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

第三百零八章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

月聆雪這句話出來,在場的人居然一下子愣住了絕大多數.【..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尤其是蕭家石家……等大家族,刹那間全部愣住:這事凡……跟月聆雪的徒弟又有什麼關系?

怎麼突然間月聆雪就站出來要徒弟?

總不能……那個三星聖族的長老是月聆雪的徒弟吧?

夜家的人傻了眼,在他們心里,那個烏仙子還在自己的平翠湖中,現在房子都塌了,不知道有沒有砸死?

蘭家的人頓時精神抖擻,蘭唱歌上前一步,道:"前輩,這夜家的人使卑鄙手段擄掠了烏仙子,想要圖謀不軌,正好被我們蘭家看到了,我們蘭家再怎麼說,與前輩也有深厚的交情,于是呼見義勇為,就追了過來,但夜家的人恬不知恥,居然扣住烏仙子不交人……所以晚輩等人才和他們打了起來."

月聆雪由于先走了一步,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點了點頭,道:"辛苦……"

突然間,遠方又是一道白影厲嘯而來,正是風雨柔.

聲到人到,刷的一聲落在月聆雪身邊,抖手一個大耳光子就將蘭唱歌打的凌空飛起,在空中陀螺一般連連轉動了五六十個圈子還沒有落下來.

"柔兒,你這是……"月聆雪看著滿面怒容的妻子.

"這根本就是蘭家的奸計!想要先擄掠倩倩,然後灌下了迷藥和春冇藥,讓蘭暮雪絆住我們兩人,然後這邊嫁禍夜家,搶出倩倩,卻無法解毒,再有這家伙以男女交合的方法解毒,讓我們無法怪罪……這都是蘭家干的!"

風雨柔氣得渾身顫抖,恨恨的說道:"這就是我們信任的人!這就是我們和蘭家的交情!我們真是瞎了眼了……",

直到她說完,蘭唱歌的身子才噗通一聲落在地上很干脆的暈了過去.

月聆雪渾身都氣得顫抖起來,一張俊臉,也氣得發了白,他猛然轉頭,刀鋒一般的眼神看著蘭家中人:"此事當真?"

蘭家的諸位高手一個個如遭雷擊,紛紛閃避著他的目光.

見到這種情況,月聆雪豈能還不明白事情真相?

"是那天跟我們一戰的那位女前輩告訴我們的,這怎麼會有假!"風雨柔這句話簡直是火上澆油.

月聆雪仰天大笑,笑聲悲憤淒厲:"好一個蘭家!好一個蘭暮雪!好一份情意!如此將我們夫婦當傻子來玩耍,哈哈哈……好啊,好啊,好啊!!"

說到最後三個'好啊"已經是滿臉殺氣嚴霜,一字一頓,聲音中的殺意,讓人毛骨悚然.

其他幾家察覺了事情似乎有所不對,難道這事兒不是……那啥?而是……一個誤會?

想到這里,一個個懊喪的要死.

忍不住就想要退走!

"統統給老子站著!誰動!誰死!"月聆雪舌綻春雷,一聲爆喝.頓時將所有人都如同試了定身術一般的定在了原地.

不要說走,連顫抖也不敢顫抖了.

萬一一個哆嗦,讓月聆雪認為自己'動了"那自己豈不是死得太冤枉?

月聆雪已經怒不可遏,這麼溫文瀟灑的人,居然連'老子’這兩個字都是脫口而出.

"蘭家的人,上前一步!夜家的人,上前一步!"月聆雪兩眼中微棱四射,低沉的吩咐,聲音似乎是從牙縫里崩了出來一般.

這一次,輪到夜家的人如釋重負!

終于沉冤得雪!這一刻,竟然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很是痛快的上前一步.

蘭家的人可就無奈多了,慢騰騰的上前一步.【..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月聆雪兩眼一瞪,呼呼兩掌劈出去,頓時

兩個心中猶豫還沒有上前的聖級七品高手連吭都沒吭一聲,就變成了兩攤肉泥!

月聆雪冷冷道:"太慢!"

這下子幾乎不用催促,蘭家所有的人都是非常利索的上前一大步.

"夜家,派人把我徒弟送出來!"月聆雪頭也不回的吩咐道.

"是!"夜家那位領頭的至尊興奮的應了一聲,吩咐自己身後一位聖級高手:"快!快去將烏仙子請出來."

"是!"那位聖級高手振奮的回答一句,一溜煙的跑了進去.

夜家領頭至尊轉頭向著月聆雪,有些詔媚的說道:"月尊者,烏仙子自從被蘭家送到了我們這里,我們就識破了蘭家的奸謀,對烏仙子一直殷勤照顧,絕不敢有半點無禮……現在,烏仙子依然是安然無恙!這一點,我敢用性命向月尊者擔保!"

"嗯."月聆雪緩緩點頭,知道弟子無恙,心中松了口氣,但臉上神色非但沒有和緩,反而更加嚴厲起來.

