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與死,誰的歡喜誰的傷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與死,誰的歡喜誰的傷

第三百六十五章生與死,誰的歡喜誰的傷

夜初晨性喜清淨,不願意參與什麼任何的事情,自從來到天機城,就是單獨一個人占據了一個小跨院.

這里,地處城郊,風景優美.有一種與世隔絕的幽靜感覺.【..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夜初晨喜歡這種地方.

在夜家,自從當年的事情情發生之後,家族中人對夜初晨,似乎有一種微妙的愧疚感.夜初晨無論提出什麼要求,基本都不會拒絕.

但夜初晨很少提出要求.

唯一的要求就是,住的地方,要雅靜,不喜歡被人打攪.

所以,夜家家主也極力的滿足了這個要求.

但這所有的要求,卻絕不包括孟歌吟.

以前並不知道,也根本不會留心楚陽這種小蝦米一般的人物:但是現在,楚陽的勢力日益壯大,壯大到了九大家族都不能不在意的程度,夜家卻不得不考慮.

而在這個時候,從法尊那里知道了,孟歌吟,就是孟超然,而孟超然,居然就是楚陽的師父!

這個事實,讓夜家人駭然大驚!

夜家,與孟超然有什麼樣的仇恨,安家人豈能不知?

殺親之仇,滅門之恨!

可以說,孟超然存在一天,夜家的人就會寢食不安!如今,孟超然的徒弟竟然擁有了如此強橫的實力……

那麼,一旦有一天,孟超然跟徒弟會合之後,會不會對夜家報複?

這是根本不用想的事情!

天遂人願的是,夜家竟然從凌家口中,得知了孟超然現在就在天機城!而且,恐怕正與夜初晨在一起……

夜家若是不動手,那就真的傻了!

小樓背靠青山,面對綠水,寒冬的山水,格外的淒清.

夜初晨坐在窗子前面,已是下午,樓前的水中,升騰起一陣濃濃的水霧.她的眼波’也如這水霧一般迷蒙.

在他身後,一個青衣身影,臉色平凡無奇,但渾身氣度,卻是瀟灑出塵.

"下雪了命……"夜初晨呢喃著說道.

"下雪……"身後那人無意識的回了一句,笑道:"下雪的時候,一般都是你最喜歡的時刻……,怎麼,現在卻不高興了?"

"歌吟,你說……我們兩個的未來會是怎樣呢?"夜初晨眼色淒迷,看著外面迷蒙的雪花,輕聲的問道.似乎是在呢喃,似乎在喃喃自語.

"未來……"在她身後的人,正是易容之後的孟超然:他輕輕的笑了笑,帶著一種看破世情的灑脫:"我沒有想過,我們兩人會有什麼未來."

他淡淡的笑著,帶著一種徹悟:"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做夢.過一天,就少一人……呵呵,所以我從來不去想,今天之後的事情.,’

夜初晨淒迷的笑了:"是啊,我的父親,殺了你所有的親人,你只要活著,就要報仇.可那還是我父親……我們兩個,本就沒有未來的.

孟超然沉默.

仇,是要保的.

但是,愛,如何償?

這是一冇個永遠都無法解開的死結!

橫亙在兩人之間.

有這一道死結,兩人連私奔都做不到!因為,彼此朝夕相對的時候,怎麼會不想起仇恨?夜初晨會想起自己的父親是孟超然的滅門仇人,孟超然同樣會想起!

不在一起,是被相思折磨,形銷骨立,黯然神傷;但在一起,卻又一樣的是折磨!

這一對有情人,陷入了天下間對于情人之間來說最恐怖的怪圈.

孟歌吟自己改名為孟超然,想要超然世外,看淡一切.但他畢竟不能真的超然.【..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或許,只有死,才能解脫吧."孟超然口氣很閑適的說道.

"死…,有這麼容易麼?"夜初晨也笑了起來:"若是死可以,我是真的不想活了……見不到你的時候,天天想要見到:見到了你,卻又會想起那些事情,就痛不欲生……."

"這是一個死結!"孟超然低低長歎:"我看透了生死,看透了世情,看破了紅塵,卻惟獨沒有看淡你,唯獨沒有看淡仇!"

夜初晨身子稍稍後仰,將自己的肩膀靠在孟超然胸膛,含淚道:"我們不要去想那些事情……,你在這里的事情,他們早晚會知道的,或許到那個時候,我們就解脫了."

孟超然呵呵一笑,抱住了她,道:"所以我來到這里,只想與你相處一段時間……沒有想過走."

便在這時.

有一個怪異的聲音清清淡淡的說道:"問題是,就算你想走,你也走不了!更加走不成!,’

夜初暴與孟超然一驚,同時抬眼望去.

只見在小樓梯對面的湖面上,有兩個黑衣人,正凌波而來.

刷刷刷.

四面八方,都有穿著夜家服飾的人如飛而來,刹那之間,就將小樓完全包圍.

"夜弑雨!"夜初晨經過了最初的震驚,竟然瞬間就沉住了氣,喝道:"出來!你好大的膽子,是誰允許你這樣做的?"

