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鐵補天的難言之隱?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鐵補天的難言之隱?

第二百六十六章鐵補天的難言之隱?

在楚陽幾乎崩潰的時候,口中喃喃地說了一句話,這句話,讓紫邪情久久不語.

"以後,我再也不敢為兄弟們服用可以增加功力的天材地寶這樣的東西了,再也不敢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聽到這句話,就連從未見過顧獨行董無傷等人的紫邪情,居然也是眼圈猛地一紅,心中,只覺得某一處柔軟的地方猛然被觸動了一下,瞬間竟然有一種想要哭的沖動……

咬著牙,才繼續了下去!

只可惜,在經曆了這樣的殘酷神魂磨練之後,連續七次的魂飛魄散的邊緣再拉回來;然後用這種接近于'大道幽冥’力量來積聚,來沖關!

配合九重天神功!

竟然依舊不能!

到後來,紫邪情干脆的發了狠,將楚陽的骨頭幾乎全部打碎!又用不完全版九重丹續接,再次打碎;再次續接!……

每一次,都是續接恢複到楚陽完全感受不到痛苦的時候,才再次的打碎!

如此連續九次!

到最後一次回複完好的時候,楚陽全力沖關,那老不可破的聖級壁壘,終于一沖而破,裂開了一道縫……

隨即,洶湧浩蕩的大道幽冥力量轟然沖進!

九重天神功隨後猛的沖撞,壁壘大開!

楚陽身上,突然jī冇射冇出一道道閃電一般的劍氣,縱橫捭闔,銳不可擋!

多虧紫邪情從一開始就布下空間壁壘,才將這一波劍氣擋了下去.

事實上,每一次開戰,都是紫邪情先打開空間壁壘,將這個交戰空間完全覆蓋!若非如此,恐怕第一次戰斗的時候就早已經被人發覺!

最最讓紫邪情驚恐的是:這貨受了這麼大的罪,好不容易突破之後,恢複了力氣之後,第一句話居然是:再來!戰!小娘們兒,看看爺的厲害!

紫邪情聽到這句話,第一反應甚至不是生氣,不是暴怒,而是有些驚恐!

這貨,還是不是人?

接下來的時間里,楚陽的修為幾乎是一日千里的在往前奔,那種大道幽冥的力量的余威,竟然挾裹著楚陽的元氣修為,一路高歌猛進,一直沖到了聖級三品中級,才停了下來!

到了最後幾天,紫邪情壓著修為跟楚陽打,居然已經頗為吃力.

楚陽的劍,千變萬化!突然間就是白光一道,突然間又是彩虹萬端,突然間又變成了柔水,下一刻就化作狂濤!

前一刻山崩,後一時地裂!

楚陽如今的修為,施展起九劫劍法,那真是勢如雷霆,快如閃電;面對紫邪情這樣的對手,楚陽毫無估計的施展出來了全部的力氣!

壓榨出來自己每一分潛力!

當那十六招九劫劍法與四招自創劍法施展出來的時候,以紫邪情之能,竟然也要將本來壓制在聖級四品的修為再提升兩品,到聖級六品的地步,還要憑借著自己無窮無盡的經驗和招法,才能將他壓制!

但當楚陽將十六招九劫劍法一鼓冇作氣的爆發的時候,紫邪情居然提升到了聖級九品巔峰,才真正擋了下來!

而且白袍上還中了一劍!

而且這一劍雖然傷不到她,卻是被刺在胸口!

紫邪情縱然歲月悠久,卻也還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兒身,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把某人煽飛了出去;然後才想起來這九劫劍法的可怕之處,不由為之驚詫!

自己一生經曆了多少戰斗,那真是數也數不清了.

但卻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劍法!

紫邪情突然對創造九劫劍,折疊九重天的那個人,更加的有些敬重起來.這個人,究竟是誰?

……

經過這段時間的對戰,每一次,楚陽都是進入了道境!紫邪情這連續兩個月收集道境,雖然不如與風月二人動手收集的多,但居然已經快要彌補上那個原本的缺口!

據紫邪情估計,最多與楚陽再大戰個十幾次,自己就能夠收取收取足夠的道境之力,破碎虛空離開這里.

但,就在這個目的即將達成的時候,紫邪情卻突然的感到了一陣茫然,鬼使神差的將練功計劃擱置了起來.

離開這里,自己去哪里?又要再次恢複那種萬年獨行客的生涯?在茫茫宇宙之後不知疲倦的尋找?孤零零的一個人漂泊麼?

那,真的是自己想要的日子麼?

這段時間以來,要麼就與楚陽戰斗,斗嘴,閑暇時,就與楚樂兒一起,說說笑笑.甚至,一大一小兩個女人,還去逛了好幾次的商鋪,陪著楚樂兒玩了幾次在紫邪情看來很是'幼稚’的一些玩樂的東西.

