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本楚狂人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本楚狂人

小家伙說的,一點都沒錯。

但……這是一個還不到一歲半的小孩子能說出來的嗎?

“哦柵毗”楚陽捂著額頭,真心的崩潰的敗退了。

一歲小孩子誰木有見過?那一個不是一把屎一把尿?叫奶奶都得叫‘矮矮”叫媽媽都要叫‘蠻蠻,……

褲襠里隨時墊著尿布,一不小心,就尿你一身:一不高興,就拉你褲子上……,

這個歲數,能夠清楚流利的稱呼自己的親人長輩而不會認錯,那就已經是出乎眾人預料的驚喜了。

但楚陽的這個兒子,顯然是比這個人盡皆知的階段更加往首竄了十萬八千里!

直接的到了可以與楚陽討論人生說說理想議論議論泡妞的事情……,

楚陽覺得絕對可犴。

甚至,他覺得,在這個妖孽一般的兒子面前,自己與他討論一下天下大局,說一說九重天的形勢,…貌似也是絕對可行。

向來都是楚陽給別人震驚,但這一次,楚禦座被自己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一歲零兩個月的兒子直接震驚的頭暈目眩,外加七葷八素。

現在,這個小家伙就在自己懷里,被自己抱著:而且正在老氣橫秋的稱呼自己:老楚,你明白沒?

楚陽糾結的說道:“我不明白……你說讓我怎麼明白?兒子,你才一歲零倆月……,”

鐵楊揚起小冇臉:“老楚,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被叫做天才!”

楚陽這一次是點頭若雞啄米。

貌似自己這個兒子,不是天才還真說不過去:不過……已經天才的近乎妖孽了。

“兒子,你他麼的,不會是某一個老家伙重生的吧?”楚陽突然審視的看著這小子,憩起自己重生的遭遇,心里歪歪起來,警惕地問道。

“就你那腦袋,也知道重生?”鐵楊嗤之以鼻:“老家伙依附在我身上,那不叫重生,而是叫做奪舍!而剛出生的小孩子,是不能被奪的;你懂不?一旦那樣做,兩個靈魂都會灰飛煙滅!曉得不?”

楚陽撓撓頭:“那你是怎麼回事?”

鐵楊深沉的歎了口氣,幽幽的說道:“老楚,我只能說,…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嗯,只不過是我經過了輪回轉世,但運氣很好的真靈未滅,某些東西卻沒有消失,不過我是你的兒子是確定無疑的……這一點你可以放心。要不然我也不敢這樣在你面前暴露啊…,…”

“為啥我是你爹你就敢暴露?”楚陽很納悶。

小家伙深沉的道:“老楚,那是因為你能夠接受。”

“你叫我什麼?”楚陽的眉毛立了起來。

“老楚,…能讓我叫一聲老的,你已經很了不起了。”小家伙用一種‘我這麼叫你,你應該光榮,的眼神看著楚陽,很贊許,很嘉獎、很認可的樣子。

“小王八蛋!叫爹!”楚禦座連續被叫了三聲老楚,現在已經反應過來,勃然大怒,七竅生煙的怒冇吼一聲:小混蛋你還無法無天啦?

老楚?老楚也他冇媽的是你叫的!

老冇子居然還光榮了?

小家伙很崩潰的扭曲了臉:“你要罵我打我,那是你的權力,我也不能制止你當爹的唯一樂趣,可是你不能叫我小王八蛋啊。我是你兒子啊,我要是成了小王八蛋…,那你豈不就去……”

“我豈不就是要把你屁股打成八瓣!”話音未落,已經被楚陽憤怒的將小身子翻了過來,照著肥嫩嫩的小屁股上就是一巴掌!

啪!

“我不說就是!”小東西很識趣的住嘴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還敢不敢叫我老楚?”楚陽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盡顯為人父的威嚴。不過看著小東西屁股上五個通紅的指頭印,又有些心疼:心里自己安慰自己:這小王八蛋,這麼妖孽,能撐住!

“你慘了。”被打了一巴掌,小家伙當然沒哭,只是很幸災樂禍的看著楚陽:“我的屁股上留下手印了吧?等會母親過來,我脫了褲子給她看,然後放聲大命…”不怕告訴你,我的眼淚可是說來就來,絕對能哭的聲嘶力竭!”

小家伙幸災樂禍的看著楚陽:“咱看看到時候誰難受!”

楚陽手忙腳亂,立即敗退:“祖宗……你不是我兒子,你是我祖宗。”

鐵楊小冇臉上滿是壞笑:“而且,不僅僅如此!若是只有這樣,豈不是便宜了你?你想要建立感情”…我能完完全全的給你破壞精光一切機會,就算被你花言巧語的建立一點點,但,有我在,我保證,立即灰飛煙滅!”

