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什麼叫殘酷?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什麼叫殘酷?

第二百五十九章什麼叫殘酷?

烏倩倩點了點頭,有些疲倦的道:"那麼,你來處理吧.我要告辭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皺眉道:"姑娘身上還有傷,還是休息一下的好."

烏倩倩忍著痛,淡淡道:"我自有辦法."說著就要離去.距離這麼近,楚陽隨時都有可能肯定自己的身冇份!

烏倩倩敢打賭,楚陽現在心中已經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烏倩倩.

只不過自己不管是時間還是空間還是修為或者身冇份的跨度太大,楚陽才不敢確定.

若是自己現在不是聖級,不是風月的弟子,那麼,楚陽現在絕對已經叫出來自己的名字!

楚陽想了想,從懷中取出一顆藥,道:"這是一顆傷藥,姑娘可以試試."

"多謝."烏倩倩也不矯情,接過來連看也不看就放進口中.

楚陽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微微地笑了笑:"姑娘,我們以前見過?"

烏倩倩心中一跳,道:"應該沒有,我對你沒有印象."

"可是我看姑娘頗為眼熟."楚陽露齒一笑:"在下覺得姑娘,很像我一位故人."

烏倩倩淡淡道:"是你的紅顏知己麼?"

楚陽歎了口氣,呵呵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烏倩倩淡淡的一笑:"保重,告辭."

纖細的身影突然拔起,在空中一折,流星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楚陽在後面問道:"姑娘不想知道這兩人是誰嗎?"

烏倩倩沒有回話,似乎已經走得遠了.

楚陽,你還是回避了我的問題!

遠走的烏倩倩苦澀的笑著.

那一句'是你的紅顏知己麼’是烏倩倩鼓足了勇氣才問出來的一句話,她雖然竭力的控制自己,卻還是忍不住,要確定一下自己在楚陽心中是什麼地位.

但楚陽卻再次的回避了這個問題.

這一刻,烏倩倩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再說,下一刻,楚陽要逼供,自己是知道楚陽的手段的……他想要的東西,一定可以問得出來!

而且,那場面會很血腥.自己在這里不合適.

湖邊,楚陽看著烏倩倩離去的方向,怔怔的出了一會神,在心中默默的說道:"劍靈,你說,我做的對麼?"

劍靈愛答不理的說道:"什麼對麼?"

楚陽苦笑一聲:"你數哦……我對烏師姐這樣……對麼?"

劍靈睜大了眼睛:"你不是確定不是麼她?"

楚陽舒了一口氣,道:"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會來到上三天,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成為風月尊者的弟子,也不知道她為何會到了聖級……但我卻可以肯定,這就是她!絕對不會錯."

劍靈皺眉:"理由?"

楚陽輕聲道:"之前她極力淡漠,就怕我認出了她;但有一句話,卻讓我開始懷疑."

"那一句?"

"難道你小小年紀,就與執冇法者起了沖突麼?"楚陽眼中有一種苦澀:"我的相貌雖然年輕,卻是劍中帝君修為;而冇這種修為,已經可以留住青春.她若不認識我如何就這麼肯定的說我小小年紀?而且……這句話,分明就是在擔心.她……若是萍水相逢,為何這麼擔心我?"

劍靈道:"也可能是抱不平,這很難說得准.用這個理由確定,很牽強."

"好.第二個理由就是,我給她療傷藥,她連看也不看,就扔進了口中."楚陽一笑:"她太信任我了.要知道,她是個女人,年輕的女人;就這麼相信初次見面的陌生男人麼?但,烏師姐卻永遠的是無條件的信任我!"

劍靈默默點頭.

"第三,我問她以前見過麼?她的心,在那時刻猛烈的跳了一下!"楚陽道:"第四,她問我……那是你紅顏知己麼?這句話用在初次見面的男女之間,很冒昧……就算不冒昧,但這句話之中,有一種極力克制的渴望之意."

楚陽長長歎氣:"她若不是烏師姐,我楚陽這雙眼睛就該瞎了!"

劍靈沉默了一下:"你若是確定了她的身冇份,那麼……你再次的回避,就太讓人心碎了."

楚陽默然不語,良久,輕輕道:"我何嘗不感動?我何嘗不動心?我何嘗願意讓她心碎?可是我……呵呵,我本以為,我離開了,她的心就會淡的,再說,她已經決定了要嫁鐵補天……鐵補天也是一條漢子,他雖然是一代帝王,卻也更是我的朋友.我若是說什麼,豈不是破壞人家家庭?所以我只能回避."

