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百六十九章 楚、禦、座?!  
   
第四百六十九章 楚、禦、座?!

在文武百官山呼萬歲聲中,鐵補天緩緩下來禦輦,雙目凜然一掃,輕聲道:“眾卿平身。”

百官謝恩而起。

這其中,卻有最後的一人沒有跪下。

楚陽斜斜的倚在大殿柱子上,看著鐵補天:心中冷哼:想要讓我跪你?哼!

不過,接近兩年未見,這位少年帝王,很明顯已經是與往日有所改變。

依然是年少俊秀,依然是風姿挺拔,比之以往,更多了幾分雍容氣度,少了幾分稚嫩:一舉一動之間,也已經是渾然天成。

對于楚陽這位冒充的成閣座沒有跪下行禮,沒想到的事鐵補天竟然不以為忤,而文武百官大家也習以為常。

原來補天閣閣座就是有這個特權:一旦進了金殿,就代表楚禦座,可以不跪!

鈥云天下,誰不尊敬楚閻王?在皇家不惜血本的大力宣傳之下,楚禦座已經成了整個鐵云的救世主!

見皇帝不跪?那有什麼問題?那是應該的!

哪怕只是代表楚禦座,也絕不能向任何人低頭!

鐵補天邁開腳步,向前走來,越走越近。

楚陽心中卻突然的迷惘起來。這分明……,還是個男人!真的是女的?

楚禦座看著鐵補天,細細的打量;越看越是心中疑竇重重:有喉結!沒胸脯!腰肢也不很細,臀部也不圓……

除了臉上沒胡子,不管從任何一方面去看,都是個男人啊。

楚陽心中嘀咕:烏倩倩是絕對不會騙自己的……,但現在,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混賬娘們兒裝男人裝的時間長了?自己也有一半變男人了?

楚禦座眼睛賊忒嘻嘻的打量。

鐵補天走到群臣面前,突然眼睛一掃,溫言道:“王丞相,聽說丞相身染有疾:怎麼不在家休息,朕本想今日下了早朝就去丞相家中探望卻沒想到在這里就見到了丞相。丞相年事已高,需要注意自己身子。”

王丞相感jī涕零道:“陛下勞心國事,竟還記得微臣之疾:微臣感jī涕零;些微病患,怎敢耽誤國家大冇事……”

鐵補天喟歎一聲,道:“昨日朕已經准備了相應藥物,和藥方,等會下了早朝,就遣派禦醫去丞相府中,為丞相診治。”

君王如此體恤下屬,百官都是感同身受一個個羨慕的看著王丞相,有些人,眼睛已經濕了。

鐵補天從容親切一路走一路與幾位官員寒暄了幾句,讓文武百官都是如沐春風。

早朝還未開始,但一股‘士為知己者死,的那種忠君愛國的氣氛,已經濃濃烈烈。

鐵補天正往前走,突然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撲鼻而來。不由眉頭輕輕皺了皺:順著味兒看去,只見那位補天閣的閣座一身黑衣,靠在廊柱上,一副宿醉未醒的樣子。

補天閣兩位閣座向來是輪流上朝,昨天是成子昂,今天當然是陳雨桐。

“成閣座昨夜醉了?”皇帝陛下開玩笑的說道冇。對于楚陽留下的這兩位老部下,鐵補天一直很珍惜;要不然,也不會給他們這麼多優待。

“嗯,醉了……,”楚陽含含糊糊的說道。心道,氣的醉了。

“給成閣座上一碗醒酒湯。”鐵補天轉頭說道,頓時有內侍答應了,不多時一碗濃濃的醒酒湯就端了上來。楚陽當然不會客氣,接過來咕嘟咕嘟一飲而盡。

這等待遇,讓文武百官都是眼熱不已。補天閣就是牛逼啊!

鐵補天終于走到當中的龍椅上,面南背北,緩緩落座。

一番禮節之後,開始朝議。

楚陽縮在一邊聽著,越聽越是沒趣。

無非就是東方有旱災,西方澇了北方有匪徒,南方缺官員哪里到任了,這里該上齤任了,誰誰貪贓枉法有本奏,誰誰造福鄉里獲好評……

此外就是針對官員的彈劾,禦史言官們一個個出來陳詞,于是就有對面的出來反駁,然後雙方口水戰……,

諸如此類,林林總總,楚陽聽的直打呵欠。幸虧自己不是當皇帝,若是讓自己天天面對這些事情,沒准早就精神崩潰了去”…

但鐵補天坐在龍椅上,坐得筆直,態度認真,一一批閱,認真回複,嚴肅之極。每一件事情,都給出了明確答複。僅有很少數的幾項,壓了下來。

皇帝陛下如此認真嚴肅,眾位大臣哪敢怠慢?當然是更加的精神抖擻,唯恐自己一個疏忽讓陛下抓住,那麼,自己的樂子可就大了……,

這也是鐵云帝國官員效率特別高的最主要原因:皇帝聰明、勤政、明察秋毫;大臣不敢怠慢。而層層往下,也就越來越嚴格:老冇子身為一品大員都晝夜不休的干活兒,你們下面這些人還不麻利一些?

