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一步計劃!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一步計劃!

第二百六十一章第一步計劃!

紫邪情回到自己房里,才想起來今天大戰風月二尊者的事情沒有跟楚陽說.【..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心道,明天再說也無妨,這貨也未必會在意.

不過…,風月的那個風月雙心神功,想要有孩子……,

呵呵,楚陽,這算是我給你留下的禮物吧.希望你要好好地把握住才好.

天還沒亮,一道白影從紫邪情房冇中jī冇射而出,一閃就消失在空中.

正在打坐的楚陽耳中分明聽到了一句話:"我先去看看第一步."聲音弱如游絲.

楚陽睜開眼睛,嘴角露出一個細微的笑意.

然後就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心中思忖:這件事……若是第五輕柔知道就應該更妙了口因為,這符合第五家族的利益.

第五輕柔自然會隨之謀劃.

想到這里,楚陽有些後悔,不該那麼早就借刀殺人,殺了第五輕云的,現在可倒好,連個傳話的人都沒了……

楚陽皺著眉頭,苦苦想著;如何才能讓這件事,傳到第五輕柔的耳朵里呢?

白影如風,瞬間在天機城上空轉了一圈,刷的一聲落了下來口抖手一掌,震翻一面窗子,一道白光閃電般射入!

房冇中,夜弑風和夜弑雨正在焦急的等待.

"怎麼還不回來?莫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夜弑風剛說完這句話,窗子就被震裂.一道白光"奪"的一聲釘在屋梁上,卻是一柄寒光閃爍的短劍,上面,還飄著一片雪白的字條.上面似乎用鮮血在寫著字.

夜弑雨縱身而起,拔了下來.上面只有殷紅的四個字:"不自量力!"

怒吼聲連連響起,夜家的高手們紛紛縱上房頂,夜弑風兄弟二人,也趕緊出去.

只見一道蒙面的白影遙遙而立,見到眾人出來,發出輕蔑的一聲笑,伸出一根手指,遙遙的對眾人點了點,冷笑道:"夜家!夜家!等著……,哈哈哈……"

大笑聲豐,白影就變成了一道白線.向著遠方飛過...…

夜家幾位至尊大怒,怒喝一聲:"追!"

數人流星般追了出去.

但那道白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城中另一個地方.

空中一道白影刷的落下,在落下的同時,一身白袍,卻詭異的變成了黑色.

黑夜的顏色.

白影變成了黑影.

但是現在,誰也看不出這個黑影是一個女人;渾身都變成了五短身材,胖悠悠的.流星閃電一般欺進一家客棧,絲毫沒有猶豫,抖手一掌就拍了出去!

轟的一聲,一家客棧的幾間上房被轟的粉碎.

黑影低沉著聲音道:"不知死活,就憑你們幾個廢物,也想來凱覦聖族寶藏!出來,老夫教訓你們!識相的,趕緊滾!"

話音未落,幾個怒火萬丈的人已經刷的一聲跳了出來.

凌家的幾位至尊真是怒火沖天起,先是在路上,被一個女人狠狠羞辱,但是力不如人,只能忍下一口氣.但一冇個個的心中,也已經憋的爆炸了.

來到天機城,又得到了風月尊者的消息,更是有些壓力山大口一行人昨夜之後,回來商討到了半夜,剛要休息一會,突然連房子被人掀了……

而且說的那些話,更是莫名其妙!

我冇操!

當我們凌家是泥巴捏的嗎「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誰想來欺負就來欺負欺負?麻痹沒完了啊,…

白袍連閃,出現在客棧外面.

對面那黑衣人似乎一怔,干笑兩聲:"不好意思,認錯人了."轉身就走.

認錯人了?

一聽這句話,眾人都是氣爆了肚皮!

你咋沒將乞丐認成你爹呢?把房子都打爛了,你卻來說一句認錯人孑?

眾人大怒之下,四位至尊同時出手,但黑衣人已經走得很遠,四人哪里肯罷休,凌家的聲威,豈能被人輕辱?

這件事若是不討一個說法,以後也不用混了!

四個人吩咐一聲,刷的一聲追了過去.四個人都是胸膛也要氣炸了……

清晨的水月湖邊.

晨霧飄渺.【..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夜弑風,夜弑雨與三個黑衣老者站在湖邊,看著兩具慘不忍睹的尸體,臉色難看得很.眾人追蹤白衣人來到這里,對方卻是鴻飛冥冥,不見蹤影,卻發現了這兩具尸體!

夜弑風當場出來一聲驚呼.

原來這人引自己等人到這里,就是來看看這兩具尸體!換句話說,乃是示威!

夜弑風與夜弑雨對方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的懊悔和不可置信.

兩人都沒有想到,以兩位聖級八品的高手,來殺一個小小的楚陽,竟然會橫死當場!

兩具尸體,其中一具,已經爬滿了螞蟻,密密麻麻,連蜘蛛,蜜蜂甚至還有些馬蜂"…等等昆蟲,已經看不出那是一具尸體.

另一具腦漿迸裂,僵臥在泥地里,臉容扭曲,臉上還殘留著極度的驚懼.

