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在這里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在這里

第二百九十六章你在這里

莫輕舞根本沒有想到,真的會在這里見到楚陽.【..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這一路來,師父的百般推脫,她已經隱隱意識到,師傅恐怕是不願意自己和楚陽哥哥相見.

畢竟,自己的修為乃是速成,基礎根本不牢固.這段時間的游曆,實際上就是在替自己穩定心境,增長修為.

這一節,莫輕舞如何不知?

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了楚陽,只會影響自己的道心.

所以布留情一直拖著,根本不著急,也不做行動,莫輕舞雖然心中不滿,卻也無話可說.

甚至,她對于布留情說的'你楚陽哥哥一定會來萬藥大典’這句話,從心靈深處根本就是懷疑的.

但就在這一刻,在下面的萬千人潮中,她卻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背影.

背影.

黑衣的背影.

挺拔如劍,卻又帶著一種無形的懶散和灑脫.肩膀並不算很寬,但這樣的肩膀,卻讓莫輕舞一眼看到,就感覺到能夠撐得起世上所有風雨!

這個背影,刻骨銘心.

楚陽的背影只是一閃,就消失在人潮中.

莫輕舞兀自在樓頂呆呆的站立著,清麗的小冇臉上,兩行淚水緩緩滑落.

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心酸,驚喜,澀澀的,還有些忐忑,有些害羞,有些心亂如麻……只覺得一顆心越跳越快,已經快要從自己喉冇嚨里跳了出來.

欣喜欲狂,卻連聲音也發不出.

分明很想一躍而下,立即去找到他,告訴他,自己有多想他.

但,極度的驚喜,卻讓自己整個人木偶一般站著,竟然挪動不了半寸.

她只是這樣呆呆的站著,任由眼淚嘩嘩的流下來,卻連擦也不擦.

視線已經模糊,看出去,就連近在咫尺的窗子也看不清了,但她依然執著的淚眼凝視著楚陽消失的方向心中在瘋狂的呼叫:楚陽哥哥,我又見到了你.

楚陽哥哥,我又見到了你!真好!

可是她卻連一點聲音也發出來.

終于,她用兩只手捂住自己的臉,蹲了下去,輕輕地嗚咽起來.眼淚,從指縫中瘋狂傾瀉.

她越哭越厲害,慢慢的渾身顫抖起來.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麼?你知道我一個人多孤單麼?你知道你不在我身邊我多麼寂寞麼?你知道我每天做夢都會夢到你麼?

她瘦削的肩膀抖動著,驚喜之後,巨大的酸楚襲上心頭,一時間,根本無法控制.

……

"小舞,怎麼了?怎麼哭了?"身後,布留情有些著急的問道.

"我……我……"莫輕舞楚楚可憐的抬起小冇臉:"師父……我看到他了."

布留情心中咯噔一聲:"誰?你看到誰了?"

"我看到我的楚陽哥哥了……"莫輕舞抹著眼淚,覺得自己越來越傷心了,卻也越來越歡喜了:"我看到他了,師父……"

布留情瞠目結舌的看著她,木偶一般的重複道:"冇你看到他了?"

"嗯!"莫輕舞使勁的點頭,甩落了兩滴淚珠,啪啪滴在地上.

布留情瞪著眼睛,十分懊喪的道:"這混蛋家伙怎麼會在這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哼!"莫輕舞頓時重重的哼了一聲,又跺了跺腳,氣憤的道:"師父你是壞人!"帶著淚,突然想起來:"我去找他去!"

一個縱身,就從高高的樓上飄了下去.

布留情一個沒攔住,莫輕舞已經縱身而下;不由喃喃的歎一聲:"傻丫頭……女孩子要矜持……"

隨即就歎了口氣:"這混蛋,怎麼就真的出現在這里了呢?真是失算啊……"

……

莫輕舞縱身而下,半空中,一團紅影漂浮著,彩虹一般飄飄降落,就像九天仙女,從天而降.

所有看到的人,都看得呆了.

莫輕舞輕盈的身影落在楚陽身影最後消失的地方,前前後後的急速奔走著.一雙眼睛,焦急的尋找著,在她身前身後,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一個人都投過來奇怪的目光,不知道這個仙露明珠一般的少女,卻是一臉的茫然和jī動,在尋找什麼.

但莫輕舞卻是每一個人都沒看到,她的心中,只有那一道身影.

她苦苦的搜尋著,楚陽哥哥,我來了.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我明明看到了你……你去了哪里?

良久,莫輕舞終于停止了尋找.

她知道,楚陽已經走遠了.

她茫然地站著,站在人潮中,四周人流如織,她卻是感到了一陣刻骨的孤獨.

忍不住怔怔的流下淚來,蹲下了身子,兩手捂住了臉,輕輕抽泣著,瘦削的肩膀不住的顫抖著……

原來你在這里.

你在這里.

