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劍拔弩張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劍拔弩張

第三百一十章劍拔弩張

楚陽!

夜弑風的消息,葉夢色的消息,蕭家的消息,凌家的消息,石家的消息,都是從楚陽那里得來,而楚陽,這段時間里與蘭家來往密切.

與蘭家三公子蘭唱歌更是天天喝日日醉.【..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于是乎,就造成了今日的事情……

楚陽是什麼人?這個名字,頓時橫空出世!上三天雖然大,但大家都是消息靈通之輩,一概風云人物,大家都是心中有數,什麼時候居然突然鑽出來這麼一位姓楚的?

這個問題提出來,大家都是滿頭霧水.

是什麼人?竟然能夠挑動起九大家族如此死傷慘重?

對此,面對夜帝的疑惑目光,夜弑雨想了一會,終于還是給出了回答:"楚陽,在中三天亡命湖決戰的時候,曾經見過他.是一個很有手段,很有才能的後起之秀."

"他一無所有,赤手空拳打拼,卻能夠讓中三天各大家族的公子哥兒唯他馬首是瞻!"

"他很重義氣,也很重情.而且,性格很直爽,很是讓人喜歡."

夜弑雨如此說道,在一大片的描述里面,竟然充滿了對楚陽的贊美之詞.這讓夜家的其他人很不理解,而且也很詫異,這讓聽著他說話的夜帝眼中目光也閃了閃.

"不過,這個人也是心狠手辣,有時候,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總而言之,若是對這個人做一個評價的話,那就是,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他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做這種人的朋友.會很幸福,做這種人的敵人.會很頭痛."

夜弑雨苦笑著:"在中三天的時候.我並沒有將他放在眼中,但到了上三天之後,尤其是到了天機城之後,我才發現這個人的不簡單.這麼多年來.一直是我在捉弄人,唯獨他能惡心我."

夜弑雨這麼說出來.縱然是在這麼沉重的氣氛之中,也不禁讓人升起一種想要笑的感覺.

"從中三天上來的?而且能夠搞起這麼大的風雨?那麼這個少年可不簡單啊……"夜帝沉吟著,突然說道:"這個楚陽.會不會就是九劫劍主?"

夜弑雨皺了皺眉.沉思了一下,道:"應該不會.據我調查,他在九劫劍主發生天現異象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上三天."

夜帝哦了一聲,道:"這個楚陽,有時間將他擒來.我看看."

這樣的問題,在其他各大家族中也在重複著.答案褒貶不一.

葉夢色說道:"當時是我去找的楚陽,他在蘭香園中……"

葉夢色雖然明知道上了當,但這個當上的卻是無話可說.

其他幾家的人也是這麼說的.

面對老祖宗,誰敢說謊話?自然是楚陽怎麼說,現在就怎麼複述了出來.

這一複述,眾位老祖宗都是眉頭大皺.

葉輕愁怒道:"這麼說的話,還怪不著人家?人家說的是:蘭家今夜必有行動!而你們這些去打探消息的,居然冇也不問問是什麼行動?就一頭栽了進來?"

眾人一臉的慚愧,均是感覺無地自容.

是啊,蘭家會有行動.蘭家為什麼行動?為什麼來的?還不就是為了聖族那位長老的事情?所以大家理所當然的認為,蘭家有行動,定然是發起了這樣搶奪聖族長老的行動.

大家自然的也就跟上來了.

哪里想得到此行動非是彼行動啊!在這樣的節骨眼上,蘭家居然搞出來一次這樣的行動……于是大家跟風而來,于是大家一起上當!一起死人!一起憋屈!一起冤枉!

這麼說,上了當,居然還不能報複?最起碼,還不能明目張膽的報複.因為對方說的是實情.只是你們自己領會錯誤而已.

這是一個思維上的誤區.而楚陽,就是利用了各大家族這樣的先入為主的思想.人為的制造了思維誤區,卻還讓你不能說什麼.

是啊,你們來找我問的就是蘭家的行動,我給你們的也的確就是蘭家的行動消息,而蘭家也的確是在我說的時間內行動了!

你們怪我什麼?【..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若是說這件事本身乃是蘭家針對各大家族的陰謀倒也罷了,楚陽還能算的上是一個同謀.可是蘭家針對的只是夜家一家,而且現在的局面是,蘭家偷雞不成蝕把米,乃是損失最多的一家.

同謀……就更加的談不上了.

這個發現,讓幾大家族的二祖們更加的憋屈郁悶起來.

"他奶奶滴,怎麼會有這等事!"脾氣有些暴躁的石驚忍不住咒罵起來:"真金白銀的買來了真消息,卻是真正的上了一個真切的大當!花錢買自己心甘情願上當,你們真行!"