“有我在,你甭想抱得美人歸!就是因為你這一巴掌!”小家伙恨恨道。

“我的親祖宗……”楚陽欲哭無淚。

媽的,別人家的孩子都是當爹的愛打就打想罵就罵,自己這個可倒好,居然反過來威脅自己……,

這還有天理嗎?“投降不?”小家伙玩味的看著自嚴老爹。

“投降。”楚陽垂頭喪氣。

“你以為,你一句輕飄飄的沒有半點說服力的投降,就能夠讓我的巴掌印消去?”小家伙得理不饒人:“想得倒美!”

“到底怎麼做你才肯善罷甘休?”楚陽壓低了聲音,咬牙切齒的問道。

“兩個條件。你只要答應我,我不僅聽你的,從此以後改口叫爹,而且還負責幫你追到我老娘,嗯,也就是你老婆!”小家伙伸出兩根白嫩的手指頭,在楚陽面前晃來晃去。

看著眼前晃來晃去的這兩根手指頭,楚禦座真是心情複雜的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同時湧上來,一時間居然有些想哭。

若是被兄弟們知道自己被一個一歲的小娃兒整治到這種地步……顧獨行和董無傷莫天機估計也就只能笑出一個內傷:但紀墨羅克敵那些人卻是絕對的會活活的笑死過去!

尤其是芮不通,絕對能笑的他自己修為大漲!而且漲好幾此!這一點毋庸置疑!

“什麼條件?”楚陽心情干澀,豎起了白旗。

媽的,老冇子以後再整治你!

你老冇子我可是老芹菜販子了,還能捏不住你這一把小香菜?

“第一個問題,我自己取名字沒問題吧?”鐵楊撇撇嘴:“像現在鐵楊鐵楊,難聽死了,再挺拔的一棵楊樹,不也還是楊樹?就是一堆劈柴”我媽取名字的水平真是爛的到家!”

楚陽的巴掌又有些癢癢,強行控制著自己想要一巴掌揍下去的沖動,咽了一口唾沫,道:“可以商量。”

“雖然我老媽乃是為了懷念你,可也不能拿著我的名字開玩笑哇。”小家伙舒舒服服的伸了伸腿,那如同蓮藉一般胖成好幾節的小腿粉嫩嫩的伸出來用大腳趾頭點了點楚陽下巴:“名字可是很重要的,關系到一生的前途要霸氣一些才好。”

“要霸氣?”楚陽愕然道:“那你叫楚霸天怎麼樣?”

“俗!惡俗!俗不可耐!”小家伙大怒:“那還不如叫楚吃天呢,霸天算什麼?我連天都吃了。”

“那你就叫楚吃天了!”楚陽拍板。

“不會吧…,”小家伙徹底無語:“順杆兒爬也不是你這麼爬的……,”

“就這麼定了!”楚陽不容置疑地說道:“小名字就叫狗蛋!”

“我抗議!”小家伙一蹬腿。

“抗議無效!”楚陽哼了一聲。

小家伙眼珠一轉:“可是我媽就冇叫鐵補天…“我不能跟她重啊……,再說,她補天,我吃人……對著干啊,這可是不孝之罪。”

“那你就叫楚吃地。”楚陽早有對策。小混蛋,你居然還知道不孝之罪:“楚吃屎最霸氣了!絕對沒重名!”

“嗚嗚…川,”小家伙真心要哭了。

“那你想叫什麼?”楚陽虛心的問道。

“我喜歡狂就叫楚狂?”小家伙顯然發現面前這家伙很不好對付,采用了商量的口氣。

“楚狂…”楚陽道:“少了些韻味。”

“楚狂徒?”小家伙鍥而不舍孜孜不倦的討論:“要不就楚狂人?”

楚陽暈了。

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名字?

這家伙怎麼想出來的?

“就這倆了,二選一。”小家伙比較了一下,道:“這樣吧我就叫楚狂人了。關于改名字這件事,你槁定了我媽你老婆之後,你去跟她說,就說是你想的,一定要定下來…”

三下五除二居然已經做出了決定!

剛說了二選一,居然現在連二選一的機會也沒了。

楚陽這個當爹的瞪著眼睛,居然連參與的權力也被刻奪了。

這一刻的憋氣真是非同小可;呼呼的直喘氣:“我干你老母,…你這小混茶…”簡直讓老冇子我難以忍受!”

小家伙哼了一聲很不屑的歪歪頭:“你要是不那哈……還沒我呢。”

楚陽頓時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口不擇言的大怒道:“你懂個屁!老冇子當時是被冇干的……,”

“被冇干的?”小家伙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突然張開嘴哇哈哈大笑。

天曉得,一個一歲的小娃娃,用一種很崩潰的表情很錯愕的眼神很豪放的哇哈哈大起……這是一種什麼情景。

楚陽一臉的黑線。

急忙改了話題:“你為什麼非要叫做楚狂人呢?”

小家伙吸了一口氣,用一種很深沉很裝逼的口氣,悠悠道:“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

上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老楚,你明白不?     下篇:第四百八十章 不滅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