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

第四百五十八章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

楚陽心中便如刀絞一般的疼痛和感慨.

"那,據我所知,九劫補天之後,九劫劍主還是活著的.【.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而且,還要活幾個月或者更長的時間才會神秘消失……這是怎麼回事?"楚陽低聲問道.

"九劫進入通道之後,怨力護身,但通道未穩:所以,要過一段時間,等到他們都已經接受了罡風洗禮之後,劍主的血肉靈魂才能派上用場."雪淚寒說道:"所以,兄弟們都被他殺死之後,他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楚陽苦笑,心如刀割.

怪不得傳言九劫都被補天了;怪不得每一位九劫劍主都是在九劫補天之後神秘消夫……怪不得!

他自己便是九劫劍主.

而且是最後一位九劫劍主.他雖然不必再做那樣的選擇,但卻能夠深刻的體會到那七位九劫劍主的無奈心情.

與心中的痛苦.

與兄弟們風雨一生,並肩走來.最後時刻,卻要做這樣殘忍的選擇.

選擇並不難選,很輕易的就能夠做出來犧牲自己成全兄弟們的這種選擇:而且,哪怕是背負罵名,但心中亦是快慰.

但最大的司題卻在于……要親手毀滅兄弟們的身體和生命.

雖然明知道他們在那邊會有新生,會因為自己的犧牲而得到好的hou報,但畢竟沒有親眼所見.但畢竟是自己親手撕裂了這些與自己同甘共苦一生的兄弟的身體!

而且最殘酷的是,每一位九劫劍主在殺死自己的兄弟之後,居然還要活下去一段時間,才會把自己粉碎,那麼,這段時間,怎麼過?

如何過?

恐怕一顆心早已經是千瘡百孔了吧?但他還要挺著,挺到那些怨恨自己的兄弟在需要自己的時候,才獻出自己的全部.瞑目.

心中的痛,誰能懂?

楚陽想到自己:若是自己有一天,要親手以最殘酷的手法殺死顧獨行和董無傷,莫天機等人……自己的心會是如何?

若是殺死兄弟之後再讓自己挺那麼一段時間……

楚陽突然不寒而栗.

"第一代九劫劍主,沒有這樣做,所以你將他震壓在了亡命湖?"楚陽強行抑制心中翻騰的情緒,淡淡的問道.

"是.那也是對九劫劍主的考驗."雪淚寒並不掩飾,直截了當的承認.

"那考驗……有幾人通過了?"楚陽閉了閉眼睛.眼中有淚似欲奔流.

"三人通過,四人選擇了無情道."雪淚寒唷歎一聲,道:"雖然他們當初選擇的是無情道,但真正到了最後關頭,卻是走的有情道的路."

楚陽慘笑一聲:"人心人性,豈是區區一條有情無情道就可分辨?就可抹殺?"

"是."雪淚寒承認.

"到得後來,選擇無情道的九劫劍主都在後悔."雪淚寒淡淡的說道:"後悔他們當初在亡命湖,選擇了無情道.若是選擇有情道,那麼,在以後的長久歲月里,還能與兄冇弟們多享受很多快樂時光."

"若是我,我也會後悔."楚陽靜靜地道.

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舞絕城.

舞絕城一直為此事耿耿于懷.已經有數萬年!

若是知道了此事真相……竟然是如此……

楚陽敢打百分之一萬的包票:舞絕城一旦知道真相,第一個選擇就是羞愧的抹脖子!

楚陽心中歎息一聲.

看來此事,還是埋在自己心底吧……

"我想知道,曆代九劫劍主的名字."楚陽深深地呼著氣輕輕地吐氣.【.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卻震撼的自己的大腦中一陣陣的暈眩顫抖.

"第一代九劫劍主,名叫'雷劍,!第二代九劫劍主名為'風暴"雪淚寒娓娓道來,每一個名字,都是熟極而流一般:"這麼多年來,我也經常想起這些名字;雖然從未與他們任何一人結交……但,的確是好漢子!當然,除了第一位."

"第三位九劫劍,主,叫做孟蒼:第四位九劫劍主,叫做段天.第五位九劫劍主,叫做云東:第六位九劫劍主叫做秦方;第七位九劫劍主喚為林尊:第八位九劫劍主,名叫君烈!……"

雪淚寒如數家珍,說完這八個人的名字,意猶未盡的口氣,看著楚陽沉沉道:"第九位九劫劍主,名為楚陽!"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喃喃道:"雷劍,風暴,孟蒼,段天,云東,秦方,林尊,君烈……好漢子!好英雄!好!"

雪淚寒也長歎一聲:"不得不說,這世間,有無數的好漢子,或許在很多人眼中,這些人很傻:但就是這些很傻的人,才能締造不朽的傳說!成為亙古以來,整個人類人世間的精神支柱!而那些所謂的聰明人,卻早已經泯滅在曆史長河中,連名字,也沒有留下來."

