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為仙子看傷來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為仙子看傷來

第二百六十九章我為仙子看傷來

蘭唱歌鎩羽而回,便如斗敗了的公雞,焉頭搭腦.迎著眾人笑吟吟意味深長的目光,更加的面紅過耳,無地自容.

諸葛長長有些幸災樂禍,道:"活該!誰讓你用這種方法強請來?這簡直是逼迫!烏仙子沒當場罵你個狗血淋頭,就已經是口下留情了."

蘭唱歌怒道:"那你要我怎麼辦?還唱歌麼?"

這句話一出來,眾人霎時間想起烏仙子說的'嚎’這一個字,頓時東倒西歪的笑作一團.【..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在一邊微笑,眼中卻閃過一絲冷厲.

這幾位世家公子,分明是彼此之間都有心病;但一旦有外人在場,他們卻是不論情由一律排斥.

就連剛才大笑,都沒有人看過自己一眼.

徹底的將自己當做了透明人.

他們爭也好,斗也罷;殺戮也可,但,這只屬于他們自己的圈子.這是一種自負和驕傲:九大家族之外的其他人,連與他們作對的資格也沒有!

楚陽淡淡的笑著,看著.

別人都圍成一個圈子,笑鬧怒罵,亂作一團,根本不理他;但他就這麼云淡風輕的站在圈子外面,毫不動容.

絲毫不顯得尷尬.

哥是來賺紫晶的,不是來跟你們交朋友的.

諸葛長長笑了一會,道:"第二位,夜弑風."

夜弑風信心滿滿的走上前去,咳嗽兩聲,沉穩的道:"烏仙子,在下夜氏家族夜弑風,自從那日得見姑娘仙姿芳容,心頭縈繞,夜不能寐.在下一片赤誠之心,青天可鑒.若是能得姑娘青睞,此生當不二色!"

他頓了頓,見上面還沒有動靜,繼續說道:"今日在下只是邀請姑娘一談,無論成與不成,姑娘滿意不滿意,在下都是心滿意足."

良久,上面傳來烏倩倩的聲音,道:"夜弑風公子,我倒是有耳聞.夜公子生性沉穩,可謂人中俊傑.只是,聽說夜二公子現在家里已經有一正妻,一平妻,十一房小妾,在家族之外,還有四處外室;而且,家中已經是兒女成群,枝繁葉茂.敢問夜二公子,這生平不二色……不只是對我一個人說過吧?"

夜弑風張口結舌,一臉的通紅.

第三個當然是葉夢色,葉夢色背著手風度翩翩走過去,後面有人嘀咕道:"別耍酷了,烏仙子根本看不到你裝個什麼勁兒?"

葉夢色置之不理,溫文爾雅的走過去,向著空無一人的窗口深深一揖:"烏仙子,小弟向您行禮了."

里面沒有任何動靜.

葉夢色呵呵笑道:"小弟昨夜夢到了仙子,心有所感,突然作詩一首,還請仙子品鑒."

說著,也不管對面反應,搖頭晃腦的吟道:"云屏霧障一旦開,絕世佳人翩然來;衣袂迎風飄飄舉,恰如仙女下瑤台,秀發情絲三千丈,秋水碧波眼中來,相思入骨悵然歎,如何才能慰我懷."

吟罷,歎息了兩聲,似乎很是冇黯然.

良久良久,樓上沒有動靜.

葉夢色心中一喜,以為有戲.

楚陽卻是撇撇嘴,極為熟悉烏倩倩的脾氣的他,自然知道,烏倩倩現在正在想著的是,如何應答才能徹底讓他死心,而絕不是什麼有戲.

果然,只聽烏倩倩說道:"先前已經說了,小女子沒有學識,真的聽不懂葉公子的’詩意’,要不,葉公子解釋解釋如何?"

葉夢色眉飛色舞的道:"這首詩的意思是說,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姑娘你,你從那云里霧里翩然而來,翩然而去,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烏倩倩道:"原來就是做了一個夢……"

這句話她的聲音很輕,很輕,但這其中的一股難以言說的意味,卻讓葉夢色直接的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

'就是一個夢,你們讀書人居然也作詩?做得再好,不就是一個夢麼?我真的不能理解你們這些人……誰不做個夢啊……’

這應該就是烏倩倩淡淡的一句話之後隱藏的意思.

她只說了那一句,但口氣卻完美的將這些余韻也帶了出來.

葉夢色頹然後退.

這一次,眾人連笑也不笑了.

接下來的幾個人,都是絞盡腦汁各出奇謀,卻無一不是鎩羽而歸.

其中一個家伙走到窗口下,突然驚恐的大吼一聲:"啊!這是為什麼?!啊!天上竟然有一頭會飛的狗!"

眾人笑的打跌,烏倩倩只是來了一句:"狗是不會飛的,狗只會亂叫."

這家伙就敗退了回來.

終于輪到了楚陽,前面八個人都是黑著臉看著他,見到楚陽有些臉色鄭重,人人都是心中幸災樂禍:以我們的家世,才學,名聲都不行,你哪里有什麼希望?

不過眾人都是擺出一副極有興趣的樣子來,等著看笑話.

"額,這位楚兄,輪到你了.快上吧."