看著蘭家的眾人:"這是誰的主意?"

蘭家眾人面面相覷,有幾個人就忍不住的用眼光去瞟昏迷在地上的蘭唱歌.

"這小子的主意?"月聆雪一伸手,運功一吸,蘭唱歌的身子就飛了起來,落在了他的腳下,噗的一腳就踢了上去.

蘭唱歌慘叫一聲,頓時清醒過來,一醒過來就魂不附體的叫道:"冤枉啊……"

月聆雪冷哼一聲,伸出手指,虛空在他身上點了三下.

頓時,蘭唱歌的身上,雖然有衣服當著,卻依然可以看到,他的全身肌肉,都頓時的膨脹了起來,一條條的青筋,蚯蚓一般鼓出來,然後又繼續的凸起,翻滾,纏繞……

最高層次的分筋錯骨手!

蘭唱歌不似人聲的慘叫著,翻滾著,但只咔了兩聲,就張著嘴痛得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誰動的手?"月聆雪目光無動于衷的看著地上翻滾的蘭唱歌,淡淡的問道.

一位青衣人身子一閃,就從蘭家的陣營中走出來,昂然道:"是我下手擄掠的烏仙子,本來計劃打算的蠻好,哪里知道卻是剔人的奸計!既然事情敗露,我也無話可說,就將這條命用來向月尊者贖罪還希望月尊者不要牽連其他的人!"

他這番話說得極快,說完,連猶豫也沒有一點點,直接抬起手來,一掌拍在自己的頭上,刹那間就是腦漿迸裂,尸體晃了兩晃,倒在地上.

全場噤若寒蟬.

月聆雪狠狠地笑了笑:"我讓你死了麼?想要一死了之,哪里有這麼容易!給我回來!"

突然大喝一聲,兩只手不斷地做出複雜的手勢,眾人可以親眼看到,在夜空中,一團朦朦朧朧的霧氣逐漸的成型,慢慢地,變成了一個手指頭大小的小人,眾人看的清清楚楚,這團奇異的霧氣形成的小人兒,雖然小,但面目清晰四肢俱全,正是剛才自殺的這位聖級九品巔峰高手的面目.

此刻,正一臉的驚懼!月聆雪一手伸出,將這小人兒握在手心里,淡淡道:"你居然還想一死了之,轉世成冇人?你既然做出來這等事

不要說做人,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

突然臉上紫氣一冒,五指一個收緊,喝道:"形神俱滅吧!"

頓時噗的一聲輕響,那個小人兒突然身體爆裂開來,化作淡淡的霧氣飄散在空中!

神魂!

月昨雪居然連死了的人也不放過,將神魂硬生生的先凝聚,再打碎!

可見他心中的憤怒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這時,地上的蘭唱歌已經連翻滾的力氣都沒有了就連頭上,也鼓起來了幾道青筋,高高的鼓起,就像長了一堆的奇形怪狀的疙瘩.

下巴被青筋強行的撕裂開,露出一嘴的白牙,舌頭都連根吐了出來,幾乎連喘氣的力氣也沒了.

這時,那個進去平翠湖的夜家高手神色慌亂的奔了出來,看那樣子,顯然是驚慌到了極點,這樣的高手,在邁下台階的時候,居然噗——通一聲摔了個跟頭.

"不好了……不好了……,"他嘴唇哆嗦著,眼神中滿是恐懼慌亂,渾身也如同癲癰一般的奇形怪狀的顫抖著:"烏……烏……烏烏烏……烏仙子不見了啊……"

"不見了?"一直在微笑的快意的看著蘭家受懲罰的夜家至尊頓時臉上一僵,隨即就勃然大怒的跳起腳來:"怎麼會不見了?"

"不見了?"月膾雪一聽這句話,簡直是無名火冒三千丈,劈手一把就揪住夜家至尊的衣襟,狠狠地拖到自己面前來:"混賬!你的保證那?難道說,你看著蘭家耍弄我們夫妻耍弄的很爽,你也想來耍弄耍弄?!"

"不不不……絕無此意!"夜家這位至尊刹那間就是魂不附體,他看到了月聆雪眼中的暴怒和焦躁,知道這種情況下的月聆雪,恐怕是已經到了一言不合就能屠城的地步,那里還敢怠慢,聲音急促的解釋:"月前輩……我我,剛才明明還在的……明明還在的……對了!是不是已經被蘭家的人劫走了?"

月聆雪一把松開他,一腳踢在蘭唱歌身上,頓時解除了他的分筋錯骨手,一腳又將他踢的站了起來,怒聲道;"我的徒第呢?"

蘭唱歌剛松了一口氣,這才喘過氣來,欲哭無淚的道:"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啊……這可真不是我們干的啊……"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痛哭流涕.

心中無限的後悔,早知道至尊不是好惹的,自己偏偏想出來這麼一個鬼主意,這下子可倒好,真要將所有人都葬送在這里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我徒弟在哪里?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真是被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