"不錯,鐵云皇後,為何卻來了上三天?"劍靈皺緊了眉頭.

他對于楚陽說的話不由得認同.似的,剛才只看到了烏倩倩會心碎,但竟然忽略了烏倩倩已經是鐵補天的妻子.

楚陽現在說什麼,的確不太合適.

鐵補天那樣的人間奇男子若是戴上一頂綠帽,那也未免太說不過去……

更何況還是朋友.

但劍靈卻不知道,楚陽所說的這句話'鐵補天也是一條漢子’,若是被鐵補天自己聽到了,恐怕當場掐死楚陽的心都有:老娘為你連兒子都生了,居然還……是一條漢子!

你全家都是漢子!

"不說這件事."楚陽有些心煩意亂.

確定了烏倩倩的身冇份之後,楚陽反而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埋怨.既是感動,又是有些生氣.

你已經成為別人的妻子,為何不恪守婦道?

是的,你之前對我一片深情,是我負了你.沒有正面回應你任何的……付出,是我有些無情,但……我的心,只有輕舞.

如今,你已經是別人的妻子,卻又追隨著我的腳步.這卻是為何……

讓我如何自處啊?他日見到鐵補天,就算我什麼都沒做,但我有什麼臉面去見曾經的戰友,曾經的兄弟,曾經的朋友!

"哎."楚陽歎了口氣.心中還是決定: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勸一勸,烏師姐,您已經有丈夫了,別跟著我了……回到你丈夫身邊去吧.

真不是個事兒啊……

萬一哪天我要是把持不住……那可就真的無顏面對天下人了啊……【..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想著想著,楚陽心中就有些煩悶,大踏步走近兩個倒黴的俘虜身邊,一把撕下面罩,對這兩個人的面容看了一眼,兩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看著他,毫不示弱.

楚陽心中暗忖:這左邊這個,臉型,眼神,氣質,都有些悍不畏死的味道.另外一個雖然也是視死如歸,但眼神稍稍的有一絲絲躲閃……

說起逼供,楚閻王若是自認天下第二,恐怕就算是執冇法者的刑堂,也未必敢稱第一!

心念一動,就打定了主意,抓起左面這個,二話不說,抖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叮叮當當,八九顆牙齒落下來.

"你休想……從我這里……問出來什麼!"這人狠狠的,含糊不清地說著.

"我沒打算問!我只想整的你下輩子也不敢做人!"楚陽反手一巴掌抽上去:"我問你了麼?"

啪的一聲,右面臉也塌了下去,兩巴掌,抽沒了滿嘴的牙齒!

楚陽一把揪起他,刷的一聲就撕爛了衣服.一腳將他赤條條的身子踢到樹邊站住,緊接著一腳就狠狠跺在褲襠里,啪的一聲,下面一片血肉模糊.

楚陽哼了一聲:"我不問你!"

又是一腳踩上去!

"我問你?我閑的蛋疼我問你!"

砰!

這位聖冇級被第一腳就痛得叫不出聲,現在堪堪緩過一口氣,就要長聲慘呼.

啪!

一塊爛泥帶著草屑整個的被塞進了口中,塞的是如此的用力,這人嗚的一聲,就暈了過去.

楚陽臉上閃著殘酷的神光,一根樹枝刷的一聲刺出去,嗤的一聲,刺穿了頭骨上端,將他釘在樹上.

這人大叫一聲,又痛醒了過來.

楚陽淡淡道:"下輩子,記得,不要做人!"咔嚓一聲,這人的一根手指頭被整個的捏碎.

一邊看著的另外一人一開始還在冷笑,但看到這里,終于忍不住:"楚陽,小雜種!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們,如此折磨人,算什麼英雄好漢!"

"不!我不要做英雄好漢,我只有折磨的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本事!"楚陽露齒一笑:"殺了你們?你想的咋這麼美呢?"

瞬息之間,眼前這人已經被捏碎了骨頭,渾身血汙.

身上無數道傷口翻卷,極為恐怖.

楚陽一伸手,手上多了一大袋鹽,在地上那人的口中喂了一把,笑道:"好吃嗎?"

那人渾身顫抖起來:"你要做什麼?"

"給他爽爽!讓你看著也爽爽."楚陽雙手一錯,鹽粒頓時化成鹽水,唰的一聲潑在那人身上……

那人喉冇嚨中發出一聲壓抑的,那種叫不出聲的慘叫,兩眼瘋狂的翻白,渾身劇烈痙攣.

