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須珍重  
   
第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須珍重

楚陽突然間感覺自己有些無地自容古。

鐵補天說的,那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錯。反問的這幾句,更令自己無言以對。

喜歡她麼?愛她麼?只是責任嗎?有男女之情嗎?

鐵補天的嘴唇在哆嗦:“我喜歡你,楚陽:我也愛你!我喜歡你喜歡到了幾乎沒有自我,每一晚上你都在我的夢中出現……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也願意你對我做任何事!但去……我不希望被你當成你的責任,你懂麼?更不願意成為你任何的牽累,你懂麼?更絕不願意被你當成發泄欲冇望的工具!你懂麼?”

“我想要做一個完整的女人!就算你不喜歡我,可我的愛,還是完整的!只是不希望你來隨意的踐踏。”

楚陽臉色蒼白。

“我就說這麼多。”鐵補天吐了口氣,歉意的道:“對不起,楚陽:我本不該這樣對你說話。我更不希望我喜歡的男人為了我難受。

她頓了頓,道:“我說完了。楚陽,我喜歡你愛你是真的:但你不喜歡我不愛我,也是真的:言盡于此。若是你還想對我做點什麼,我也不會反抗你:若是你執意要我,我會給你。會竭盡我所能的,讓你高興。但這是因為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喜歡我。”

她閉上了眼睛,道:“楚陽,你若是想要做什麼,那麼,還等什麼呢?”

楚陽踉蹌後退,顫聲道:“你莫要逼我。

鐵補天閉著眼睛挺立,眼角兩犴淚簌簌流下。

“我承認,我以前沒有見過你,我知道了你的事情之後,對你歉疚;縱然這其中有愛,也是因為歉疚;我這樣對你,也是正如你所說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共同的孩子,我認為沒什麼口但卻沒有顧忌到,這樣會深深地傷害你。”

“今天的事情,是我過分了!”楚陽沉重道:“我向你道歉。”

“我以前沒有愛過你,對你也沒有男女之情,這一點我承認!我現在對你,也只是有男人的欲冇望和征服心理,我也承認!”

隨養楚陽的訴說,鐵補天絕望的閉著眼睛心寒如冰。

“但是…。”楚陽抬起頭,目光清澈地看著她:“不管你如何說我們之間已經不可分割,這也是事實。你是我的女人,不可更改;我們有共同的孩子,不容否認。”

“補天,我會努力的讓我自己喜歡你,任何一點:讓我自己愛士你!”楚陽緩步上前輕輕將鐵補天抱在懷中,輕聲逍:“我會讓你做一個幸福的女人;也會讓你覺得你對我的心,並不會白費。而到時候,你自然會分辨出我對你是真心,還是假意;到底是出自我自己的內心,還是因為孩子和責任。”

“做不到那一點,我不會碰你、一根頭發。所以,請你給我一點時間。”楚陽輕輕擁著她在她耳邊說道:“我楚陽,也並不是好人,但……,讓我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流冇氓你信麼?”

鐵補天含淚微笑了起來,輕聲道:“我信。”

她抬起頭睜開眼睛,看著楚陽:“你不流氓嗎?”

楚陽微笑起來:“在我愛上你的時候,你會發現,我的流氓是你無法承受的。”

鐵補天頓時膾色通紅了起來,又羞又臊的低下了頭。

兩人的交談很嚴肅,但到了最後兩句話,兩人卻是不約而同的采取了放松的談話方式,統一而默契的讓彼此之間的緊張氣氛緩和了下來…

兩人都是聰明人,絕不會讓彼此之間搞到無法彌補的地步。正如楚陽所說,已經發生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孩子的存在,更加是讓兩人密不可分。

既然如此,何不一起面對,一起努力,來改變這個局面呢?

“只是,很抱歉。”楚陽的聲音很痛苦:“我的心里,不是只有你一個。還有別人;所以……。”

鐵補天輕輕的笑了笑,道:“該抱歉的,是我吧?你的心中,自始至終只有一個。只是這件事情你既然知道了,你卻不可能拋棄。所以你要強迫你自己,將你的心分出來?”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可以這麼說。”

“我之前不想讓你知道,就是因為這個。”鐵補天微笑,溫柔道:“若是能夠一直瞞下去,那就是最好不過,你不知,也不會有什麼豬狗不如,更不會有什麼良心虧欠,所以你的心境依然圓滿。”

“但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會要求你拋下我們;那樣對你,也是一種殘忍。”鐵補天淡淡的微笑:“我的身冇份,也不能為你做好一叮妻子。”

她故意的歎了口氣:“再說……你這位花花大少,還沒看上我呢。

楚陽禁不住搖頭苦笑。

他在這一刻,真正地發現了鐵補天的好處:這個女子,平常殺伐決斷,掌控天下,君臨世間。但對自己,卻是極為的休貼,根本將自己的一切心情都了如指掌,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在避免讓自己為難。

楚陽歎了口氣,感喟道:“補天,你若不是皇帝,一…該有多好!”

