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夜北風寒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夜北風寒

第三百六十二章一夜北風寒

法尊淡淡一笑!"甯兄,區區臉面,如何與甯兄的一條命相比!"【..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甯天涯乃是久戰之身,受傷之後,怎麼與本就與他修為差不多而且養精蓄銳良久的法尊硬拼?

這一次的戰敗,已經注定!

一次硬拼!

甯天涯悶哼一聲,口中又是連連噴出鮮血,化為青煙,斜刺里遁走!

在他身後,法尊臉色猛然一陣蒼白,身子一個踉蹌,猛的吐出一口血才站定.伸手一招,卻接住了甯天涯在這一刻噴出來的一口鮮血,放到眼前一看,不由微笑.

在這一口鮮血之中,有清晰的內髒碎塊!

甯天涯嘶啞的聲音遠遠傳來:"法尊,舞絕城!很好很好!’,

身子如同疾風一樣,已經變成了遠方的一個小黑點.

長空中的舞絕城淡淡笑道:"好麼?"

突然身子一旋,喝道:"劍罡!斬!"

一道完全實質的劍光出現,追風掣電仁般的狂追甯天涯!

這一道實質一般的劍光,竟然在長空中一下子拉出來數百里的劍氣!

完全實質!

數千里山河,突然間完全被一片殺氣籠罩!

千山萬壑,所有枯葉在這一刻整齊掉落!

這一刻,法尊在看到這一道劍光的時候,忍不住完全呆滯!

失聲叫道:"這是九劫劍主的劍罡!怎麼會……"

這一道劍光的快速,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甯天涯在發現這道劍光的時候,劍光已經到了身後!

大吃一驚之下,喝道:"劍罡?!"

說時遲,那時快!甯天涯竭力的將身子一偏,避開了胸腹要害,但一聲悶哼!劍罡從他左肩上透體而出!

炸開一個大血洞,前後通明.

甯天涯再吐一口鮮血,一聲不吭,加速前飚,身子化為黑點,瞬間消失在兩人視野之中!

長空中的舞絕城刷的落下,伸手一招,那道實質一般的劍罡突然有靈性一般轉回,落入他的手中.

然後才到了法尊面前.長久地感覺著什麼……良久一言不發.

直到一柱香的時間之後……

"好一個甯天涯!竟然如此都殺他不死!"舞絕城臉色沉重,淡淡道:"想不到現在的九重天大陸天下第一,居然已經成長到了如此的地步!"

"但他畢竟是重傷了!"法尊微笑道:"他的經脈受了重創!丹田受到撞擊,晨風神功壓迫了他的靈識,流云劍摧殘了他一部分的神魂:而我的最後一擊,擊碎了他的部分內髒!而你的最後劍罡一擊,則是為他所有的傷再次重創一遍!"

法尊淡淡道:"舞兄以為,甯天涯這樣的修為,要多長時間才能恢複?"

舞絕城皺皺眉,目中寒光一閃,道:"起碼五十年之內,不會恢複!就算是有九重丹相助,也絕對不可能!十年之內,無法動用太多修為.三個月之內,只要找到了他,皇座亦可置他于死地!"

"他現在身受冇重創,只有最後一口氣撐著他逃走,一旦停下來,就是一動都不能動!"舞絕城淡淡道:"但是,像這種人,一般都會有一個絕對保命的後手!所以,追既然追不上,他若是誠心的隱藏,也是絕對找不到的.你還是斷了這份心思吧."

法尊微笑道:"好!反正,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個變數,已經消除."

舞絕城看了他一眼,道:"不錯.而且,你的最後被他反震的這一下,估計七天也無法恢複完全.而那邊,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你這段時間里,療傷是最重要的事情!"

法尊淡笑:"不錯,我們立即回去."

舞絕城側頭問道:"你是不是對我的劍罡有疑問?"

法尊苦笑搖頭:"驚訝,卻不疑問."

舞絕城冷冷的笑了起來,沒有說話.

兩人一路向著天機城的方向而去.

此刻,距離萬藥大典複賽結束,已經過去了十五天!

這一夜,楚陽正在緊張的翻閱著南宮逝風等人搜集來的情報:不斷的做出一個個假設,不斷地化解,想著無數的可能發生卻還未發生的事情……,

房門輕響,紫邪情走了進來.

"有一件事跟你說."紫邪情倚在門口,看著楚陽.【..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什凍事?"楚陽抬起頭.

"我的道境之力,已經只差一戰就收集圓滿!"紫邪情淡淡的說道.

"你的意思去……讓我陪你一戰?"楚陽抬頭,苦澀的問道.

"不是.我沒想讓你直接送走我!"紫邪情淡淡道:"那一戰需要的道境,就留給別人吧.只是想來跟你說一聲,別無他意."

楚陽苦笑起來:"你不會是想將那一戰,留給九大家族和執冇法者的陰謀吧?這麼說,你心中也有准備?"

