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零二章 莫天機的最後試探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零二章 莫天機的最後試探

"神龍之力紊亂,須得神龍之血."傲邪云咬牙道:"獨行,你們這樣輸入元氣沒有用;放開手,讓我來!"

眾人急忙放手;傲邪云體冇內有真龍血脈;神龍之氣紊亂,的確也只有他才能治療.

莫天機口中鮮血瘋狂湧出;無神的眼底深處,卻是掠過了一絲放心.

傲邪云運氣神功,聚集體冇內真龍血脈,隨即湊到莫天機身邊,刷的一聲,將自己的手腕血脈割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溫熱的鮮血噴湧而出,進入了莫天機的口中.

顧獨行在後面為他輸入元氣,引領神龍血脈在莫天機體冇內穿行,撫平紊亂的氣息.

良久,手腕上的鮮血已經不再流出;傲邪云皺皺眉,又將傷口割開,這一次,割得更深.

大量的失血,讓他的臉色逐漸的蒼白起來.

但與此相反,莫天機的臉色卻是一點點的有了血色……

眼見還是不夠,傲邪云又將自己的左手伸了出來,感覺著自己的頭腦一陣陣的暈眩,淡淡道:"獨行,一會兒若是我昏迷了,你就繼續的放血,直到天機醒過來為止."

顧獨行大驚:"那樣,你會死的."

傲邪云皺皺眉,不悅的道:"哪有這麼多廢話!若是我不這樣,天機死了,與我自己死了又有什麼差別?以後這一生,還能抬得起頭來麼?"

顧獨行深深吸了一口氣.

便在這時,莫天機微弱的呻冇吟一聲,睜開了眼睛,唇角露出一絲苦笑:"好了……丟臉了……"

眾兄弟歡聲雷動.

傲邪云頓時放心,砰地一聲倒下,卻是暈了過去.

紀墨與羅克敵手忙腳亂的上前,為他包紮傷口.

莫天機身體衰弱之極,勉強說了幾句話,制止了傲邪云,就又暈了過去.

顧獨行和謝丹瓊急忙上前.將他身體放平了,小心照料.

沒有人知道,莫天機最後的時刻,心中的高興,以及,內疚:"果然是我枉做小人了."

心魔雖然厲害,但對與莫天機來說,縱然受傷.也不會如此嚴重.

這一次的走火入魔.卻是莫天機在心魔失控之後,自動的推波助瀾,將自己立即催到了生死邊緣;為的.便是傲邪云.

這些兄弟們,莫天機都是放心之極.

紀墨,顧獨行.羅克敵,都是跟著楚陽很久的,彼此知根知底;各自的了解,對于彼此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秘密;莫天機根本不會懷疑他們,至于謝丹瓊;謝丹瓊這個人,表面上雖然英俊瀟灑,但思想有些守舊,保守.

這段時間的接觸,謝丹瓊這個人甚至在某些方面來說.有些單純.真正的性情中人.

所以莫天機也不擔心.

唯一有些拿捏不准的,就是傲邪云.

在此之前,傲邪云號稱是年輕一輩第一人,頭腦心機,與自己也差不了多遠.如今在這個團體之中,因為加入時間的關系,傲邪云冇的地位反而比較靠後.

他會不會心中不舒服?他會不會不服氣?

他會不會……

現在.眼見眾人已經吸收完天地元氣,准備離開這個地方;也許,出去之後,就要面臨上三天的大戰,上三天的連番大戰.豈是等閑?若是傲邪云……

莫天機一向的謹慎,甚至.在定計的時候到了謹小慎微的地步,他深深知道一個團體團結與純潔的重要性,絕對不放心將這樣的隊伍帶進上三天交給楚陽.

所以,今天的練功出了岔子;一方面,的的確確是心魔入侵,這一點,毫無疑問.

但,另一方面,這也是貨真價實的一次試探.

試探傲邪云,是否可以為了兄弟而不顧自己的生命!

這次試探,將決定莫天機以後的所有定計!

如今,雖然事實證明了莫天機的確是有些小人之心度人.但莫天機自己絕不後悔!

反而很高興.

只是有些愧對傲邪云了……

不過……以後都是兄弟,大家誰也不知道……我找個機會跟他說好了,或者不說……壓在心底.

莫天機這樣想著,愉快的昏了過去.

現在對這幾個兄弟,徹底的放心了……

不得不說,莫天機的謹慎,有時候到了一種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而這段時間里,這位陰謀家不能出去一展縱橫之術,就開始想兄弟們之間的事情.

楚陽,是最放心的!絕對的可靠!更何況,還是未來的妹夫……

顧獨行,最鐵杆!最放心的兄弟;有什麼事情,只要有他在,那就是可以放心.

董無傷,絕對的可靠.他就像是銅牆鐵壁,給人無比安全的感覺.

如果說顧獨行與董無傷乃是兩個絕世悍將.

那麼,紀墨與羅克敵,就是福將了;啥事兒不用擔心,好處就能從天上掉下來砸他們頭上.