"哈哈……楚兄,說不定你能成功呢,哈哈……"

"快些吧,難道這麼就你還沒准備好?"

"我看你也別試了,直接認輸算了."

"別這麼說,說不定楚兄有奇謀,不僅能夠見面,一句話就能直接進去了呢,哈哈,哈哈……"

"這個笑話真好笑,我肚子疼……"

一片亂七八糟.

楚陽緩步上前,輕輕的咳嗽了兩聲.眾位公子頓時停止聲音,一個個都是一副'你快些出丑我好大笑……’這樣的表情.

眾目睽睽之下,楚陽揚聲說道:"烏仙子,在下楚陽,咳咳,請問我可以上去和烏仙子談談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面的烏倩倩還沒有說話,下面的眾位公子已經猛地炸了窩.

"草!什麼東西,不禁想要見面,居然還想上去,進入烏仙子的香閨談談……"

"太不自量力了!"

"忒惡心死我了,這個色鬼!這個萬惡的色狼!他他他……他竟然想進入我心中的女神的香閨……是可忍孰不可忍!"

"等烏仙子拒絕了他,我就打他一頓."

群情jī奮.

但下一刻,眾人就是目瞪口呆.

只聽見心中女神的聲音說道:"你要上來談談麼?"

眾人頓時一呆,心道,烏仙子這是啥意思?怎麼居然似乎有一種要同意的味道?

只聽楚陽說道:"不錯,在下聽說烏仙子身有小疾,心急如焚,特來為仙子看看傷勢."

眾人一陣大怒:烏仙子啥時候受傷了?我們在這里倆月了,怎麼沒有聽說?你這貨分明是胡說八道!

正要開口怒斥,只聽烏倩倩歎息一聲,說道:"難為你了,我受傷都是兩個月之前的事情,你居然也知道了."

眾人心中一驚:烏仙子真的受傷了?

只聽楚陽誠懇說道:"仙子修為深hou,自然不礙事的,不過,聽說那一夜仙子大展身手,力敵兩位聖級八品,卻也不輕松啊."

這句話一出來,人群中的夜弑風與夜弑雨活生生的嚇出來一身的冷汗.

兩月之前?深夜力敵兩大聖級八品?我了個靠……

不會這麼巧的吧?

兩人心中存著僥幸心理,忐忑等待.只聽見烏倩倩說道:"說的不錯,那一夜在水月湖邊,的確是我平生最為凶險的一戰,若不是……呵呵,楚神醫,請上樓來談吧."

"多謝烏仙子.在下收了紫晶,馬上上樓."楚陽笑呵呵的謝了一聲.

閻王與羅刹闊別兩年後,除開水月湖邊互不冇相認的那一幕,這還是在上三天的首次合作,卻是堪稱完美!

天衣無縫!

轉過頭來,就見眾位公子紛紛用一副看神仙的目光看著自己,楚陽笑呵呵的拱手:"不好意思,在下贏了."

眾人後悔不迭!

早知道烏仙子受了傷,只要一個醫師身冇份就能一親香澤,自己早去了!何至于如今被這小子撿了個便宜?

大家對輸了紫晶沒啥意見,也不放在心上,但對于楚陽卻能夠上烏倩倩的繡樓,卻是羨慕嫉妒恨.之極!

"這些紫晶,可都是我的啦."楚陽哈哈大笑:"待我收起來.嗯,諸葛公子,你身為莊家,理應也拿出一倍來吧?今天我贏了,就給諸葛公子打個折,您拿出一萬紫晶來就好了."

諸葛長長心中難受之極,怒道:"難道我會賴賬不成?"揮手叫人過來,去取紫晶.

蘭唱歌卻一擺手:"且慢!"轉頭向楚陽:"小子,你分明早知道烏仙子受了傷,卻不說,如今以這個理由見到烏仙子,等同于欺騙!你這就要拿走紫晶?想得太美了吧?"這句話一出來,頓時不少人都是目光不善.

楚陽眼眸一凝,微笑著淡淡道:"我知道,是我的事!打賭打的是能不能見到,而不是用什麼理由見到!怎麼?九重天九大主宰家族的後人,輸不起了?"

"你他麼才輸不起!你說誰輸不起?"眾人頓時有幾人叫囂起來.

大家本來就都看他不順眼,現在看他更加不順眼了.就想借題發揮,教訓教訓這小子.

楚陽意味深長的看著夜弑風,淡淡道:"夜二公子,夜家兩位……公子,你們也是如此認為麼?呵呵……烏仙子的傷……可還在等著呢."

夜弑風心里打了個突,這貨,可不是在說烏仙子的傷,而是用那兩人在威脅自己!如此說來,楚陽的意思是,他知道那兩人的身冇份,而烏仙子卻還不知道?

…………

我必須道歉了.哎,是我的錯.昨晚傲世生日,我去YY唱了首歌,結果唱得太好聽了.今天才知道,昨晚聽到我唱歌的妹子們紛紛被我優美動聽的歌聲迷醉,導致了刻骨相思,難以排解,竟然一夜沒有睡著……

這是我的錯!不好意思了……在此道歉.

並鄭重謝絕大家的好意:演藝圈的水太混,我就不去了.還是給歌星們留碗飯吃吧……遁走.【..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賭局,大世家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無恥淫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