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成與不成?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成與不成?

第二百六十二章成與不成?

黑影越來越近,已經從一個小點,慢慢的看的出來這是一個五短身材,稍稍有些臃腫的胖子.

這樣的人,在夜家此次前來的隊伍之中,不算多,可也絕不算少!【..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突然,黑影的身形猛然一個踉蹌,落在地上,隨即拼命地又彈起.夜弑風脫口而出:"不好!"

眾人頓時看出來,這人已經受了傷.

就是這一個踉蹌,後面的人影迅速追近了他,遙遙一掌!

黑影身形剛剛彈了起來,背後的絕命一掌頓時臨身,脫口而出:"救……"話還沒有說完,身子已經被強橫掌力擊中.

只見他在空中詭異的停了一下,然後就猛地一仰頭,噴出一口鮮血,隨即整個身體突然就在虛空中四分五裂,化為漫天血霧!

消失得干乾淨淨!

一掌,竟然把一個人直接打的煙消云散,沒了!

夜家五個人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個人影突然一個停頓,然後身體猛然分裂,在空中支離破碎,隨即四肢和頭顱砰然爆開的這個恐怖的過程!

五人臉色沉重的看著這一幕,眼中都是至極的憤怒!

居中老者臉色也變得冷硬,淡淡道:"一掌化虛空!這是至尊才有的手段.看來這凌家,決心不小."

夜弑風夜弑雨嘴唇緊閉,不言不語.另外兩位至尊雙目如欲噴火,看著那邊,雙手緊緊握起.

若是尋常,倒也不會如此惱怒,但,剛剛看到自己家族的兩位高手慘不忍睹的尸體,而且是被人引來看的,分明是在示威!

接著又看到自己家族的一位高手就在自己面前被打的粉身碎骨!

這簡直是火上澆油!

連那位定力高超的老祖宗,臉上也是一片的惱怒,更不要說是別人.

這里有一個思維定式:對方一片白影,引自己等人到來.這里兩具尸體,在這里等著.尸體,是夜家的人.而剛才粉身碎骨的這個黑衣人,似乎也是夜家的人.而他身後追著的那片白影,則……與先前的白影差不多.

先死了兩個,又在自己面前死了一個……

麻痹的!你們示威還沒完沒了了?

不知不覺的,就把這三筆血債,算在了這群白衣人身上.

"過去看看!"五個人不約而同的飄了出去.

五個人到達的時候,正好凌家四位至尊,也到了.見到對方,都是猛然停住,然後相隔五丈,遙遙對視.

眾人的臉上,都是一片嚴肅.眼神深處,具有一絲隱隱的惱怒.都是在極力的克制.

"我道是誰如此霸道,原來是你們."

這句話從兩個人的口中不約而同地說了出來,居然是一字不差.夜家的這位老祖宗,凌家的那位至尊六品.

就像是被排練好了的台詞.

"呵呵呵呵……"夜家的這位老祖宗眼眸一閃,冷笑起來,率先出口,道:"凌兄,果然是好手段!好功夫!一巴掌,就把一個人在冇空中打得煙消云散,佩服啊佩服."

這位凌姓至尊臉上的陰沉又多了一層.

天知道,自己剛才根本沒下殺手!

那人一路引著自己到來,自己根本沒有奈何得了人家.其修為,絕對不會在自己之下,剛才那一掌,也只是想要將人打傷,或者阻止一下他的逃遁,僅此而已.

誰知道一掌打出去,居然會直接將人打得煙消云散了!

這他娘的……實在是讓人措手不及.

心中正有些愕然,有些惱怒,卻見夜家的人居然早就等在這里,居然還惡人先開口,興師問罪起來,頓時一股子火氣也就冒了上來.

"呵呵……夜兄,當真是好大的興致,大清早的,就來欣賞湖光水色,好雅興啊好雅興."凌姓至尊冷笑一聲,頗為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夜家這位老祖宗一聽這句話,險些按耐不住.

好雅興?雅興***!若不是被你們這幫混蛋引出來,老冇子豈會這麼早跑到這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聞言皮笑肉不笑的動了動面皮,說道:"呵呵呵……凌兄果然是高人啊;居然一眼就看得出來,在下等人乃是在這里欣賞湖光水色……嘿嘿嘿,嘿嘿,這份眼力,這份心智,這份智慧,果然是天仙在放他娘的屁,不同凡響啊!"

凌家那位至尊沉下臉來,淡淡道:"夜長醉!你們夜家,這是什麼意思?"

夜家這位老祖宗,正是四祖夜長醉.

一聽對方這句話,再好的涵養也頓時忍不住了:"凌遠山,我是什麼意思?嘿嘿,我倒要問問你!你們凌家,這是什麼意思?"

凌遠山淡淡冷笑,冰雪般寒冷的目光看著夜長醉,一字一字的道:"我們凌家,從來未曾招惹夜家!你們……不應該的."

夜長醉眼眸一凝:"我們夜家,也從不想與凌家為敵,但你凌遠山卻在我的面前,殺了我的人!"

"果然是你的人!"凌遠山眼如刀鋒.

