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

第三百六十七章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

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女撐著兩人,兩人居然闖到了凌寒舞身邊!

面對刀劍如林,夜初晨挺身而出,迎上了刀劍.【..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莫要打攪我們,讓我們跟他說說話!"夜初晨的聲音哽咽著,身子顫抖著,一字一字的說道,她的眼中,似乎有一股瘋狂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她的聲音堅決,不容違拗.但卻透露著一種出奇的淡然.

一種,心如死灰的淡然.

夜帝的陰沉聲音淡淡的說道:"讓他們過去!"輕嘴一聲:"看在凌風云的面子上,讓你們最後說說話."

但在他這句話之前,孟超然已經不管不顧的沖過去,一把抱住了凌寒舞.

凌寒舞的神智已經開始散亂.

他的瞳孔,已經開始放大.

三品至尊的一擊,遠遠不是他這位七品聖級能夠承受的!

但他的眼睛在看到孟超然的這一刻,突然又奇跡一般的聚焦,眼神中露出焦急,咆哮道:"管我做什麼?還不走?"

他在咆哮!

但聲音卻小的可憐.

"我先送你."孟超然深深地吸氣,輕輕的吐氣,唯恐驚擾了自己的兄弟,唯恐用力大了,震走了自己的兄弟最後的生機:"我送你……寒舞,今日,我們要一起走了"

凌寒舞焦急的想轉頭,卻轉不了,只能遲緩的轉動眼珠,憤恨的罵著:"你這混賬的傻鳥……初晨呢川…初晨呢?咱們都死了,她咋辦?她咋辦?"

"我陪你們."夜初晨輕輕走過來,輕輕蹲下,柔聲道:.pnxs."寒舞哥哥,我們一起走!黃泉路遠,你一人獨行,會孤獨害怕的."

"不!我不害怕!"凌寒舞不知道哪里的力量,焦急的竟然挺起來脖子:"你們不要呃……你們…"你們……你們要幸福!你們死……我死不瞑目!"

突然瞪著眼睛看著飄雪的夜空一聲咆哮:"賊蒼天!我死不瞑目啊!"

夜初晨的眼淚滴滴的落了下來,滴落在凌寒舞臉上.

凌寒舞的眼神渙散了下來,喃喃的,心痛的道:"我最怕你哭了……"

我最怕你哭了……

因為怕你哭,所以我退出:因為怕你哭,所以我成全你:因為怕你哭,所以我包庇情敵逃走,因為怕你哭,所以我秘密接來情敵與你相會因為怕你哭……我為你付出一切,因為怕你哭,我孤苦終生,還是因為怕你命……我付出了生命…,…

可你還是哭了……,

"初晨莫要哭"凌寒舞的眼神渙散著喃喃道:"寒舞哥哥給你你想要的……你莫要命……"

夜初晨淚如雨下.

孟超然緊緊的握著凌寒舞的手,眼淚長流,拼命地將自己的元氣向著凌寒舞的體內輸送過去.

但他慢慢地感覺到,凌寒舞的身體,竟然已經開始拒絕元氣!

生機已徑即將消失.

"哎,…"凌寒舞痛苦的皺起眉頭:"我好痛……"

狂風卷著雪花,撲到他的臉上.

刺骨的冰涼,讓凌寒舞最後神志清醒了一下,他的兩眼迷惘的看著空中的雪花,眼中出現一絲溫柔神采,喃喃道:"我好想與你去看雪……"

生命的最後時刻他的最後的執念,居然還是這已經破碎了的夢

夜初晨緊緊的攥住凌寒舞的手,淚如雨下的哭道:"寒舞哥哥,我陪你去看雪"…我現在就陪你看雪…"

但凌寒舞已經聽不清她在說什麼,唯有一只右手突然死命的抓住了孟超然的手,最後的力量崩出來幾個字:"帶她,…去……活……活……下去……,"

突然急促的喘氣,卻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大張著眼睛:"歌命…"你你你欠我的……你要親手為我報仇你一定一定"

他的身體一震就這麼大張著眼睛,失去了所有的氣息.

他的手,從孟超然手中悄然滑落,垂在雪地上.

觸摸著冰寒的雪花.

他的神情痛楚,就像是他的手,觸摸到了一個破碎的夢……

"你要親手為我報仇!"孟超然痛苦的閉上眼睛.

寒舞,你在瀕死之際,依然如此用心良苦!【..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你知道,我的修為微末親手報仇,哪里能做得到?最少需要數千年修煉"…那樣,我就能活數千年……數千年照顧初初"…

你是這麼想的吧?你死了,還為我規劃了目標,讓我有個目標活下去

可是現如今的局勢……

凌寒舞的身體漸漸冷卻,但孟超然眼前,卻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

當初那身材頎長,白衣如雪長袖善舞,豐神俊朗彈劍長歌,策馬江湖的凌二公子……凌寒舞,在當初,送自己離開上三天的時候,微笑著,說:"保重!"

