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楚陽吊孝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楚陽吊孝

第四百一十八章楚陽吊孝

清晨,諸葛家族大門前.

諸葛家族這幾天里正在辦喪事,門口紮著白花,門口整個一條街,【.pnxs.平南小說,最乾淨最快速的小說閱讀站!】都是白花的花籃,放眼看去,竟然頗為壯觀.

整整下了一個月的大雪,今日才停了,天空中依然有零星的雪屑落下,天空中,依然陰蒙蒙的.

幾位守衛一身麻衣,麻繩纏腰,胸前別著白花,面容悲戚.

天地間,一片肅穆.

內院中,一片哭聲!

今天,正是死去的那數十位至尊們出殯的日子.

便在這時,守衛目光一動,露出驚詫之色.

只見遠方,一片白花海之中,一個黑衣人,悠悠然瀟灑而來.只身一人,卻是如此的顯眼.白雪皚皚,白花如海,天地間一片雪白;卻突然出現了一抹黑色.

兩名守衛都是詫異:這幾天來來往往的人,就算別的家族的人,也都是一身白衣.似乎天地之間,只剩下了白色這一個顏色.

在這個當口,怎麼還有人穿黑衣前來?

黑衣人悠閑的走來,背負雙手,步履輕松,兩眼逐一的在兩側寫的字上面看過,看了這邊看那邊,看了那邊看這邊.

他的神情輕松瀟灑,但他的這種舉動,卻像是鄉下人突然間進了大城市,說不出的新奇好奇,頗有一種'真好玩,真壯觀’這樣的贊歎之意.

但現在,卻是人家最悲傷的時候,出殯的時刻.

居然出現這麼一個人,簡直就是存心來吸引怒火的.

兩位守衛的心中怒火,頓時一點一點的燃冇燒起來.

遠方又有幾個白衣人前來吊唁,那是別的家族的人,身穿白衣,走得很快.不多時就超過了前面的黑衣人,其中一人轉頭一看,似乎想要說什麼,卻被另一人一把捂住了嘴,拖著就走了過來,匆匆打個招呼,就進入了大門,竟沒有回頭看一眼.

黑衣人來到了大門前,目光兀自在四處游移.

兩名守衛忍著氣,道:"尊駕何人,所來何事?"

黑衣人歪了歪脖子,哦了一聲,隨即就點點頭,笑笑,然後就還是看著周圍綿延到天邊一般的白花,嘖嘖的道:"這麼多的白花,真好看……媽的,這得死了多少人啊……真是嘖嘖嘖……可憐啊可憐,這天下間的孤兒寡母,又多了一批."

守衛大怒:"尊駕原來是來鬧事的?"

黑衣人眼皮一翻,怒道:"你這看大門的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做鬧事的?我這人心地善良,胸懷天下疾苦;今日有感而發,怎麼就成了鬧事的?難道這死的人,就沒有留下孤兒寡母?難道這孤兒寡母,就不可憐?"

兩名守衛頓時氣得渾身發抖,雙雙拔刀:"你是誰?"

黑衣人正眼也不看他們一下,道:"請稟報諸葛家主,就說,楚陽前來吊唁;順便,與諸葛家主商量一些事情."

一聽到'楚陽’這個名字,兩名守衛頓時如同焦雷轟頂,呆若木雞冇!

要說現在諸葛家族最怕的是誰?楚陽!或者說,楚陽一方的勢力!

因為,死去的這五十多位至尊,都是死在楚陽那一方的勢力手中!屠道之戰,全軍覆沒,而對方,自然大獲全勝!

對方面對八大家族與執冇法者的聯手,依然能夠取得如此驕人戰績,這份實力,可驚可怖!

"尊駕稍等,我進去稟報."其中一個守衛抱拳行禮,眼光複雜,恐懼而憤怒的看了楚陽一眼,轉身往里而去.

楚陽就在門口背著手轉圈,口中呵呵直笑,不斷地道:"壯觀!真壯觀!真他冇媽的壯觀!"

另一個守衛氣得渾身哆嗦,卻是死活不敢說什麼.

終于,那進去稟報的守衛匆匆而出:"家主請尊駕往靈堂相見."

隨即里面快步走出一人,兜頭一揖:"多謝尊駕前來吊唁,諸葛家族上下,感jī不已."

楚陽笑吟吟的拱手:"無妨,不管敵友,總是交戰一場,這些場面活兒,還是要干的."

別人來吊唁,都是一臉的沉重,哪怕心中歡喜,也是強裝出一副悲痛的樣子來;但這貨不僅是滿臉笑容,說的話更加是想讓人當場一拳打死他!

出來迎客的那人臉上肌肉痙攣了一下,目中露出深刻的恨意,強忍著道:"不管如何,閣下能來,總是一番心意."

楚陽哈哈笑著,往前走去,口中喃喃的道:"心意……心意……嘿嘿,嘿嘿……"

背後那人幾乎咬碎了牙齒.

但終于是帶著楚大少一路來到了靈堂.

這一路,居然走了不少時間,一路走,楚陽便如觀景一般,嘖嘖稱奇:【.pnxs.平南小說,最乾淨最快速的小說閱讀站!】"真好!這房子真好……這幾棵花樹,真有型,怕不得上萬年啦……這地方真大……不知道霸占了多少百姓的房子……這里真漂亮……哎,隨便摳一塊磚,一戶普通人家也能一生吃喝不愁了吧……"

說話怪怪的,聲音怪怪的,姿勢怪怪的,腔調怪怪的.

