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臘月初九,第五輕柔?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臘月初九,第五輕柔?

第二百九十二章臘月初九,第五輕柔?

楚陽有些無語.

我一說朱果,你就說朱果不行,打不進去複賽.但我一說黑血朱果,你卻又舍不得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真沒見過你這樣的.

寒瀟然呵呵笑了笑,道:"小兄弟莫要笑話我.老哥哥我一生中執冇法天下,向來鐵面無私,更未曾受過任何人的賄賂;見到的天材地寶這類東西,實在是少的可憐.一見到屬于自己的或者屬于兄弟的,就舍不得拿出去,呵呵呵……"

寒瀟然有些自嘲地說著,楚陽卻是聽得肅然起敬.

寒瀟然或者會因為這個沒什麼見識,還有些守財奴的心態:但卻不得不讓人心中油然升起敬意.

也唯有寒瀟然這樣的執冇法者,才是真正的,合格的執冇法者!

可惜的是,這樣的人實在太少了.

想到寒瀟然的傷,楚陽就覺得心里沉甸甸的.自己分明能治,但寒瀟然目前卻是身屬執冇法者陣營;自己不能暴露身冇份.

否則,以寒瀟然這種大公無私的性格,屆時會站在哪一邊……這可真是用膝蓋都能想出來的事情.

前腳用九重丹為他治好傷,下一刻就被他大義滅親……

這就真的有些……,糾結了.

若是對別人來說,這種前腳拿了好處後腳就對付恩人的,絕對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但對寒瀟然來說,卻絕對的不適用!

因為他真的就是那種人,大義滅親的事,絕對的做的出來!

所以楚陽現在心情糾結萬分.

寒瀟然抱著紫晶盒子,一時間竟然有些jī動,有些鬼鬼祟祟的四處看了一眼,才打開來看了看.

"平生還是第一次這麼jī動的有一種做賊的感覺."寒瀟然如此道.

楚陽啼笑皆非.

紫晶盒子里,黑血朱果就這麼靜靜地躺著透明的外皮,似乎云霧繚繞,里面黑色的光華閃動,似乎是夜空一般的顏色,卻又帶著隱隱閃爍的星光,似乎有生命一般在表皮內緩緩地流動.

一股氤氳的香味,就這麼彌散開來:讓人聞到,就會感覺精神一震,似乎體冇內的元氣,也加快了運行速度.

"真是好東西."寒瀟然有些陶醉的吸了一口香氣目光有些複雜,道:"小兄弟,這樣的好東西若是給一個聖級九品巔峰高手吃了,足足可以讓他晉升至尊啊:給我吃了,卻只能讓我荀延殘喘多幾年,豈不浪費?"

楚陽笑了笑:"寒老哥這話說得,可就矯情了."

寒瀟然豁然大笑:"好!那我就吃了."

楚陽點頭笑道:"這世上好東西多了,有太多的好東西都被人攥在收里,到死舍不得用,舍不得吃,那豈不是更浪費?"

他哈哈一笑:"吃到自己人的肚子里,才是不浪費.縱然這東西別人吃了就能崩靈陷天破碎虛空……可那人跟我有什麼關系?寒老哥快吃了吧,這東西藥效揮發嚴重,縱然是紫晶盒子,也擋不住冇藥力流失.早一刻吃多一份功用."

寒瀟然連連點頭,不再猶豫用口輕輕咬破朱果表皮,只是輕輕一吸,已經覺得有一股溫軟醇hou的液體流進子咽喉.

刹那間渾身三萬六千個汗毛孔也似乎全部舒張,連頭發眉毛,也要舒服的跳舞一般.【..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隨即一股騰騰的熱力就帶著讓人熨帖到幾乎暈去的那種舒服,從丹田升起,一路呼呼上沖,直到腦門.

最後,這一股奇特的藥力竟然黏在了寒瀟然頭部受傷處將整個傷口嚴密的包裹了起來,一時間,竟然感到有些麻癢.

在藥力包裹住傷口之後,寒瀟然對自己的毒傷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雖然明知道還在,但運功卻也探測不到了.

渾身似乎整個的輕松了起來.

"這藥似乎對我的傷很有好處,藥力未曾消失而是自動的就尋到了傷處,將傷口整個包起來了."

寒瀟然感覺了一下,滿足的眯著眼睛說道:"多少年了,老哥哥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這份輕松."

楚陽溫暖的笑了:"這就夠了."

寒瀟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長長的歎一聲:"小兄弟……"搖頭唏噓了一下,就不再說話.

楚陽卻能夠感覺到,寒瀟然這一刻心中的jī動.

"走吧."寒瀟然溫暖的看著他,道:"我們要早些去,我們東南,這一次可就要小兄弟來揚眉吐氣了……"

楚陽呵呵一笑:"怎麼,前幾次東南名次都不好?"

"據說是萬年來,東南藥師,還未有一人能夠進入決賽."寒瀟然搖頭苦笑.

"這麼慘!"楚陽愕然.

"的確是慘."寒瀟然點頭同意.

"那這一次,想必就絕不會慘了."楚陽微笑.

