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你看戲我也看戲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你看戲我也看戲

第三百零二章你看戲我也看戲

從烏倩倩那里出來的時候,楚陽走了沒有多遠,就看到了蘭唱歌.【..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這個蘭唱歌……還真是急不可耐的想要死啊.楚陽心中暗暗地想著,卻是目不斜視的走了過去,打了一個'放心,已經完全搞定’的眼神給他.

然後楚陽不管蘭唱歌是什麼反應,就匆匆的走了.

蘭唱歌目光一亮,一股子振奮之情,幾乎要沖上喉頭,放聲高歌.強行抑制,才壓下了心頭的狂喜.

想到從今天以後,自己就能成為風月至尊的徒兒女婿,天仙化人一般的美人兒在懷,更能夠壞了夜家的大事,讓自己的家族獨占好處……

那樣一來,蘭家的下一任家主之位,舍我其誰?

一想到這些,蘭唱歌心頭火熱.

看著楚陽的背影,蘭唱歌喃喃地笑著,輕不可聞的道:"真是多虧了這個**,我一定會讓你死得舒服一些的."

然後蘭唱歌就匆匆而去.徑自回去布置去了.

已經走遠,拐過了一道街角的楚陽耳朵微微的動了動,喃喃道:"可我卻絕不會讓你死得舒服."

然後楚陽拐了幾個彎,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變成了一個矮胖子,然後他就徑直來到了水月樓前.

水月樓前,竟然已經是人山人海.可見第五家族這一次搞得的確是聲勢浩大.

楚陽負手而行,眼神睥睨,一股聖級的威嚴,洶湧而出,就在人群中橫沖直撞,不少人被他撞得東倒西歪,但一看他如此修為,卻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楚陽的到來,這樣的聲勢,頓時引起了一位第五家族的武士的注意,立即迎了上來,恭敬地行禮:"敢問前輩,可是來祝壽的?"

"祝壽?"楚陽沙啞著嗓子笑了笑:"第五輕柔可在?!"

那武士更加恭敬,道:"輕柔大人正在水月樓上,要不,我領著前輩過去?"

楚陽大刺刺地一擺手:"罷了!我這里有一張紙條,你交給他就行了."

說著一張紙條突然憑空出現,悠悠的漂浮著,來到這名武士面前,才落了下去.

"是,敢問前輩尊姓?"那名武士見了這一手功夫,更加的恭敬了.

"你將紙條給他,他自然就知道我是誰."楚陽哼了一聲,突然就這麼拔身而起,如長虹經天,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名武士不敢怠慢,急忙手持紙條,往水月樓上跑去.

水月樓頂層,第五輕柔等人正在一邊喝酒,一邊看戲.第五輕柔神態灑脫,動作自然,眼神溫馨,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異常.

突然外面傳報有人求見,說是有重要消息,第五輕柔揮了揮手命令進來.

"大人,有人吩咐,將這張紙條給你."那武士恭恭敬敬的走到第五輕柔面前,雙手將紙條舉過頭頂.【..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哦?"第五輕柔接了過來,隨手放在一邊,道:"那人長得什麼樣子?"

"長得有些矮胖,不過,氣冇度懾人,威勢很強,地自以為,最起碼,也應該是聖級高手."這位武士急忙解釋.

"哦?"第五輕柔揮揮手令他退下.慢慢的展開那個紙條,突然身子微微的一震.

"五弟,出了什麼事?"坐在他身邊的第五輕狂敏感問道.

"沒什麼事,一位故友,得之我在這里,前來通報個消息."第五輕柔輕描淡寫的說著,那張紙條,已經在手中化為灰燼.

第五輕狂有些不信,但卻又說不出什麼,哦了一聲,坐了回去.

第五輕柔的眼睛凝視著戲台,心思卻轉到了那幾句話上.

紙條上,只有這麼幾句話.

"君在上天舞輕柔,可知當年翻覆手?水月樓頭君當醉,九重天里我無愁;東風催船千萬里,苦心一意費籌謀;今宵登高看風月,坐觀諸家滾人頭."

落款是:你看戲我也看戲.

第五輕柔想了良久,搖頭苦笑,喃喃道:"你果然還是一點兒也不肯吃虧.這件事不可否認乃是我有些利用了你,但,你何嘗沒有利用我呢?你得到的好處可是更大的……"

然後,第五輕柔就似乎是放下了所有心事,專心致志的看起戲來.

因為……好戲登台了.

楚陽輕飄飄的飛上了城中一座高塔之上.這座高塔,乃是諸葛家族占卜天機之用,但這幾年都沒有用到,因此防衛並不是很森嚴.

然後他就像是一片沒有重量的黑云,靜了下來,附著在最高的瓦面.

寒風呼嘯,從他的身上掠過,卻連他的黑衣,也不能掀起一點.

之所以選擇在這里,乃是因為,這里距離夜家住的地方,最近.而且也是附近最高的地方!

夜家的住處,叫做平翠湖.

