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楚陽的心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楚陽的心

第四百六十一章楚陽的心

楚陽靜靜的站在山下.

無邊的大雪遮蔽了整個天空,【.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蒼茫世間,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他站在山頭,遙望著對面的山頭.已經在這里站了一夜.

他紋絲不動的站在這里,沒有人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麼.

對面,就是風雷台.

九劫劍第五節,就在這里.

楚陽的前世,也正是飲恨此處.

在這里,以我心血,崩毀萬劫.讓時光逆流,一切從頭開始.

但這里,卻也是他最慘痛的夢.

在這里,他遭遇了平生最慘痛的背叛.一生摯友莫天機,就在這里,為了妹妹,伏殺自己.那個陷阱,對自己來說,天衣無縫.

那是楚陽第一次親身體會到莫天機神盤鬼算的厲害,也是最後一次.

一直到了重生之後,楚陽才真正明白,莫天機之所以截殺自己,乃是為了他的妹妹,莫輕舞!

輕舞.

楚陽站在這漫天白雪之中,似乎又看到了前世那個輕舞.一身紅衣,在連天接地的大雪中,翩翩而舞.

眼神淒迷,面容淒豔.

"楚陽,今生,我只為你一人而舞."

那是輕舞第一次為自己跳舞.

一舞心已醉.

今生為君舞,生生為君舞,千折心不變,萬死猶不苦.

一生不輕舞,一舞一生苦.所以我的名字,叫莫輕舞.我不輕舞,但我一舞,就是一生.

楚陽,若是有來生,若是來生還能夠遇見你,希望你好好好好的看我一眼,我比劍好看.

楚陽癡癡的站著.

"是,你比劍好看.什麼劍能比得上你的好看?就算是九劫劍,也比不上!"楚陽喃喃的說道.

楚陽心里,有一種感覺:首世的輕舞,遲早有一天,會回歸!或者說,現在的莫輕舞,遲早有一天,會喚醒屬于她前世的記憶.

從莫輕舞開始做那個怪夢,楚陽就l直有那種感覺.

他在盼著莫輕舞的回歸.

因為,他有太多太多的話,無法跟別人說,就算是跟現在的莫輕舞,也無法說.只有前世的輕舞,才能明白自己,才能知道自己,才能真正明白,自己這一生掙紮奮戰,為的是什麼.

也唯有前世的輕舞,才能夠原諒自己.

唯有前世的輕舞真正地對自己說一聲'我原諒你"

楚陽才能放下胸口的夫石頭,解開自己最後一道心結.今生的輕舞嬌俏可愛,對自己百依百順情根深種:楚陽有時候也會想:我已經將前世彌補了.

但直到他每一次直面自己內心的時候,就會知道,沒有!

沒有彌補!

傷害的,是前世的輕舞.今生,就算是對現在的輕舞做出一萬倍的補償:但前世的傷,依然存在.

無法磨滅!

這個結,唯有前世的楚陽和前世的輕舞,才能夠解的開.

但楚陽卻又害怕,莫輕舞的歸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再完整,不再是前世的楚陽.今生的冇自己,雖然苦,雖然痛,雖然一直在掙紮,但不可否認的是,今生算得上是少年得志,順風順水.

一路到現在,以不到二十歲的年紀,躋身于劍聖九品巔峰.這份成就,雖然比起大能者來依然微不足道,但在這九重天大陸,已經是亙古以來頭一份!

「百度貼吧啟航有嘉嘉」自己一直努力自持,但,少年成名,一直以來的輝煌成就,自己難道就真的沒有半點,得意?那真是騙鬼的說法.

而且在情感上,現在也處于一團亂麻.

最起碼,現在九劫空間里還躺著一個烏倩倩.于情于理,于道冇德于責任,自己都不能拋棄.更何況,在自己的內心,也根本沒有想過拋棄,不舍的拋棄.

下三天,還有一位巾幗帝王,用清白救了自己,默默地為自己孕育了孩子,默默的撫養孩兒長大.

若是那份情也辜負,自己還算是人嗎?

不管是鳥倩倩還是鐵補天,都從來沒有想過用她們的一份情來拴住自己,【.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也從未想過用所謂的什麼良心責任,來制約自己.

她們都是在默默的付出.甚至從沒有要求過什麼回報.

但楚陽自己,一旦知道了這些事,卻不能不面對.身為男人,有些責任,是死都要背負的.

更何況,還有一個紫邪情.

楚陽苦笑起來.

紫邪情跟自己,從沒有什麼情感糾葛,跟她在一起,自己也總是被虐待:似乎從沒翻過身.但,自己卻很享受那種感覺"…嗯,當然不是挨揍的感覺,自己也沒有受虐的愛好.

而是跟她在一起,莫名的就感覺有依靠,很安全.這是一種心理上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自己弱小,楚陽相信,就算將來有一天,自己的修為超過了紫邪情:這種感覺依然不會改變.

這,或者是一個男人對于女人的'母性’的一種心理依賴吧.

