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間天上水月樓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間天上水月樓

第二百四十七章人間天上水月樓

一直到楚陽下午傍晚時分到了水月摟前門,他的心里,依然是轟轟雷震:難道你就不想,折疊九重天?

【..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劍靈的話!

楚陽當然知道,劍靈所說的應該是:難道你就不想,擁有折疊九重天那樣的實力?!

我想!

我當然想!

我不僅想,而且折疊九重天這種實力,還滿足不了我!

但是現在,我這條路,我要一步一步地走!只要我不死,終有一日,我能走到盡頭!到那時,笑看山河摧,淡然人間世,高處不勝寒之處,我卻要閑庭信步聽風雨!

楚陽抬起頭,水月樓三個字映入眼中.

水月樓.

天機城第一樓!

水中有樓樓心寒,水中有月月在天,人在水月樓中醉,依稀長歌赴廣寒!

楚陽定睛看處,只見此處乃是一片大湖,煙波浩渺,竟然幾乎看不到邊際.如今已是黃昏,湖面上水霧彌漫,便如天空中云霧升騰.

天空中云霧升騰,卻如水面上水霧氤氳.

長天中,一輪明月初升,影影綽綽;水面上,一輪明月隨波起伏,在水霧中若隱若現.身臨其境,竟然分不清何處是人間,何處是天上!

水月樓的牌匾後面,乃是一道白玉橋.

進出之道路,唯此一條路.倒顯得單薄而高貴!

寬僅丈許,卻是橫亙了百丈湖面,一直連接到湖心的水月樓.人在白玉橋上走,便如騰云駕霧,兩袖生風.兩側水霧飄渺,更加有乘風歸去的感覺.

身在此處,便是俗到骨頭里的俗人,也會感覺自己憑空添了幾分風雅!

楚陽上前一步,兩名大漢正在橋頭守衛,問道:"來者何人?"

楚陽道:"東南楚陽,特來赴宴."

"原來是楚特使."兩人一起躬身:"請!"【..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謝了一聲,舉步往前.

來到橋頭,只見橋頭兩側,兩塊大條石.其中左面一塊寫著:天涯漂泊影無形:水月樓中醉酪酣!

右面一塊寫著:人間天上一醉後,殺人拔劍不留情!

楚陽默默地念了念.

旁邊那大漢笑道:"楚特使想必是第一次來到水月樓.所以不知道這幾句話的來曆吧?"

言語中,居然有些驕傲之意.

楚陽挑挑眉,道:"哦?"

那大漢笑道:"左面的兩句話,乃是有一次,甯天涯甯至尊前來喝酒,臨走時,便留下了這兩句話.楚特使請看,這兩句話,乃是用手指頭生生刻成,一氣呵成!"

楚陽道:"哦…原來是甯至尊大駕曾臨."

那大漢哈哈一笑,道:"不錯,至于右面這一塊,則是布留情布至尊隔了幾個月之後前來此地,見到甯至尊留言,大笑道:老甯既然留言,布某也來劃,劃!于是就刻下了那幾個字."

這大漢說的聲情並茂,尤其是還模仿著至尊那種目無余子的口氣,豪氣干云的模仿.

楚陽搖頭失笑:"你可真淵博."

心道,冇就算布留情真的曾來到此處,恐怕也不會說出那句話來…,這兩塊石刻定然不假,但這小子的說話,卻純屬胡謅!

走上白玉橋,走了十來步,便感覺到兩側清風徐徐,風生肘腋,刹那間也覺得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橋下水流輕輕浮動,發出輕輕的嘩嘩的聲音,在這一瞬間,竟然讓人的心中有一種特別的謐靜的感覺,只感覺所有煩惱,在這一刻全部煙消云散.

剩下的,唯有安詳愜意!

楚陽黑衣黑袍,在白玉橋上緩緩走過,就在這白玉橋上,看著天邊最後一點亮色慢慢消失,大地完全歸于黑暗.

才走了沒有一半.

心道,若是在九重天上,云霧繚繞之中行走,其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一時間竟然舍不得離去.

靜靜的往前走,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心道:這水月樓,總不可能全是高手在喝酒,平常時候難道不開放?不知道那些沒有什麼修為的土財主們喝醉了酒,會不會從這橋上正在飄飄然的時候掉下去淹死?

那麼,這橋下應該淹死過不少人?

這麼一想,楚陽啞然失笑,不再留戀,大步往前走去.

水月樓中,正有三人凝目看著白玉橋上.

其中一人身材瘦削頎長,輕袍罩身,雙手負在身後,淡淡道:"這位楚特使,不知道半個時辰可不可以走得過來?"

另一人中等身材,福團團的倒像是個大財主,挺著大肚子,一張臉圓圓的頗為可愛,就算是不笑也似乎在笑一般,道:"這水月樓之中,暗藏玄機,能夠洗塵心,淨靈魂,初次步入白玉橋的人,恐怕一個時辰也未必走得完……我看這位楚特使,走半個時辰以上,應該是很有把握."

