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知道你來了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知道你來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我知道你來了

劍靈怫然不悅道:"我怎麼會騙你!"【..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樂滋滋的道:"這就太好了,最近老是感覺實力不濟……"

"實力不濟?"劍靈凝神打量了一下,突然皺起了眉頭:"你現在的修為是……怎麼到了帝君七品?"

"六品!"楚陽糾正道.

"七品!"劍靈怒道:"我怎麼會看錯?你體冇內這麼多的道境之力,早已經突破了七品,你還在做夢!那種關隘的突破,豈能如道境之突破?!"

"我的修為突破了,你貌似有些不高興?"楚陽問道.

"不是不高興,而是有些納悶."劍靈喃喃道:"按道理來說,你現在只有四劫劍,你現在的程度,根本不應該突破到劍中帝君七品啊!"

楚陽啞然:"嗯?"

劍靈喃喃道:"照這樣的速度,那你豈不是第七節劍,就能到至尊了麼?曆代九劫劍主,哪有這麼快的?"

楚陽詫異:"嗯?"

劍靈卻不說話了.

楚陽心中狐疑:"難道曆代九劫劍主,都是九劫齊聚,才能夠到達至尊,平定九重天?"

但劍靈不說話了,楚陽自然也沒處問去.

但這一路行走,卻又發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這一整條街上的人,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分別.

在路兩邊普通的做生意的人,外地湧來的人群,還有就是諸葛家族的人!

三方面的人群,格格不入,涇渭分明.

就算是第一次到這里來的人,也能夠一眼分辨出來:哪一個是諸葛家族的,哪一個是當地做生意的普通人或者普通武者,哪一個,是外來的.

就像是胸前掛著標簽一樣!

但卻純碎是以本身氣質來分辨.

"楚公子想必也看到了."帶冇路的武士微笑道:"凡是那種似乎成竹在胸,淡然淡漠的人,都是諸葛家族的人;而且,諸葛家族號稱天機泄露者,自有保護自己的方法;所以,修為高的人雖然一眼能看出別人的修為,但卻看不出諸葛家族中人的修為!"

楚陽贊賞的點點頭:"這想必就是諸葛家族的'韜光養晦’神功吧."

"公子果然見多識廣."青衣武士呵呵一笑.

"所以在這里,沖突最少.也最是太平."青衣武士笑道.

"嗯,沖突馬上就會多起來了."楚陽淡淡點頭.

青衣武士一窒,道:"公子說笑了."

一路走來,楚陽發現了不少的身上帶著那種屬于藥師的特有的藥香的人,紛紛進入了一個個客棧,或者從一個個客棧之中走出來,在街上游逛.

但自己的住處,卻還沒有到,分明不在這一片.

不由問道:"那蘭香園,到底在何處?還有多遠?"

青衣武士道:"就在前面,再拐兩個彎就到了."

說是'快到了’,但楚陽居然跟著他足足又走了半個時辰,才看到了蘭香園.

居然是在城市的中心處,一個占地頗為龐大冇的大宅院!雕梁畫棟,極為精美的一處住所.處處都是盛開的蘭花,一陣陣蘭香撲鼻而來.

雖然是在城市中心,但這里卻是頗為幽靜,有一種'世人皆醉我獨醒,大隱隱于市’的這種別然不同的優雅意境.

青衣漢子上前稟報,蘭香園門口吱呀一聲開「明兒無錯字提供」了,兩個中年人恭謹的迎了出來,恭恭敬敬的將楚陽接了進去.

青衣武士隨即告辭.

楚陽與紫邪情楚樂兒進入蘭香園,只見四處蘭草搖曳,遍地蘭花盛開,這一整個院子,除了蘭花之外,竟然再也看不到別的綠色.

蘭花頗為茂盛.每一處生長之處,都是別具匠心的用假山或者奇石遮掩,組成一條彎彎曲曲卻又是優雅幽靜的小徑.

一道只有丈許寬的淺淺小溪,在蘭花叢中流過,流水淙淙,消息里面,滿是各種顏色的鵝卵石.

在日光映照之下,淺淺的小溪居然像是發出燦爛的光華,似乎漫天星河,都聚集在了小河中.【..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一路靜靜前行,前面又出現一個小小的池塘,池水碧綠,幾叢蘭花浮在水面,含苞欲放.到了這里,總算是出現了別的花樹,一路疏影搖曳,林蔭滿路.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夜黃昏.

又拐了幾個彎,才看到了幾件精致的雅舍.一看到了這里,紫邪情和楚樂兒都是非常滿意這里的環境!

兩人臉上都有舒心的笑容.

引路的人將他們引到了這里,就躬身回去了.然後雅舍中出來幾個垂髫少女,躬身相迎.在這環境中,似乎這幾個侍女,也變成了蘭花的精靈,優雅而沉靜.

楚陽邁步上前,正要推門而入,突然吸了吸鼻子,目光中露出一絲古怪的顏色.

還是蘭香,不過,這蘭香……卻是有些與眾不同的啊……

楚陽揮揮手,道:"你們都下去吧.這里不用你們服侍,只是將一日三餐和茶水准備好就可以了."

"是."四位侍女同時答應,靜靜的退了下去.

楚陽站在門前,看著這扇門,臉上露出深沉的笑容.

"怎麼了?有問題?"紫邪情問道.

"有問題?問題大了!"楚陽輕輕的笑了笑,淡淡的道:"他知道我來了."

"誰?"紫邪情問道.

"第五輕柔."

楚陽靜靜的道,眼中露出回憶的神色.

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突然就是心潮起伏,感慨萬千.下三天那遙遠的往事,突然曆曆湧上心頭.