紀墨性情疏懶,嗯,這樣說未免有些高抬了他,實際上就是懶豬一個.但為人忠義,赤子之心,絕對沒有可供懷疑之處.

羅克敵性格滑稽,但卻是性情中人.

謝丹瓊穩重大方,長得雖然花旦一般,但卻是典型的正人君子一枚.

芮不通乃是飛揚跳脫,不被世俗禮法所困,但總體來說,卻是異常可靠的.

傲邪云……如今也放心了.

莫天機怎麼能不高興.

…………

像是莫天機這樣的手段,若是換作楚陽,恐怕是一輩子都用不出來的.

這也就是楚陽與莫天機的最大區別:莫天機無論何時,都讓他自己處在一個最最安全的環境之中;而楚陽,卻要縱橫天下的去拼殺!

危機四伏!

這場風波在三天後消弭無形,傲邪云還有些虛弱的時候,莫天機已經全部恢複了.

便在這個時刻,整整小山大小的一條龍的天地元氣,徹底的被兄弟幾人吸收完畢.

已經到了出關的時刻.

這一天,突然間山府內風起云湧,一聲似乎是出于靈魂深處的龍吟之聲,突然間震撼的響起……

"我們要出去了!"

莫天機與顧獨行並肩而立.看著密封的空間前方的一個亮點,喃喃的說道.

眾兄弟都同一時間內振奮起來.

亮點越來越大,慢慢的變成了一條直直的往上走的通道.

"走!"

……

楚陽一路狂馳,頭也不回;他怕自己一旦回頭,就再下不了狠心離開.等到自己進入了中三天的通道,楚陽才終于回頭.

一片云霧彌漫.

回首且看塵寰處,不見鐵云見塵霧.

楚陽留下了牽掛,留下了一顆心.他感覺.自己似乎在做夢.一直到在通道中疾馳的時候.他還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原來,我在這里有女人,有孩子.有牽掛……

真的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一種什麼感覺.

現在楚陽開始考慮,他若是回到了楚家.見到了莫輕舞……自己會是如何的心情?

楚陽一聲長歎,制止自己再去想這件事,然後他加快了速度.

…………

中三天,一片紫竹林中,楚陽猛地露出了頭,隨即就嗖的一聲跳了出去.身下的通道瞬間消失.

楚陽一步踏了出去.

這才發現,這片紫竹林,居然不是自己下去的通道,而且.這一片紫竹林,竟然是前世與莫輕舞相遇的紫竹林.

"這不是存心讓我心里難受麼……"楚陽雖然心中腹誹,但不得不說,還是被勾起了心冇靈深處的柔軟;在紫竹林中流連了一上午,才終于離去.

遠方傳來喊殺聲,有一片黑衣人和不少黃衣人正在交戰,楚陽急速的掠了過去.

他根本沒想到.自己在中三天,見到的第一個熟人,竟然是他.

只見一個青衣人,凌空站在一棵大樹之巔,隨著枝葉上下起伏.身子也在起起伏伏.雙手負後,看著戰場.臉上神色,竟然是輕松之極.

楚陽剛剛掠出的這一刻,青衣人的目光,也閃電般轉過來.

然後,兩個人同時露出了笑容.

蔚公子.

"蔚兄."楚陽一個長掠,直接閃過了五百丈空間,來到了蔚公子身前:"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不見."蔚公子搖頭輕笑:"你怎麼會突然出現的?"

"一言難盡."楚陽苦笑一聲,隨即看著戰場:"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不開眼的小勢力;居然想要對阿麓無禮.本來被阿麓的幾個保鏢給教訓了,居然糾纏不休."蔚公子云淡風輕的說道:"本公子正好靜極思動,正好前來磨磨刀,將這不開眼的東西統統的宰了!"

"蔚兄!求求你,饒了我們吧……"戰場中,一個人嘶聲大呼,滿臉是淚:"只是為了一個紈绔子弟的胡作非為,難道你就要滅了我們整個壺山龐家嗎?"

蔚公子置之不理,對楚陽笑:"看看,來求饒了."

壺山龐家!

楚陽心中一震.這個家族,正是當初圍攻莫輕舞導致莫輕舞香殞玉消的家族.

當年便是因為家族紈绔調戲莫輕舞反被莫輕舞揍了一頓,結下的仇怨.

這個家族上一輩子就是因為莫輕舞被楚陽滅了族.

如今,莫輕舞是沒得調戲了,這貨居然改調戲君麓麓了?

這真是讓楚陽無語了.

看來該怎麼死……還是得怎麼死啊!

"總感覺你們對待敵人有些寬松!"蔚公子心情舒暢的說道:"有人惹我,我必屠他滿門!而且昭告天下;這樣能少很多麻煩.殺人也能殺的心懷大暢."

"此言甚是有理."楚陽點頭:"上三天九大家族若是惹了你……那就真麻煩了.殺人能殺到你手軟……"

"滾!"蔚公子怒喝一聲.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零一章 若要登絕頂,需做度世筏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零三章 蔚公子的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