"可是被你殺了!"夜長醉抬頭,眼中露出夜色一般的黑光.

"殺得好."凌遠山道.

夜長醉冷笑起來,淡淡的道:"這是血啊!這是人命!凌遠山,呵呵……你可曉得這便是仇恨?"

凌遠山嘿嘿冷笑,道:"老夫也曉得,這便是尊嚴,這便是名聲!"

夜長醉哈哈大笑,笑得打跌的道:"可笑!可笑!什麼尊嚴!狗屁的名聲!"

凌遠山瞳孔深縮,淡淡道:"夜長醉,看來你我之間,要有一戰了."

"難道你不想與我戰?"夜長醉有些挑釁的看著他:"你若不戰!你所做的這一切,便是笑話!"

凌遠山負手而立,淡淡道:"與天戰,與地戰,與人戰;凌某三千年來,未曾退過!"

他冷笑一聲,眼眸轉為深寒:"可是,你們夜家太也小人,為了一個聖族的長老,居然想要將我們凌家也拉進這趟渾水里……呵呵……夜長醉,你們打得好算盤!"

夜長醉悚然動容,眼中的夜色突然射冇出眼外,深深地看著凌遠山:"凌遠山,此事……你如何知道?"

凌遠山搖頭失笑:"我本不知道,是你告訴我的."

"我告訴你的?"夜長醉攔住身後的四人的躁動,皺緊了眉頭,他眼神有意無意的瞥過身後一眼,突然輕輕問道:"凌遠山……你們凌家,昨夜不在這里?"

凌遠山一怔,道:"你是說……我們被人挑撥?"

兩人都是六品至尊,已經超越了仙凡之隔,雖然心中憤怒,但心智卻絕不會因此而受影響.

就在兩人越說越僵,即將動手的時候,凌遠山一句話,卻讓夜長醉突然驚醒了過來.

你告訴我的!

你告訴我的!

但是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告訴別人?

難道那黑衣人?

夜長醉在一瞬間就想到了這里.

"弑風,你回去查看人手……看看少了誰."夜長醉眉毛一皺,突然又改口:"不行!你……獨庭你去!弑風一個人,不行."

他身後一位二品至尊答應一聲,拔起身子,便如一股青煙,刷的消失.

夜長醉轉過頭,看著凌遠山,兩人四目相對,突然同時苦笑.

凌遠山搖頭失笑,道:"我說你若是真的要與我一戰,也不會用這般幼稚的手段……"現在夜長醉派去的人才剛離開,凌遠山已經相信了夜長醉.

到了他們這種層次,有些事冇情已經不用說.

大家,沒有一個是傻子.

夜長醉苦笑,道:"不錯……先前我們被一道白影引出來,來到這里,卻發現了兩個夜家聖級的尸體……接著你們就出現了……"

凌遠山眼眸一凝:"夜家聖級的尸體?"

兩人對望一眼,都是隱隱地感覺到,自己等人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

夜長醉也不多說,當先領路,來到湖邊.

看到這兩具尸體,就算是以凌遠山的修為,也是抽了一口氣,身後的三人更是眼眸中閃出一片震驚,喉頭發癢,幾乎吐出來.

眾人默默不語.

事到如今,幾乎已經等于澄清了事實:的確是被人挑撥!

但……就算是被人挑撥,剛才說的話,也已經收不回來.不管是凌遠山說的話,還是夜長醉說的話,都勢將在對方心中埋下一個釘子!

夜家不容輕辱!凌家又何嘗可以輕易挑釁?

兩大家族,各自有各自的尊嚴和底線.

兩人說的話,雖然並不算太難聽;但身為六品至尊,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比一般人破口罵娘更加嚴重一萬倍!

更不要說……還有一個聖族長老的事情橫亙其中.

這個秘密一旦揭露,夜家不自在,凌家自然也不自在.

縱然凌家說沒有企圖,但夜家誰會相信?再說,這其中有多少的利益?那真是說也說不清的,連九大家族之中雄踞第一的夜家還如此謀劃,更何況凌家?

夜長醉與凌遠山對望一眼,都是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兩人都清楚明白的的知道,雖然沒有真正打起來,但從這一刻開始,九大家族之中的凌家和夜家,關系卻是不會再回到從前.

夜長醉心中想道:凌家會不會在這件事上從中作梗?

凌遠山卻是在尋思:聖族長老?這里面存在著什麼利益?為何諸葛家如此寶貝,連夜家也如此覬覦?這件事……嗯,有些費思量啊,若是凌家……

凌遠山立即制止自己繼續想這件事,但,這份思想,卻是已經生了根一般,在腦海中徘徊不去.

…………

有件事說下.明天九月十五號,傲世生日.今夜我會加班碼字,搞個通宵,明天爆發一下,有多少,就發多少.超過凌晨兩點,就留到上午八點半或者九點鍾一起發布.【..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說起這事兒,郁悶致死.我本想這幾天存稿,傲世生日大爆發的,結果被某些事情搞得完全的亂了方寸……沒斷更,已經是奇跡.更不要說存稿……所以只好今夜加班了……哎!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一步計劃!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禍水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