寒瀟然哈哈大笑:"當然,我們東南有小兄弟!"

"寒老哥,石家的事,怎麼樣了?"楚陽一邊走一邊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我一直按下,沒有跟你說.以後咱們慢慢的梳理;總之是複雜之極."寒瀟然皺著眉頭說道.

"哦."楚陽便不再問.

兩人一路走,只見前面的人群已經越來越多,各個藥師,家族都是蜂擁如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的住所中,街道中湧出來,進入了這一條大街,彙成了一道洪流.

"這麼多藥師,哪里來的!"楚陽有些驚詫:"這幾天里也沒見幾個人上街,怎麼突然間湧出來了這麼多?"

"這還只是這一小片的地方的,其他地方還比這里多上十倍以上."寒瀟然司空見慣,絲毫不以為奇的道:"九重天這麼多人,有這麼多藥師,實在是不足為奇."

楚陽為之嘔舌.

藥師們一個個整齊的往前走,人數雖多,但卻幾乎沒有幾個人互相說話的.偶然有相熟的交談幾句,便也立即不說了.

各自都背著靈藥,但就算是再親近的人,也不知道身邊的好友用來參加萬藥大典的是什麼藥.

"人這一生,都想站在巔峰看風景:不管是藥師也好,武者也罷,抑或是貧民,商人.都想站到自己這個階層的最高處!"

寒瀟然唷然道:"所以,萬藥大典,就是這些藥師的機會.一生之中,最大的機會!"

楚陽點點頭.

寒瀟然一邊邁步,一邊說道:"這兩個月來,陸陸續續進入天機城的藥師,有一萬三千人,無聲無息的就死了;身邊帶的靈藥,……也是不翼而飛."

他含有深意的看了看楚陽,歎了口氣.

"一萬三千人離奇的死了……"楚陽有些無語.

"這天機城的繁華熱鬧,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的罪惡!"寒瀟然有些輕微的憤然,沉沉說道.

"但這些事,查無實據,查無可查."楚陽皺眉道:"老哥何必為此憂心?"

"不."寒瀟然道:"有痕跡."

"藥師之間自相殘殺,畢竟是少數."

"我這段時間里觀察過九大家族的人,幾乎他們每一天,都會有動作.尤其是蘭家,幾乎已經是不加以掩飾."寒瀟然切齒說道:"萬古流傳的九大家族,居然做出這等事情,豈不讓人寒心到極點!"

"蘭家……"楚陽啞然.

突然想起來自己九劫空間里從蘭家勒索來的那許許多多成堆成堆的靈藥,一時間居然有些心虛起來……

原來蘭家那天損失了那麼多靈藥,這幾天為了彌補損失,居然干起冇來殺人越貨的勾當了……

真是人才.

便在這時,前面突然鑼鼓喧天.

兩人都是一怔,加快腳步趕去.

只見前面路口.有幾個人身穿白衣,擋住了去路,手中拿著嗩吶喇叭銅鑼大鼓,在奮力的敲響.

咣咣咣的聲音,響徹云霄.

與此同時,天機城中各個方向都響起了同樣的鑼鼓喧天.

咣咣咣,"諸位,我們是第五世家的人,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咣咣吧……"諸位暫請留步,我們第五家族有大喜事情宣布!"

咣咣呃……

寒瀟然皺著眉頭,說道:"這個第五家族,這是要做什麼?"

楚陽聽到'第五,兩個字,就心中敏感,道:"不管做什麼,咱們稍安勿躁,就留下來聽聽無妨."

終于鑼鼓聲音暫息,眾人耳朵里面,猶自一陣陣的轟鳴.

"諸位:下月初九,也就是臘月初九!乃是我們第五家族大爺第五輕狂的誕辰!第五大爺六十大壽,普天同慶!為表示慶賀,我們第五家族第五輕柔大人全權出資,為自己的大哥祝壽,包下水月樓,傾情一醉!屆時,不管是誰,只要來到水月樓,就有酒喝!"

咣咣咣……

"第五輕柔大人並在水月樓前搭起了戲台,臘月初九,唱大戲,祝賀第五大爺誕辰六十年!六十大壽,六六大順!臘月初九,搭台唱戲!"

咣咣的鑼鼓聲音又響了一會,這幾個人又喊了幾遍,才讓開了道路,讓眾人通行.

"就是一個六十歲的生日,這第五家族居然搞得如此隆重,真真是沒見過世面!"寒瀟然鄙夷的道:"在九重天武者之中,六十歲,充其量也就只算是牙牙學語蹣跚學步,居然就這麼大操大辦?這時候死了都得算是天折!第五家族居然如此隆重,六十大壽都這麼過了,若是六千歲大壽,豈不是要連下三天的人也統統請上來慶祝慶祝?簡直是殆笑大方."

"這個第五輕柔也是個暴發戶,拍自己大哥的馬屁,居然拍得如此不遺余力…"看來這兄弟二人,也不一定和睦."寒瀟然分析道.

一側的楚陽卻是心中一震,眼中神光閃動.【..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臘月初九?第五輕柔?

上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搭台唱戲     下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幕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