五個人看了好久,終究還是不能明白,是什麼事情,能夠讓這麼一位久經生死的聖級高手到死還是這麼驚懼!

千古艱難唯一死啊!

三個黑衣老者中間一人,一直負手站立,面不改色.

此刻,緩緩上前,細細的看了一眼,道:"既然他要咱們看,那便好好看看."

伸手一揮,衣袖忽的卷起,那掛在樹上的尸體上的蟲子螞蟻頓時干乾淨淨.

眾人看到這具尸體的猙獰樣子,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只覺得五髒六髒都要翻騰了起來!

太慘了!

"是夜空和夜云."這人緩步向前眼睛目無表情的看了看,然後向著地上那人的尸體看了一眼,歎道:"好手段!這個下手的人,絕對是世間第一流的酷吏!來...…"

他沉吟了一下,眼中露出深思:"是超一流的酷吏,高手而且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典型的活閻王一類的劊子手!"

他伸手一指,又歎了一聲:"真是好手段!這人,對于高手心理的把握,也是世間一等."

夜弑風兩人不解:"老祖宗的意思是?"

這人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一指,道:"他對夜空的下手,乃是先碎了下頜,再斷絕了丹田,這樣,夜空就只能任他施為."

"然後他的下一步就是乾淨利落的毀滅了夜空的下體這一根樹枝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活生生的穿了頭骨,釘在樹上的!"

他指著這根樹枝.

這個人的尸體就靠著這一根並不算粗的樹枝,被掛在樹上,兀自站立.

樹枝末端在他前額,兀自綠葉蔥蔥.

"然後他應是一根一根的敲碎了夜空的全身骨頭,又在全身割傷傷口,將傷口中先灌進了鹽水,又塗滿了鹽粒,然後用蜂蜜,將鹽粒刮在了已經切開的肉里."

"夜空得死,是形神俱滅,魂飛魄散!是被硬生生折磨這個樣子的."

這老者沉默了一下道:"真是好手段."

"可是,就算是再深的仇,一刀殺了,也就算了,何必如此殘酷折磨致死?"夜弑風義憤填膺,眼中有些泛紅.

這兩人乃是他派出來的,可以說是因為他導致了這兩人的死去.

夜弑風現在心中當真不是滋味.

"蠢貨!"那老者低聲怒斥一聲,道:"你以為,他折磨夜空,就只是為了單純的發泄,口折磨麼?"

"難道不是?"夜弑風憤怒的渾身顫抖:"這個殺千刀的劊子手"…他都把夜空折磨得魂飛魄散冇了,還不是折磨夜空?"

那老者輕歎一口氣,道:"他這樣做,只是為了利用夜空的殘酷,來摧毀夜云的心理防線."

"夜空夜云都是八品聖級,若是兩人一起受刑,就算比這個刑罰再殘酷,兩人也會挺到最後,什麼都不會說口但他卻只折磨夜空一個人,他甚至沒有動夜云一根手指頭."

"如此,夜云眼看著自己的兄弟在受刑,實則比自己受刑還要難受得多.因為你受刑的時候,痛到極致,就只「百度貼吧冇啟航文字」想到了痛,想到了咬牙忍受,不會想到別的:所以,越是殘酷的刑罰,反而越容易讓一些骨頭硬的人挺過去,挺到死口但在一邊旁觀的人,卻是絕對不會!因為他的思想很靈活,所以,他自己在想象受刑的乃是自己會如何?這種想法,絕對是身不由主!"

"所以,夜空一開始什麼都沒有說,到最後什麼也沒有說,這個人根本不必問;因為他知道夜空不會說,他的主要目的,乃是夜云."

"所以,夜空死的時候,夜云已經崩潰.否則,這人絕不舍得讓夜空死!你們看看夜云死不瞑目的雙眼,是否充滿了恐懼?看他的臉上,是否還殘留著害怕?就知道…,這個人已經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

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是刑訊多年的老手酷吏,絕對不會懂得這個辦法.弑風,你們這一次,應該是招惹了一個大冇麻煩."

"會不會是楚陽?"夜弑雨低著頭,輕聲的問道.

"應該不會."那老者眼神平淡,道:"聽你們所說,那少年還不滿二十歲,呵呵……如此年紀,縱然是九大家族子弟,也未必能有這等心機;更不要說……將兩位八品聖級擒殺!"

便在這時,遠方一道黑影疾馳而來.

身後竟然有數道白影在追趕.

看這黑衣樣子,竟然像是夜家的人.見到五個人站在這里,加速跑來.

五人均是眉頭一皺,什麼人,如此膽大包天!

居然敢追殺我們夜家的人?

(不說別的,敏感話題咱不說,俺舞文弄墨,寫了首詩,兄弟們品鑒一下.我很滿意哈哈……

炎黃男兒行!

千古華夏盡風流,

甯忍羞辱不忍仇!

江河幾許英雄骨,

風云多少豪傑留!

何不拼將刀劍去,

豈讓前輩再蒙羞!

斬盡王八倭寇血,

殺完混賬鬼子頭!

五千年輝煌,八萬里錦繡!【..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我們有丹心鐵骨!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如此如此,那啥那啥……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成與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