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情何物,生死許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情何物,生死許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何物,生死許

楚陽突然想起來,自己的柔水劍意;若是也與面前的水一般,又如何?

水是清澈的,是無色的,但,光線折射之後,水又是五彩繽紛的,若是柔水劍意之中,再加上這些呢?

那豈不是就能讓敵人眼花繚亂?

但,如何才能讓自己的劍,具有這等特性?

楚陽皺著眉頭,眼睛看著面前的一湖秋水,深邃的凝望著,陷入了悠久的沉思.

自從這種念頭一升起來,他就頓時感覺到:這是一種機緣,一種明悟.必須趁熱打鐵,將這個念頭理得通順,才能夠鞏固下來.

要不然,恐怕遇見一些什麼事情,這突發奇想的念頭就會被沖的無影無蹤,終此一生,也不一定再想起來.

所以他顧不得別的,就在這里陷入了參悟之中……,

他靜靜地坐著,一動也不動,面前水波jī灩,起起伏伏,輕柔的濤聲響在耳邊,但對這一刻的楚陽來說,卻是遙遠的如同在天際

在他的側後方,一株大樹後,一個黑衣的窈窕身影,也在靜靜地站著,看著正在參悟之中的楚陽,眼中柔情萬縷,竟是看得癡了.

一個陷入參悟,如癡如醉,一個柔情萬種,芳心可可.

一坐一站,都是一動不動.

若有人看到,定然會突然發現這一個足以讓人心弦猛地一顫的柔情溫馨但現在夜已深,這里行人已經很少.

兩人就這麼靜靜的待了下去.

一個有心.

一個無意.

烏倩倩耳邊心中,似乎淡淡的響起了歌聲,卻是一曲《今生前世》,忍不住淚眼再次模糊.

或許是前生欠你?今世讓我遇到你"

或許是前生你對我用情太深,我卻沒有珍惜你……

這一世,卻又讓我遇見了你……

這一世,我嘗到了前生你的苦楚經曆……

我柔情如水只為你

你卻心如鐵石毫不在意……

我百般期待,萬般希冀……

你步履匆匆,跨越江河萬里……

前世不知相思,今生補償你……

可這相思苦啊,相思愁,讓我癡,讓我狂,讓我瘋只為你.

我不知你的好在哪里,讓我對此身毫不顧持……

我不知你的情在哪里,讓我無怨無悔在心里……

待補償過了今生,這份情可能相繼?

待補償過了今生,這份情可能再續?

若這份情可再續,我甯願骨化飛灰肉化命……

今生把苦楚全嘗盡,只為來生遇見你

與你相偎,與你相依.

生不離,死不棄.

這首曲子,是下三天戰爭結束,楚陽走了以後,烏倩倩黑衣黑袍金面具,獨處補天閣的時候所作.

閑來無事,便自己偷偷彈奏一曲,越是彈奏,越是心傷魂斷,相思入骨.

還記得那一次,鐵補天無意之中聽到自己彈奏’那麼剛強獨立的一代帝王,竟然也哭成了淚人……

淒迷的旋律在心中響冇起,一遍又一遍.

烏倩倩癡癡而立,夜露深寒,黑衣濕,卻不覺.她的眼中心中,只有一個人,她已經將自己的心,自己的情全部奉獻了出去,但那人就在那里沉思,相距不過數丈,那人,卻不知道她就在這里.

下三天,鐵云皇宮中.

鐵補天一身黃袍,威嚴而挺拔,緩步走進寢室,揮手道:"你們都下去吧,朕要休息了."

"是."宮女們躬身行禮,魚貫而出.

大家都知道陛下對太冇子寵愛之極,從來不用什麼奶媽,也從來不讓太冇子獨睡,每晚必定要摟著太冇子一起.

想起皇後殯天,陛下心傷魂斷,發誓今生今世再不婚娶;宮女們心中就是一陣敬佩,也是一陣酸澀.

如此年輕有為的一代君王,整個下三天唯一的霸主,卻是如此的一位情種這真是讓人敬佩之余而又扼腕歎息……

宮中三千宮女個個如花似玉,陛下竟然一個也看不上麼?

龍床上的小東西似乎聽到了動靜,睜開眼睛,黑溜溜的眼珠向著鐵補天看來,隨即就一骨碌肉蛋一般翻身坐起,胖乎乎的小冇臉上露出可愛的笑.

連滾帶爬的居然站了起來,兩只胖乎乎的小手前伸,短短的小胖腿居然往前挪了兩步,似乎要撲到鐵補天的懷里來,但走了兩步,身體不穩,胖乎乎的左腳一斜,居然岔在了右腳前面,咕嚕一聲摔倒在床上,結結實實的的趴在床上,露出兩片肉嘟嘟的白嫩小屁股…,

委屈的抬起頭,哼哼了兩聲.

鐵補天看的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眼中露出慈愛的神色.

"呀呀……咿唔……"小東西又翻過身來,輕車熟路的就抓住了自己左腳,一低頭,居然就想自己咬腳丫子一口……

似乎怪責這只腳,太不懂事兒了,居然把自己絆倒了……,

但身上圓溜溜的肉嘟嘟的,那里能彎下腰來?怎麼使勁也撈不著,居然在'哼哼哼’的發脾氣

"你這個小胖豬."鐵補天終于忍不住,咯咯的笑起來,忙碌了一天的身體精神,在看到兒子的這一刻,頓時那疲憊就不翼而飛.