兩人中間,正是寬袍大袖,面目威嚴冷肅的寒瀟然,只見他背負雙手,眼睛如同鷹隼一般看著剛剛跨上白玉,橋的楚陽,淡淡道!"你們兩個以為,我的小兄弟,能夠像你們一般廢柴嗎?"

兩人哼了一聲,道:"寒兄,話,莫要說的太滿."

寒瀟然負手而立,淡淡道:"白玉橋上洗塵心,水月樓中醉夢痕;一哭一笑一杯酒,一生一世一季春!良辰美景,美酒佳肴,正是人聲快事,若是身邊能少兩個不識趣的人,那便更妙了.

其余兩人都是臉上有些變色.

此刻,正是楚陽走上橋頭,還沒走了一半,速度越來越慢的時候,兩人齊聲輕笑:"寒兄,你的小兄弟,似乎已經沉醉其中呢."

寒瀟然淡淡道:"很多人,往往在事情的開頭就妄下結論,不過,最終結果,卻是將自己的老臉伸了過去,挨巴掌而已."

兩人臉色一變,瘦高個子怒道:"難道你這位特使,還能撐得過天心月,水心月,跨天橋的洗塵心不成?須知他現在,已經越走越慢了!"

寒瀟然八風不動,淡淡道:"事實勝于雄辯!兩位,可不可以只用你的眼睛看著,而不是用你的嘴巴來說?世上有幾次成功,乃是用嘴說出來的?"

兩人臉色不豫,嘿嘿冷笑.

便在此刻,白玉橋上的楚陽突然加快了腳步.黑衣飄飄,居然就這麼不疾不徐的走了過來!

既未忽略了沿途的風景,也沒有放慢速度,就始終用同樣的速度,走了過來.除了剛上橋的時候有一點點停頓之外,整個過程,居然是行云流水一般,瀟灑之極!

三人,包括寒瀟然,都是瞳孔一縮.

三個人都曾經走過白玉橋,第一次踏上白玉橋的時候,都是各有反應.但時間都是差不錯,基本都是在不到半個時辰的時候走完.

但眼下看楚陽的速度,竟然絕對不會超過一刻鍾!

甚至,連一刻鍾的三分之一,都不會用的了.

三人神情嚴肅的看著,楚陽已經施施然走過.

黑衣黑袍,與夜色融成一體,瀟瀟灑灑的乘著升騰水霧,一路走來,竟然已經走到了水月樓下,看不到身形.

寒瀟然捋須微笑,側眉道:"我這位特使,如何?"

高瘦漢子嘴一撇,道:"不過是一個不解風情的莽漢,如此而已."

寒瀟然嘲諷的一笑,輕飄飄的說道:"可憐正南!"

圓臉人哈哈笑道:"這有啥,這有啥,一會兒喝酒,灌趴下他!哈哈,哈哈……"

楚陽一路來到樓前,門口,有兩個白衣少冇女躬身相迎,問道:"可是東南楚特使?"

楚陽道:"正是."

白衣少女道:"恭迎楚特使,請隨奴婢來."轉身嫋嫋婷婷的帶冇路.

楚陽道:"多謝姑娘."

跟隨在她身後,一路上樓.

這一路樓梯,也著實是讓楚陽開了眼界;樓梯都是白玉雕成,每走幾步,就有人留言,所留言者,居然無不是九重天的風云人物.

那白衣少女一路走,一路介紹.

甚至,在當面的照壁上,還有大大的四個字:"萬法由心!"

下面,卻是長長的一橫.

"這是法尊大人當年來到水月樓的時候題的字."白衣少女靜靜地說道.

"法尊大人?"楚陽這還是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

法尊,九重天世界,真正的主宰!

整個九重天,所有執冇法者的最高領袖!

但看到這四個字,楚陽卻是有些皺眉.這'萬法由心,四個字,若是說武學修為,倒是可以的;但若是說的九重天的法制,則就有些霸道了.頗有一些頤指氣使,唯我獨尊的味道!

一路上行,只見在三樓有夜帝的留言:水月樓中夜,夜醉水月樓.

與之相鄰的,便是蕭家蕭瑟的留言:水月樓中聽水聲,半江蕭瑟半江紅:半江歌舞半江淚,半江白骨半江空!

看來這兩人乃是一起到來.

一路上到九樓,已經沒有了留言,那白衣少女微笑道:"楚特使人中龍鳳,可願在這水月樓留下自己的痕跡?"

楚陽淡淡一笑,道:"我?呵呵呵…,總有一日,我會來的,不過,卻不是現在."

白衣少女嫣然一笑,道:"既如此,楚特使請:主上宴請所在,便是這九樓.最頂層,天宮禦宴!"

"多謝."楚陽謝了一聲,舉步而上.

剛剛進入,突然一個聲音森冷的問道:"你便是東南執冇法特使?東南第一醫師?楚陽?"

楚陽淡淡道:"寒總執冇法抬愛:勉為特使.至于第一醫師,則不敢當."【..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那聲音嘿嘿冷笑,道:"你乃東南特使,但在我正南的地盤上執冇法,可是利落的很啊.誰給你的權利?誰給你的膽子?!"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的心,有多大?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所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