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四十九章 當年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四十九章 當年事

"我是魏無顏!"魏無顏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我曾經是洪無量的徒弟,但現在已經不是."他仰起頭:"我非是向你討饒,乃是因為洪無量卑鄙無恥,肮髒下流!我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浪一郎嘿嘿冷笑:"一千年……你居然才發現他卑鄙下流?"

說完他一揮手,十個人整齊的從上面飄落.

魏無顏等人都沒有動,也沒有逃.

自己四人,不過是至尊一品.而且都已經是筋疲力盡,眼下,不要說是戰斗,就連站起身來,都很勉強.

而對方都是至尊一品之上的高手!其中還有幾位,更加是二品三品的人物.至于為首的這位浪一郎,更加是深不可測!

在這種情況下相遇,那真是一絲一毫逃生的希望也沒有.

浪一郎身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從雪地上滑過來,站在魏無顏身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點了點頭,眼中帶著深刻的疲倦與孤獨,用一種疲乏的聲音說道:"魏無顏,想必……你是知道我的."

魏無顏冷冷道:"浪首座赫赫神威,後生小子,怎能不知."

浪一郎笑了起來,但他雖然在笑,臉上神情依然是那麼悲涼蕭瑟,他蕭索的說道:"我是說,我與洪無量之間的事情."

魏無顏沉默了起來.

這件事情,他當然知道;而且洪無量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

但.自從洪無量的所作所為導致他在魏無顏心中的形象崩塌之後.魏無顏現在真的無法判定,這兩個人之間,孰是孰非?

浪一郎長歎一聲,淡淡的道:"我自從發現了你,便一路布置,迫使你一次次改變路線,讓你來到這西北荒原……這里,是不是感覺很熟悉?"

魏無顏沉默了一下,說道:"不錯,的確很熟悉."

浪一郎微微頷首:"嗯.你就是在這里長大的.自然會感覺熟悉……"

魏無顏沉默;臉上有莫名的悵惘.

是的,自己是從這里長大的,自己的家,自己的根.就在這里.只是為了躲避強仇,才跟隨洪無量數萬里逃命……

離開了這里.

萬人傑三人恍然大悟.

為何在這西北地區,如此惡劣的環境里,魏無顏居然能夠如魚得水的一次一次的擺脫追兵.原來如此!

西北,乃是魏無顏的故鄉.

但,不止是魏無顏臉上悵然,連面前的浪一狼臉上,居然也是同樣的悵惘神色.

"不止是你……我的故鄉,也在這里."浪一郎低沉的道:"洪無量的故鄉,也在這里……我深愛的人……她的故鄉.也在這里!"

"都在這里!"

浪一郎的聲音變得很空洞,很虛無,似乎在向靈魂說話一般,喃喃道:"所以我不惜布下天羅地網,出動整個執法堂所有力量,發動九大家族圍追堵截,也要將你逼到這里來."

"因為我要在故鄉,了卻平生恩怨!"

"原來如此."魏無顏冷靜的說道:"所以你才下了命令,不能傷害我們的性命,一定要抓活的?"

浪一郎疲倦的的笑了笑.搖了搖頭:"以你們的微末實力,你以為真能硬打硬沖逃到這里?"

魏無顏冷笑起來:"縱然我們不能,可你這種作為,卻也太過于戲耍我們!"

浪一郎皺皺眉,道:"對此.我非常抱歉."

他頓了頓,道:"但是……這是我……將近兩千年的心願.所以……縱然艱難.我也要做.縱然對不住天下人,我也要做."

魏無顏不說話了.

他明白浪一朗的意思:縱然對不起天下人,也要做!更何況,是僅僅你們四個?

浪一郎渾身上下,帶有一種從靈魂到身體的那種疲倦,這種疲倦,就像是一個沙漠之中數天不吃不喝耗盡了體力的旅人那般,讓人一看到,就頓時也有一種感同身受……

似乎自己也疲倦了起來.對這人生……疲倦了.

再也沒意思了.

"楚陽是不是域外天魔……我不管."浪一郎雙手一直背在身後,攏在袖子里,道:"你們四個人,我也不想殺."

"但當年的事,只有你魏無顏一個見證者!"

他說完,轉轉頭,道:"還請三位,找個地方歇息歇息."隨即目光一閃,道:"要以禮相待!不可無禮!"

早有一位至尊上前,砰地一聲,將山壁打了一個大洞,然後幾個人帶著萬人傑三人進去,坐著休息.果然沒有難為他們.

山洞外,大雪紛飛之中,只有浪一郎和魏無顏兩人.

"你要合作一些,因為你若不合作,你那赤膽忠心的三位兄弟,就會因你而死!"浪一郎很平淡的說道.

"你!"魏無顏怒喝一聲.