長久以來寂寞孤獨的心,似乎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了牽掛.有了割舍不下的留戀……【..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我該怎麼辦?

紫邪情連續幾天的沉默了下來.

她並沒有跟楚陽說,只是悶在自己心里,有時候坐在窗口,看著窗外樹上飄落的黃葉,紫邪情居然也會歎氣了……那一刻,她的目光總是很溫柔,很留戀,很茫然……

……

見紫邪情居然放棄了對自己的督促,楚陽好好的休息了一天,再踏出院門的時候,居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寒風呼來,落葉紛飛,早晨,地上已經有一層清霜.天氣已經轉寒了;樹上枝頭的樹葉,早已枯黃.

隨風一吹,就飄啊飄的落下來.

"我來的時候,只是中秋;但是現在,卻已經是冬天."楚陽輕輕的笑了笑,站在樹下,仰頭看著變得高遠寥廓的天空,突然心中泛起強烈的思念.

不知道兄弟們……如何了?

不知道莫輕舞……如何了?

我好想你們.

真的好想,好想.

這段時間里,寒瀟然來了幾次,南宮逝風更是不間斷的來.現在,關于天機城之中的動靜,楚陽這里的相關資料,已經有了一尺那麼hou的一大摞.

對于幾位公子哥兒的明爭暗斗,楚陽了解得尤為詳細.

他始終不能理解:烏倩倩身為鐵云皇後,如何就這麼上來了上三天?難道鐵補天對她不好?可是……縱然是那樣子,也不應該啊!

而且,據楚陽的眼光看來,烏倩倩現在腰細胸挺,身直臀翹,眉毛凝聚,臉色光滑而緊繃,耳後還有淡淡的絨毛……

這分明就還是一個黃花姑娘的象征!

楚陽就更加的皺眉了.

這是怎麼回事?

在樹下慢慢的踱著步子,突然想起來一個可能,不由猛的拍了拍額頭,有些懊惱:"我真笨死了!是了,定然如此!"

楚陽打算去找烏倩倩了.

有一件事,楚陽有八成的把握.

根據醫學來看,鐵補天雖然十個男人,但身體有些柔弱,甚至,有些地方還有些女性化.

根據經驗,這種男子,一般那啥都是……不強.難道鐵補天居然有難言之隱?與烏倩倩成親之後才發覺?所以才導致不能……那啥?

而自己來到上三天,別人也不知道,為了保密起見,居然讓烏倩倩這位皇後親自來請自己?求醫?

而正因為這種事情,烏倩倩見了自己,也有些無法張口?

楚陽越想越是可能,越想越是肯定,不由得在心中罵了自己一大頓:你呀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

人家一國皇後,豈能追著你千萬里來搞什麼婚外情?真是自戀的過了分了……

哎,若真是這樣子,那麼自己這段時間里晾著烏倩倩,可實冇在是有些不對……

不過烏倩倩怎麼又成了風月的弟子?這事兒,也委實是有些讓人想不通,不過……各自有個自己的機遇,這世界上,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

也不差這一件.

楚陽想著,還是趕緊的找烏倩倩確定一下比較好.這麼想著,便一路往諸葛家族走去.

再過三天,所有的人將到齊,萬藥大典就要開始資格選拔賽了,若是那事兒一起來,加上這麼多的事情擠在一起,恐怕自己真會忽略了……

這種事兒,還是自己主動出口說得好.要等到烏倩倩說……這丫頭臉皮嫩,怕是說不出嘴……

自己與鐵補天朋友一場戰友一場,這點忙,豈能不幫?

楚陽主意已定,大步流星的去找烏倩倩去了;心中滿懷的兄弟感情,一腔的朋友義氣.心中還在暗笑:那丫不舉……哇哈哈哈……

想著鐵補天現在的窘樣,楚陽就有大笑一場的沖動,若是哥見到他,非得揶揄他一番不可……

不得不說,若是鐵補天知道他現在的想法,估計絕對能夠當場氣暈……

我……不舉?

我舉什麼?

我……能舉什麼?

……

同一時間,第五輕柔的小院.

第五輕柔皺緊了眉頭,百思不得其解,不斷地踱著步子,在他身後,一個須眉皆白的老者,幾乎被他踱來踱去的步子轉的眼花.

心中也是大奇.

有多長時間了?什麼時候見到第五輕柔這樣的難以決斷?這樣的困擾過?【..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這種事在第五家族,簡直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究竟是誰呢?還有誰,也在參加這一次的謀劃?"第五輕柔眉頭深鎖,喃喃自語:"只是夜家,蘭家,與諸葛家,已經足夠混亂了,為何現在凌家的人也參與了進來?這幾家都不可能外傳,但凌家怎麼知道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會不會……是一個陷阱呢?"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楚陽的煉獄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