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替你掃了九重天,如何?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替你掃了九重天,如何?

第二百七十九章我替你掃了九重天,如何?

楚陽一路輕松地來到了蘭香園.【..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進門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太安靜了.

還以為紫邪情又帶著楚樂兒出去玩去了,打開門一看,卻見楚樂兒正渾身浸泡在一個大木盆之中,而紫邪情站在木盆外面,一只手按在楚樂兒頭上,正全力催發著什麼……,

"這是咋回事?"楚陽撓撓頭.

"啊!大哥你不要看!"楚樂兒上身光著在木盆里,見楚陽進來,頓時羞澀起來.

楚陽撇撇嘴,道:"真是敏感的小丫頭,還讓我不要看……,就算我看了,又能看到什麼?看到兩排肋骨麼……."

確實如此,由于常年病患的原因,又是年紀幼小,楚樂兒現在所有的女性體征,都還沒有開始發育.

連點兒征兆都沒有;難怪楚陽不屑一顧.

要不然,恐怕不用楚樂兒說,楚陽自己也早已逃了出去.再說了……,紫邪情也根本不會放任他進來.

"大哥你壞死了∼"楚樂兒委屈至極:"人家還沒有長大呢!"

"嗯,等你長大了,我就真不能看了."楚陽點點頭,煞有其事的說道.

"哈哈哈...…."饒是紫邪情定力超群,也實在是被這幾句話逗得忍不住了口一邊笑一邊收了功.

楚樂兒砰地一聲跳出來就裹上了床單里面,嘴里一個勁的不滿的嘟囔:"壞大哥!壞人!壞死了……."

楚陽和紫邪情前仰後合.

笑了一會,楚陽才問了起來.

"是樂兒的體質問題,我先為她提前疏通了經脈,改造了身體稟賦:現在樂兒只要是癰疾一去,立即就是先天之體了."紫邪情輕描淡寫的說道:"這沒什麼的.樂兒我很喜歡."

楚陽抽了一口氣.

沒什麼的?

虧你說的這麼輕巧,卻幾乎將我嚇的一口氣厥過去!

生生將一個人,還是一個帶著先天性疾病的女孩子,將身體稟賦完全改變,直接提升到練武之人夢寐以求的先天之體……,

這幾乎就是脫胎換骨,平步青云!

要知道,有些武者努力一輩子,也未必能達到先天的地步;更不要說整個身體連經脈血脈都是先天體質了.

而一個沒有修煉過的先天體質,更加是逆天到了極點的事情!

這就等于是一塊純正的渾金璞玉!只要一旦開始修煉,那就是從先天起步.

楚樂兒只是感覺身體輕松了許多,並不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大好處,但楚陽卻是心知肚明.

"我也不說什麼謝字了."楚陽深深的凝視了紫邪情一眼,緩緩說道.

這等大恩情,豈能是一個'謝,字就能表達的?

紫邪情淡淡的笑道:"沒什麼可謝的;舉手之勞而已."

楚陽呵呵的笑了笑.紫邪情說是舉手之勞,但他怎麼會就這麼天真地相信了?只看連紫邪情的額頭上都輕微地冒出了汗,就知道,紫邪情絕對不會很輕松.

將剛出生的嬰冇幼兒改造成先天之體,對于紫邪情這等大能來說,或者並不多麼費事;但,將一個已經十二歲,從未修煉過,而且體冇內還有先天癰疾的女孩子改造成先天之體,則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對了,我今上午出去這一次,搞到了不少的靈藥,還有六七萬的紫晶,應該夠我們揮霍一陣子."

楚陽建議道:"不如,咱們再來打過一場刁"

或者,自己唯一能夠報答對方的,就是讓她早日吸取夠了道境之力,完成她最終的夢想吧……

紫邪情眼睛閃了閃,有些疲倦的道:"我今天有些累了,改天吧."【..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就沉默了下去.

楚陽一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微笑道:"那就改天."

然後兩個人就同時的靜默下來;良久,不約而同的走了出去,在花架下坐了下來.

"這段時間,風起云湧,九大家族,各有心思.屆時,可能我會需要你的幫忙."楚陽輕輕地說道.

這句話有些無話找話,就算他不說,到時候紫邪情也是一定會幫忙的.

"沒問題."紫邪情的嬌軀稍稍往椅背上一靠,露出一絲慵懶,這份慵懶出現在紫邪情的身上,實在是太罕見:楚陽忍不住兩眼也有些發直.

"其實……,若是你只是想統一九重天,我想我可以幫忙."紫邪情認真地看著他,一揮手,龐大的神念,將這整個蘭香園整個的籠罩.