"我只說一遍."浪一郎聲音蕭瑟.

魏無顏頹然垂下頭來:"你要我怎麼合作?"

浪一郎抓住了魏無顏的最大痛腳;若是只有魏無顏一人,他早已生無可戀,說不定現在就已經拼命了.

但,萬人傑三人的性命握在浪一郎手中,魏無顏卻不敢輕舉妄動;甚至,連多咳嗽一聲都不敢.

萬人傑三人珍惜自己,陪著自己出生入死,魏無顏同樣可以做到,為他們不惜一切!

包括做任何事情.

"跟我來."浪一郎負手在風雪中漫步行走,一步步走上山崖.

魏無顏亦步亦趨,踩著浪一郎的腳印前進.

突然間魏無顏心中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踩著他的腳印前進……若是這麼說的話.自己的命運.與浪一郎相比,又差到了哪里?

兩人的命運,豈不是一樣?

都是因為洪無量家破人亡孤獨終生!

想到這里,魏無顏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一千七百年前,在這片山崖上,有一株梅花.每次大雪紛飛,梅花便也隨之開放,雪白的梅花,在雪白的大雪中,就像融成了一體.誰也不知道梅花何時開的.也不知道梅花何時謝的;來去無蹤."

浪一郎疲倦的聲音說道:"如今,連那梅花樹,也沒了."

他站在高處,舉目四望.然後緩緩的坐了下來,拍拍身邊雪地:"魏無顏,坐下吧.耐心些,聽我講一個故事."

魏無顏默不作聲,就在他身前坐了下來.

"這個故事,我壓在心里,一千多年……我從未向任何人訴說過!今天恩怨了結之時,卻要讓這段故事,大白于天下;最少,能有一個與故事相關的人.作為見證!"

浪一郎淡淡的笑了笑.

魏無顏深深吸了一口氣,自從浪一郎出現,他就從浪一郎的聲音之中,聽出來一股孤獨寂寞和哀傷.

以及一種……徹骨的辛酸!

似乎這個人的心中,隱藏著無數的辛酸血淚.

但心中卻有些奇怪:浪一郎一直在說,今天恩怨了結;但,洪無量還不知道在哪里藏著,今天如何能將恩怨完全了解?你只給我說一個故事,難道就能將恩怨一起了結了嗎?

浪一郎苦笑著,道:"在一千七百年前.就是這片山坡,往東五十里,就有一個小村落;那個村落,叫做洪家村;而我家,是洪家村唯一的外姓."

"某一日.洪家村突遭大變,全村人死于非命.就只有兩個少年逃了出來,從此相依為命.他們曆經千辛萬苦,闖出西北,矢志報仇.兩個人對天盟誓,結為兄弟,一生一世,生死相依!永不背叛!"

"終于,兄弟兩人各有各的遇合,終于分開;再見面,已經是三十年之後;兩人都得拜名師,練就一身功夫."

魏無顏知道,浪一郎說的便是他自己和洪無量,但這個故事,分明與洪無量的故事有很大出入.

"兩人見面,當然是喜不自勝;從此結伴闖蕩江湖.一開始,兩人凡是有什麼收入,都是放在一起,兩人均分;但那時候洪無量修為稍高,賺得多,我賺的少;洪無量逐漸的有些不舒服……在我主動提出來之後,洪無量拿大頭."

"終于在有一天,兄弟兩人遇見一股劫匪,在打劫一個車隊,洪無量並不打算干預;但我那時候卻想起了滅族之恨,于是……我就沖了上去;車隊的人都已經死光了,只剩下一個少女,因為長的貌美,劫匪並未殺之,而是想要劫回山去."

"我救了那個少女……殺了那些劫匪.不過,我們兩人帶著一個弱女子,如何趕路?但若是任她自生自滅,她父母雙亡家人全死,如何活得下去?"

"但一直對此事不熱心的洪無量,見到這女子容顏之後卻變得熱心起來,提出我們兩人教授這女子功夫;短時間內提升實力,只要有了功夫底子,就不再是累贅.對于這個決定,我和那女子,都是十分贊同."

"時間就這麼過去,雖然洪無量一直刻意表現強勢,但那女子對我的依賴卻是越來越強;而我也……半年之後,終于,我與這名女子,私下里定了終身,交換了信物!兩人約定,等報了大仇,就遁跡山林,隱居世外,再不出來.平平靜靜厮守,安安穩穩過日子."

"當時,我們兩人都感到幸福和滿足,似乎,這天地,也變得可愛了起來."

浪一郎說到這里,本應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故事,但他的聲音,卻突然變得陰森憤恨起來.

一股陰森森的氣息,讓魏無顏也為之毛骨悚然.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四十八章 刑堂首座,浪一郎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百五十章 恨滿胸!