良久,肩頭被人拍了拍,莫輕舞淚眼回望,只見布留情正站在自己身前,正憐憫的看著自己:"乖,小舞,回去吧.他既然就在這里,那麼,你們總有一天會相見."

莫輕舞輕輕的點頭,眼眸低垂,一串晶瑩的淚珠,又是簌簌流了下來.

布留情拉起她的手,輕輕一帶,兩人的身子飄飄飛起,又回到了樓頂.

"小舞……你還小."布留情想了好久,才歎了口氣,終于輕聲勸道:"你才十三歲……就接觸這樣的情情愛愛,你……還早了些,這樣對于你的前途……很不利."

莫輕舞怔怔的看著外面,夢囈一般的說道:"師父,這就是情情愛愛麼?"

布留情一怔.

"這就是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麼?"莫輕舞又怔怔的道.似乎在歎息,在確定一般.良久後,才居然用一種完全的'成熟冇女人’的口氣的幽幽歎息一聲,道:"這種感覺,好苦澀,卻又好期待……"

布留情有點暈了,這個小徒兒,分明是有點兒走火入魔的趨勢.

正要再勸.

只聽莫輕舞說道:"不想他,如何可以做得到……一顆心似乎也不是自己的.師父,……"她仰起小冇臉兒,看著布留情,道:"師父,您嘗過這種情情愛愛的滋味兒麼?"

布留情猛地怔住,思緒如風,回到一萬多年之前,那早已經塵封的記憶,突然湧上心頭,那一副副面孔,乃是如此的鮮活.

自己原以為早已忘記,此刻想起,原來根本未曾忘卻.

深深地歎了口氣,不再勸莫輕舞,靜靜地坐了下去.

多少年前啊……一妻兩妾,等到妻妾去世之後數百年,自己又曾經納過妻妾;但,卻猶自記得,有那樣的一個女人,臨死的時候摸著自己的臉,留戀的看著自己,最後說的那句話.

"其實真的很想,死在你的後面.我不舍得你……沒有了我,可憐你以後還有悠久的歲月獨自獨行,人生漫漫,你獨自一人,孤獨寂寞,孤單淒涼……讓我如何放心得下……"

……

布留情想著想著,嘴角勾起一絲懷念的淒涼微笑,自從這句話後,自從她死了,自己一直到現在,沒有家室之念.

悠久的歲月,是啊,相對于常人來說,自己幾乎有無窮的壽命,陸地神仙一般的人物.但……誰能知道在這悠久的歲月之中,還能經受幾次那樣心傷魂斷的生離死別?

一般人,甚至是武者,有幾個人,能夠真的與自己'白頭攜老’?

布留情悠悠一聲長歎.

窗口,紅衣服的小蘿冇莉居然也是幽幽的一聲長歎;居然也是充滿了心傷冇魂斷的味道.

布留情一聽這聲長歎,頓時又一聲長歎……

真是有些看不懂這個世道,才十三歲的小丫頭……居然就……

"師父你不必擔心我,只要確定了楚陽哥哥就在這里,我心里只有高興,而且,一定能看到他的."莫輕舞道:"我會等待,每一天,我都要好好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布留情又一聲長歎,道:"那我繼續想我的事情去……哎,我現在真希望在你面前坐著的,乃是甯天涯而不是我呀."

莫輕舞似乎沒聽到,怔怔的又把目光轉向了窗外.

布留情苦笑一聲,隨即就陷入了沉思.

自從來到這里,這幾天里布留情心中一直在轉悠著一個問題,這個問題,讓他感到了不安,甚至,有一股隱隱的危機感.有時候,會感覺背心發寒.

這種感覺,他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經受過.

但那天見到法尊之後,這種危機感覺就濃了起來;及至在這里住下之後,那種背心發寒的感覺,居然也時有發生.

這讓布留情詫異之極.

以我的修為,在這里,難道還有什麼危險不成?難道……法尊就真的敢從自己手中搶弟子?布留情眼中寒光一閃.

想起法尊,布留情就覺得有些郁悶,而且思想,也就格外的複雜起來.

那天相遇之後,布留情越想越不對勁,終于在那一天晚上想起了自己感覺不對勁的原因.

"當初小弟拜師的時候,恩師曾經說過"我們這一脈神功,只有先天靈脈才能得流傳……讓小弟以後再收傳人,甯可將功法荒廢入曆史的塵埃,也不能濫竽充數.必須要是先天靈脈才行!"

這是法尊的原話!

布留情終于找到了哪里不對勁.

法尊,原來是……先天靈脈!

布留情目光鷹隼一般冷銳閃動著,法尊與我和甯天涯的年齡,基本差不多.我和老甯資質,只算得上乘,並不算是絕頂.

但法尊,卻是先天靈脈的妖孽體質!

這說明了什麼?

…………

求推薦票……這兩天推薦票被爆菊爆的慘不忍睹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機遇與陷阱     下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楚陽的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