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夢碎後,拼此一身為君戰!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夢碎後,拼此一身為君戰!

第三百六十六章夢碎後,拼此一身為君戰!

在寒冬之夜,大雪飄飛中.

凌寒舞的心中徹骨的寒!徹徹底底的絕望!【..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

"初晨,你也喜歡雪;改日,我跟你一起去看雪,如何?"

"好啊."

"初晨,過兩天可能要下雪了,到時候我來找你."

"這……不好吧,我跟歌吟約好了,到時候,一起去看雪玩,你要一起去麼?"

"我……那我不去了,恐怕這幾天還有事."

"初晨,又要下雪了,這幾天陰的好厲害.我帶你出去,在風雪中玩去,相信那定然別有一番樂趣."

"不了,對不起,寒舞,你也知道,歌吟走了,我心里……什麼心緒都沒了……對不起……"

"初晨,今年……"

"初晨……你……又不去?"

"初晨……"

"初晨,我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與你一起看一場雪……"這是今年春天的時候,凌寒舞幾乎是以一種祈求的口氣說的.

當時夜初晨回答道:"好啊,等下雪的那一天,我為你完成這個心願."

當時夜初晨的神色很甯靜,隱隱有些歉疚.

一起看雪景,除了兒時在一起風雪中奔跑之外,長大後,居然從來沒有一次.

長期生長在冰雪之巔,幾乎四季冰雪覆蓋的凌寒舞,成人之後,今生最大的願望,居然只是與心愛的人一起看一場雪.

從滿懷希望,到慢慢的失望,再到隱隱的希望,再到隱隱的幾乎不敢出口的試探……再到最後,竭斯底里的當面提出來一個絕望的要求.

夜初晨終于答應.

那時候,夜初晨只是單純的想為一直照顧自己的寒舞,完成這個心願.別無他意.

凌寒舞知道,但凌寒舞不在乎.所以這一次萬藥大典,家族藥師本不是他,但他堅持前來.一定要來!

曾經想,一起看雪的時候,我會跟你說,這雪花中,蘊含著多少傳奇,這冰天雪地里,有著多少夢想……我是如何在雪中練習,我是如何在雪中參悟……

曾經想,一起看雪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我有多喜歡你,我對你的心,就像這雪,潔白無暇,一塵不染,卻連接了天與地,充斥了天與地……

曾經想,一起看雪的時候,我會跪倒在這天地的精靈里,用蒼天賦予的我最喜歡的,銀裝素裹的天氣,用最誠摯的心,向你求婚……

曾經想……

但,最後,我只想,與你一起看一場雪.

哪怕一句話都不說,但,彼此聽著彼此細細的呼吸的聲音,在雪中,靜靜的走一段路……余願已足.

哪怕明知道,你在陪我看雪的時候,心中在想著別人.

我也希望能擁有雪中漫步的這一程!

這是我畢生的夢!

但這個夢,在今天終于破碎!

夜初晨,終于在今日,在家族的逼迫下,在生死一線的時候,選擇了,盟誓了,與孟超然結為夫婦!

她退一步,就能擁有無冇限的生命.

但她卻進了一步!

進了這一步,就是死亡!

但她無怨無悔!

她,是無怨無悔了.但凌寒舞,卻在這一刻完全進入了深不見底的深淵.

摯愛的人,已經成了別人的妻子,好友的妻子!

之前,雖然知道她遲早會成為別人的妻子,但畢竟還不是!

但是現在,身冇份就變了!

雖然只是一個名分.

但妻子,與一個自冇由的女人是不同的!

凌寒舞若是邀請一個別人的妻子在雪中漫步,連他自己都會覺得不對勁!

現在,漫天飛舞的潔白雪花,每一片都像是對凌寒舞這十多年心願的諷刺!每一片,都擊碎了他的心!

我期盼已久的事情,終于到來的時候,給我帶來的,是絕望!

這種感覺,讓凌寒舞的心中大起大落,前一刻,整個人如同站在火山口被焚燒,下一刻,渾身便如萬年玄冰中一樣冰涼……

凌寒舞感覺自己的思維瞬間就爆炸了!心神瞬間飛上了夜空,猛的爆炸成了滿天星辰一般……

夜家宣布動手,但夜家還沒有動手!而凌寒舞卻在這一刻,率先動手!【..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初晨!

雖然你不愛我,雖然你成不了我的妻子,但,且看我用生命,為你搏一個你希望能有的……幸福的未來!

"要殺他們!先殺了我!"凌寒舞竭斯底里的大吼一聲,驀然暴起!

孟歌吟!我對得住你!希望你莫要辜負了初晨!

你莫要辜負了她!

凌寒舞白衣如雪,長劍如銀,神情迷亂而瘋狂;在風雪中,暴起!在迷蒙中,舞動!在天地蒼茫中,殺人!

這一刻,凌寒舞狀若癲狂!

這個變故,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誰也沒有想到,凌寒舞會突然瘋狂的殺出來!

