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星夜茶中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星夜茶中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五章星夜茶中九重天

楚陽迷迷瞪瞪的出了甲秀樓,對這件事還是百思不得其解.【..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拐了一個彎,就向著蘭香園走去.

此刻不過剛過了清晨,還遠不到中午,太陽斜斜的掛在天際,陽光照射而來,卻也已經抵消不了冷意.

一邊想著這件事,一邊在奇怪.

怎麼剛才下面還那麼多人再鬧,這麼一會兒工夫,人都跑光了?難道自己和烏倩倩說的那番話,演的那場戲,就這麼管用.

一路前行,不長時間,就已經快要到了蘭香園.

拐過一個彎,突然發現前面有那麼幾個人在看著自己笑.

楚陽愣了愣,只見這幾個人身穿藍衣,神完氣足,既沒有蒙著臉,也沒有掩飾行蹤,居然就這麼大咧咧的攔在了路中間.

蘭家的人!

蘭唱歌在一邊靠著一顆樹,懶洋洋額倚著,見到楚陽過來,眼睛一亮,背脊一挺,就走了過來.

"楚兄,呵呵……幸會."蘭唱歌看著楚陽,眼神中有一絲冷意,笑著說道:"楚兄和烏仙子想必相談甚歡?"

楚陽羞澀的笑了笑:"蘭兄說笑了,哎,此事真是一言難盡."

蘭唱歌露出一個'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似乎松了一口氣,這才一把拉住楚陽的手,心領神會的笑了起來,湊近來道:"楚兄,今日前來,乃是想要向楚兄請教一件事情,還請楚兄不吝賜教."

楚陽愕然道:"什麼事?"

蘭唱歌親熱的拉著楚陽,道:"來來來,這邊說,這邊有個茶館,今日我做東,請楚兄喝茶,呵呵,你我一見如故,楚兄千萬莫要推辭,請,請請請."

楚陽現在乃是藝高人膽大,也不怕蘭唱歌搞什麼花樣,再說,他也很好奇蘭唱歌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

于是順水推舟的應承下來;四五個人拐了個彎,就進了茶館,找了一個僻靜雅座坐了下來.

蘭唱歌一揮手,隨行的四位高手就散了出去,四個方向的把守住了.

蘭唱歌親自抓起店家剛送來的茶杯,另一手抓起一壺熱水,為楚陽殷勤斟茶,聲音和善,舉止雍容,臉色溫和.

與剛才在甲秀樓之前的表現,判若兩人.【..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這九大家族的年輕子弟,果然一個個都是城府深沉.表面上看,一個個都在胡鬧,都是紈绔不堪,但,一旦離開了公眾視線,卻是一個個都是淵渟岳峙,卓然不群.

楚陽心中暗暗思忖,只不知,這個樣子的真冇實性多一些?還是那個樣子的真冇實性多一些?或者說……這些人每一個還沒有真正的表現本來面目?

"多謝,敢問蘭少,找在下到底詢問何事?早些說出來,在下心中也好有個數."楚陽拿著茶杯,才發現這茶杯竟然是通體透明.

每一個茶杯,居然都是一整塊白晶雕成,從外面,就可以看到這茶葉的起起伏伏,飄起落下.

"楚兄稍安勿躁,請嘗嘗這茶,這冇可是天機城之中的特色,據說這茶葉乃是月隱之夜,沐浴天星,以天道之法,引星光燦爛,焙制而成!來到天機城,豈能不飲星夜茶?請."

"來到此茶樓的客人,每人每天,只有一杯茶.自己侵泡,自己調整,自己喝自己的口味,自己感悟自己的意境."蘭唱歌殷勤的奉茶:"聽說喝到這種茶的人,每個人的感受都是不同的……呵呵……奇妙得很."

"哦?還有這等事?但不知蘭兄你,感悟為何?"楚陽端起茶杯,輕輕吹著漂浮的茶葉,淡淡的說道.

你找我有事,卻不是我找你有事,你不急,我更不急.

耗唄.

時間老冇子有的是,足有上萬年陪你耗……

"楚兄啊,這茶,也如人生啊.你看,這茶杯之中的茶葉,雖然是漂浮不定,但卻每一根都是在努力的往上飄,雖然各自都是獨立的,但茶杯口,卻也就只有這麼大小,這麼多的茶葉,不可能全部浮到最上層,雖然僅僅是一線之隔,但畢竟有上有下,有高有低.這其中的碾壓,競爭,卻也是相當jī烈的."

蘭唱歌呵呵一笑,指著茶杯之中的茶葉,條理分明的說了起來.

楚陽側著頭,道:"哦?"

蘭唱歌深沉的一笑,道:"別人看茶,看到的是茶葉,但在我眼中看到的,卻是人生,卻是江湖!"

楚陽凝目在杯中茶葉,道:"不錯,這其中,的確是存在競爭;但……這個竟爭,卻是被動的;若是沒有開水注入,這杯茶,就只是一些干枯的樹葉而已."

