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中的毒只有你能解!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中的毒只有你能解!

出乎預料的,里面並沒有小孩子的玩鬧聲音,而是很安靜。

宮女輕手輕腳的走出來:“太子睡著了。”

楚陽愕然:“這麼規律?”

要知道這時候還只是剛剛中午,太陽還正正的在頭頂上,沒有偏一分過去;只有那種生活極有規律、自律非常嚴格而且養成了習慣午睡的人,才有可能在這個時候睡一覺。

“小陽陽睡覺一向很有規律。”鐵補天驕傲的笑了笑:“楚兄,你知道麼?這個孩子,從小幾乎就沒有尿過床;省心的很。該吃的時候就吃,該睡的時候就睡;很安靜,很聰明,很好的孩子。”

鐵補天的臉上,是毫不掩飾的驕傲。

“呃……”楚陽抓抓頭皮:“我進去看看。”

“睡著了看什麼?”鐵補天有些不樂意:“時間還長著呢,你把他吵醒了怎麼辦?”

楚陽嘿嘿一笑:“我輕輕地看看而已。”

在鐵補天極為不情願的情況下,楚陽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那架勢,宛若做賊。

只見在中間的大床上,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沉睡,身上蓋著bobo的被子,兩手一絲不苟的放在被子里,小小的身軀,顯得很安靜很沉穩,居然有一種恬淡的感覺。

一股子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撲面而來。

楚陽湊了上去,只見這孩子臉色端正,皮膚嬌嫩;小小的嘴巴,紅紅潤潤,挺翹的鼻子,眼睛微微閉著,顯得睫毛更加的長了,就像眼簾上蓋著兩把小扇子。

呼吸平穩,顯然睡得很熟。

楚陽頓時心中一陣jī動,只覺得一股熱流湧了上來,險些就流出來眼淚。他弓著身子站在床前,一動不動。貪婪的看著。

沒錯!

這就是自己的孩子,不說那跟自己面貌相似達到近九成九的臉,不說那神韻跟自己相同接近十成……只說這突然間湧起來的骨肉相連的感覺,就這麼的讓自己心醉。

就是這麼一看,楚陽發現,自己已經不想離開了。

有一種將面前的小家伙抱在懷里,狠狠的親,放聲大笑。而且心里充滿了無限的滿足的那種別無所求的感覺。

這一刻。楚陽簡直想要仰天長嘯。仰天長笑!

無官一身輕,有子萬事足。

這是很普通的農家觀念,但現在。楚陽感覺這句話真是***有道理極了!

“真漂亮……”

“真好看……”

“真乖……”

楚禦座口中喃喃自語。

鐵補天有些著急,這貨,有一種看進眼睛里就拔不出來的那種傾向啊……這如何了得!

但她悄悄地拉了幾次楚陽的衣袖。楚陽竟然根本沒有察覺……

終于一使勁……

“你干啥!”楚陽很不悅的轉頭,皺起眉低聲喝問:“我看一眼就不行?”

鐵補天有些無語,悄聲回答:“你都看了半個多時辰了!”

楚陽訕訕的站起來,戀戀不舍的又看了兩眼,道:“這麼快冇就半個多時辰了?”

“出去說話。別吵醒了他。”鐵補天拉著他的衣袖往外走。楚陽一步三回頭的被她拉了出來;來到外面,走進書房,關上門;鐵補天才松了一口氣。

楚陽看著鐵補天,突然間心中一股嫉妒之火熊熊燃冇燒起來!

媽的,我的兒子。看看居然也被拖了出來。這個女人卻是天天跟他在一起……霸占住了!

楚陽突然間覺得心里很憋氣。

之前,他一直考慮責任,背負,天下,蒼生,苦衷……等等等等。

但現在,卻有些不想遏制了。

尤其是見到了兒子之後。這種心情,更加的就是無法控制!

“真的很可愛!”楚禦座喉冇嚨干澀,搶過禦書房冇中鐵補天的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抹了抹嘴。聲音有些急促的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鐵楊。”鐵補天同樣心中忐忑:“取義,鐵一般的鑽天楊。挺拔直立。傲對世間!”

“鐵楊……鐵楊……”楚陽越念叨越覺得不對勁,心中有些不舒服:若是這小子認祖歸宗改姓楚,就叫楚楊?

那豈不是和他老冇子我重名了?

楚陽有些無語,自己的父親和自己拜了把子,就已經是笑料一則;沒想到輪到自己了,卻要與兒子重名?

“額,鐵楊,挺好的名字。”楚禦座捏著鼻子,違心的說道:“有沒有小名?”

“小名兒,就叫小陽陽。”鐵補天笑了笑:“至于取字,要等到十六歲冠冕之後,才能取。”

“嗯,不錯,小陽陽。”楚陽不是滋味的笑了笑:老冇子的小名就叫陽陽,師傅當年經常叫我小陽陽;現在我兒子居然不僅占據了我的大名,還剽竊了我的小名……

大名小名,全部重名!