楚陽說不清楚,但這份感覺什麼時候變成了牽掛,變成了更加說不清道不明的男女之情,楚陽不知道,相信紫邪情自己也是糊塗的.

雖然沒有明說,沒有任何的承諾.

但,紫邪情臨走時候,那一句'他日云端若相見,請君江南掃落花,;卻已經明白的表達出來她的心情.

若相見.

紫邪情對將來的相見,正如這三個字:既希望,又不信.

楚陽心亂如麻.

如果現在前世的莫輕舞真的歸來,自己該怎麼跟她說:輕舞,我前世我對不起你,我辜負了你,我想要在今生彌補你,可是我今生不僅愛你,還愛上了別人?

這句話是何其的無恥啊.

楚陽現在想一想,都感覺到了自己的無恥乃是何等的罪大惡極!

雖然說現在三妻四妾乃是平常事:整個大陸都接受這種觀點:甚至連鳥倩倩,鐵補天和莫輕舞,也都認可這種事情.

但楚陽自己依然覺得心里不是滋味.畢竟,前世雖然辜負了輕舞,但卻心中自始至終,彼此只有彼此.

今生搞成這等局面,弄得都不能放棄,這對于其它人來說或者是皆大歡喜,但對于莫輕舞來說,卻是絕對的不公!

若是前世的輕舞回歸,只需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徹底的無地自容:楚陽,你說前世對不起我,今生要補償我,原來你就是這麼將你的一顆心割的零零碎碎,給我其中零碎的一塊,來補償我的?

雖然以前世的輕舞的性格和今生的輕舞的脾氣都絕不會說出這句話來,但,就算輕舞不說,難道自己就不想:楚陽,你說今生要彌補前世的遺憾,要補償你的愛人,但你就是這樣彌補的麼?

楚陽黯然長歎.

一個人的心,真的可以同時全心全意的愛好幾個人嗎?

他萬分渴切的要來到風雷台:但真到了咫尺之處的時候,卻是呆呆的站了一夜.自己都不知道,這一夜之中,自己都想了一些什麼.

總而言之心中的那一團亂麻,不知道如何才能理得清.

劍靈化作了一團虛幻的影子,現身在蒼茫大雪中,陪著楚陽.良久,都沒有打攪他.他知道楚陽的心情.

此時此刻,任何的安慰,都是那樣的蒼白.

生死之地,死生之地.

豈能沒有威慨?

良久之後,楚陽長長的呼出來一口氣,才發現,自己的整個下半身,已經埋在了大雪之中.他低頭看了看,喃喃的道:"這雪,冇下的真大,不知道輕舞的心,會不會寒?"

劍靈沉默著說道:"縱然寒,也能暖."

楚陽點點頭,輕輕吐氣:"但願,我可以為她暖."

點點頭,將這一分心思壓在心底,道:"走吧.我們去風雷台."

劍靈發出來一聲不知道是什麼意義的笑,飄身跟在楚陽後面口兩道影子在山崖上飄飄飛起,向著對面的山頭,凌空虛度而去.

九重天,云海間,風雷台,一線天!

九重天西北,第一絕地!上「百度貼吧冇啟航文字」可接風雷,出入一線天!

楚陽終于來到了風雷山.

久遠傳說之中,這里,便是風神與雷神決戰之地.據說當初兩位神祗大戰數月,不分勝負.到後來,兩人握手言和,但卻將整座山打成了兩半.

中間,一道十丈寬,數百丈長的懸崖,兩側,都是筆直的到底!

這道懸崖,便是九重天西北第一奇景,一線天.

若是在懸崖之下仰頭看,唯有在晴空萬里的時候,才能看得到一線天光!中間若有任何阻攔,那就看不到了.

但,數牙年來,這兩道筆直的懸崖上,竟然連一棵草也沒有長出來.

懸崖這邊,乃是狂風呼嘯:懸崖那邊,終日雷聲隱隱.

在懸崖的正中間,卻有一道筆直的石柱,直直的從最底下升上來,萬丈高,卻只有三丈粗細,從上到下,圓溜溜的.

這本是絕不應該出現的事情.

這樣的距離,和長度,不要說是石頭,就算是星辰鐵所鑄,恐怕一陣微風也能吹倒:但這根石柱卻是矗立在這里,數十萬年巋然不動!

在石柱最頂端,各自伸出來一片石頭,緊密的連接了兩側懸崖的山壁,在這一線天的懸崖上,憑空的架起來一個石台.

數十丈方圓.

就像是兩個巨人在對峙,要戰斗:但卻有一個很瘦小的人站在了兩人中間,伸出了兩只手,將兩人分開了.

這一座石台,平分了兩個懸崖,但也導致了,一邊風聲呼呼,狂飆亂卷【.PNXS.平南小說,最值得書友收藏的小說閱讀站!】:另一邊卻是沒有一絲風聲,唯有雷聲隱隱,電光閃爍.

這就是風雷台的來曆!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老子干了!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風雷台上斬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