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無恥,也是人性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無恥,也是人性

第四百三十五章無恥,也是人性

月聆雪和風雨柔都是很警惕的為楚陽護法,然後,兩人漸漸的就發現了不對勁.

楚陽胸前雙肩和小腹的傷口,在慢慢的愈合,對這一點,兩人並不十分奇怪.【.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九劫劍主的九重丹,本就是能夠治愈一切的靈丹妙藥,若是不能恢複傷勢,那才叫奇哉怪也.

但楚陽這運功恢複傷勢的,怎麼氣勢居然越恢複越是雄渾狂暴了起來?

而且,一股蒼涼的氣息,從他身上泛起,帶著一種不屬于人類的"…靈獸的霸主的那種氣勢,也在逐漸的抬頭.

隨即,楚陽渾身一震,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

風雨柔查看了一下楚陽的氣息,忍不住一聲驚呼險些就叫出來,一把抓住了月聆雪的手!

聖級八品!

而且是無聲的突破!

真是個妖孽!月聆雪不動聲色的抓著妻子的手,看著楚陽,心中升起感歎.

隨即,楚陽的氣息逐漸的提升,提升到了聖級八品巔峰,就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轟的一聲沉悶的聲音,讓拉著雪橇的雪靈契都是驚慌地叫了兩聲.

"聖級九品!"風雨柔震驚的對丈夫傳音.

月聆雪微笑,傳音回去:"對于九劫劍主來說,這很正常."

風雨柔鄙視的道:"說的你跟見過九劫劍主似的……安慰人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月聆雪呵呵一笑.

風雨柔道:"夫君,剛才梅仙的事情……"

月聆雪臉色一沉,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可是不行."

風雨柔淒然道:"我們兩個風月雙修,本就難有孩子…"從數千年前我就說,你…"可以納妾的."

月聆雪苦笑:"你以為我沒想過?我想過的.這個世界,三妻四妾乃是常事: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但,我承受不起.我納妾,是需要感情的.而且也需要責任口若是只為了孩子就納個妾室…"生完孩子,估計我也就什麼想法都沒了"…那我豈不是害了人家一輩子,還在你心里一輩子種下一根刺?"

"但,感情,卻又實在是難以分出去:不得不說這風月雙修神功,的確是好東西:讓我一練功就會想到你.我對別人產生感情不難,但我不能不練功吧?"

月聆雪呵呵一笑:"傻丫頭,你夫君也是個男人,也知道三妻四妾的好處,這還用你說?但…,誰讓我家的柔兒讓我這麼著迷呢."

剛說到這里,突然聽見身旁'嘔,的一聲,似乎有人在惡心的嘔吐了.

回頭一看,只見楚陽寶相莊嚴的練功,心無旁驁,卻是一張口,吐出來了一口淤血……

原來是排除淤血…….

兩人頓時放心.夫妻之間的說話有些舟麻,不足以為外人聽到……兩人都有一種做賊的感覺.見楚陽其實並沒聽到,才放了心.

風雨柔幸福的一笑,道:"梅仙是有些自私,不過對你,也真是一心一意的."

月聆雪道:"不提她了,好麼?"

風雨柔柔情脈脈的道:"我好歡喜.

月聆雪柔聲道:"我更歡喜.因為你,一直就在我身邊,未曾離開."

"嘔∼∼∼"身後又傳來嘔吐的聲音,楚陽又開始排除'淤血,了…….

沒辦法,不排除淤血對傷勢不利.而且,在關鍵時刻聽到了某些話,不排除淤血真不行……,忍不住…….

這一次,月聆雪卻沒容忍,抬腳就踢了他一個跟頭,罵道:"小鬼頭,你懂得一些什麼!"

風雨柔粉面通紅,終于低下頭,一句話也不說了.

楚陽跳起來,怒道:"我正在全力運功療傷,你突然一腳,我走火入魔了怎麼辦?"

"那是你活該!"月聆雪惡狠狠地說道.

楚陽哼哼了一聲,再度盤膝坐下.

這一次,卻是很快就入定了.

緊接著,風雨柔就感到楚陽身上突然間開始散發一種沁骨的寒氣,這樣的嚴寒,竟然讓風雨柔不運功都無法抵擋的樣子.

月聆雪也同樣發現了這一點,喃喃道:"看來這家伙身上的秘密還真不少…"

良久,楚陽身上不再冒出寒氣,但,四周的天地寒氣卻開始向著他的身體彙聚而來.

便在這時,楚陽睜開了眼睛.

兩人同時感覺到,現在的楚陽的眼神,就像兩顆寒星,閃著凜冽的光芒,這種奇怪的寒光一閃而逝,楚陽的眼神恢複了溫煦,微笑道:"他們還沒來?"

月聆雪道:"還沒有."

楚陽站起來,在疾馳的雪狂上伸了一個懶腰,說道:【.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既然如此,我回我那一架雪橇去,兩位前輩……莫要忘記,你們傷得很重."

月聆雪哈哈一笑:"好!"

楚陽嘿嘿一笑,身子拔起,凌空一轉,就到了第一架雪橇上,雪橇往前猛沖,下一刻,眼前一亮,又出現在無邊雪原中.

