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仇須親手報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仇須親手報

第三百六十八章仇須親手報

夜初晨身午搖搖欲墜,她的心,只經被巨大的悲傷擊的崩潰!神智在這一刻,甚至迷惘了起來,飄飄搖搖的,如在半天云里.

從今以後,世上再也沒有凌寒舞.【..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凌寒舞的劍,依然在雪地里,直直的插著.上面滿是鮮血,依然寒光閃爍.

孟超然緩緩站了起來,目光一凝,踏前一步,一把將凌寒舞的劍拔起,握在手里,似乎長劍上,還有凌寒舞的溫度,突然淒厲的長嘯一聲,長嘯聲中,眼淚滾滾而下:"寒舞!兄弟!你我並肩作戰!"

長空風聲越加淒厲,雪花越加密集!

凌寒舞的長劍,在孟超然手中,在風雪中光芒閃爍!猶如之前凌寒舞的大喊:想殺他們!先殺了我!

"拿下!"夜帝陰沉的聲音帶著疲倦.

夜家的人蜂擁上前.

孟超然長嘯,一手挽住夜初晨,仗劍如風,往外就闖!

夜家高手如云,又怎樣?

闖不出去?又怎樣?

沒什麼!

孟超然瀟灑的身影,這一刻多了幾分決絕和悍野,這樣的戰斗,這樣的沖刺,這樣的拼命,看起來,竟然有七八分像是凌寒舞!

長劍如風,竟然一連沖出去數丈!

一個憤怒的聲音說道:"混賬!面對一個已經叛出家門的不孝之女,竟然如此束手束腳!再不拿下,所有人人頭呈上!"

這一道命令,就像是催命符.

頓時孟超然四周壓力大增.

刀劍如雨,同時落下,孟超然臉上露出一份灑脫喃喃道:.pnxs."我想要活下去,可別人不讓我活下去,我若活不下去,寒舞,你不能怪我!若你要怪,在黃泉路上我向你磕頭賠罪!但,我不能成為陽陽的負擔啊……"

刀劍落下!

掌風破空的聲音響起,又是至尊一掌!這一掌,不是傷人,而是封掉了孟超然的退路.

孟超然瀟灑的一笑,身子一側以胸膛迎上了至尊掌力!迎上了刀劍!

夜初晨一聲狂叫,突然縱身飛撲,撲在孟超然懷中,淒然大叫道:"死在一起吧……"

孟超然大驚,千均一發之際猶自猛地抱住夜初晨,猛地一側身子嘴角猶自瀟灑的笑了一下,淡漠道:"傻丫頭,男人還沒死,你,要死在我後面!這是我的責任!"

他的身子剛剛側過一半,刀劍和掌力已經臨身!

夜家的人本就不想殺他;或者原來想要殺他而後快,但現在,卻牽扯到了楚陽孟超然無疑乃是一枚對付楚陽的強有力的棋子,怎麼舍得殺掉?

本能的猛地一收刀劍!

那位出手的至尊也忙不迭的將自己打出去的掌力猛地回收!

但,已經打了出去,如何能夠收得回來?

這位至尊情急之下的回收,也只收回了六七成的力氣,猶自自己被反噬的臉上猛得通紅,身子搖晃了一下,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砰!

勁氣如山,猛地轟擊在夜初晨和孟超然的身上!

咔嚓咔嚓幾聲響,兩人的身體骨骼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同時吐出鮮血,身子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飛了出去.

"廢物!"陰沉的聲音怒喝:"快去看壽,死了沒有!"

轟的一聲,兩人重重的落在雪地上,距離凌寒舞,竟然不遠.

凌寒舞靜靜地躺著,身上整整齊齊的穿著孟超然的青袍,臉色安詳.

兩人翻滾了一下,夜初晨已經徹底的昏厥過去,孟超然卻猶自還有一點清醒,居然苦笑一下:"寒舞,我們還是在一起…嘿嘿,我沖出去了那麼遠,還是被打回兄弟身邊啦,""

夜家的人匆匆飛掠過來查看,孟超然只覺渾身疼痛,五髒欲裂;情知自己已經受了致命重傷,但,一時卻還吊著一口氣不死.

唯恐自己被救活成為威脅徒弟的工具,嘴角閃出一抹嘲笑,淡淡的自言自語:"用我孟超然來威服…嘿嘿……"

用最後的力量翻轉長劍,照著自己的心窩,狠狠刺落!

便在這時,一聲長嘯驚空響起!

兩道人影,轟然落下.

一個產音說道:"***,果然有事情!統統給我住手!"

另一個聲音卻是急促的說道:"師父!"

孟超然長劍巳經到了心窩,刺進去了兩寸,鮮血湧出,一聽這聲音,卻突然頓住,勉力回頭,想要最後看一眼.

自己的徒弟!

這聲音,是自己澆灌了一生心血的徒弟的聲音!

莫要說叫了這一聲師傅,兩個徒弟,只是遙遠的咳嗽一聲,孟超然就能分辨出來是那一個徒弟咳嗽的.

"陽陽……"孟超然呢喃著,眼神逐漸模糊.