這事兒整的。

“貌似跟我重名啊。”楚陽把這個問題在心里轉悠了好幾圈,終于忍不住還是說了出來。

“重名嗎?”鐵補天翻翻眼皮,道:“不會的,他姓鐵,你姓楚,怎麼可能重名呢?”

楚陽心事重重的放下了茶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鐵補天心中一縮,道:“楚兄為何歎氣?”

楚陽神色蕭索,道:“鐵兄,那一會你不是問我,為何突然間來到了下三天麼?當時我說的,其實不是真的,其實這一次來到下三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來找鐵兄你幫忙。”

鐵補天神色一怔,道:“幫忙?”

“對!”楚陽認真的道:“這件事,普天之下,就只有鐵兄你能幫得了我的忙。”

鐵補天見他說得嚴肅,不由得也是心中沉重起來,道:“楚兄你說,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哪怕是傾盡舉國之力,也是義不容辭!”

楚陽深深地歎了口氣,道:“還記得當日離別,鐵兄曾經說過一句話:江湖險惡,多多保重!我楚陽自認夠小心。也夠機智,但,在上三天闖蕩,還是中了人家的道兒。”

鐵補天神色一緊:“中了人家的道兒?怎麼了?你受傷了?”

“受傷倒是沒有,但卻中毒了。”楚陽歎了口氣:“鐵兄,你現在看我好像是好人一個對不對?但其實是我用靈藥,將毒性壓了下去,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法。一旦發作。那就是全身化作膿水而死。”

說著,楚陽拿出一小葫蘆生靈泉水,道:“而我的壓制毒性的藥水。也僅有這一點點了,還只能夠壓制一個月的時間……”

楚陽悲切而又有些悲壯的看著鐵補天:“鐵兄若不救我,一個月後。你我,就是陰陽相隔了。鐵兄你看,我的胳膊上,已經有所變化。”

說著擼起衣袖,露出胳膊,只見在大臂位置,赫然有一塊暗青色,似乎正在腐爛的樣子。

鐵補天頓時臉色大變:“你中了什麼毒?竟然如此霸道?”又氣又急:“中了毒,你還跟我這麼喝酒?”

楚陽放下衣袖。淡淡的笑了笑:“毒可以不治,但好兄弟見面,酒是要喝的。”

鐵補天大怒道:“少廢話!快說,你中了什麼毒?需要我怎麼幫你!磨磨蹭蹭的干什麼?”

鐵補天現在是真的急了。眼中都幾乎要噴出火來。

“這種毒,鐵兄也曾經見過,所以我才在知道中毒之後,立即拋下一切。全力以赴狂奔而來。”楚陽一把抓住鐵補天的手:“鐵兄,你一定要救救我!”

“放心!”鐵補天信冇誓旦旦的說道:“只要我能辦到,一定一定的!”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楚陽感喟的慨歎一聲:“還是鐵兄你夠朋友!”

“你倒是說不說呀?”鐵補天急得跺腳。

“我中了毒!”楚陽兩眼炯炯的看著這位女帝王,輕聲道:“我中了春毒!”

“春毒?!”鐵補天瞠目結舌。

“說的詳細一些。就是曾經在天外樓山脈之中中過一次的那種春毒。”楚陽嘴角一歪,露出一個微笑:“媾蛟的春毒!”

“啊!”鐵補天一聲驚叫。呆若木雞。

這一刻,她渾身都jī烈的發起燒來!

鐵補天終于確定,楚陽早就知道那件事!今天來,就是要來跟自己攤牌的!

皇帝陛下已經無地自容。但楚陽卻顯然不會放過她的,到現在還抓著她的手,使勁搖晃:“鐵兄,你一定能解此毒!”

鐵補天藏在心底的最大秘密被突然間揭破,而且是被當事人明明白白的捅破了窗戶紙,又氣又羞又窘,渾身早已經發了燒,使勁掙紮,怒道:“你放開我!放開~~~”

已經到了這等時刻,楚陽若是放開……那他就真的不叫楚陽了,直接叫楚蠢豬算了;只見他緊緊的攥住鐵補天的手,死也不放,口中一個勁的央求:“鐵兄,你救救我吧……我中的毒,相當的嚴重……”

鐵補天死死的低著頭,一張臉埋進了胸脯:“你這死人!放開我!你……”

隱約可見,她的脖子都紅了;兩個小耳朵,也是紅的幾乎透明的瑪瑙一般。太倉促了,這一下出其不意,皇帝陛下的睿智早已經飛到了九霄云外,現在是滿頭滿腦滿心的空白!

楚陽卻是手上越來越用力,將她的身軀拖著,向自己懷中拖過來,口中不斷的道:“鐵兄,鐵兄,你已經救過我一次,為我解過一次毒了;這一次想必會更加的熟練,快為我解毒吧……難道你就真的忍心看我死啊……”

他悲憤的說道:“我好歹也為鐵云流過血,為天下蒼生打過仗;為鐵云帝國立下了汗馬功勞,為陛下你也是鞠躬盡瘁……陛下,鐵兄,壞了!我的毒發作了……”

上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一樣激動兩樣情     下篇:第四百七十四章 果然是個漂亮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