那運籌帷幄,那決勝千里,那一場場厮殺,那一場場智斗……

漫天風雪之中,自己與幾位兄弟頂風冒雪沖大趙,滿腹鬼謀舞中州.及至到後來,夜探丞相府,從此後萬里逃亡,步步追殺,步步死亡……

"這種香味,我一輩子也忘不掉!"楚陽有些喟歎的道:"那是我這一生之中,最接近死亡的時候."

楚陽吸了一口這特殊的蘭花香氣,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心肺之中,又要再度冒出來蘭花的香氣.

萬里飄香,蘭心追魂!

這便是當初第五輕柔對自己的出手.

第五輕柔一生之中只出了一次手,就是對自己!那一次出手,他只打出來了一掌,就是……萬里飄香,蘭心追魂!

如今,這雅舍的門口,木門上,傳出來的,就是那種香味.

這蘭心追魂掌雖然是發出的香味與蘭花香味幾乎一樣,一般人,恐怕絕對是分辨不出來的!

但楚陽當初數日之間,就在這香味之中生死掙紮,豈能聞不出來?

簡直是銘心刻骨,無日不曾忘懷!

剛才,他甚至還沒有接近,就聞了出來.這,絕對就是第五輕柔的萬里飄香,蘭心追魂!

但,第五輕柔的獨門功夫的味道,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紫邪情皺著眉,道:"這門有問題?"隨即抽了抽翹鼻子,道:"原來是這香味有問題."

"是的.這是第五輕柔的獨門功夫."楚陽淡淡道:"我們被安排在了這里,本就是有些出格;而這里,卻偏偏又出現了第五輕柔的獨門功夫."

紫邪情道:"嗯?"

"第五輕柔這是在告訴我:我知道,你已經來了."楚陽淡淡的笑了笑:"第五輕柔還是有心了."

紫邪情淡淡的嗯了一聲.她對這些玩弄心機智謀,有些看不上眼,因此也不考慮.

"第五輕柔還告訴我,冇他現在行動不便."楚陽看著這兩扇門:"所以他只能用這種方式.要不然,現在站在這里的,就是他本人."

"而且,他還告訴我,要小心,要不然,就會像那一天一樣,有被追魂之憂."

楚陽擰著眉,道:"他更告訴我,要對付我的人,就是第五家的人.因為,這是第五家族的獨門絕學."

"既然是第五家的人,我沒得罪第五家,卻殺了第五世家某個人的親戚,所以必然就是這個人."楚陽沉沉道:"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個人叫做,第五輕云.孫家,乃是他的親家.所以,這個第五輕云,是來報仇的."

"只是這麼一點香味,你就能想到這麼多?"紫邪情有些詫異.這種腦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不就是一種異于尋常蘭花的香味麼?居然會說得這般神乎其神.

"何止這些而已?"楚陽淡淡的笑了笑:"這種香味,是奪命的香味,那麼,不僅自己的命可能被奪;若是可以,這個下手的人,我也要奪他的命!"

"這是第五輕柔對我的暗示和請求!"

"他這是在暗示我,若有可能,替他清理門戶."

"同時也是告訴我,孫家的事,與他第五輕柔並沒有任何關系,讓我放心下手."楚陽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吸了一口氣,道:"我暫時,只能想到這麼多."

紫邪情也幾乎咂舌:"只是根據一點香味,你推測出了九條可能,這已經是不可思議!但聽你口氣,居然還有些遺漏的樣子?"

"與第五輕柔打交道,不要說是遺漏一點,就算遺漏一絲,那也是萬劫不複啊!"楚陽深深地道:"第五輕柔向來看不起武力!他只是運用他的智謀,任何時候,就都能立于不敗之地!"

紫邪情撇撇嘴,有些不以為然.

她不相信,以自己通天徹地的神功,放眼九重天,都不一定有對手存在.這個第五輕柔,有什麼本事在自己面前也能立于不敗之地?

"我想起來了."楚陽恍然大悟:"這萬里飄香,蘭心追魂乃是毒功!而且,唯有打在人身上,與心髒肺髒中和之後,才能發揮效用.所以,這第五輕云要對付我,乃是用毒.而且……是混毒."

…………

今天需要向大家道歉,有兩件事我做錯了.

第一件事:我今天把八月份的更新訂閱著看了一遍,發現有那麼幾章,簡直慘不忍睹.而且有些邏輯混亂……哎,等我有時間了,一章章修改修改.抱歉了,兄弟們.花錢看到質量不高的章節,的確是很掃興的事.

第二件事,是一個大大的錯誤.這個錯誤讓我自己都無語了.大家應該還記得,在我瘋狂的爆發中,曾經有一次,在爆發之後第二天嘎然而止.

問題就在那里出現了.

出了大錯誤.我正在想辦法彌補……有一個人,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但我寫的順手,刷的一下就寫了進來;而且寫進來之後,還持續持續的寫,雖然感覺不對勁,但當時卻沒發覺.而且從那之後思路一直卡,很爽的情節寫起來一點也不爽.直到今天看自己的書,越看越不對勁,趕緊找出大綱來對照,才發現,我了個日!這家伙怎麼出現在這里了……

真是頭痛萬分……這事兒真是……那幾天,實在是寫暈了頭了.

不該出現的人出現了,但該出現的那個人,無影無蹤……

咳咳……想必大家也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了……我只好說:抱歉抱歉,這實在是絕對不應該出現的錯誤……不過我會彌補滴……而且我現在已經想好了辦法,相信大家都不會失望……也算是塞翁失馬,呵呵……【..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機城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他是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