人影一閃,夜弑雨出現在樓下,這一次,他卻並沒有表現出他那娘娘腔的一面,而是很正經的說道:"姑姑,對不住了.這次行動,乃是老祖宗親自安排,小侄也是奉命行事,掛一個名頭,其實一切與我無關,行動如何,也不歸我指揮.我在這里,唯一的作用,就是證明夜家嫡系子孫,參與了這件事,了結了這件事,僅此而已."

夜初晨淡淡的笑了笑:"這麼說,乃是家族的意思,要將孟歌吟拿下?"

夜弑雨坦白的道:"這一次,家族的意思只是要擒住孟歌吟,是絕不會殺他的."

孟超然眼中射冇出銳利的神光,呵呵一笑:"是要用我來對付我的徒弟麼?"

夜弑雨道:"孟世叔果然明見!"

孟超然淡淡的一笑,道:"我這個師傅很慚愧,什麼忙也幫不上徒弟的;若是還給敵人幫了忙,真是連死都沒有面目了."

旁邊一個人道:"廢話什麼!趕緊上前,拿下!回去交差!"

轟的一聲,小樓突然支離破碎,整個的塌陷了下來.

夜初晨和孟超然兩人從窗口翩然而出,站在池塘邊上.鏘鏘兩聲響,兩人長劍同時出俏.

身後小樓緩緩傾塌.

"姑好,莫非您也要動手麼?"夜弑雨苦澀的問道.

夜初晨神色一黯,轉頭,看了孟超然一眼,目中柔情萬縷.

終于輕聲道:"在很多年之前,姑姑的心,就給了這個人.當年的事情,是我們夜家不對’這件事,早有公論,也不必多說."

"但這件事,給我們兩人造成的困擾,和煩惱痛苦,卻是無與倫比,多少年了,我一直想成為孟歌吟的妻子,成為孟家的媳婦;始終未曾如願."

夜初晨淒迷的笑了笑,劍光一閃,孟超然的頭發與她自己的頭發各被割下一縷,夜初晨細心地將兩縷頭發緊緊的系在一起,臉上帶著幸福滿足:"今日,臨死之前,卻無論如何,要將這心願了了."

"總歸馬上就要死了,臨死之前,做什麼也就沒那麼多考慮.所以,索性不考慮."

夜初晨轉過頭,柔情四溢的看著孟超然:"歌吟,你記住,從此刻開始,我們已經是結發夫妻,初初是你妻子,是你們孟家的媳婦…,"若有來生,莫要忘記!"

孟超然喉結上下動了動,努力地笑了起來:"也好,今日一戰了恩仇.一戰之後’仇也冇云煙,恨也云煙,情也云煙,愛也云煙……哈哈,便是如此!戰前成親,也是一樁傳世佳話!"

兩人神情凜然,突然並肩跪下:"蒼天在上,為我見證!今日孟超然與夜初晨對天盟誓,結為夫婦!不求白首到老,但求生生世世,皆在一起!"

兩人對天一拜,對拜一次,站起身來.

相對微笑.

即將到來的生死大劫,竟然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夜初晨轉過身,微笑道:"前塵是非暫且不論,恩恩怨怨,權當沒有!但是現在,我已經是孟超然的妻子!你們要殺他,便是要殺我的丈夫,我不能束手待斃!我會拼命還手,直到,喪命在你們手中!"

夜家人面面相覷,一個個進退不得.

這件事,可如何是好?

大小冇姐如此決絕,難道真的要親手殺掉自己家族的大小冇姐麼?

雪花從稀疏轉為稠密,飄飄揚揚的落下.

瞬間就是一片潔白.

一個聲音冷冷的陰沉說道:"她已經是別人家的媳婦,與我夜家何干!何必再有顧忌!一起動手,給老夫殺了這一對奸夫**!"

說話的人獨有的陰沉聲調,讓人一下子就聽得出來.

夜帝!

夜家老祖宗!

夜初晨和孟超然同時露出一副解脫的神色.

等了十幾年!

等到了這句話!

而且是從夜家地位最尊崇的老祖宗口中說出來!

她已經是別人家的媳婦,與我夜家何干?!

解脫了.

只可惜,這份解脫,即將到來的,卻是生死!

夜家人一聲爆喝,就沖了上來.

"且慢!"一個聲音悲憤絕望的叫道:"要殺他們,先殺了我!"

一條白影,似乎與大雪成了相同的顏色,突然跳了出來.

凌寒舞!

凌寒舞到來的時候,正是小樓傾塌的那一刻.他滿心的歡喜,雖然這一次,可能會死,但,下雪了.在大戰之中,與初晨欣賞雪景,也是不錯.

畢憲是全了心願!

也是成全了友情,成全了愛情,成全了心願!

但,他滿懷jī動的來,在飄飄白雪中,卻聽到了夜初晨與孟超然結為夫妻的誓言!

那一刻,凌寒舞的心,片片碎裂!

在這期盼已久,本應讓他自己歡喜欲狂的大雪之中,呆若木雞,心如死灰!【..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迫在眉睫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夢碎後,拼此一身為君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