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折疊九重天的人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折疊九重天的人

第四百五十五章折疊九重天的人

雪淚寒呵呵一笑,一招手,轉身而行.

楚陽默默地跟在後面,兩個人不疾不徐的走著,楚陽也並未展開任何身法,【.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就這麼以普通人的速度走著,心中思緒紛亂如麻,迷惘震驚等種種情緒,充斥著……

等到他收拾了思路想要說話的時候,卻是駭然一驚.

只見兩側的樹木成了一團虛影在不斷的後退中,自己與雪淚寒依然是一前一後的漫步,但這一漫步,根本沒用半點力氣,居然已經是千里萬里的從腳下飛走!

慢慢的,天氣越來越是寒冷.

然後,面前居然又是大雪紛飛.

飄飄而下.

雪淚寒終于停下腳步,面前白雪皚皚,一腳踩下去,足足埋到了腰部.白雪掩映中,一片紫竹林,瀟然而立.

漫山遍野都是白雪,這里一片紫竹林,卻是如此的耀眼.縱然大部分都被白雪覆蓋,但那紫瑩瑩的顏色,卻是如此的讓人心中一動.

厚厚的白雪壓在竹枝上,不時簌簌的掉落,而那原本被壓彎的竹枝就猛地抖擻一下,接著就重新挺直.

這眼前的一幕,與前世的相遇之地,何等的相似!

楚陽神思一陣恍惚,緊緊盯著這片紫竹林,似乎能看到,一條曼妙的紅影,即將要從紫竹林中踩著白雪翩然而出,看到自己,一個錯愕,然後臉上一紅,說道:先生打攪了.

雪淚寒悠然邁步,直入紫竹林中,衣袖一拂,腳下三丈雪地,突然凝成冰玉,正中間,緩緩鼓起一個冰雪玉台;就像有人在下面托著慢慢托出來一般.

然後,對面雙方鼓起來兩個一模一樣的玉石椅子,冰雪所制,但竟然騰騰的冒著熱氣,如同暖玉.

玉台上,突然間就出現了一壺酒,兩個酒杯.

酒香四溢,熱氣騰騰.

竟然是溫好了的.

所有一切,從無到有,比變戲法還要戲法.

"楚兄,請!"雪淚寒就按照前世的位置,坐在了屬于他的那把椅子上.

楚陽自然坐在了他對面.

只感覺身子下面冰雪椅子暖融融的,竟然將所有寒冷,都驅逐的一干二淨,方圓三丈之內,春意盎然,氣候宜人.

但這卻分明是在冰天雪地里.

楚陽頓時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這是一門小神通,叫做'咫尺枯榮"雪淚寒微笑著,道:"楚兄,眼前此情此景,可曾覺得熟悉?"

楚陽眼神有些悵然的笑了起來:"的確很熟悉."

雪淚寒淡淡一笑,提起酒壺,為楚陽斟了一杯酒,酒氣熱騰騰的冒出來,幾只麻雀嘰嘰喳喳的落下來,居然圍繞著酒杯轉了好幾圈,久久不肯離去.

雪淚寒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一揮手,雪地上就多了一些谷米,麻雀們頓時點頭如雞啄米,專心致志大吃.

"你到底是誰?"楚陽專注的看著地上的麻雀,輕聲問道.

"我是誰……"雪淚寒輕聲一笑,灑冇然搖頭:"喝酒."

楚陽舉起酒杯,只見眼前酒杯中酒液碧綠,居然有些濃稠,一口抽干:只覺得渾身轟的一下,如同著火一般灼熱起來,刹那間渾身汗出如漿,居然隱隱有臭味.

雪淚寒哈哈一笑,吹了口氣,頓時那股難聞的氣味瞬間發散乾淨.

只留下楚陽渾身從里到外,說不出的舒服.

"這是我的酒."雪淚寒慢慢的道:"我釀成此酒之後,遨游天下,等我回去的時候,酒,已經變成了酒膏.你現在喝的,是我兌了水的."

楚陽愕然道:"兌了水?雪兄,難得你請我喝一次酒,居然請我喝兌了水的假酒?"

雪淚寒莞爾笑道:"兌了水的假酒?哈哈……你可知道,就算這兌了水的假酒,就算是九重天闕之上,夠資格讓我請他喝一杯的,也是寥寥無幾!"

他頓了頓,道:"更何況,若是不兌水,讓你直接吃酒膏的話,縱然你是九劫劍主,也只需米粒大小一點,就可以將你徹底撐爆!"

"這是真正地'脫胎酒’!"雪淚寒欣然說道.

"脫胎酒,取脫胎換骨之意吧?"楚陽眼睛一亮.

"正是."雪淚寒輕輕點頭:"普天之下,你是唯一一個,喝到我的酒的人."

楚陽淡淡的一笑:"我很榮幸."

"你現在,已經得到了九劫劍第四節."雪淚寒重新為他斟滿了酒,道:【.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而我帶你來到此地,已經是西北.距離風雷台,不過一千五百里路程."