"人世間,因為傻而可愛."楚陽低沉的說道."是."雪淚寒歎了口氣,道:"你有沒有注意到,九位九劫劍主的名字,都是兩個字的?"

楚陽苦笑:"這我當然會注意到."

雪淚寒道:"但有一點,你卻沒有注意到:而我,也是直到你前世獲得了九劫劍之後,才終于覺察.深感天意之可怖."

楚陽皺了皺眉:"哦?這蹊蹺,是名字之中?"

雪淚寒淡淡的笑了,道:"你注意你們每一個人的最後一個字,從第一位九劫劍主往下排,直到你,看看可有什麼發現?"

楚陽喃喃道:"第一位,雷劍,乃是劍;第二位風暴,乃是暴,第三位孟蒼,乃是蒼,第四位段天,便是天……"

突然悚然一震,道:"這四人正是'劍暴蒼天’?!那連我在內的後五位……"

接著算了下去,突然猛地一怔,呆在這里.

猶如泥雕木塑.

後面的,云東秦方,林尊,君烈;加上自己楚陽,正是'東方尊烈陽,!

而全部合在一起,正是九個字,一句話.

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

"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楚陽喃喃的,如同做夢一般呢喃道:"這是什麼意思?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還是,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或者劍暴蒼天東方,尊烈陽?"

雪淚寒苦笑:"莫要問我,我也不懂.這個謎,只有你自己將來去解開.不過,這乃是完整的一句話,而且是預示著什麼,已經是毋庸置疑."

"廢話!"楚陽毫不客氣的罵道:"當然有其含義.沒含義整出這個來干嘛?"

雪淚寒摸了摸鼻子唯有苦笑.

多少萬年沒有人敢罵過自己了?

真新鮮,現在居然有人指著天闕帝君的腦門兒一通罵,唾沫星子都噴了一臉.自己居然還發不出脾氣……

這種現象,若是讓九重天闕其他幾個家伙知道了,恐怕立即就能掉光了那一堆老貨那不知道已經存在了多少萬年的老牙齒!

"沒啥不明白的了吧?"雪淚寒鼻孔里哼了哼.

"有."楚陽急忙聲明:"我想問問,法尊到底是誰?"

"直接就問這個問題?"雪淚寒凝目,有趣的看著他:"你還要不要我告訴你,第五節之外的其他的幾節九劫劍都在哪里?或者我直接全取出來送給你得了?"

楚陽摸了摸鼻子:"咳,其實我無所謂:你不告訴我我也無所謂:當然,要是你全告訴我我更無所謂.若是直接全送我"…我也只好卻冇之不恭,受之有愧."

"滾!"雪淚寒笑罵一聲:"你從誰那里學來的這麼hou的臉皮?前一世你可不是這樣子的."

楚陽訕訕一笑:"這一世不是比前世更帥了些麼……"

雪淚寒無語的站了起來:"你若是沒什麼可問的,我便要走了.在九重天闕,等你前去.

"等等."楚陽急忙制止:"不是說九劫劍主在天地封閉之後又一次自由進出三重天的福利嗎?我怎麼沒有?"

雪淚寒哼了一聲,道:"等你找到第五節劍,你就有可以自由進出的機會一次.時間三個月,必須回來!這是唯一的一次福利:其他的,就要等到第六節劍解封了."

"原來如此."楚陽寬心大放,極目遠眺千里外的風雷台心癢難熬.

馬上就要得到了豈不是說,自己可以下去了?

想起顧獨行,莫天機,傲邪云等人,楚陽心中一陣jī動;想起鐵補犬…,楚陽心中就又是一陣複雜.想起那還沒有見過面的兒子……

楚陽就想起自己與父親楚飛凌結拜的時候的情境……媽的說什麼兒子都要的,要不然十幾年二十幾年後自己也跟兒子結拜一次……那可真是糗大了.

"這下沒事了吧?"雪淚寒有些無奈.

"當然有事情."楚陽振振有詞的說道:"這就挺好喝的,給我留下吧.告訴我怎麼稀茶…^

"你想要?居然還是想要原漿?沒有稀釋過的酒膏?"雪淚寒真心的有些震驚的看著面前這位hou臉皮.

"是啊."楚陽理直氣壯:"你也說過,咱倆是朋友.【.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朋友有通財之義,更何況區區幾杯酒?怎麼,你就這麼小氣?你給不給?不給我可要搶了!"

說著就開始吹胡子,瞪眼睛,挽袖子,看樣子,居然真的准備硬搶了.

似乎這位爺根本沒考慮自己搶得過還是搶不過的問題.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九劫何在?劍主何存?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敲詐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