绔,可是他自己帶的人之中,居然就有這麼一個."

隨即眼中露出殺機:"居然還將腦筋動到了樂兒身上?"

"你不必管這件事."紫邪情淡淡的笑了笑:"所以,今晚上你就睡覺吧.若是他們動手,你出手的話,不合適."【..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

當晚杜寒霜考慮好久,終于還是決定行動.

已經有幾人提醒了他,那個女人恐怕不簡單,但是,一個那麼年輕的女子,就算是厲害,又能有多厲害呢?

雨中不濕……就算是王級,也可以做得到的;以這個拿來做強大的理由,豈不可笑!

再說,如此絕世妖嬈,此生若不能擁有,豈不虛度此生?

杜寒霜越想越是心中火熱.終于還是按耐不住了.

……

當晚,楚陽蒙頭大睡,什麼都被管.一切事情,天塌下來也有人在頂,自己操心什麼.

第二日,清晨.

眾人起床出門,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但隊伍都在門外集冇合准備出發的時候,卻發現少了五個人.

楚陽與紫邪情楚樂兒安然自若,走在前頭.這其中,楚樂兒自然是真正地安然自若,因為她什麼都不知道.

但楚陽和紫邪情卻是心中有數.

凌寒舞皺著眉頭,喝道:"去找!"

少了杜寒霜,和三個聖級,一位君級.

無聲無息的就沒有了.

昨夜,他們一直在側著耳朵聽著,聽到杜寒霜低聲的號令,甚至,手勢的聲音;接著五個人出動的聲音……隨後……

隨後,就沒有隨後了.

因為一切,就突然的消失了!

這種情況,讓眾人心中大駭!

又有人去哪幾個房間搜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遠遠近近的查看一遍,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凌寒舞聽著彙報,瞳孔一縮.默默的看了楚陽與紫邪情一眼,什麼都沒有說.目中神色,有悵然,有快意,有恨鐵不成鋼.

但凌家的一位至尊高手,卻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一路上,走到紫邪情跟前,淡淡的道:"紫姑娘,好手段.老朽可否請問,紫姑娘是如何做到的麼?"

紫邪情冷冷的抬起眼,看了看他:"原來你們都心中清楚."

這位至尊一滯,有些語塞.

明明知道,卻放任家族子弟去強搶民女……這可是說不過去的事情.雖然對方並不是'民女’……

他咽了口唾沫,道:"還請紫姑娘解惑."

紫邪情冷淡的道:"其實我知道你們知道,但我以為你們會裝聾作啞.本來到目前為止,你們凌家是很讓我滿意的,只不過,你實在應該再沉默下去的."

這位至尊淡淡道:"可惜,我們凌家子弟,就算犯了錯,也是自己教訓的.至于別人……呵呵,替我們教訓了不肖子弟,但也要給我們一個說法的!"

紫邪情的眉毛危險的皺了皺,淡淡道:"是麼?"

"正是如此!紫姑娘,你殺了人,莫非連一點說法,都不給麼?"這位至尊針鋒相對的問道.

"我還以為……你們凌家要給我一個說法的."紫邪情有些意外的道:"我沒有想到,你們來是向我要說法……若是作業,我只是一個弱女子,那麼,我此刻該找誰要說法呢?"

這位至尊淡淡道:"可惜紫姑娘你並不是弱女子."

紫邪情緩緩點頭:"好,我便冇給你們一個說法.這個說法便是……他們該死!"

這位至尊臉上怒容越來越是濃重,道:"縱然該死,也不應該你來殺!"

紫邪情呵呵的小了:"不應該外人來殺,而你們自己卻不會殺.是這樣的意思吧?如今,我已經殺了,你待如何?"

這位至尊怒道:"你殺了人,總該留下尸體!莫要忘記,在你面前的,是凌家的人!"

"尸體!"紫邪情嘲諷的道:"莫非你還想披麻戴孝,去做那孝子賢孫?"頓了頓,道:"凌家的人,又如何?"

這位至尊臉孔漲紅了:"紫姑娘,未免欺人太甚了."

紫邪情不耐煩的道:"究竟是我欺人太甚,還是你們凌家欺人太甚?先強搶女子在前,又興師問罪于後.居然是我欺人太甚了麼?"

"這便是江湖."這位至尊陰沉的道:"紫姑娘,以你的修為,應該知道,就算是行俠仗義,也需要資本和實力的!"