終于得知了事情真相的二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哭笑不得.若是有一家這麼說也還罷了,但偏偏卻是所有幾家都這麼說.

一時間,有一個疑惑:楚陽是故意的設陷阱呢?還是根本的不知道?

眾人商議一會,均是覺得故意陷阱的可能性接近六成,不知道的可能性,卻僅有四成.無論如何,都是跑不了.

楚陽.

這一刻,眾位強者們腦海中都是刻下了這個名字.明著報複,只能讓人覺得這九大家族小雞肚腸:明買明賣的買賣,吃了虧居然要報複,簡直是不可理喻.

但暗地里,楚陽的麻煩恐怕是少不了的.

……

那邊,月聆雪不耐煩的道:"你們商量好了沒有?我現在就要我的徒弟!"

夜帝等人急忙又問起烏倩倩的事情,越聽越覺得頭大.

這件事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越來越是撲朔迷離了呢?

"快快去找!"幾位老祖同時下令.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人員不斷的回來,帶來的回答都是:一無所獲.

月聆雪的眉毛緊緊的皺著,眼中的殺氣越來越濃.終于,他長嘯一聲:"夠了!你們演夠了沒有?真的要逼我大開殺戒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淡淡的道:"月兄弟.大開殺戒這種話,可不能隨便說."

聲音很淡然.但卻充滿了無上的威嚴.

面前的空間一陣氤氳.一個黑衣人突然出現.

他負手站立在空中,黑袍迎風飄蕩,一頭黑發中分而下,淡然而驕傲的睥睨著眾人.

"法尊?"月聆雪眼睛微微眯起.淡淡的道:"你要阻止我大開殺戒?"

法尊淡淡的道:"最起碼,我在這里的時候.你要給我一個面子,可好?"

月聆雪微微搖頭,沉肅的道:"不好!"

"不好?"法尊眼神溫煦.聲音輕柔.但一股龐然大力卻是憑空壓來,淡淡道:"萬多年的交情,本座向著老兄弟要一個面子,也要不來了麼?"

月聆雪微微搖頭,道:"果然是不好."他微微抬頭,眼神銳利.看著法尊,輕聲的.但卻堅決的道:"你我,道不同!"

眾人心中一個咯噔!

風月與法尊,終于在今天,撕破了面皮!

一個面子也不給!

更清晰的當著九大家族所有人的面,再一次的說出來了這句話:你我道不同!

這句話,當初在城門就說過,但那時候,月聆雪乃是前來通知一聲.戰之前,先通知,然後堂堂一戰.

這乃是江湖規矩之中,對于自己的對手,最大的尊敬!

所以那時候,還不覺得如何.但現在法尊要求要有一個面子的時候再次說出這句話,卻是冇狠狠地,絲毫不留余地的撕破了臉!

雖然月聆雪乃是為了弟子的事情而氣憤,但此時此刻說出這種話,做出這種事,卻無疑是太過分了一些.

法尊目中有殺機一閃,隨即負手輕輕微笑起來.

但眾人都分明的感覺到,他身上那種君臨天下的氣息,更加的濃郁了一些.

下一刻,他就這麼從空中踩著樓梯一般一步一步走下來,眾人前一眼看到法尊還在空中,但下一刻他已經站在地上;但眾人分明感覺到,法尊卻還在緩緩地一步一步往下走.

這種極動與極靜的對比,在同一個動作上出現,對眾人的視覺沖擊,簡直是無與倫比!在場的,不少是至尊修為,但就算他們,卻也出現了錯覺.

月聆雪瞳孔微微一縮,淡淡道:"法尊,你的法天象地,原來又精進了."

法尊負手微笑:"月兄弟說的沒錯,本座僥幸又進了一層.月兄弟,該不會是在現在,就要與本座交手吧?賢伉儷,可是本座在這九重天最不願意為敵的人."

他微微地喟歎一聲:"不是顧忌你的武力,而是顧忌我們一萬年的交情!"

他搖搖頭,黑色長發緩緩飄動,說不出的飄逸灑脫,卻生生帶出來一股森森冷意:"我不願意破壞那份交情."

風雨柔警惕的看著法尊,腳下微微挪動,向著丈夫身邊靠近了一些.其實以他們的修為,加上特異的功法,不要說是相距咫尺,就算是相距數百丈,修為也能互相傳送.

但不知為何,在法尊這一次出現的時候,風雨柔竟然有一種,他能夠將自己與丈夫分開的那種感覺,不由自主的就挪了一步.

月聆雪沉默了一下,淡淡的笑了笑:"其實,在我離開執冇法城的那一天,你就該知道,那份交情已經不在,也不再."

法尊長長歎息:"既如此,月兄弟,與我一戰?"【..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真是被坑死了!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布留情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