莫輕舞見他回來,眼睛一亮,嘟起了嘴,又靠在他身上.

孟超然安然坐在雪橇上,懷中抱著凌寒雪的長劍,微笑道:"陽陽,在這麼多人之中,恐怕只有為師我是你的拖累了,呵呵."

楚陽深刻的道:"可是師父在這里,徒兒心中很快活."他頓了頓,道:"輕舞的師傅,是甯布兩位至尊,倩倩的師傅,是風月兩位至尊,樂兒的師傅,是一代毒醫舞絕城."

"師父是不是覺得他們都比你強?"楚陽歪著頭問孟超然.

孟超然灑脫的一笑,搖頭道:"不!恰恰相反;我是認為,他們遠遠不如我!因為,他們沒有一個叫楚陽的徒弟,也沒有一個叫談曇的徒弟."

楚陽有些調皮的笑了笑,道:"是的,所以,師父怎麼能是我的拖累?"

孟超然大笑,伸指虛點著他,道:"小,滑頭!"

另一架雪橇上,舞絕城神情輕松,問楚樂兒:"記住了麼?"

"記住了."舞絕城點頭,輕松道:"記住了,那你就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記住!等會一旦開戰,若是情勢危急,我會將你扔出去,明白麼?千萬要記住,順著我扔的方向展開身法,然後,用幻毒將自己盡快的隱藏起來,懂麼?"

顯然,舞絕城知道敵人一旦追上來,那麼憑著自己現在只恢複半成的修為,可能是難以幸免,在為徒弟安排後路了.

不過舞絕城的神色很淡然,似乎竟然有些解脫一般.

楚樂兒問道:"是,師父,我記住了,不過,你呢?"

舞絕城白發蕭然,有些淡漠的笑了起來:"我?"

他的目光中,有追憶,很是悠遠,淡淡道:"我會很快活……"

便在這時,遠方煙塵夫起.

幾條人影,就如騰云駕霧一般,分明是已疲手奔命一般的速度前來.那種急惶惶的迫不及待,讓人幾乎一眼就能看出來.

很明顯,來人是兩撥.

但,第一波的人,卻分明要比第二波要拼命的多,要快得多;當先那個人的眼中,甚至,有些狂熱的亢奮.

處在第二架雪棒上的月靈雪黯然的低下了頭.

以他的眼力,現在已經看了出來,此刻趕來的這個人,正是蘭氏家族的人!蘭梅仙的曾祖父,自己當年,幫的最多的人!

也是這數千年之中,對自己最尊敬的人!

有生之年,皆是補報之日口便是這個人所說.

蘭家存在一天,風月大恩,萬世流傳!也是這個人所說.

如今,得到自己重傷的消息,這個人,第一個前來!不是來幫自己,而是來殺自己!

風雨柔低低的啃歎一聲,握住了丈夫的手.她能感受到丈夫心中的難受……

"停下!"來人發出一聲氣貫長虹的大叫!這一聲呼嘯,只震得群山回應,連數十里之外的樹梢積雪,也啪啪大塊大塊的往下跌落!

這聲音之中的振奮,也是顯而易見!

楚陽一聲口哨,四架雪橇同時停住.

就在停住的這一刻,嗖嗖嗖連續的二十幾道人影,已經擋在了前方必經之路上口為首一人,白面無須,丹鳳眼,身材頎長,雖然頭發已經有些花白,好一幅翩翩美男子的樣子,一臉的凜然正氣,一身的氣宇軒昂!

他有些氣喘的往前兩步,恭敬地說道:"前面做的,可是風月兩位前輩?"

楚陽斷然截口道:"怎麼,你有事?"

這人和藹的一笑:"在下蘭家蘭慶天,風月兩位前輩,與我蘭家有大恩,得知兩位前輩在這里,特意前來拜見."

月聆雪的聲音說道:"是慶天啊,你如何會來了此處?"

蘭慶天目光閃爍,看了看月聆雪的姿勢,恭謹地道:"晚輩聽說了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前來稟報前輩."

顯然,他對于情報並不盡信,還在試探.

"什麼大事?"月聆雪問道.

"此處說話,多有不便,晚輩斗膽,請月前輩移駕相商,茲事體大,事關百萬人命,慶天不得不謹慎從事."蘭慶天說道.

月聆雪淡淡道:"你也是六品至尊修為了,難道,連傳音之術也忘話了麼?"

蘭慶天神情一怔,隨即就快意的,陰險的笑了起來.

這樣的笑容,出現在一張方正威嚴正氣凜然的臉上,著實是讓人有些無法接受.似乎是一個天使,突然把臉一拉,就成了惡魔!

這麼多年,蘭家早已經摸透了月聆雪的脾氣:若是他沒有受傷,此刻早已飄身而出.月聆雪雖然高傲,卻最是沒有架子.

此刻沒有出來,而且還是在雪梳上坐著……

蘭慶天頓時心中就有了數,淡淡笑道:"今日前來,便是想問問月前輩,我那孫女兒梅仙如何得罪了月前輩,你居然將她生生打死?【.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今日,老夫雖然明知道不是月前輩的對手,卻也要為自己孫女討一個公道!"

這一句話的無恥,簡直是堪稱石破天驚!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現在就開始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水淹死狗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