于是乎上行下效,效果也就很明顯的出來了。

只等過了一個半時辰,這些瑣碎的事情才告一段落,緊接著開始研究邊疆事宜:和吏治問題;大家才松了一口氣。

而這時候,太陽居然斜斜的照進了大殿里來

終于,鐵補天接過宮女遞過來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淡淡的問道:“陳閣座,這段時間里,你辦的關于天下官員監察的事情,怎麼樣了?”

“呃心?”楚陽正在昏昏欲睡,聞言急忙站直。

鐵補天微笑著,說道:“補天閣整頓吏治,向來都是卓有成效:前段時間,分別整頓了東南兩個方向,有些問題,朕,也是觸目驚心;算算日子,西北方向的報告,也應該過來了吧?”

楚陽擦了一口口水,瞠目半晌,道:“額,這個事情嘛,我給忘了……”這幾句話,並沒有掩飾,卻是用的他的本來口音。

頓時群情鼎沸!

大家都將刀子一般的目光扔過來,這混蛋,仗著皇帝陛下寵信,居然如此無禮?

另一邊,一個滿頭花白的官員怒容滿面,正是那位王丞相:只聽他顫巍巍的大聲道:“陳閣座!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陛下信任你,才交付重任,監察天下百官,你竟然如此”如此的漫不經心?這可是國家大冇事!這可是。

氣得胡子亂抖,說不出話來。

旁邊一人不知道是打圓場還是添油加醬,輕飄飄的說道:“成閣座喝醉了,忘了也不足為奇:王丞相何必如此動怒?”

王丞相更是勃然大怒:“朝廷大冇事,難道居然能夠酗酒誤事不成?補天閣再是有威望,卻也不能如此荒唐!”

看得出來,以王丞相為首的這一批人,便是反對補天閣的重要成員了。

但鐵補天聽了楚陽那句話,卻是身子輕輕地顫了顫,眼中突然閃過兩道奪目的亮光,緊緊地盯住這位渾身透著慵懶,滿身冒著酒氣的‘陳閣座”緩緩道:“陳閣座,剛才你說的什麼?朕,沒有聽懂。”

這句話,所有人都聽得出來,皇帝陛下似乎是在極力的克制著什麼。所有人都在猜測:恐怕下一刻,就是天威震動,血流成河了……,

這位君主,可是當機立斷,殺伐果決的很啊。你陳雨桐就算是補天閣閣座,但終究是占了楚閻王的光才到了這樣地位:如今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別人!

大殿上,頓時落針可聞。

大家表面嚴肅,實則都有些幸災樂禍。

“咳咳……,”楚陽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抬起了頭,清澈的目光看著鐵補天,緩緩說道:“陛下沒有聽清冇楚?那我就再說一遍:嗯,我剛才說的是:額?這個事情嘛,我給忘了…,“”

這句話,簡直就是火上澆油。太囂張了,太放肆了!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臣子對皇帝陛下說話的態度!

頓時大殿里就開了鍋。

群臣氣憤填膺,紛紛上本,要將陳雨桐陳閣座革職查辦,打入天牢,凌遲處死,明正典刑!

大家都跳了出來,一個個很jī動。

尤其是王丞相等人,更加是氣的七竅生煙,紛紛上前,長跪不起:“懇請陛下立即斬殺這無父無君的逆臣賊子!陳雨桐對陛下不敬,乃是死罪!無論如何,不可以饒恕!”

自始至終,鐵補天聽完了楚陽那句話之後,突然就愣在了那里,兩眼死死的看著楚陽的黑衣身影,兩只手緊緊的攥住龍椅扶手,手上青筋都冒了出來,渾身,在簌簌的輕微顫抖。

這個聲音,不是陳雨桐的。

這個聲音,是他的!

接觸到面具後面的清澈目光……

鐵補天的腦海中轟轟的響,只覺得一陣陣的頭暈,良久之後,才無力的閉上眼睛,揮揮手,道:“退朝”…陳閣座留下!”

“陛下!”群臣一陣驚呼。萬萬想不到陛下被氣成了這樣子,居然立即就退朝了!

“陛下,請保重龍體啊!”

“我說,退朝!”鐵補天一拍桌子:“統統退下!”

天威震動,群臣呐呐不敢發一言,連剛才長跪不起死諫的王丞相,也趕緊的爬了起來。這時候,萬萬不能和陛下頂牛啊……真的會死地。

“你們也退下!”鐵補天對宮女和內侍喝道:“連同侍衛,一起退下!”

“是。”

刹那間,大殿中,就只剩下了兩個人。

當今帝王鐵補天,以及,這位冒牌的陳閣座。

鐵補天又在龍椅上坐了一會,急促的呼吸,終于有些平靜:然後她就一步步走下了龍椅,走到了楚陽面前,看著楚陽的面具,用一種極為平淡、平淡的有些心虛的聲音緩緩的說道:“楚、禦、座?”!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楚禦座上早朝     下篇:第四百七十章 咱倆都是男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