楚陽嘿嘿一笑:"這麼說,我還得感謝你才是."這家伙,居然知道風雷台有第五截九劫劍.楚陽心中哼了一聲,一口又將酒抽干,如此好酒,喝了這次還不知道要等猴年馬月……,雖然是兌了水,但也不錯的,指了指酒杯說道:"倒酒!"

雪淚寒的臉色有些哭笑不得,為他斟滿酒,突然笑了起來:"恐怕古往今來……能夠讓我親手斟酒的,也只有你一個了.以前沒有,以後更不會有."

楚陽淡淡道:"以後肯定會有的."

雪淚寒道:"哦?"

楚陽眉梢一挑,重複道:"肯定會有的."他道:"我有好多兄弟,他們每一個,都值得你斟酒."

雪淚寒歪歪頭,有趣的看著他,突然快意的笑道:"這樣的人,多一個也是妙事.

楚陽道:"你是九劫劍主吧?"

雪淚寒搖頭:"不是."

"那麼,你是創造九劫劍的人?"楚陽歪了歪頭,眼神平靜的看著雪淚寒.

雪淚寒沉默了.

良久之後,道:"也不是.九劫劍,不是我能創造出來的."

楚陽皺眉道:"那麼,你與九劫劍有什麼關系?"

雪淚寒淡淡道:"九劫劍,是我放在這一片大陸的."

楚陽悚然:"你就是那個折疊九重天的人?!"

心神巨震之下,酒杯之中的酒,居然濺了一片出來,落在了一株紫竹之下.刷的一聲,這株紫竹突然間猛地長大,嗖的一聲就竄起來十幾丈高,真真正正的'竹秀于林"

緊接著,白雪皚皚的地面上突然間刷刷刷開始往外冒竹筍,竹筍一冒出來,就生枝長葉,慢慢的變粗,變高,一節一節的往上延伸,颼颼的,就長了十幾丈高,足足比楚陽的腰還粗了三倍.

這……這還是竹子麼?

雪淚寒有些無奈的看著他,道:"是,我就是你口中,那個折疊九重天的人."

楚陽已經鎮定下來,嘿嘿一笑:"果然是……大能!"

雪淚寒無奈的苦笑.

"敢問大能,屈尊來找小子,有何要事?"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翻湧,卻只覺得胸腹之間一陣苦澀壓抑.

"你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有太多的不解,還有太多的憤怒和無奈."雪淚寒輕聲道:"今日我來到這里,或者說……我這一次來到九重天大陸,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你解開你心中的迷惑……"

楚陽自嘲的笑了笑,道:"原來我是這般重要的?我自己卻不知道."

雪淚寒溫暖地笑起來:"我並未將你當成工具;而是當成朋友."

"朋友?呵呵……"楚陽嘿然一笑,默然不語.

但,端著酒杯的手卻突然鼓出了青筋.

"你心里不舒服,你最大的不舒服,便是認為,你這前世今生,是我一手操縱的;等于是我戲冇耍了你,造成了你前生的悲劇,卻在今世讓你彌補,你感覺你自己就像是一顆被安排好的棋子,別人想讓你怎樣,你便怎樣,完全沒有自主之力……"

雪淚寒沉沉道:"為此,甚至你對九劫劍,也有懷疑."

"認為九劫劍,也是一個圈套!"

他沉聲道:"我沒有說錯你吧."

楚陽沉默了片刻,道:"其實,以你的通天徹地修為,無需向我解釋什麼.你知道,我縱然不舒服,縱然不甘心,但今生的一切,我也舍不得毀掉,還是要走那條路的."

他緩緩抬頭,目光中鋒銳四射,一字一句的道:"你安排好的那條路!"

雪淚寒搖頭苦笑,輕聲道:"以我的修為,可以輕易折疊九重天,揮手之間,方圓數億里所有位面就能一干二淨!我的確用不著跟你解釋,但是……正因為用不著,我向你解釋的事情,才是真的."

楚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良久良久之後,他才長長的,長長的,長長的……吐出來一口氣,輕輕的說道:"多謝."

這一口氣,似乎將自己所有的憋屈郁悶,都統統的吐了出來.

雪淚寒很凝重的聽著這兩個字,然後用嚴肅鄭重的口氣,一字一字道:"不謝!"

楚陽感覺渾身一陣輕松,思想似乎也靈活了起來,干脆一把搶過了酒壺,道:"你說你的,我洗耳恭聽就是."

看著楚陽根本就是一點也不尊敬的動作,雪淚寒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笑意.【.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緩緩道:"事情,說來話長,要從……,十二萬年前……,說起."

"十二萬年!"楚陽嗆了一口.連聲咳嗽,道:"你繼續說,不用理我."

真真的沒有想到,解釋一下自己的事情,居然要追溯到十二萬年之前……,

楚陽心中在思忖:十二萬年之前的我,究竟是一條狐狸?還是一片樹葉?或者去…"嗯哼?如此一世一世的數算下來,真能將本大爺的胡子也說成地上白雪一般顏色了去……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雪中有淚滴滴寒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哪里敢得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