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撞正大板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撞正大板

第二百五十一章撞正大板

這一刻,真真是掀起了軒然大波!

【..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大家都是沒有想到,這突然出現的人,竟然是月聆雪,風雨柔!

而這位引起了巨大事故的'黑衣姑娘’,居然是月聆雪和風雨柔的弟子!

一時間,眾人都是震驚的失去了言語!

執冇法者曾經的二號人物!九重天位列最高端的極道高手!

只是不知道,這兩位巔峰高手,何時竟然收了徒弟?自己等人居然完全的不知道?這下子可要小心了,一定要盡快的轉告家族,月聆雪和風雨柔的徒弟,可是萬萬不能招惹的.一旦惹上了……陳奈何和這些陳家人,可就是前車之鑒啊.

這陳家人還沒來得及對他徒弟如何呢,已經全軍覆沒了.若是真的把他徒弟搶回去生米煮成了熟飯……那豈不被滅了族?

陳家這一次也真是倒黴催的,你說你來參加萬藥大典就來參加好了,若是想要曆練家族子弟,你就曆練好了;非得去調戲婦女.調戲婦女也就罷了,長輩不出面也就這樣了,一切還有轉圜的余地;但你偏偏還幫著後輩欺男霸女!

你幫著後輩欺男霸女也就罷了,但偏偏你欺負的對象居然是月聆雪和風雨柔的徒弟……

這一塊鐵板可是踢得瓷實!

目前的九重天,一共五塊超級大鐵板,誰惹上誰倒黴.

第一塊大鐵板,當屬法尊大人.惹了法尊,便是等于惹了整個九重天的執冇法者,此乃第一號惹不起.

第二塊大鐵板,乃是甯天涯.號稱天下第一高手!

第三塊大鐵板,便是布留情,同樣號稱天下第一!據說甯天涯與布留情因為天下第一這四個字,已經打了五六千年……

第四塊大鐵板,便是月聆雪.那一手冰封三千里,足以將整個諸葛家族的領地全部搞成冰雕!

第五塊大鐵板,便是風雨柔!月聆雪的妻子.

五塊超級大鐵板!天下公認!

你說你陳家踢到一塊大鐵板已經夠倒黴了,但你卻同時踢到了兩塊!而且是最齊心的兩塊!

這運氣,簡直是沒治了.

你單單惹到了月聆雪,還能去求求風雨柔.你若是惹到了風雨柔,還可以去向月聆雪磕頭賠罪……現在是齊刷刷的倆!

"後來呢?"諸葛山云感覺自己的喉冇嚨有些干澀,忍不住喝了一杯茶才問道.

"後來……那陳奈何似乎也很驚訝,說道:'原來是月尊者和風尊者,在下失禮了.兩位尊者原來已經收了徒弟,呵呵……老夫也是一番好意,見令徒與在下重孫乃是天生一對,于是就想著撮合撮合,來個親上加親……’"南宮逝風繼續講述.

眾人一臉黑線.

都說這陳奈何是個瘋子,以前自己還一直不信,現在總算是信了;這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而且是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

調戲人家徒弟,被人家當場抓獲,居然還能說出這種腦殘的話冇來的,而且對面還是絕對惹不起的所在,你說你不是豬油蒙了心是什麼?

你重孫子是什麼人?人家月尊者的弟子是什麼人?你居然想撮合撮合?撮合***啊……

【..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看來這貨不僅是練功走火入魔了,而且又在隨後的閉關過程中把自己閉傻了.

不過大家也都有些理解:陳奈何閉關一千多年,對這世界已經有些脫節了,這次出來,自然要重振雄風.而且,當著自己子子孫孫的面,要是立馬就向別人磕頭求饒……這也忒丟臉了.

再說了,他是陳家人,六品至尊,按照一般的常理來說,月聆雪再怎麼說,也要給他一個面子才是.

所以一上來說句色厲內荏的場面話,倒也無可hou非……

再說,你月聆雪和風雨柔再怎麼說也是執冇法者,總不能率先對九大家族開戰吧?這便是陳奈何的憑恃!

但這貨注定悲劇的地方在于:月聆雪和風雨柔現在已經不屬于執冇法者!

所以說,陳奈何這句話固然是惹禍的根原,但也成了南宮逝風嘴賤的資本.因為這貨就是這麼吹的:若是我早就磕頭求饒急忙道歉哪里會死……

南宮逝風繼續說道:"然後月聆雪尊者說道:'放你娘的屁!你那重孫子是什麼混賬貨色,如何與我徒兒相提並論?只此一句話,你就是死罪!’"

聽到這里,眾人一陣無語.

月尊者說話的水平見長.別人將他徒弟與自己後輩相提並論,居然就已經是死罪!

"風雨柔尊者在一邊說道:'陳非雨欺男霸女,調戲婦女,死罪!調戲的居然是我的徒弟,罪上加罪!’"