"寒舞哥哥!"夜初晨大叫一聲,突然哇的一聲,噴出來一口鮮血.

孟超然木然的蹲著,神思在這一刻,突然變得很悠遠.

當年,同歡共笑,一起年少輕狂

一起,愛上了夜初晨.

然後,一切都變了.

是他,救了自己的命,是他,掩護自己逃走;是他,照顧著自己逃出上三天,是他,秘密的讓自己與初初相會川…而他自己卻悄悄的躲在一邊,心碎如割.

當年,自己逃出上三天,對他說:"寒舞,我這一走,恐怕回不來了,初初,你要好好照顧她."

當時他勃然大怒:"放你媽的屁!初晨的心若在我身上,不用你說我也會去娶她!她的心不在我身上,我娶她有什麼用?你想讓我成為豬狗不如的人麼!"

"孟歌吟,你若是男人,就強大起來,來將初晨接走!我已經恨死了你,但千萬莫要讓我再看不起你!"

"丑話說在前面,你走了,若是初晨能被我感動,回心轉意愛上我,你莫要怪我橫刀奪愛!但她的心若不變,那我們就等你回來!接她走!"

"你回來若不找我,徒然送了性命,我恨你一生!把你墳刨了!將你挫骨揚灰!"

"我跟你孟歌吟從不是兄弟!我們是情敵!不共戴天!我恨你!我恨不得將你碎尸萬段!"

"可是我還是幫你!"

孟超然的臉扭曲了,淚水順著臉頰,流進了嘴里,一片苦澀.

記得自己再次重上上三天,與凌寒舞喝酒.凌寒舞一邊喝酒一邊苦笑,當時他感歎道:"都說女人的心易變,可是,女人的心一旦付出了,那真是一生都不會變的……"

"變心的女人,是因為愛得不深."

每一次在一起,每一次喝酒:凌寒舞都說:"我真想殺了你!我真想折磨死你!我真想將你碎尸萬茶……你死在下三天吧,你為什麼不死在下三天呢"…為什麼不死呢?"

可是,…每一次,他還是幫我.

他還說:"初晨若是真的變心踉了我,那她也就不可愛了……但縱然不可愛,我也夢寐以求."

"只要初晨肯跟我,我願意用一生來挽回她,把她對你的感情,轉移到我身上;可是她不肯."

"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對不起你和初晨!沒有我,你的家族不會被滅."

但說完之後,他接著又自己辯解:"其實我們之間,沒有誰對不起誰,只是造化弄人.初晨並沒有愛錯人,是夜家混賬了.

是我,喜歡了不該喜歡的人,難以自拔."

"但難以自拔,也是幸福.我知道,你雖然見不到,但每當想起初晨,你就心中充滿了動力,充滿了幸福.但你知道我麼?我每次想起初晨,我心酸澀的疼,就想往自己身上插兩劍."

那一次,凌寒舞喝酒苦笑:"我的名字取得不好,凌寒舞,生在極北.嘿嘿,凌雪寒天獨自舞"

"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舞;夜色初晨長歌吟,誰憐我心已如土."

這首詩,是凌寒舞打趣他自己,那一天,他醉了.他醉了就罵自己.

幸福的小子!

他總是這麼說我.

帶著強烈的毫不掩飾的嫉妒與嫉恨.

我那時候不知道,我家破人亡,孤身飄零,狗一樣逃竄;那里幸福了?但我終于明白,我與你相比,從某一方面來說,我比你幸福太多……

因為我有夢,你沒有.

你愛了一生,你苦了一生,你絕望了一生……你掙紮了一生!

寒舞……若有來生,我,願意為你這麼做!

你值得的!

孟超然緩緩站了起來,緩緩地解開了自己的衣衫,緩緩脫下來,然後,鋪在了地上,將凌寒舞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搬了起來,放到了自己的長衫上.

然後,小心翼翼的系好扣子,遮住凌寒舞那已經被打爛的前胸後背,隨即伸出手,撫上凌寒舞睜大的眼皮,喃喃道:"兄弟……好走,我馬上就來今生我欠你,來世,我還!"

但他的手撫過,凌寒舞的眼睛卻又張開!如此三次!

怒視著自己!

這一雙失去了生命的眼睛,竟然如此憤怒的看著自己!

孟超然心中狂震,他怔怔的呆了好一會,才終于喃喃道:.pnxs."你還是想讓我們活下去是這樣子麼?是這樣子麼?"

他悲哀的說道:"那麼,寒舞,你放心吧"川,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與初初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努力修煉,親手為你報仇好麼?你安心了麼?"

手,再次撫上凌寒舞的雙眼.

這一次,奇跡一般的,凌寒舞的眼睛悄然閉合.

僵硬的臉頰,也似乎安詳了許多.

你就這麼相信我麼?孟超然這一刻,突然心如刀割!【..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片片破碎!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夢碎後,拼此一身為君戰!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仇須親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