紫邪情猶豫了一下,道:"他們動是肯定要動的,不過,想要傷害我,絕無可能.我之所以保留那一我留下來,就是想要看看,他們會以什麼樣的方法來對付我!對這一點,我很好奇."

楚陽長歎一聲.

他沒有說話,心中卻突然的難受了起來.

紫邪情的意思,他終于明白.

紫邪情並非不知道有那麼一戰,但,不僅是法尊等人在盼望著那一戰,紫邪情自己,也在盼望!

法尊和九大家族想要掃清障礙:但紫邪情同樣想要借助那一戰,為以後的楚陽掃清一些障礙,減輕一些壓力!

這才是紫邪情分明一戰之後就能超脫離開,但卻遲遲的拖著不走的主要理由!

但紫邪情卻永遠不會直接的說出來.

她只會默默的替他做,所有的事情.

這一刻,楚陽心中苦澀無比.

"走!你不需要等到那個時候,我現在就可以陪你參悟吸取道境之力!我高高興興地送你高高興興地離開!"

楚陽說道.

"不!現在走了未免可惜."紫邪情淡淡的笑著:"你不必擔心我不走,最遲在兩個月之後,我就會離開的."

楚陽悵然.

這一刻的心,突然很痛.

看著倚著門口的紫邪情,楚陽突然感覺,她距離自己是這麼近,卻又如此遙遠!分明只隔著幾尺,但感覺里,卻像是隔著天與地.

紫邪情,就像是站在遙遠的月亮之上.

楚陽嘴唇囁嚅了幾下,終于說道:"也好!"

這一刻,他的心中,分明有十言萬語想要說,但思來想去,最終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也不必說.

紫邪情看著楚陽有些落寞的臉,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但她想了很久,卻只化作了一聲歎息.

她也同樣感覺到自己心中有千言萬語要說,但終于還是沒有說出口.

兩人一個坐在床前,一個倚門站在門口,兩人都是低垂著頭,良久,都是沒有說話.

夜霧深沉.

夜漸深.

紫邪情的輕衫,已經被bo霧打濕.

楚陽默默地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一件黑袍,走過去,輕輕為紫邪情披在身上.

紫邪情沒有說話,也沒有抗拒.

以紫邪情的修為,莫要說這輕微寒霧,就算是極北冰川的所有寒冷在這一刻全部聚集,也未必能讓她感覺寒冷.

但她卻在楚陽的黑袍披上自己身子的那一刻,輕輕地瑟縮了一下,似乎是不勝寒冷,嬌弱的身體,現在給人的感覺,更加的弱不禁風了.

楚陽將黑衣為她披上,兩手停留著.

心中有冇一股沖動和渴望:想要將面前這具嬌軀緊緊的擁進自己懷里.

但他兩手張著,保持著為紫邪情披上衣服的姿勢,良久良久之後,才歎息一聲,將手輕輕的一點一點縮了回來.

紫邪情在這期間一直眺望窗外夜色的眼中,微不可查的,極為迅速的掠過一絲黯然和失望……,

"我回去睡了.’,紫邪情咬著嘴唇微笑道.

"好."楚陽的手垂了下去,微笑道:"的確是不早了……"

紫邪情點頭,笑道:"不早了.’,

轉身而去.

楚陽怔怔的站立.

白影一閃,紫邪情突然回來,深深地看了楚陽一眼.

楚陽愕然道:"怎麼……"

紫邪情微笑一下,突然轉身將門關上’將自己和楚陽關在了房間里.

楚陽突然感覺到口干舌燥,啞聲道:"你……你要干什麼……"

紫邪情淡淡道:"我曾經答應過你,要將我從各個位面搜集而來的天材地寶統統留給你!正好今晚想了起來,先給你吧.要不然過幾天一忙起來忘了,可就糟糕."

楚陽干干的笑了笑,突然有些失望,有些無意識的道:"哦……是這事兒."

紫邪情白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是什麼事呢?"

說著手一揮,突然間楚陽面前就出現了成堆的天材地寶,幾乎堆滿了房間.

"快收起來啊,呆頭鵝一般的站著干什麼?"紫邪情嗔道.

"哦."楚陽趕緊收進了九劫空間里.

紫邪情連續放出來三次,才終于表示沒有了,輕聲笑道:"有些藥,你讓劍靈幫你分一分,可以助你提升生靈泉水成為生命之泉."

"好."楚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感覺自己是在夢游.

紫邪情微微一笑,轉身而去.

房門咯吱關上,這一次,紫邪情沒有再出現.

一夜北風寒!

楚陽呆呆的站著,看著門口,終于深深歎息一聲,喃喃道:"兩重天地…,漫漫星空,一別,就不再見麼?"

他的臉上,突然間露出來一股狠辣的乖戾,怒道:"老冇子沖上去!掀翻了那天地!"【..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長空一戰!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