一個黑衣身影如飛一般落下,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一片慘叫,似乎什麼兵器被削斷了,似乎有人受傷了……【..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緊接著,楚陽焦急的臉龐出現在孟超然眼:"師父一一一一師父一一一我來晚了一一一一一"隨即手忙腳亂的取出兩顆不完全版九重丹,塞進孟超然和夜初晨口中.

孟超然的傷勢畢竟太重,意識逐漸模糊,不完全版九重丹入體,精神稍微一震,隨即一股難以言喻的疲倦感覺湧上來:喃喃道:"陽陽……快看看……你師母,沒事……吧!看看……寒舞……還有沒有……救…"

徒弟來了,孟超然雖然明知道凌寒舞已經死了,但心中,卻還在奢望……因為,他知道,楚陽身上……有靈丹.

楚陽急忙看了看依然在師父懷里的夜初晨,急促道:"師母氣息很微弱……還有救,只是…凌寒舞……凌寒舞……"

孟超然的眼角滾下兩顆淚珠,淒然道:"死了?"

楚陽重重點頭.

孟超然緊緊的咬住了嘴唇,感覺意識一陣一陣的模糊了起來…

布留情的聲音暴怒的響起:"夜帝!給老子滾了出來!"

孟超然突然精神一震,兩眼勉強聚焦:.pnxs."這人是誰?"這人竟然敢如此大呼夜帝,難道是了不起的人物?

"師父放心!我今夜,將他們全部殺了,為你報仇!"楚陽咬著牙,恨意沖天,兩眼血紅.

"不行"孟超然急促道:"我……我要親手……報撓"我若是……若是不…親手索回血債……我,我對不起寒舞……我……對不住祖宗……"

"寒舞的債……我親手索回!"

孟超然緊緊握著楚陽的手,終于暈了過去.

他的右手,還緊緊的握著凌寒舞的長劍.

長劍冰冷.

我會為你報仇的!一定!我會照顧好初初!一定!我會和初初活下去!一定!

寒舞,你的心意,不會白費!

我要讓你的劍,染上你仇人的血!一定!

屆時,我會與你,傾情一醉!

楚陽雙眼血紅;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簌簌顫抖.渾身殺意升騰!

從沒有任何一刻,他如此的渴望,干掉九大家族!

自從上到上三天以來,楚陽知道自己的使命:但他卻從來沒有想過,將九大家族真的全部誅滅!九大家族之中,也有英雄,也有俠客,也有俠骨柔腸的好漢子.

九大家族的風云人物,人人都有一段輝煌的往事.

比如,凌寒舞;比如,葉夢色……

但這一刻,看到僵臥毫無聲息的凌寒舞,看到渾身浴血的孟超然,楚陽卻突然恨不得將九大家族的人一個個都斬于劍下!

他明白了;或許九大家族中的人也有英雄,位…只要是面對威脅,這些人就會抱成一團來抵抗,無所不用其極!

今天他們能伏擊自己的師父,殺死同一陣營的凌寒舞,明天,又會對付誰?

自己現在在他們眼中的身份,甚至不是九劫劍主!只是一個對他們有一些威脅的新崛起的勢力,他們就能這樣的下毒手.

若是有一天知道自己就是九劫劍主,會是如何?以殺止殺,或者並不是最好的辦法,但卻是最有效的辦法!

自己不可能回頭,他們也不可能回頭!

所以!

殺!

楚陽靜靜地站著,心中卻是驀然的瘋狂吼了一聲!

一聲冷喝,隨即便是一片翻滾的聲音,卻是布留情一下子落在他的身邊,將周圍的夜家人一掌震得翻滾了出去,森然喝道:"夜帝,你不敢出來麼?"

風雪中一陣氤氳,夜帝的黑衣身影,裹著濃濃的夜霧出現;聲音多了些顧忌和敬意:"布前輩,布前輩大駕光臨,卻來管我夜家的家事,夜某真是受寵若驚."

布留情眼皮一翻,道:"家事?我管你什麼家事,看不順眼的,就要管管!怎麼?你有意見?你不服?"

夜帝平心靜氣的說道"布前輩想管,自然有布前輩的道理;既然布前輩插手,那麼,我們夜家對此事,就此作罷就是."

布留情轉頭喝道:"小子,怎麼辦?殺不殺?"

夜帝的眼中爆出一團漆黑的夜霧,有些謹慎的,戒備的看了楚陽一眼.這小子,果然是不簡單.看這情兄"布留情居然還要聽他的一般?

果然危險!非除不耳!

楚陽淡淡的道:"留下兩個人,幫我們把人送回去.其他人,先讓他們走吧."他頓了頓,道:"我師父說,他要親手報仇!"

"親手報仇!"布留情和夜帝同時心中嗤了一聲.

就以孟超然現在這點微末功夫,想要親手報仇,何異于難如登天!

夜帝嘿嘿一笑,道:"好!我就等著孟歌吟來親手報仇!"他一揮手:"夜弑雨,你帶兩個人留下,幫布前輩將人送回去!其他人,都回去!"【..品質小說,真品質,好小說!】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生掙紮一生苦,一生獨自凌寒…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生死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