從胸前拉出來那塊天機難側幻影玉,放在桌上,頓時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世佳人,就出現在寢室里,鐵補天舒了一口氣,自己將皇冠取下,披散了頭發,將身上的皇袍脫了下來,一具玲瓏浮凸的誘人嬌軀,就出現在鏡子里.

龍床上的小小人兒瞪大了眼睛,看著鐵補天的前後轉變,眼中滿是迷離驚詫,這種現象已經看了好多次,但小家伙還是不能理解,為啥刷的一下子,父皇就變成了母後……

鐵補天洗了把臉,一邊擦著,一邊就坐在了床上,與兒子面對面,大眼瞪小眼.良久,笑道:"真像.

就將小東西抱了起來,放在自己膝蓋上.

小鐵楊亮晶晶的眼睛看著鐵補天,有些不確定的道:"母猴?扶蝗?"

鐵楊前幾天才過了周歲生日,已經能夠搖搖擺擺的走來走去,隨著走著走著就噗通摔一跤,但畢竟是會走路了,但說話還是有些不利索.能發音,但絕不標准.

"是'母後,!'父皇,!"鐵補天教導道.

"母猴……,扶蝗……,"小家伙眨著眼.

鐵補天哭笑不得的歎口氣,又教了幾遍,小家伙很執著的不改,鐵補天終于放棄,情知對這麼小的小孩子進行教導還是早了些,一指頭戳在小家伙額頭上:"你那父親,一把嘴厲害的能把死的說成活的,能把活的說死了;你說你咋就這麼笨呢?"

小家伙無辜的看著他,口中咿咿唔唔,胖嘟嘟的小手,每個指節上還帶著可愛的肉窩兒,就抓了過來,一把准准的抓在胸口,興冇奮地叫:"奶……!"

鐵補天哭笑不得.

側下冇身子躺下,解開衣襟,將兒子攬進懷里,將**塞進兒子口中,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大口大口的吞咽起來.

鐵補天躺著,感受著與兒子那種血脈相連的親近溫暖,一顆心卻是不知道飄到了那里.

現在天下太平,整個下三天平安無戰事,一日之中需要處理的公事也是極少.每當閑暇時候’她卻反而想起那段兵荒馬亂的日子.

這才多長時間啊,居然已經恍如隔世.

楚陽……,你,你冇現在還好麼?

我們的兒子,周歲了……,你知道麼?他的臉,他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命……就像是從你臉上活脫脫的拓了下來一般,完完全全的一模一樣,每次看到他,就想到了你…"你這個迷糊的,狠心的冤家!

你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是女的吧?

你自以為功成名就之後,飄然而去,無牽無掛,瀟灑人生,可你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你不僅有牽掛,還是人世間最大的牽掛!

你不僅有了你「百度貼吧冇啟航文字」的女人,還有了你的兒子!

若你知道,你會如何?

鐵補天想著想著,嘴角露出一絲淒迷的笑容,辛酸,惘然,還帶著一絲甜蜜,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含義的歎了一口氣.

手掌放在兒子背上,輕輕拍著,思緒卻又飛到了在天外樓外的山林小路上,在那輛馬車里…,"

楚陽那野獸一般的沖撞,自己咬緊了牙關,在承如…

一個什麼都不知道,一個心情惶急,只為了救命……

人生之中,夢想過好多次的洞房花燭夜……就在那種倉促的情況下發生,珍藏了十九年的處子之軀,被那麼粗暴的方式奪走……,甚至,到現在回憶起來,依然是心有余悸,那撕裂的疼痛……

若是楚陽不再回來,那麼……,那一次的疼痛,就會楔進自己心里,成為自己一生的痛吧?

鐵補天這樣想著,就覺得心中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忍不住淚水就彌漫了上來.

楚陽,你有心計,有手段,整個天下被你玩弄在手掌之上,鼓掌之間,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你萬馬千軍之中縱橫,你千山萬水之中瀟灑,你生死之間傲笑,你一擊潰帝國,一手立青天,你是個男人!你是個英雄!

可你……,也真傻啊.你始終以為,我與你是利用關系,你始終以為,我對你信任乃是相互利害,你一直以為,我對你的好都是帝王心術,君主手段……

呵呵……可你什麼時候見過,一個君王為了臣子如此出生入死?

你什麼時候見過,君臣之間有我們這樣的……,毫無保留的默契與信任?

我在這里為你哺育孩兒,為你魂牽夢縈,為你相思入骨,為你拋卻韶華,但你瀟灑江湖路的時候,可曾想起我麼?

縱然偶然間想起我的時候,卻也只能想起一個冷面威嚴不擇手段的人間帝王啊,…呵呵呵……

鐵補天心中苦笑著,眼中淚水滑了下來.滴落在孩兒已經熟睡的臉上……,

夜闌人靜,孩兒在母親懷中已經熟睡.

淡淡的月光從窗子外朦朧的灑進來:鐵補天癡癡的看著月色朦朧清輝,心中想道:縱然是偶然間……你可想起了我麼?

只要你想起了我,哪怕是偶然間,哪怕是認為我只是一個冷面君王,但也終究是想起了我啊

淚流下,這一刻,沒有君主帝王,只有一顆破碎卻堅強的,無悔女兒心.

輕歎英雄多辜負,百轉千回女兒心.

楚陽!想我麼?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芳心怯怯只為君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風月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