死罪也就罷了,但調戲你的徒弟居然罪上加罪,不知道死罪再罪上加罪是什麼罪?

而且還是一副執冇法者的口吻.

眾人更加無語.

"月聆雪尊者接著說道:'陳奈何喪心病狂,非但不阻止後輩行凶,反而縱容,又是死罪!陳家所有在場的人都沒有制止,坐觀事情發生,乃是縱容,乃是慫恿,乃是為虎作倀!乃是死有余辜!乃是罪該萬死!同樣死罪!’"

"于是風雨柔尊者宣判道:'綜上所述,陳家的人,都統統的該死!殺了你們,我再去找陳家算賬!’然後兩道白影突然飛起,就立即大開殺戒!"

南宮逝風說到這里,已經說的滿頭冷汗.

眾人聽得也是渾身顫栗,一頭冷汗.

這一場殺戮,真是毫無來由……

殺了人倒也罷了,聽這口氣,居然還要去陳家再去算賬……

"兩位尊者一動手,陳家的人就倒下了一片;突然一聲長嘯,一個渾身漆黑的怪人沖天而起,在半空中說道:'兩位尊者,難道我陳家就這麼沒有半點面子麼?’月聆雪尊者說道:'若是你們陳家有了面子,那我月聆雪還有什麼面子.’竟然就此大開殺戒."

眾人跌足歎息.

是啊,陳家有了面子,月聆雪的徒弟就給他們做小老婆了,還有啥面子?這個陳奈何腦殘到這等地步,也真是死有余辜了.

"那怪人一聲怒吼,說道:'各自逃命!回稟家族!’頓時五道人影分成五個方向逃走.只聽月聆雪尊者冷冷道:'還想逃?冰封三千里!’一聲大喝,突然間城門外整個空間,變成了一塊巨大的冰塊,飛出去的幾條人影,都被凍結在里面.一動也不能動."

"然後月聆雪尊者就一邊走上前,一邊說:'乖徒,你看,對付這等惡人,就要用最殘酷,也是最利索的方法,能那麼快的殺了,就那麼快的殺了.’一邊說,一邊就走進了冰塊里,一把就捏碎了一個人的脖子……"

"那黑衣少女跟在他後面,說道:'師父教誨的是.’說話間,月聆雪和風雨柔兩位尊者已經將在場的人殺得干乾淨淨,只留下一個陳非雨,說道:'你說,這個敗類該怎麼處置?’那黑衣姑娘說道:'徒兒以前處置這樣的敗類,向來是一劍殺之.’月聆雪尊者搖頭笑道:'不夠!太不夠了,對付這種敗類,就要讓他生生世世都不能做人.’黑衣少女說道:'那該如何?’月尊者說:'便是形神俱滅’!說著一巴掌下去,那位陳公子就變成了虛無,成了一塊黑洞.然後黑洞氤氳了一下就消失了……"

說到這里,在場眾人都是輕輕冇哆嗦了一下.

尤其,南宮逝風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是有意無意的看著夜弑雨在說的;夜弑雨臉色頓時慘白;似乎月聆雪說的就是自己.

"風尊者長袖一卷,陳家的人連人帶馬,就不知道飛到了那里去.這才走過來,埋怨說:'你這孩子也真是,對方這麼多人,又是九大家族的人,你不會先避一避?怎麼還扛上了?’"

"那黑衣姑娘說道:'啟稟師尊,我也不想招惹他們,但這位陳公子既然敢這麼招惹我,那就肯定敢招惹別的女子.若是別的女子沒有什麼後台,還不是任由他蹂躪荼毒?如此敗類,我不想放過.所以我一定要誅殺!’"

"風尊者說道:'但你明知不是對手,如何誅殺?’那黑衣姑娘說道:'事情大了,師父自然就出來了.兩位師父跟在弟子身後,弟子心中明白的;要不然,也不敢這麼魯莽去招惹這些窮凶極惡的人.弟子的本意,就是請師父施展雷霆手段,肅清這幫人間敗類.’"

說到這里,眾人都是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怪不得這黑衣姑娘明知對方人多勢眾,自己一個人惹不起,還是沖回來質問,原來是有恃無恐的借刀殺人.

不過這把刀借的,可是厲害之極!

這個黑衣姑娘的心機手段,真真是不容小覷.

"風尊者說道:'哈哈,你這丫頭;心眼真不少.快進城吧.告訴諸葛家族,讓他們萬藥大典老實些.莫要得罪了我徒弟……我們若是心情好了,就去找他們老祖宗說說話,若是心情不好,也去找他們老祖宗說說話……’"

南宮逝風的訴說已經開始結尾了;但這句話說出來,諸葛山云的臉上就冒了汗,神色也變了,一張威嚴的臉,刹那間就變成了苦瓜的顏色.

【..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謎團重重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才是密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