帶冇路的那人悶頭不響,一言不發,竭力的忍著不出一聲;唯恐自己一出口就控制不住的操翻了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

靈堂很大.

里面人更是白衣如雪,密密麻麻.

所有天機城的吹鼓手,都在這里,吹吹打打,一旦有人吊唁,就是吹鼓聲音猛地悠揚而起,然後嘎然而落.

九重天規矩,一旦家人過百歲才死,那就算的上是長壽;出殯的這一天,就要有吹鼓手來猛吹一天……在悲戚的哀樂里,送親人歸極樂.

諸葛家族這一次死的人,每一個都何止百歲而已?幾十個百歲都有了……

一進入靈堂,就見到無數的人擠在這里,人人面色沉重;靈棚中,諸葛家族的人披麻戴孝,整整齊齊的兩邊各自站成四排.

在靈堂後,則是一片嗚嗚咽咽,卻是死者的女眷在悲泣.

"東南執冇法者第一藥師,藥谷第七供奉藥師楚陽,前來吊唁!"喊號子的這人接到手中條子,不假思索的就高喊了一聲,喊完之後才知道自己喊的是什麼,嚇得哆嗦了一下,手一抖,那張紙條飄飄落在地上.

刹那間整個空間里萬籟俱靜!

楚陽?他怎麼來了?

只是沉默了一瞬間,四周的吹鼓手猛地吹了起來,在萬籟俱寂之中,顯得更加的高昂響亮,響徹云霄.

但,隨即,吹鼓手們也發現了情況的不對勁,怎麼這個名字一出來,大家都不做聲了?連里面的女眷也不哭了……

接著又停下來.

這麼一揚一抑,就像是有人在狗身上猛地跺了一腳一般,那條狗'汪’的一聲趕緊逃走……

諸葛家族迎賓的人迎了上來,臉色僵硬,有些勉強:"多謝閣下前來吊唁,請入內."

出殯這一天,天大地大,死者最大!

所以,諸葛家族在這一天乃是最害怕出什麼意外的.

但,一般人卻也不會趁著這個時間去搗亂,因為,這樣的時間前來搗亂,便是不解之仇!以後雙方不死不休,子子孫孫,永遠拼殺下去……直到一方完全滅絕!

而楚陽現在這時候前來,便是等于表明了他的態度:我楚陽,與你們諸葛家族,不死不休!

而且,還有更深一層的考慮.

楚陽並非是莽撞之人,焉能不知今日前來大有不妥?不管仇多大,但人死為大,出殯之日前來相擾,總是不道冇德的.

但冇楚陽今日若是不來,卻是後患無窮,一個不好,恐永生永世,再也出不了這天機城!己方所有人全部殞命其中!其中原因,耐人尋味.

楚陽呵呵微笑,溫文爾雅,道:"應該的,應該的.再怎麼說,諸位前輩的死,在下也是難辭其咎啊."

這麼一說,那幾人的臉龐頓時就都扭曲了起來.

你何必?你都占了上風了……人都死在你們手里了,何必還在人家出殯的時候再來這一通?這不是欺人太甚麼?

"請入內."迎賓引著楚陽進去.

來當靈堂內,迎賓閃過一邊,只余楚陽自己在正中,四面八方,數千道悲憤的目光,嗖嗖射來.

楚陽上前兩步,結果遞來的香燭,長身而立,鞠了一躬,大聲道:"嗚呼諸公,不幸夭亡;昔日英名,化作哀傷;風云之後,渺渺茫茫;江湖鐵血,傳奇相當;吊君當初,獨擋眾強;縱橫天下,誰敢相當?白山黑水,直面汪洋;長天大地,為君名揚;多少孤兒,出自君手,幾多寡母,為君痛傷;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家族勢大,誰敢聲張?手下白骨,盈山相當,手下鮮血,四海流淌;君今故去,天下瘋狂!載歌載舞,怨消恨償;從此世間,誰為豪強?嗚呼痛哉,伏惟尚饗."

說罷,楚陽上前一步,將香燭插入香爐,再鞠了一躬,抬起頭來.

這番吊詞一出,頓時整個諸葛家族鴉雀無聲.

連在外面的一個吹鼓手,距離近了些,聽到了這番話,不由嚇得臉色慘變,啪的一聲,手中的長號落在地上,竟不敢撿起來.

靈堂內的眾人一個個的臉色鐵青,雙目如同噴火的看著楚陽.

有幾個人臉上肌肉哆嗦,控制不住的踏前一步,就要找這家伙算賬!

"楚陽,你什麼意思?"其中一人猛的跳出來,怒視楚陽.

…………

今日第一更.昨天委實是發生了一些事情,氣得我渾身哆嗦,好久不能平息.單單是書評,也罷了;居然有人不惜全訂閱加群,找到我的QQ號,事先寫好了,一個複制,瘋狂的大罵我一場;汙言穢語,簡直是……哎,我還沒回過神,人家就沒了,接著就把我拉黑了……

想要罵回去都罵不回去……

一口氣就那麼憋住,當場氣得我臉都青了,渾身哆嗦了好久,直接碼不下字去,【.pnxs.平南小說,最乾淨最快速的小說閱讀站!】腦袋一團漿糊一樣的嗡嗡響,然後去處理書評,想緩和心情,卻又看到一堆的不順……就氣的崩潰了.忍不住就發泄了一頓,讓大家見笑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劍罡歸位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送你們一個大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