三面環水,環境極是優美.看得出來,諸葛家族再安排這第一家族的住處方面,是煞費了一番腦筋的.

此刻,平翠湖的房舍之中,夜弑風正在焦急的走來走去,眼睛焦急的看著門口.

在他的身邊,有幾位黑衣的老者,一臉平靜的坐著,似乎在休息.其他的各間房舍內,夜家人也都沒有休息,什麼都沒有做,靜靜地等待著什麼.

門開,一股寒風進來,一條黑影隨之進來.

"如何?"

"蘭家還沒有動靜."

"怎麼會這樣……"

夜弑風一臉納悶.今夜,他費盡了唇舌說服了家族的人,准備跟隨在蘭家身後,趁著蘭家和諸葛家交手的時候,來一個漁翁得利,一舉干一個漂亮的.

為此,甚至出動了兩位五品至尊一位六品至尊在探聽消息.

剩下的至尊高手也無不神念四出,如臨大敵.哪想到等來等去,蘭家人竟然至今還沒有動靜……

若是一旦消息是假的,那麼夜弑風這一次罪過可就真的大了.

這些高手,都是夜家的老祖宗們啊.能是讓你夜弑風耍著玩的麼?

夜弑雨姿勢優雅還有些慵懶的坐在一邊,不言不語.實際上他心中對于這次的行動心中頗有疑慮;但夜弑風為了獨占功勞,怎麼肯將這種大事跟夜弑雨明說?

所以夜弑雨現在還處在不知情之中.

夜弑雨若是知道,恐怕就會強烈的懷疑,然後調查.

夜弑風犯了一次巨大的錯誤:夜弑雨再怎麼說,在中三天也與楚陽接觸過,而且,也明白一些中三天亡命湖事冇件的由來.最起碼,是知道楚陽乃是那件事情的發起人之一.

而且,莫天機顧獨行等人,都是唯楚陽馬首是瞻.

就算再笨,也會想一想,雖然那些人在上三天並不算什麼,但在中三天,一個個卻都是眼高于頂的天才,而且是世家之後.

楚陽一無所有赤手空拳,能夠讓那些人俯首認同,豈能沒幾分本事?

夜弑雨見夜弑風心急如焚的樣子,心中突然感到了一份寒意.這就是自己的二哥,親哥哥;平常也是對自己關懷備至,但一旦到了這等爭功的重大事冇件上,居然連一點點消息也不跟自己說.

打了個哈欠,道:"二哥,你們等著,反正行動也沒我的事兒,我先去睡了."

夜弑風心不在焉的點點頭,道:"去吧去吧."

夜弑雨心中更涼,點點頭,依然是扭著屁股走出門去,只不過,今天的姿態,卻是明顯的有些生硬和做作了.

除了夜家之外,蕭家,石家,凌家,葉家,諸葛家也都在做冇著與夜家同樣的事情:關注蘭家,密切注意!

根本沒有什麼高手在外面.

這一夜的前半夜,竟然非常的平靜.

終于!

夜弑風望眼欲穿之中,一股神念劃空而來:"蘭家動了!出動了不少人!"

夜弑風大喜欲狂,幾乎雀躍起來,右手捂緊了拳頭,興冇奮的用力的一揮,道:"注意方向!"

……

一道黑影,身穿著夜家人的服侍,輕煙一般的進入了甲秀樓.

樓下的兩位侍女幾乎沒有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被打暈在地;黑影一停不停的上去甲秀樓,速度快如電閃,但卻看起來悠閑緩慢,無聲無息.

已經到了烏倩倩房間外面,側著耳朵聽了聽,只聽里面呼吸聲音細細,只有一人.

他的手無聲無息的貼在門上,勁力一吐,門挿無聲無息的粉碎,房門洞開.

床上,烏倩倩正躺著,而且聽到這聲音,竟然沒有做出應有的對敵反應,只是勉強地撐了撐身子,恐懼的叫道:"是誰?"

黑衣人一聲怪笑,寬心大放,低聲笑道:"對不住姑娘了,我們家夜二少看上了姑娘,要請姑娘過去談談."

烏倩倩憤怒的道:"夜二少?夜弑風?他好大的膽子!他敢如何!?"

"二少膽子大不大已經不需說了,事情既然做了出來,烏仙子還是認命吧."黑衣人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在烏倩倩肩頭.烏倩倩只來得及說出一句:"你敢……"

就暈了過去.

隨即用手一卷,將她用棉被裹了起來,隨即就扛在肩上,刷的一聲穿窗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他來的時候極為小心,已經確定了這里並沒有別的高手存在,而事情也果然是順利的很,一來就得手了.,

看來三公子說的那個楚陽,還真的是**到了這等地步……

這一次,夜弑風真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在他離開之後,一條纖細的人影似乎無中生有一般,白影如虛無,正是紫邪情!【..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她從甲秀樓的樓頂升起,妙目看了看那黑衣人離去的方向,神念感覺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嘲諷,然後就刷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最大收獲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挑破奸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