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哎呀呀,這里面有隱情……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哎呀呀,這里面有隱情……

第二百七十四章哎呀呀,這里面有隱情……

"我從來沒有不正視自己的感情!"楚陽沉沉的說道:"但,當事情發展到那一地步,我能如何?"【..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風雨柔秀眉微蹙.

的確,就算兩人都有情,就算楚陽打算回來接你,可你烏倩倩已經答應了別人的婚約,讓楚陽又能怎麼辦呢?

可是,烏倩倩為何對楚陽還是這麼一往情深呢?

在風雨柔看來,這根本就是不應該的事情.而且,不是楚陽不應該,卻是換成了自己的徒弟不應該!

你已經是別人的妻子!而且是親口答應了別人.也當面跟楚陽說了,你還纏著人家楚陽做什麼?有夫之婦……卻纏著別的男人?

縱然是你們以前再如何深愛,現在也不應該再這樣糾纏下去了.但烏倩倩卻分明沒有放下……還是一如故往.

但,自己的這個徒弟,卻絕不應該是那種不知廉恥的女人!

這又是何故?

月聆雪頭痛起來.

太奇怪了!

一邊的楚陽也是歎息一聲,喉結一動一動,吞咽了幾口唾沫,啞聲道:"話說到這里,前輩也就理解了……呵呵,如今舊事重提,師姐也在一邊聽著,我本不該說的這麼直白,可惜,這些話我也是在心里好久,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我是個男人,自認也有情有義!"楚陽苦笑著,但眼睛卻有些jī烈起來:"並不是只有女人才做夢!男人,同樣有自己的夢."

"不過,當看到自己也動心的女人即將與別人成親的時候,而且兩個人還是你情我願,而且那個人還是自己的好兄弟的時候……你讓我怎麼辦?"

楚陽嘿嘿一笑:"我除了逃,能怎麼辦?"

"還能讓我怎麼辦?"

"我那時候連個承諾都給不了!"

"如今,風尊者您問我為什麼?呵呵……您為徒弟著急,我理解."楚陽苦笑,笑容有些悲慘:"難道我該去把好兄弟的已經成親的老婆搶過來,說,這是我的女人?"

"更不要說,那還是一國之君的皇後之尊!"

"之前我一直不敢說,也不好意思說."楚陽深沉道:"不過看今天這架勢,我若是不說出來,風尊者恐怕也就將我留在這里了."

他淡淡的抬頭:"其實風尊者是想殺了我.不管如何,都想殺了我.是也不是?一來,堅定烏師姐的道心,二來,也是看我不爽.風尊者的殺意,我感覺的出來."

他笑了笑:"這無可hou非,換做我,也會如此.畢竟一個剛剛起步的徒弟,天資卓越,未來成就很可能會超越自己,如此大好前途,若是現在就嫁人生子,未免太可惜."

風雨柔目中的冷意已經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欣賞和迷惑.

"很不錯."風雨柔淡淡的微笑起來:"你的感覺很銳利,也很靈敏.審時度勢,更加超人一等;心機智謀,都是游刃有余……也算得上是冇一代後起之秀."

她輕聲的說道:"之前我的確想殺你,不過現在卻改變了主意.我只問你一句:你之前所說的這些話,可是出自真心?"

楚陽有些苦澀的笑了笑:"我還不至于要到了欺騙自己的地步.再說,事已如此,真又如何?假又如何?到了這種時候,再說假話,風尊者以為,有這樣的必要麼?"

風雨柔笑了.

轉過頭看著烏倩倩,道:"倩倩,這是怎麼回事?"

烏倩倩神情有些複雜的甜蜜,看了看楚陽,暈紅著雙頰,道:"師父,這其中的原因……另有隱情,一言難盡,而且,牽扯到別人的***問題,總有一天,楚陽他……會知道的."

風雨柔怔了怔,眼眸深縮:"隱情?你是被逼迫的?"

"不是."烏倩倩紅著臉說道:"師傅您就別問了……總之,這里面……很複雜."她心中甜蜜的歎了口氣,又是期待,又是矛盾.

楚陽這邊不知內情,情有可原.

原來他對我,畢竟是有情的;我的付出,並不是扔到了水里,全然無用.

僅此一點,已經堪為告慰.

至于鐵補天那邊,同為女人,而且是同為驕傲的女人,鐵補天的決定,自己知道,也理解,更支持.

她的決定,自己只能尊重;楚陽自己沒有發現,那麼,自己就要恪守承諾,不能告訴他那件事.再說現在九重天封閉,想下去也下不去,若是楚陽知道了,徒然地亂了心神,影響修煉,和戰斗.

什麼時候等他們自己挑明了再說吧;只要郎有情妾有意,至于在不在一起,反而不怎麼著急.

只要你心中有我,莫要讓我愛的那麼苦,就夠了.

其實我的要求,真的不高.

楚陽現在與風雨柔一個表情:有些發愣的看著羞澀的烏倩倩,滿頭霧水,不明所以.【..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咋回事?