鐵補天眼底深處一陣明亮,她清清楚楚的接收到了楚陽這句話之中的憐惜,喃喃道:“楚陽,你已經有些喜歡我了呢。”

楚陽呵呵一笑,兩人分了開來。楚陽真誠的看著鐵補天,輕聲道:“今天的事,希望你能原諒。

鐵補天抬起頭,看著楚陽,臉上有些紅,但卻是平靜的輕輕道:“你知道麼,你有一個最大的好處,那就是你除非是不做錯事,但一旦是你自己真的錯了,你從來不會否認,也不會推諉口更不會辯解,我很喜歡。”

頓了頓,她鄭重道:“我原諒你!”

楚陽松了口氣,柔聲道:“謝謝。你知道,我們需要重新開始,我不希望在你心中留下任何的……,不好的印象。”

鐵補天眼波流轉,微笑道:“而我們女人,一生中喜歡的人卻只有一個。若不珍惜,強犴讓自己留下心結…”那豈不是很愚蠢麼?”

她輕輕的一笑:“作為女人,需珍惜自己:須珍重擁有。”

她輕聲道:“人生很短。”

楚陽呵呵一笑,又發現了這個聰慧的女子一個優點:豁達!

楚陽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是九劫劍主?”

鐵補天有些調皮的笑了笑:“你留給我的九重丹,我已經服用了。”

她有些惘悵的歎了口氣:“只可惜……世上雖然有九劫劍主,但畢竟時間還是錯開了一年:若是父皇”…能夠多撐過一段時間…”

楚陽也是沉重點頭;鐵補天這句話是說的不錯的。鐵世成身亡的時候自己還沒有得到九大奇藥任何一種,只需再有半年多一點的時間就能夠得到了。但他終究不能再捱過那半年。尤其是現在,楚陽更是有些嗟歎。

鐵補天是女兒身,更是自己的女人:若是鐵世成能夠活著……那麼,自己一家團聚,和和美美的回去上三天,該是何等美好?

下三天的一切亂攤子都交給那位老丈人處理就是。

但是現在”…卻是說什麼都晚了。

“于是你就知道了那是九重丹?確定了我九劫劍主的身冇份?”楚陽目光一閃。

“不是。是孩子出生的時候,我師父確定了九重丹;不過……”鐵補天淡淡的一笑:“既然知道你是九劫劍冇主我怎麼會將這個消息泄露出去?所以,你的身冇份,目前來說只有我一人知道。而誰是送給我九重丹的人,我也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

楚陽一怔:“你師父?”

鐵補天微笑:“我革父叫蘭梅仙。”她頓了頓,輕聲慢悠悠的說道:“是上三天蘭家的人。”

楚陽“呃”了一聲,頓時就有些呆。然後就是一身的冷汗。

想不到,真心的想不到。鐵補天的師父竟然是蘭梅仙!而自己,當初還留下了九重丹。若不是鐵補天思維慎密,恐怕……自己的身冇份此刻已經宣揚的九重天皆知了。

想到蘭梅仙最後在自己劍下生死不知楚陽就有些心虛起來:“她不知道吧?”

“我是這麼不知輕重的人嗎?”鐵補天白了他一眼。

隨即鐵補天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一張俏臉通紅了起來。

“你臉紅什麼?”楚陽奇道。

“嗯那個……好像,好像你的母親,就是我的師姐。”鐵補天有些吞吞吐吐的道。

“啊!?”楚陽真正大吃了一驚。

他以前從沒有想過這件事;也一直以為楊若蘭乃是家學淵源;而且楊若蘭在他面前也從未顯露過修為,真的不知道自己母親的師父是誰。

沒想到,居然是蘭梅仙!

楚陽有些頭暈:跟自己關系最近的兩叮,人,都是蘭梅仙的徒弟;而蘭梅仙最後影響生死的一劍……就是自己所創?

呃……這件事情,貌似是有些麻煩啊。

“這麼說,我不是還得叫你小師姑?”楚陽睜大了眼睛。

鐵補天臉上一紅,撅起嘴道:“你要叫師姑,也由得你。”

楚陽感歎一聲:“怪不得古人云:要想學得會,得跟師姑睡…”

下一刻,楚禦座就被一陣惱羞成怒的粉拳埋沒了,隨即小肚子上就挨了一腳,呲牙咧嘴的摔了出去……,

這個女人,真不愧是當皇帝的,暴冇力啊……

上篇:第四百七十七章 你把我當做了什麼?     下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老楚,你明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