"楚兄此言不錯;但越是如此,更顯得有趣.我們每個人,就如同這些干枯的茶葉,本來靜靜地呆在某一個地方,與世無爭;但……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或者強迫也好,或者自願也罷,終歸會投身到這開水之中來.去進行一番身不由己的,卻是高下立判,你死我活的斗爭!"

"所以在我眼中看來,這杯開水,便是九重天,這里面的茶葉,便是眾生."蘭唱歌露出一個悵然的表情:"比如你,比如我."

楚陽凝眉深思:"蘭兄此言,或說有理.不過,這種斗爭雖然無奈,卻也正因為這種斗爭,分出了高下的同時,也讓這些干枯的樹葉,發出了隱藏在身體之中的潛力,那就是茶香.所以,雖然被熱水浸泡,苦不堪言,但也有此綻放了本應有的碧綠,本應有的馥郁芳香.縱然苦,也比沒有任何知覺的躺在罐子里,做干枯的樹葉為好."

楚陽笑了笑:"更比那些掛在枝頭直到老去飄落在地上化作泥土的同根同源的茶葉,要好得多了."

蘭唱歌撫掌大笑:"楚兄此言真是深得我心!"

"只不過……這杯水,卻不是九重天,我們,也不是茶葉.!"楚陽話鋒一轉:"九重天能人輩出,終有人會跳出九重天的桎梏,遨游宇宙!但這水杯之中的茶葉,卻永生永世,都不會跳出這個杯子!而且,一旦芳香散盡,這些茶葉就會成為沒有滋味的樹葉,沉在水底."

楚陽抬頭一笑:"就像一個人走完了一生,雖然光輝過,燦爛過,芳香過,馥郁過,但他到頭來,畢竟還是成了一具尸體."

"或者有例外,有一些茶葉始終漂在水面,也被喝茶的人一口喝進了肚子里,無影無蹤."楚陽淡淡的一笑,道:"蘭兄以為然否?"

蘭唱歌眼中陰鷙的光芒閃了閃,道:"楚陽也未曾見到過外面的世界吧?焉知那些跳脫了九重天桎梏的那些人,就不是跳到了別人的肚子里."

楚陽搖頭失笑:"蘭兄這話,說的太有道理."

心中暗暗下了評價.

這個蘭唱歌,有幾分心機,也有幾分明悟,可說是個人才,可是,其思想有些殘酷悲觀,這樣的人,其實已經認命.自認自己就算跳出去,也是死路一條……

所以,其終生成就,絕不會太高.

而且心胸有些狹窄,看不得別人有出頭之日.

這一點,從一句話可以看出來:'焉知那些跳脫了九重天桎梏的那些人,就不是跳到了別人的肚子里.’

楚陽想說:可惜你連跳到別人肚子里的本事和資格都沒有……

但想了想,終究還是咽了下去.

現在局勢複雜,實在沒必要為了一杯茶得罪什麼人……尤其冇是這種心胸狹窄的人!

蘭唱歌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搖晃了一下,只見飄在水面的茶葉,紛紛緩緩向著杯底飄落.

他溫文的笑了笑,道:"楚兄你看,這豈不就是折疊九重天的那時候?那位大能將九重天這個茶杯晃了晃,于是就有這麼多無能的人死了."

他將茶杯放在桌上不動,等水面平穩,楚陽發現,在蘭唱歌的茶水上,漂浮著九片茶葉,各據一方.

其占據地利形勢,居然與現在的九大家族差不多.

"就只剩下了九片……像不像九大家族?"蘭唱歌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楚陽哈哈一笑,心中皺眉.

這個蘭唱歌,比起第五輕柔那等心胸,真是差距是天上地下.只是這一個比喻,就看得出來有些輕浮.

而且這是第一次見面,你就在九大家族之外的某人面前,說起這樣的話,做這樣的比喻……

"這九片茶葉,也在暗中較勁."蘭唱歌眼中閃著興冇奮的光,看著茶葉:"就比誰先沉下去……"

楚陽點頭微笑.

"這中間這一片最大,就好像夜家."蘭唱歌用食指指了指中間那片茶葉:"雖然大,卻也是有些老,有些腐朽.這一片雖然占據了最好的地方,卻也是眾矢之的.其他各片茶葉,都想著向中間靠攏."

"若是這時候有外力晃一晃,這片茶葉就會掉下去."蘭唱歌呵呵笑著:"楚兄,夜弑風隊似乎有些不大友好?楚兄可知道,這晃一晃的權力,目前正握在你的手里?"

楚陽一皺眉,真心有些不解的說道:"晃一晃的權力在我手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不錯,這夜弑風先是傳言與我,讓我與你為難;然後在楚兄說出烏仙子的傷勢之後,就立即前倨後恭,改變了態度.這其中的蹊蹺,楚兄定然是知道的."

蘭唱歌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敢問楚兄.烏仙子的傷,是否是夜家的人下的手?而且,夜家的人下了手,必然是行蹤隱秘,所以烏仙子還不知道真凶是誰?但,楚兄卻知道?"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哎呀呀,這里面有隱情……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絕戶毒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