你自己不否認與鐵補天成親了;而且,也不否認自己對楚陽的情意,而且鐵補天對你還不是強迫,也不是脅迫;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答應了人家……

暗中卻又對舊日愛人念念不忘地老天荒……

如此干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情,你居然似乎沒有放在心上,反而心安理得?再怎麼說,這對于烏倩倩來說,都是屬于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且你居然竊喜在心?

這……

這可這是讓俺們迷惘嘍.

按照烏倩倩一向的為人,可不是這麼不知廉恥的女子啊……

兩人對望一眼,心中均是想到:看來這其中的'隱情’還真是不小……但想破了兩人的腦袋,也絕對不會想的到,現在烏倩倩那位名義上的'丈夫’,竟然是個女人!

而且也是楚陽的女人!

而且連孩子都生了……

既然如此,烏倩倩怕什麼?

能有什麼心理負擔?

楚陽瞪著眼睛,饒是他智計百出心竅玲瓏,此刻也真是糊塗了,吃吃的說道:"烏,烏師姐……那個……啥……這個……咋回事兒?"

烏倩倩紅著臉,白了他一眼,道:"你懂得什麼?快去忙你的去,師姐這里,不用你操心."

說著,居然抿著嘴,做夢一般的笑了笑,秋水一般的眼波悄悄的一轉,又垂下頭,卻又偷偷又抬起,抿著嘴兒,又輕輕的笑了笑,刹那間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居然連小耳朵都紅了……

楚陽一腳高一腳低,迷迷瞪瞪的走出了甲秀樓.

只覺得今天的天氣真的好晴朗啊.

可是他奶奶地到底咋回事兒呢?

難道就讓本少爺我表白了一番心意,然後就啥事兒也沒有了?風也停了云也住了,煞氣更加彌散的一無所有……

還記得臨出樓門的時候問烏倩倩:"那麼……鐵補天,他,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烏倩倩當時紅著臉,居然還跺著腳,嗔道:"當然有病!她病得可厲害了,而且我說的也是實話,她的病,除了你,沒人能治!"

是的,你把她的病治好了,我的病也好了……

當然,這句話烏倩倩是不能說出來的,哪怕是想一想,一張臉也頓時發燙發紅起來,幾乎是趕人一般,將楚禦座趕了出去.

然後自己倚著門,癡癡的笑.

不要說被趕出去的楚陽幾乎悶出病來,連在房內的風雨柔,也是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徒弟,刹那間幾乎覺得自己的徒弟得了失心瘋了,要不然怎麼冇會做出這等大違常理的事情?

"倩倩,到底咋回事?"看著懷春少女一般的徒弟,風雨柔皺眉問道.

"哎呀,師父,您別問了,總之這事兒有隱情啊,很大很大的隱情啊……總之,這事兒……您老人家就別管了啊……"

自從被收為弟子,從來就未曾撒嬌過的烏倩倩,居然破天荒的事情撒起嬌來;抱著風雨柔的胳膊一陣搖晃.

風雨柔頭都被晃暈了,一手撫額,呻冇吟道:"我……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這世道……真是變了……變得我都不認識了……"

烏倩倩悄悄的笑了出來.服侍著師父坐下,烏倩倩就去沏茶,臉上紅云密布,不知道在想什麼,端著茶壺倒水,居然將茶杯倒滿了還不知道,兀自擎著茶壺嘩嘩的往里倒……

"唉."風雨柔歎了一口氣,翻了翻白眼,從烏倩倩手里接過來茶壺,搖頭歎息,這個徒弟……沒救了……

風雨柔已經拿過去了茶壺,但烏倩倩兀自未覺,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良久才醒悟過來:"咦,茶壺呢?"

"等你為我倒完茶,這甲秀樓都被淹了."風雨柔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說倩倩啊,女人,女孩子,要矜持!縱然你心中千肯萬肯,也不要這樣立即就露出一副喜翻了心的樣子……這樣會被人輕賤的,知道不?虧你還是掌握過兵馬,厮殺過戰陣,更當過皇後的人,如此不穩重,為師真懷疑你是如何母儀天下的!"

烏倩倩嘿嘿的笑了笑,才笑著說道:"師父……女兒家要矜持,是不錯的;但女兒家,也要敢愛敢恨,因為我們女兒家一旦動情,就是終生.與終生幸福相比,什麼矜持,就不重要了."

"之前我不敢說,乃是我怕破壞了他與他那位心上人的感情,所以我將心事沉埋,如今,既然知道了,以後我也更不會說了,楚陽是一個負責的人,等他將他自己的事情處理完畢,他無論如何都會給我一個交代,而我,就等著他就是了."

烏倩倩快樂的笑了笑:"縱然我一生都等不到,可我畢竟已經知道,他心里有我!這就足夠了."

…………

我在跟小刀鋒利拼字,拼輸了的要為對方打賞,我要虐死他……大家等著看咱們的頁面增加刀神的打賞吧……對于剝削吝嗇鬼,哥快感十足.

廢話不多說,繼續拼字賺錢去鳥……【..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楚陽的理由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星夜茶中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