地上那個比他抖得還要厲害:"畜生!王八蛋……雜種……你……你有種就快殺了我!快殺了我……"

他想轉過頭去,楚陽卻不讓他轉.控制著他的脖子,拉開他的眼皮,讓他看著.

楚陽一直細心地觀察著地上的那人,這人才是他的突破口.若是一開始就審訊,恐怕真的把人折騰死了,也問不出什麼.

聖級的修為,神魄凝聚,自己已經不能對其使用奪魂***……否則,萬一反噬,自己就變成了白冇癡……

現在這人,雖然已經極度恐懼,但……楚陽知道,他的神經還沒有崩潰!

楚陽一伸手,手上又出現了一大袋鹽,刷的一聲大鹽粒灑進了樹上那人的傷口.樹上那人痛苦的掙紮著,渾身痙攣,張大口,往外吐氣,痛到了極點,反而發不出聲音……

大口大口的吐氣,竟然來不及吸氣.

"看著."楚陽向地上那人咧嘴一笑,手上多了一大盆蜂蜜,先讓地上的那人嘗了一口,那人一聲驚叫:"蜂蜜!"

都是老江湖,對這些手段都是了解得很.楚陽拿出什麼,他就能知道是做什麼用的.但這一刻,他卻無比的怨恨自己的這一份'淵博’.

太殘酷了!

楚陽微微一笑:"好玩麼?"隨即就一大盆潑在了樹上那人的身上,蜂蜜粘稠,罩住了傷口,發出一股濃郁的甜香.

卻將鹽粒都封在了傷口之中.

那人猛地身體往上一竄,沒有牙齒的嘴猛地張開,向天無聲嘶吼,頭上,冒出一股淡淡的凌亂的白煙.

兩腿一蹬,就沒了氣息.

"太快了."楚陽歪著頭想了一會,向地上那人攤攤手:"他死了呢."

地上那人神智已經迷亂.大張著嘴,臉上滿是恐懼.眼角的肌肉,在一陣一陣的抖動,看向楚陽的眼神,也再也沒有怨恨,只有恐懼!

這,直接就是一個惡魔!

作為聖級,他知道那最後的形象代表著什麼,那突然冒出的凌亂白煙是什麼……

那是魂飛魄散!

能夠將一位聖級,在清醒的情況下,不借用玄功,直接用刑訊,完全折磨得魂飛魄散,該多麼殘酷?

而且,這個劊子手,竟然自始至終談笑風生臉色不變!似乎就是在與自己兩人聊天,很投機,很融洽的表情!

這才是最讓人恐怖的!

咬牙切齒的折磨人並不能讓人害怕,只能讓人覺得色厲內荏;但如此不動聲色的將人折騰成魂飛魄散,卻是典型的閻王手段!

楚陽已經轉過身,居然還在湖水里洗了洗手,洗得很仔細.

站在這人面前,伸出來十根手指頭觀察了一下,歎息道:"縱然手下尸骨如山,血深如海;但這一雙手,又何曾沾染有半點血腥."

他看著這人的眼,悲天憫人的道:"其實我真不想讓他死的這麼痛苦.這麼大歲數了,再怎麼說也是父母生養一場啊."

那人的眼中的恐懼又深了一層.

真是變態啊……

人家都在你手下魂飛魄散了……你居然還在這里仁慈了起來?

楚陽扭了扭脖子,柔聲道:"我只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說,你可以不說.只要你說一句休想,我再也不會問你.明白麼?但你若是說了,我可以讓你痛快的死."

他伸出手指指身後:"比他要痛快."

這人身軀顫抖著,慢慢的蜷縮成了一團,口中發出似乎是呻冇吟,似乎是嗚咽的聲音.

楚陽並不理他,眼睛也不看他,而是很深情的注視著水面,輕聲道:"你們是哪一家的人?"

"夜家!我是夜家的人!"這人幾乎不等楚陽問完,就說了出來.似乎說晚了,自己就會遭遇厄運.

楚陽似笑非笑:"真的?"一只腳懸在了他胯下的部位.

…………

《想了想,決定不說了,只告訴某些人一句話:我風凌,此時此地,已經不必要用這樣的事情來為自己炒作了……》

更新的晚了!抱歉!

最後,求推薦票.

這兩天,推薦票從第一掉到了第七.

那些人的威力,真這麼大麼?他們不給傲世投票了,傲世就掉下來了這麼多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求給力!現在還在堅持的兄弟姐妹,是否要讓那些人看看我們的力量呢……!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初出彩虹劍!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如此如此,那啥那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