"欺人太甚了……既然如此,那我不妨真正的欺人太甚一次!"紫邪情淡淡道:"剛才你說,你們凌家人,只許你們自己教訓.只不知,我教訓你可以不可以?"

這位至尊瞪著眼看了她一會,突然笑了起來:"紫姑娘是想與老朽印證印證?老朽歡迎之至!正有此意!"

紫邪情淡淡搖頭:"不,只是想教訓!"

突然抬手一巴掌,就打了過去.

這位至尊分明看到那嫩白的小手拍來,也想要出手抵擋,也想要搖頭閃避;但,他全想到了,卻沒有避得開!

速度這麼慢,自己竟然沒有避開?

"啪!"

一聲響亮.

這位至尊的身體,就火箭一般從馬上被扇飛了出去,在空中手舞足蹈,跟頭連天,一路翻翻滾滾,直出去了一百多丈!

紫邪情在馬上紋絲不動,雙目冷然.

另外兩位至尊與凌寒舞大吃一驚,轉頭看來.

剛才兩人的談話,幾個人都聽在耳朵里,凌寒舞本想制止;但一眨眼的功夫,一位至尊居然就被打飛了!

毫無還手之力.

另外兩位至尊哼了一聲,眼中露出怒火.身子一閃,就要動手.

"你們明知道是非曲直,也要動手麼?"紫邪情淡淡的問道.

這時,那位被打飛的至尊也刷的一聲飛了回來,咻咻喘氣,雙目中,怒火沖天,半邊臉,居然已經腫了.

楚陽在一邊冷眼看著,並不勸阻.

清晨,紫邪情曾經跟自己說過一句話:凌寒舞與你師父是好友,但世家之中,這樣的人太少.你莫要與凌寒舞交好,就認為凌家人都是好人.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世家的本質.

楚陽當時還有些不以為然.

因為凌寒舞昨夜既然放任他們來送死,便是認為他們咎由自取,今日就絕不會有過jī行為.

沒想到話語還在耳邊,沖突就已經起來了.

楚陽默默地看著.看著三位至尊,幾位聖級圍住了紫邪情,心中的苦澀,也在慢慢的擴大.

世家果然還是世家.

縱然這些人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一個個也都是深明大義,但,真正到了他們自己人的時候,還是護短得多.

你就算是幫他們家族鏟除了毒瘤,但,也是損害了他們家族的權威.所以,必然要有個說法.而此時的說法,便是為了家族的名聲,在這個前提下,沒有任何道理可講!

對也是錯,錯也是錯!

"你怎麼說?"楚陽問這個來到自己身邊的凌寒舞,靜靜地問道.

凌寒舞臉上有苦澀,道:"這便是世家!也是我最不喜的地方."他長長的歎息一聲,道:"現在的世家,已經變質了,已經變成了勢力."

楚陽皺皺眉:"世家,勢力……"

凌寒舞苦澀的搖搖頭:"所謂的深明大義,江湖規矩,只是強權下的公道!楚陽,讓他們打一場吧.不要出人命就行."

楚陽嗯了一聲,淡淡道:"世叔,若是凌家做了不對的事情,惹上了強大的敵人.你明知道此事乃是凌家不對,會不會也參與戰爭呢?"

凌寒舞苦笑道:"我不知道."

楚陽點點頭:"我理解你!"他沉吟了好一會,才緩緩道:"原來,這就是世家!"

他長歎一聲,道:"世家,終究是不如國家的!"

他想起來,下三天雖然征戰連綿,高手也不多.但卻有官員,有法制.所以看起來,比中三天和上三天,要有秩序的多.

而在上三天,卻非常令人不舒服,原來便是如此.

世家,永遠是護短的.縱然自己家族的人十惡不赦,但別人殺了,依然要給說法!而絕不會吃啞巴虧!

縱然其中有凌寒舞這樣的人物,也不能改變世家的本質.或者說:就算是凌寒舞當了凌家家主,也無法改變!

九劫劍主整頓九重天,若是將這樣的九大世家,換成另外的九大世家,豈不是換湯不換藥麼?

楚陽心中沉思著,若是將來,我該怎麼做呢?

那邊,紫邪情一聲厲嘯.

戰斗已經展開!【..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現在你確定了嗎?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