包括早已察覺凌寒舞到來的夜家的幾位至尊!凌家與夜家同為九大家族,一向交情不錯,此次,又是同一個目的,誰會想得到凌寒舞會突然出來殺人?

凌寒舞勢如瘋虎一般沖進了黑衣人群,手臂猛地一震!

這一震,用力之強,竟然將他身上所穿的白衣猛然炸裂!長劍便砰地一聲綻開千萬朵雪花,帶著無邊的狂熱的殺機!猛地刺出!

三個黑衣人幾乎在錯愕之中,就已經中劍!

身子打著旋轉,噴著鮮豔的血花摔跌出去.

凌寒舞的劍已經又刺入了另外兩個人的心口!抹上了另一人的咽喉!

"歌吟!帶著初晨走!"凌寒舞瘋狂的叫喊,長劍在他身周,直接幻化成一團帶著血色的光圈,勢不可擋的沖進了包圍圈.

然後一個轉身,又沖了回去!

"跟上我!帶著初晨走!"凌寒舞大叫!

深沉的絕望一下子沖擊了他,心愛的人與她心愛的人諦定終生的刺冇jī,讓他的心徹底粉碎!心愛的人遭遇的重大危機,卻在這一刻將他的血液完全燃冇燒!

這一刻,凌寒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

在這樣的狂亂中,他的一顆心,卻是詭異的自覺如同冰雪一般,竟然覺得,無比的冷靜!往昔的記憶,就這麼如此清晰的湧上心頭.

初晨,八歲時,我說過要保護你.不讓你被人欺負……

初晨,十五歲時,我說過,要照顧你一生一世……

初晨,十九歲時,我說過我要成全你……

初晨,一直到現在,我說,我要將你想要的幸福帶給你……

我給你!你的幸福!

哪怕,付出我的命!

你一定要幸福呀!你一定要幸福呀!!

他的心中,在追風掣電一般的速度,播映著往昔的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但他口中,這一切,他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他只是瘋狂的舞劍,瘋狂的殺人!瘋狂的,往外沖!

"歌吟!帶著初晨走!帶著初晨走!帶著初晨走!!!"凌寒舞仰天咆哮,長空密密麻麻的風雪中,他似乎化身為雪,隨著淒厲的北風一起蹁躚瘋狂起舞!

夜家的人慌亂的抵擋著,手忙腳亂的躲避,他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位明顯已經瘋狂的凌家少爺!

殺麼?不殺麼?

遲疑間,凌寒舞竟然已經沖出來一條路!

一個陰沉沉的聲音,如同金鐵交鳴,說道:"殺了他!凌家那邊,我會交代!"

一聲令下,夜家高手便如有了主心骨,蜂擁而上,堵住了去路!

凌寒舞瘋狂進冇攻,全不防守!瘋狂的大吼,咆哮,焦急的催促,每一個字,都似乎吐血一般的暴吼……

在凌寒舞剛剛沖出來的時候,孟超然與夜初晨就愣住!

兩人都沒有想到,凌寒舞竟然在這個時候沖了出來!

而且,一沖出來,就是瘋狂!

"寒舞!"孟超然大叫,一向淡然生死的他突然間jī動起來,眼圈一紅,睚眦欲裂!

多少年的恩怨糾纏,多少年的情緣紛擾,成就了一對肝膽相照的好兄弟.雖然凌寒舞從不承認跟自己是兄弟!

但今日,在如此危急時刻,他毅然前來赴死!

"寒舞!沒有你的事!"孟超然奮力大吼,瘋狂前撲.他不是去殺人,他是去阻止凌寒舞殺人!

凌寒舞殺了人,恐怕今天,他就再也走不了!

自己已經死定了.何必連累好兄弟!

但他的修為比凌寒舞要差得多,他追不上.

凌寒舞已經狂呼大叫的殺進來,又是咆哮如雷的沖出去.

要殺他們!先殺了我!

孟超然熱淚盈眶,突然大吼:"夜家的人!你們想要的是我!你們放過寒舞!不關他的事!"

但這時候,那個淡漠的聲音已經響起:"殺了他!凌家那邊,我會交代!"

隨即,一道威猛的掌影,便如九天驚雷,猛然泄落!

目標,凌寒舞!

至尊出手了!

凌寒舞瘋狂大笑,長劍一往無前,幻作一道白光閃電刺入了面前人的胸膛!

但就在這時,那一道至尊掌力,便如雷神開天,猛地擊中在他的後背!

凌寒舞渾身一顫,隨即,他的身形定住,想要回頭看看,但一扭頭,身子就癱軟了下去!

三品至尊的一掌,讓他的脊椎完全碎裂,五髒完全粉碎!

一掌,粉碎了凌寒舞所有生機!【..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啊~~~~寒舞!"孟超然睚眦欲裂,拼命地沖上來,夜初晨與他並肩闖來,面紗在風雪中飛揚而起,露出一張絕色嬌顏.此刻,卻充滿了悲傷哀慟……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與死,誰的歡喜誰的傷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