隨即才看著他,道:"就讓我在臨走前,將九大家族完全打爛如何?我替你橫掃九重天,如何?"

紫邪情的聲音輕松,就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將九大家族完全打爛?替我橫掃九重天?"楚陽驚震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是的,若你願意,我就在我離開這個九重天之前,將九大家族完全剿滅,斬草除根!別的把握沒有,但我可以保證一件事,只要你願意,我就可以做到自我走之後,這整個九重天世界,再也不會有頭頂著九大家族這九大姓氏的人存在在這世上."

紫邪情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在面前石桌上敲了敲:"若你顧忌執冇法者,我連執冇法者一起滅掉好了."

楚陽頓時就眩暈了起來.

這娘們兒說話也太"輕描淡寫了;就比如說:面前這盤綠豆芽你不願意吃,我替你吃了如何?

一時間,楚陽突然感到口干舌燥,抓起茶壺,連連喝了幾杯茶.

"我是看你如此微弱實力,周旋在這麼龐大的敵人中間,太艱難.隨時隨地,都有性命之憂."紫邪情輕輕地說著,眼睛不再看楚陽,而是凝注在自己春蔥一般的手指上:"這樣做,也就當是…,也就當是報答了你幫我收取道境之力的補償."

楚陽苦澀的笑了起來.

"不."楚陽沉沉的,卻是清晰的說道.

"不?"紫邪情詫異的抬頭看著他.

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也有幾件事要說."

"第一,你不欠我的.若非要說欠反而是我欠你的:我們各取所需,等同合作.所以,什麼報答之類的話,我不希望再聽到.我報答不了你,但你更不需要什麼報答我."

楚陽認真的說道.

紫邪情認真地聽著他說話,緩緩的點了點,頭.

"第二我是一個男人,這是我的事,我想自己做."楚陽鄭重的道:"我可以在我的一些計劃中,借助你的力量,但卻絕不會直接用你的手來達到我的最終目的."

"驕傲的男人麼?"紫邪情笑了起來.

楚陽也笑了.

"第三……面前的這些敵人,是我的對手.是我的人生遭遇."楚陽慎重的說道:"或者說,是我的磨礪;我只有從這里沖出來,走出去我才能一步步的沖上去,沖出去……."

說到這里,他頓住,看向紫邪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麼?"

紫邪情點頭:"非常明白."

"所以,我需要這樣的危險,來刺冇jī我,來磨礪我,來讓我奮發,讓我去奮戰!哪怕因此而呃...…,這一生,畢竟也是過的……,充實!"

楚陽字斟字酌的道.

"我明白了.你的目標並不是這九重天!"紫邪情淡淡的笑了起來:"先前我的提議,你若答應我肯定會做到.但,也有些不滿.如今,你的答案,也算是冇讓我心中安慰."

她有些失落也有些欣慰的說道:"原來你以前說的話,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楚陽劍眉一挑道:"折疊九重天的人…,也是一個人.你紫邪情,也是一個人."

"我楚陽,也是一個人."

隨著楚陽說出這句話,兩人沉默了下來.

楚陽說的這番話,其中的含義太多.但只需要說到這里,兩人都已經心照不宣,不需要再說.

靠天靠地靠祖宗,不是本事!

赤手空拳打出來自己的天下,才是榮耀!

榮耀只是目的,過程才是享受!

良久之後,紫邪情微笑著說道:"說的不錯;我也認為,就憑你楚陽這一身骨頭,放在無盡長空中,也是數的著的硬的."

楚陽哈哈一笑:"我楚陽或者並沒有別的好處,但自詡這一身傲骨,前世今生,還真未曾向某人某事低過頭,彎過腰!"

"前世今生?"紫邪情玩味的笑了起來:"這四個字,有點意思."

楚陽淡淡的笑了起來.

"那麼說…你說以後要打我,也是真的?"紫邪情斜起了眼睛,看著他,玩味的蕪

"若我能打得過你,就打你!"楚陽毫不避讓,毫不掩飾自己的企圖.

"好,好."紫邪情微笑起來:"我會等著,等著你來打我."

"到時候不要哭."楚陽眨眨眼.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

"這長空中,有無盡的精彩,也有無盡的寂寞."紫邪情微笑著:"一旦進入,走上這條路,便是一路獨行,一旦受傷,就是萬劫不複.

天機難測,風云詭異,隨時可能前路不通,若不能克敵制勝,便只有寂寞終生.有時候,想找一個人,談一談都做不到.你要想好了才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楚陽沉默著,突然笑了:"在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竟然有一種感覺,似乎你一直跟隨我,從下三天一路而來一般.因為你說的這番話,幾乎包含了我所有的兄弟的名字."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人無橫財不富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法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